白话明史--列传之严嵩、胡惟庸、李自成传 

列传第一百九十六  严嵩传

   严嵩,字惟中,分宜人。他又高又瘦,眉毛稀疏,声音洪亮。弘治十八年(1505)中进士,改为庶吉士,任职编修。后来称病辞职回家,在铃山读了十年书,写了很多诗词文章,颇有名气。回朝一段时间以后,升侍讲,代理南京翰林院之事。后来被召回任国子祭酒。后来调升吏部左侍郎,被提拔为南京礼部尚书,调到吏部。
   严嵩在南京住了五年,因为庆贺万寿节到了京师。刚好廷议修改《宋史》,辅臣提出留下严嵩以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的身份总管这事。到夏言入内阁时,皇帝命严嵩,回去主持吏部的工作。皇帝将要在明堂祭祀他的生父献皇帝朱祜抚,让他和各位先帝享受一样的祭礼。接着,又想为献皇帝追封庙号并把他的牌位供入太庙。严嵩和各大臣商议谏阻,皇帝不高兴,写了《明堂或问》颁示廷臣。严嵩惶恐不安,把以前的说法全部改变了,筹划礼仪非常完备。从此以后,严嵩更加努力地讨好皇帝。接着,皇帝加封严嵩太子太保的荣衔,让他跟自己到承天,给他的赏赐和辅臣一样。
   严嵩回来后日益骄横。各宗室、藩王请求抚恤、册封,严嵩都乘机向他们索取贿赂。他的儿子严世蕃又屡屡和各部属拉关系、通关节。南北给事中、御史交相上书弹劾贪污的大臣时,都以严嵩为首。严嵩每次被弹劾,都向皇帝表白自己的忠心,事情也就平息了。有时皇帝向严嵩咨询事情,严嵩回答得平淡无奇,皇帝也必定故意称赞他,企图用这来暗示,阻止言官对严嵩的议论。严嵩中进士比夏言早,但职位在夏言之下。严嵩起先依附夏言,对他很恭谨,曾经设酒席邀请夏言,亲自前往夏言的府弟,夏言推辞不见。严嵩便摆开酒席,打开他所写的短小的札子,跪在那里读。夏言以为严嵩真心畏服自己,对他毫不怀疑。皇帝因为信奉道教,曾经戴过香叶冠,并因此刻了沉香冠五顶,赐给夏言等。夏言拒不接受,皇帝很生气。严嵩却在召对时戴上了它,并给它蒙上一层薄纱。皇帝见了,更加打心眼里亲近严嵩。严嵩便排挤夏言,把他赶走了。夏言走了以后,皇帝举行道教斋醮仪式时敬献天神的奏章表文,除了严嵩写的以外,没有能够让皇帝满意的。

