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一百九十二   曾国藩传  

 

   曾国藩,原名曾子城,字涤生,湖南湘乡人。曾家世代务农。曾国藩的祖父曾玉屏,开始倾心于读书做学问;父亲曾麟书,是县学的学生,以孝顺闻名。曾国藩于道光十八年(1838)考中进士。道光二十三年,他以翰林院检讨的身份主持四川的乡试。后来经过两次提拔,他升任翰林院侍读之职,又先后被升任内阁学士、礼部侍郎,代理兵部侍郎。
   咸丰初年,广西爆发战事,咸丰皇帝下诏,命令群臣讨论国事的得失。曾国藩上奏说目前的紧急事务,最首要的是任用人才,人才有转移的途径,有培养的方式,有考察的手段。皇上称赞他的见解切实明晰。太平军的气焰更加炽盛,曾国藩又上奏说:“国家的财政收入不足,军队不够精锐,这两点是国家巨大的隐患。自古以来的国家,总是在建国初期军队少而国家强,此后军队数量越来越多而国力却越来越弱,军饷越来越多而国家越来越穷。皇上应当注意发现军事人才,只要全国七十一镇中有十余个镇的将领堪称心腹,发生紧急事态时便有依靠了。”咸丰二年(1852),曾国藩主持江西乡试,中途由于母亲守孝而解职返乡。
   咸丰三年,广东的太平军攻陷江宁,并将其作为首都,分兵北上进犯河南、直隶,全国都为之骚动,而此前曾国藩已经开始奉旨在长沙操办团练。曾国藩仿照明代戚继光遗留下来的方法,从农民中招募朴实健壮的人,夜以继日地加以训练。将领全部由诸生担任,每位将领统帅的部队不超过五百人,统一命名为“湘勇”。周边各地土匪作乱,他接到警报即刻派湘勇前往征剿。他 设立三等刑法,不劳烦地方政府审理匪徒的案件。数月之间,他自行斟酌、逮捕、处斩了二百多个刁民和狡诈的基层官员。
   曾国藩认为东南地区有许多阻断交通的河流,必须建立水军才能征剿太平军,因而奏请皇帝批准在衡州建造战船。他招募了水军和陆军共计一万人,曾国藩决心讨伐太平军,率领水陆两军东下。陆军抵达岳州,前锋溃退,曾国藩引兵返回长沙。太平军攻克了湘潭,曾国藩率水师在靖港进行截击,再次战败,他羞愤之下跳河寻死,被幕僚章寿麟从河中拖了出来,才得以生还。而同时作战的塔齐布则在湘潭大败太平军。曾国藩率军在长沙高峰寺扎下营盘,重整军队,人人都嘲讽他。
   就在此时,水军勇往直前,在田家镇大败太平军,杀敌数万人,一直推进到了九江,先头部队逼近了湖口。船队驶入鄱阳湖,水平军在湖口筑起堡垒,切断了船队的退路,这这样,长江上的船队和鄱阳湖中船队被截断了。长江上的水军没有小艇,被乘坐小艇的太平军夜袭了驻地。太平军投掷火把焚烧曾国藩的座船,曾国藩跳到其他的船上才得以幸存,水军因此大乱。咸丰五年,太平军又一次攻陷武昌、汉阳,侵扰荆州、襄阳。曾国藩派胡林翼等部返回湖北增援,留下塔齐布攻打九江,而自己则亲赴南昌抚慰被困在鄱阳湖内的水军。罗泽南随同曾国藩在江西征战,收复广信,攻克义宁,而塔齐布却死于军中。
