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清史--和珅及林则徐列传  

列传一百六  和珅传

   和珅,字致斋,姓钮祜禄,满洲正红旗人。和珅年少时贫困而无所依靠,只是一名文生员。乾隆三十四年(1769),和珅承袭三等轻车都尉世职。不久,他被授官成了三等侍卫。四十年,和珅在乾清门执勤,擢升为御前侍卫兼副都统。第二年,被任命为户部侍郎,又被任命为军机大臣,还兼任内务府大臣,迅速得到乾隆的重用。和珅还兼任步军统领,担任崇文门税务监督,总理行营事务。
   乾隆四十五年,乾隆命令和珅与侍郎喀凝阿一起到云南审查总督李侍尧贪污勒索之事。和珅通过大量调查,掌握了李侍尧的罪证,并将其判处死刑。乾隆本来打算任命和珅为云南总督,但又考虑到李侍尧是和珅审查、弹劾的,为了避嫌,就让福康安任云南总督。乾隆命和珅回京,还没到京城,就被提升为户部尚书、议政大臣。乾隆又任命和珅为御前大臣兼都统,还赐婚给和珅之子丰绅殷德,让其成为和孝公主的额驸。不久后,乾隆又任命和珅为领侍卫内大臣,担任四库全书馆正总裁。他所受到的恩宠和重用为同朝官吏之首。
   乾隆四十六年,甘肃撒拉尔地区的回族人苏四十三叛乱,逼近兰州。额驸拉旺多尔济等人率军征讨。乾隆任命和珅为钦差大臣,和大学士阿桂一同前去督军。阿桂有病在身,和珅先行前往。和珅到后,清军却吃了败仗,总兵图钦保阵亡。数日之后,阿桂也来到此地,和珅把战败的责任都推到各位将领身上,说他们不听从调遣。阿桂说:“这样的人该杀!”第二天,阿桂和众将一起部署战事,他发出的指令,各位将领都十分响应。阿桂于是说:“各位将领都没有怠慢之举,该杀谁呢?”和珅恼羞成怒。乾隆对此事有所察觉,下诏斥责和珅隐瞒图钦保阵亡之事而不上报,并斥责他颠倒是非弹劾将领。乾隆还责备和珅在军中会使军令不统一,于是命和珅迅速回京。和珅因此事一直对阿桂耿耿于怀,终生与阿桂不合。
   乾隆四十八年,和珅受赐双眼花翎,担任国史馆正总裁、文渊阁提举阁事、清字经馆总裁。乾隆调任他为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和以前一样管理户部。乾隆五十一年,御史曹锡宝弹劾和珅的家奴刘全奢侈逾礼,建造房屋逾越了制度,乾隆知道曹锡宝实际上想弹劾和珅但又不敢明说,故以和珅的家奴为由头。乾隆派王公大臣会同都察院传讯曹锡宝,让他直言陈述和珅营私舞弊的情况,但最终没能证实。都察院调查后没能证实曹锡宝的指控,曹锡宝因此受到责备。
   乾隆五十三年,台湾林爽文起义被平定,和珅晋封为三等忠襄伯,获赐紫袍。乾隆五十五年,和珅获赐黄带、四开契袍。乾隆八十大寿时,命令和珅以及尚书金简专门负责庆典事宜。内阁学士尹壮图上疏说各省库藏空虚,乾隆听后脸上显出不高兴的神色。和珅请求乾隆即刻命尹壮图前去盘查各省库藏,并派侍郎庆成监督此事。庆成每到一省都处处牵制尹壮图,等挪借够数后,才开始盘查,所以一直都没有查出库藏有亏空。尹壮图因犯下妄言罪被贬。乾隆五十七年,发生在廓尔咯地区的起义被平定,乾隆命吏部对和珅论功行赏,和珅兼任翰林院掌院学士。和珅掌管理藩院,却把蒙古重案搁置起来不上奏,因此被降级留任。在廷试武举考策问时,乾隆命令检索《实录》。但《实录》中不记载武科廷试的策问,和珅草率了事,没有如实回答,乾隆下诏斥责他掩盖错误、文饰过失,将他革职留任。嘉庆二年(1797),和珅调到刑部,主管刑部事务。嘉庆三年,白莲教首领王三槐被擒,和珅因在这件事上辅佐皇帝有功,晋升为公爵。