列传第一百九十六  胡惟庸传

   胡惟庸,定远人。他在和州归附太祖,被授予元帅府奏差。随即转任宣使,任宁国主簿,晋升为知县,后又升为吉安通判,提升为湖广佥事。吴元年(1367),召为太常少卿,升为本寺卿。洪武三年(1370),他被授予中书省参知政事。不久,替代汪广洋做了左丞相。洪武六年正月,右丞相汪广洋降职为广东行省参政,皇帝认为选丞相很难,很久不设置丞相,于是,尚书省的事务都由胡惟庸独自掌管。七月,胡惟庸被授予右丞相。又过了许久,晋升为左丞相,皇帝又任用汪广洋做右丞相。
   从杨宪被杀,皇帝认为胡惟庸有才能,更加宠信、重用他。胡惟庸也自我勉励,经常小心谨慎地迎合皇帝的旨意,皇帝越来越宠信他。他任丞相几年,掌握生杀予夺大权,有时甚至不经皇帝私自执行。朝廷内外各官署呈上来的密封奏章,他一定要先拆开来看,有危害自己的,就隐藏起来不上报。各地急着升官的人以及失去官职的功臣武将,都争着托他的关系,送给他的金帛、名马、珍玩,多得数不过来。大将军徐达非常憎恨他的奸邪,从容 向皇帝报告。胡惟庸就引诱徐达的守门人福寿来害徐达,被福寿揭发。御史中丞刘基也曾说过他的不好。过了好久,刘基病了,皇帝派胡惟庸带着医生去探望他,胡惟庸就用毒药害死了他。学士吴伯宗弹劾胡惟庸,险些招来杀身之祸。从此以后,胡惟庸更加不可一世。他定远旧屋的水井中,突然长出许多石笋,高出水面数尺,那些阿谀奉承的人争着说是吉祥的征兆,又说他祖父三代的坟墓上,在夜里都会有火光照耀天空,胡惟庸更加喜不自胜,骄傲自满,从此有了反叛的意图。
   吉安侯陆仲亨从陕西返回,擅自用四匹马拉的车,遭到了皇帝的斥责,并下令让他在代县拘捕盗贼。平凉侯费聚奉命安抚苏州军民,每天沉溺于酒色之中,皇帝非常生气,责令他去西北招降蒙古,没有成功,又更厉害地谴责他。这两个人十分害怕。胡惟庸暗地里用权力威胁利诱二人,二人平时愚昧勇武,看到胡惟庸执政,便秘密与他往来。胡惟庸就把反叛的意思告诉他们,令他们在外面招兵买马。他又曾同陈宁坐在省署衙内,翻阅全国的军属簿册,叫都督毛骧把卫士刘遇贤及亡命在外的魏文进等作为亲信。太仆寺丞李存义,是李善长的弟弟,胡惟庸的女婿李佑的父亲,胡惟庸使他暗地里说服李善长。李善长已经年老,不能强硬地加以拒绝,起初不允许,不久就含糊地答应了,胡惟庸更加认为事情可以成功,于是就命令明州卫指挥林贤下海去招募倭寇,同他们相约会合。又派遣元朝的老臣封绩写信向元朝太子称臣,请求军队作为外应。
   事情还都没有开始。恰逢胡惟庸的儿子乘着马车在市场上狂奔,掉下来摔死了,胡惟庸杀了驾车的人。皇帝大怒,命他偿命。胡惟庸请求给他的家人金帛,平息这件事,皇帝不允许。胡惟庸很害怕,就同御史大夫陈宁、中丞涂节等谋划起事,偷偷地告诉各地的同党及跟随自己的武臣。
   洪武十二年九月,占城使者前来进贡,胡惟庸等人没有把这事报告皇帝。宦官出来见到此事,回去呈奏皇帝。皇帝听说后非常生气,下旨斥责朝廷大臣。胡惟庸和汪广洋赶紧叩首谢罪,而把罪责推给礼部,礼部大臣又把罪责推给中书省。皇帝更加生气,把这些大臣全部都拘禁了,追究主事者。不久,汪广洋被赐死,汪广洋的妾陈氏殉夫。皇帝询问此事,知道陈氏原来是犯罪官员陈知县的女儿。皇帝大怒说:“抄没的犯罪官员的女眷,只分配给功臣的家庭为奴为婢,文官怎么能给呢?”于是命令刑法官署收捕审问。因此胡惟庸和六部官员都受到牵连而获罪。第二年正月,涂节就上报叛逆,告发胡惟庸。御史中丞商皓当时被贬为中书省吏,他也把胡惟庸密谋的事告发出来。皇帝大怒,让朝廷大臣再审讯,供词牵连到陈宁、涂节。朝廷大臣说:“涂节本来也有预谋,见事情不成,才向上面告发,不可不杀”。于是就一起杀掉了胡惟庸、陈宁和涂节。
   胡惟庸死后,他谋反的情况还没有全部查清。到洪武十八年,李存义被别人告发,免去死刑,安置在崇明。洪武十九年十月,林贤的案件查清了,胡惟庸勾结倭人的事才败露。恰逢李善长的农奴卢仲谦告发李善长与胡惟庸往来,而陆仲亨的农奴封帖木也告发陆仲亨和唐胜宗、费聚、赵庸三个侯爵跟胡惟庸共谋不轨。皇帝大怒,肃清叛逆的同党,牵连获罪被杀的有三万多人。于是作《昭示奸党录》,公告天下。又株连引出了许多人,持续了几年都没有结束。