   咸丰六年,太平军的首领石达开由湖北窜入江西,连续夺取了八府一州,盘踞在九江的太平军毫无阻遏,湖南和湖北间的消息被阻断。曾国藩受困于南昌,派将领分别驻守要地。议政的大臣们争相奏请皇帝移调罗泽南的军队驰援江西,皇帝认为武昌、汉阳的战役即将胜利,不能放弃。罗泽南更加急迫地督战,最终死于军中。此时胡林翼已经被任命为湖北巡抚,曾国藩的弟弟曾国华依照父亲的命令向胡林翼借兵,带领着五千士兵攻打瑞州。湖南巡抚骆秉章将部队提供给曾国荃援救吉安,曾国藩兄弟几人都加入了部队。曾国藩派往湖北增援的各路人马,久战之后再次攻陷了武昌、汉阳,直逼九江。
   此时江南大营被太平军击溃,督师向荣退守丹阳后去世。和春被委任为钦差大臣,张国梁统一指挥各路部队向江宁发起进攻。咸丰七年二月,曾国藩接到父亲去世的消息,径自返回了家乡。胡林翼平定了湖北之后,进军围困了九江,攻克了湖口,使江面和湖中被隔绝了数年的水军得以重新会合。杨载福所部水军接连攻克了望江、东流,扬帆驶过安庆,攻陷铜陵等地,建立了与江南部队的联系。湘军水军由此名扬天下。胡林翼以湘军系曾国藩一手创建、杨载福和彭玉麟都是曾国藩的老部下为由,奏请皇帝起用曾国藩担任湘军的统帅。皇帝便降旨召曾国藩复出,办理浙江的军务。
   曾国藩来到江西,皇帝又下旨命他增援福建。他认为福建的太平军尚且不需要担忧,而江西景德镇乃是冲要之地,因而派部将领兵向江西北部地区增援,进攻景德镇。此时石达开再次窜入湖南,围困了宝庆。皇帝担心四川将发生变乱,胡林翼也奏请皇帝派曾国藩援救四川。恰好此时太平军窜入广西,长江上游的战局缓和下来,胡林翼由于太平军滋蔓于庐州、寿州一带,最终将成为湖北的隐患,便改为建议让曾国藩留下,一同为安徽的战事进行谋划。湘军分为三路,各一万人,曾国藩经宿楹、石牌谋取安庆,多隆阿、鲍超由太湖出发进攻桐城,胡林翼由英山出发杀奔舒城、六安。多隆阿等大败太平军于小池之后,收复太湖、潜山。曾国荃统率各路人马包围了安庆,和桐城的军队互为掎角之势。曾国荃还没来得及攻克安庆,皖南的太平军就已经夺取了广德,攻破了杭州。
   李秀成将太平军大规模集结于建平,分几路救援江宁,江南大营再次被太平军击溃,常州、苏州相继失陷。在这个时候,皇帝审慎地选拔将帅,就给曾国藩加封上兵部尚书的官衔,任命他为代理两江总督,不久便正式任命他为两江总督,并授予他钦差大臣的头衔。此时,江苏、浙江两地的太平军气焰炽盛,有人建议曾国藩先撤走包围安庆的部队,用以救急,但曾国藩没有同意。他南渡长江,在祁门驻扎下来。江苏、浙江地方官的告急文书每天有数十份送到,皇帝指示他援救苏州、上海、安徽、镇江的诏书也连续下达。曾国藩抵达祁门不出几日,宁国、徽州就被太平军攻陷了。东南部地区正深陷于战事之中时,英国再度与清朝失和,派兵前来攻打。僧格林沁战败于天津,咸丰皇帝出巡热河,曾国藩听到警报,奏请率军北上,恰好和平协议已经达成,便作罢了。
   当年冬,清朝深受太平军的困扰,太平军一支由祁门东进,夺取了婺源;一支由祁门西进,夺取了景德镇;一支进入羊栈岭,进攻大营。战报被阻断,无法传达,武将文臣都露出了恐惧忧虑的表情,执意请求曾国藩将大营移往长江边靠近水军的地方。 曾国藩说:“无故退兵是军事家的忌讳。”最终也没有移营。曾国藩亲自统率大军驻扎在休宁,正赶上天降大雨,八个营的军队都溃散了,他草拟遗嘱寄回家,发誓死守休宁。恰好此时左宗棠大败太平军于乐平,打通了输送军粮的道路,他便移兵前往东流驻扎。咸丰十一年八月,曾国荃终于克复了安庆。捷报上呈朝廷,咸丰皇帝却已驾崩了,胡林翼也谢世了。同治皇帝继位,皇太后垂帘听政,给曾国藩加封了太子少保的官衔,委派他管控江苏、安徽、江西、浙江四省。