   和珅掌握政权的时间很长,善于揣测乾隆的心思,因而能玩弄手段,窃取权力,作威作福。对于不依附自己的人,他能伺机激怒皇帝而陷害他们;而对于那些贿赂自己的人,他为他们周旋,或者故意拖延,以等皇帝怒火平息。高官们以和珅为靠山,剥削下属以满足他的欲望。乾隆遇事虽然会对和珅加以制止,但和珅巧于斡旋,不但不知悔改,还更加肆无忌惮。嘉庆即位前就深知和珅的奸诈,即位后,因为乾隆年事已高,所以不想马上揭发、惩处和珅,仍然宽待他。嘉庆四年正月,乾隆去世,给事中王念孙首先弹劾和珅,揭发他的罪状,嘉庆在宣读乾隆遗诏的当日就传旨将和珅逮捕治罪,命王公、大臣进行会审,和珅的罪状都被查实,嘉庆下诏宣布和珅的罪状。朝内朝外的官员们纷纷上疏说和珅应以大逆罪论处,嘉庆还是念及他曾担任首辅大臣,不忍让他横尸街头,于是赐他自尽。

列传一百五十六  林则徐传

   林则徐字少穆,福建侯官(今福建省福州市闽侯县)人,年轻时即机警敏慧,才干过人。二十岁时考中举人,被巡抚张师诚聘用为幕僚;嘉庆十六年(1811)考中进士,被任命为庶吉士,进而被授以编修之职,此后相继主持了江西、云南乡试,还曾负责会试的部分阅卷工作。后来,他被任命为杭嘉湖道,主持了建造海堤、兴修水利的工程。道光二年(1822),他被起用为淮海道,没等到任,就被任命为代理浙江盐运使。升任江苏按察使后,他严格公正地执法断案。道光四年,江苏遭遇水灾,他奉命代理布政使之职,负责赈灾。后来,他相继为父母守孝而辞官。道光十年,他被补官为湖北布政使,后被调至河南,又被调至江宁。次年,他被升任为东河河道总督。道光十二年,他被调任江苏巡抚。关于考核下属的问题,他上疏说:“要考察下属,必须先考察自己。必须逐一地、全面地了解下属各部门的大小政务,然后才能以此为依据来检验下属们办事是否尽心尽力。如果领导没有对下属各部门政务进行全面透彻的了解,又以什么为依据去考察事情的真伪呢?“皇帝下诏对此予以褒奖,并勉励他努力实践。
道光十七年,林则徐晋升为湖广总督。荆州、襄阳地区每年都要爆发水灾,他大举修筑堤防,使水患从此消失。他整顿盐税,因为压低官盐价格来与私盐竞争的方法不奏效,他便展开严厉缉查贩售私盐行为的专项行动,使官盐销量大增。道光十八年,鸿胪寺卿黄爵滋奏请查禁鸦片烟,皇帝令中央和地方的大臣们对此进行讨论。林则徐建议严刑整治鸦片烟走私。他上疏说:“若不除掉这一祸患,十年之后朝廷不但筹集不到粮饷,而且连能作战的士兵都没有了。”道光皇帝对他的观点大为认同,令他入京觐见,召见他当面奏对十九次,任命他为钦差大臣,赴广东查办禁烟的事务。
   次年春,林则徐来到广州,总督邓廷桢已经将禁烟令进行了广泛的传达,并开始严格执行禁令,逮捕吸、贩鸦片的罪犯,外国商人查顿也已经回国躲避风头。林则徐照会英国领事义律,要求他查缴鸦片烟,并驱逐走私鸦片的趸船。外国商人们上交了二万多箱鸦片烟,林则徐亲自前往虎门验收,并指挥在海滩上进行销毁,用了四十多天才销毁干净。林则徐还对沿海的炮台进行检阅,制定了以虎门为第一道防线,横档山、武山为第二道防线,大小虎山为第三道防线的防御策略。义律请求允许他们赴澳门装载货物,想要囤积鸦片私自贩卖。林则徐严厉地斥责了义律,断然拒绝了他的请求,英国商船便偷偷地停泊在尖沙嘴的海面上。