列传第一百九十七  李自成传

  李自成,山西米脂县人,世代居住在怀远堡李继迁寨。李自成小时候在乡里一个艾姓的大户人家牧羊,长大后当上了银川驿站的驿卒。他擅长骑马射箭,逞凶斗狠不讲道理,多次犯法。知县晏子宾逮捕了他,想将他处死,他逃跑当了屠夫。李自成颧骨高耸,眼睛像鹰,他生性多疑残忍,每天杀人、斩脚、挖心来取乐。
   杞县有个叫李信的举人,是魏忠贤一案中尚书李精白的儿子,他曾经拿出粮食赈济饥民,艺人红娘子造反,掳走了李信,并强行嫁给他。李信逃了回来,官府把他当反贼,关在狱中。红娘子前来救人,饥民们响应她,一齐救出了李信。卢氏举人牛金星在例行考核中被革去功名,他私自加入李自成的部队做并为他谋划,其间偷偷地回来了,事情败露被判斩首,后来得到了减刑。这两个人都去投奔李自成,李自成将李信改名为李岩。牛金星又引荐了一个叫宋献策的占卜人。李自成散发抢来的财物赈济饥民,李岩又编歌谣:“迎闯王,不纳粮。”,追随李自成的人日益增多。
   崇祯十四年(1641)正月,李自成进攻河南,有驻军勾结叛军,城池就陷落了。福王失常洵被杀,福王的世子朱由崧光着身子跑掉了。李自成散发了王府的钱财赈济饥民,就移师进攻开封。当时张献忠也攻陷了襄阳,杀了襄王朱立铭。强盗头领罗汝才、土匪袁时中都归附了李自成。袁时中有部众二十万,号称小袁营。罗汝才狡猾多谋,反复无常,号称“曹操”,他跟张献忠一起投降朝廷后再次反叛。李自成每次攻城,不采用古代使用云梯和卫车的进攻方法,而是专取城砖,他拿到一块砖就回到营中睡觉,落后的人就会被处斩。砖取完了,他就打洞穿过城墙。墙洞起初仅能容纳一人,后来逐渐扩大到可以通过上百人,每人依次带土出来,隔三五步,留下一个土柱,用绳子系牢。打洞完毕,上万人拉着大绳一起呼喊,土柱折断城墙就倒塌了。李自成还在城坏的地方用火进攻,把炸药放在瓮中,火一燃烧火药就爆炸,被炸者当场粉身碎骨,他们把这叫放进。
   李自成不喜好酒色,吃粗粮糙米,与他的部下同甘共苦。罗汝才的军队有数十万人,主要由山西举人吉硅为他们出谋划策。李自成善于进攻,罗汝才善于作战,两人配合像左右手一样默契。李自成攻下宛、叶、梁、宋,兵力强大,将士一心,有独览大权的野心,但唯独顾忌罗汝才。于是他招呼与罗汝才交好的贺一龙赴宴,用绳子捆了他,早晨派了二十名骑兵将罗汝才斩于帐中,罗汝才的部下于是全成了他的徒众。崇祯十六年冬季十月,李自成攻陷潼关,孙传庭死,于是他接连攻破华阴、渭南、华、商、临潼。李自成进攻西安,守将王根子打开东门招他们入城。崇祯十七年正月庚寅初一,李自成在西安称王,定国号大顺。
   起初,吴三桂奉皇帝诏书入关援救,到达山海关,听说京师陷落,犹豫不决没有进军。李自成劫走了他的父亲吴襄,并写信招降他,吴三桂想要投降。等到了滦州,吴三桂听说自己的爱姬陈沅(即陈圆圆)被刘宗敏掠去,十分愤怒,迅速回到山海关,打败了李自成军队的将领。李自成亲自率领部下的十万余人,向东进攻山海关。吴三桂害怕,向清朝请求投降。四月二十二日,李自成的二十万军队在关内列阵,清军排开阵势对付他,吴三桂位于右翼的末尾。三军大战,结果李自成军大败,他们互相践踏,死者无数。李自成逃到永平,清兵继续追赶,吴三桂先到达了永平,李自成杀了吴襄,逃回京城。二十九日丙戍,李自成在武英殿称帝,给七代祖先都追加帝后尊号,立妻子高氏为皇后。这一晚,李自成焚烧了宫殿及九门城楼,早上,他挟持太子、二王向西逃走。
   顺治二年(1645)二月,清兵攻陷潼关,李自成于是放弃西安,逃往武冈,进入襄阳,又逃往武昌。清兵分两路追赶,真追到李自成的老巢,大破他的军队十之有八。李自成逃往咸宁、蒲圻,到了通城,在九宫山流窜。秋季九月,李自成留下李过守住营寨,自己率领二十多个骑兵到山中抢夺粮食,被村民困住不能脱身,于是自杀而死。有人说村民正在筑城堡,见叛军人数少,争着向前攻击,李自成人马都陷在泥潭中,脑袋被锄头击中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