   当年七月,义律以运送食物为名,用货船运载军队进犯九龙山炮台,被参将赖恩爵击退。九月,英国商船签署了禁止鸦片的保证书,进入口岸,义律却派军舰加以阻拦,并进行炮击,关天培和游击麦廷章率军奋战,击败了英军。十月,英军又进犯虎门的官涌,清军兵分五路发起进攻,六战六捷。皇帝下诏停止与英国的贸易,对外宣示英国的罪行,并命令福建、浙江、江苏各地严密防守各处沿海口岸。此前林则徐已经被委任为两江总督,此时又被调补为两广总督。此时英国的船队暂时在海面上抛锚停泊,用金钱引诱百姓中的不法之徒为他们输送给养、走私鸦片。道光二十年春,林则徐命令关天培秘密地装配火炮和作战器械,雇用渔船渔民,在海上设下埋伏,等到夜黑之时顺风纵火,焚毁了那些与英国船队相勾结的不法之徒的船只,这才切断了英国船队的给养。
   六月,英国舰队到达厦门,遭遇了闽浙总督邓廷桢所部的抵抗,但其中进犯浙江的舰队攻陷了定海,在宁波大肆劫掠。林则徐奏请惩罚自己,并秘密地陈述了不能中止战事的观点,大概内容是:“英国人在广东积下了怨恨,却跑到浙江骚扰滋事,尽管这样的变化出于意料之外,但英国人的窘迫困厄却实实在在地在意料之中。他们不过是骄傲惯了,越是窘迫之时,越是要显示其桀骜不驯的气焰,尝试利用恫吓的手段,甚至使出其他的诡计,希望实现他们险恶的目的。但当一切的诡计全都落空的时候,他们必定会俯首帖耳的。但我只怕朝廷中议论纷纷的大臣会认为我国的战舰和火炮无法与英国人对抗,与其旷日持久地僵持下去,不如设法以怀柔笼络的方式解决。但是要知道,英国人是一群贪得无厌、得寸进尺之徒,如果我国的威力不能震慑住他们,我国的祸患就再也不能停止了。其他国家也会纷纷效法英国,不能不加以考虑。”
   因而林则徐请求皇帝派他戴罪赶赴浙江,跟随着部队贡献自己的力量。七月份,义律来到天津,送信给直隶总督琦善,称广东焚烧鸦片的争端,是林则徐和邓廷桢两人挑起的,英国人索取赔偿,他们不给,还侮辱和驱逐英国人,所以英国人才越境呈诉。琦善根据他的说法向皇帝报告,皇帝的立场开始动摇。于是,皇帝以林则徐“既未能彻底肃清境内不法之徒的违法行为,也未能堵住境外走私贩卖鸦片的源头”为名,下令将林则徐等人交给吏部严加议处,命令林则徐马上返回京城,委任琦善取代他。吏部很快议定,将林则徐革职,并命令他仍然返回广东,等候审查和差遣。
   琦善到任后,义律要求清政府按被销毁鸦片的价值支付赔偿金,开辟厦门、福州为通商口岸,皇帝恼怒,再次下令备战。道光二十一年春天,皇帝授予林则徐四品京卿的官衔,派他去浙江镇海协助防守。此时琦善虽然已经由于擅自割让香港而被逮捕定罪,但对英国究竟是战是和仍无定局。当年五月,皇帝下诏斥责林则徐在广东时未能恩威并济,剥夺了他四品京卿的官衔,将他放逐到伊犁戍边。林则徐在途中恰好赶上开封黄河决口,被委派去协助治理。道光二十二年,工程竣工,林则徐继续赶赴伊犁,而此时浙江、江南的清军屡战屡败。当年秋天,清政府终于同英国签订了和约。
   道光二十四年,新疆地区兴办屯田,任用林则徐为此事的总负责人。林则徐指挥疏浚水源、扩宽沟渠,开垦出三万七千余顷田地,并上奏朝廷,提出将这些田地拨给回族百姓耕种,将原定负责屯田的士兵改为操练驻防,他的建议获得了采纳。道光二十五年,林则徐被召回京城,很快就被任命为代理陕甘总督。道光二十六年,他被任命为陕西巡抚。道光二十七年,林则徐被任命为云贵总督。
   道光二十九年,林则徐因病恳请退休,返回了家乡。一年后,咸丰皇帝继位,反复下诏宣如林则徐。林则徐尚未赶到京城,由于广西爆发了以洪秀全为首的农民起义,他被任命为钦差大臣,率军前往征剿,并被授予了代理广西巡抚一职。林则徐行至潮州,因病去世。他临终时留下的奏折送到朝廷,皇帝下了褒奖的诏书,并予以赏赐和抚恤,追授太子太傅之职,赐予“文忠”的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