   平定了江宁之后,同治皇帝对曾国藩的功绩予以褒奖,加封他为太子太傅、一等毅勇侯,赏赐给他双眼花翎。自清朝建国以来,这是第一次有文臣被封侯。朝臣与民众都向他祝贺,而他并不居功自傲,时常是一副谦恭敬畏的样子。同治皇帝每次选择总督巡抚时,总是私下征询他的意见,他从不敢针对这些空缺的职位上疏推荐人选----这是由于他认为既然封疆大吏专门负责军事方面的事务,就不该再分管任免官员的事务,地方权重、中央权轻的倾向是必须要提防的。
   捻军起初是汇集在一起的山东游民,而后成为在光州、固始等地之间劫掠的匪徒。这些人用纸搓成的捻子点燃油脂,因此被称为“捻”。捻军有数十万兵员。捻军首领有四人,即张总愚、任柱、牛洪、赖文光。僧格林沁征讨了数年,也未能对他们造成重创,反而在追赶捻军过程中战死在曹州。皇帝听到这个消息大为震惊,降旨派曾国藩尽快前往山东剿灭捻军,命他管控直隶、山东、河南三省,而派李鸿章顶替他出任两江总督,朝廷每天都下旨摧他出兵。
   山东、河南的百姓看惯了僧格林沁的作战方式,都对曾国藩身为督兵大臣却安坐徐州的做法感到十分奇怪,产生了很多非议。有人以骄纵狂妄为由弹劾他,于是曾国藩考虑到不能长时间留在执掌大权的官位上,对那些针对自己的谗言中伤更加担忧。他请了数个月的病假,随即奏请辞去自己的职务,让自己以无固定职务官员的身份留在部队里效力,又奏请削去自己的爵位,都没有得到批准。同治五年(`866)冬,曾国藩返回江南恢复旧任,李鸿章代替他指挥部队。同治六年,朝廷就地补授曾国藩为大学士,令他留在两江总督的官署。李鸿章采用曾国藩扼守黄河的战术,最终打败了捻军。当年,朝廷授予曾国藩武英殿大学士的头衔,将他调任为直隶总督。
   曾国藩制定政策总是将掌控大局、全盘规划放在首位。他为西部地区的事务进行策划,建议首先清剿甘肃的叛军,然后再从嘉峪关出兵;为云南、贵州的事务进行策划,建议以四川、湖南二省作为处理云南、贵州事务的根本。诸多事件都是他最先建言,几年之后事情的发展终于验证了他的话。他委婉拒绝了俄、美、英、法四国派兵协助的建议,但朝廷提议采购国外的机器、船只、军械时,他却极力赞成,还提出遴选留学生赴欧洲学习技术的建议。每逢清朝与外国制定双边协议时,他认为对并不具备实际价值的礼仪方面做出让步,对民生有损的事情则不能同意。他到达直隶之后,将训练部队、整肃吏治和治理河务放在各项政务之首,相继予以兴办、革新、设立清讼局,开设礼贤馆,使得政务和教化都得以良好地推行。

   曾国藩为人持重,有威仪,长着一部漂亮的胡子,一双三角眼,目光颇为威严。他接待访客时,久久地、沉默地注视着对方,令见他的人又惊又惧。访客离开后,他便将其优缺点记住了,从未有过偏差。他天性喜好文学,一生研究不倦,并且拥有自己的风格。他的学术观点融合汉代和宋代的儒家学说,认为历史上的明君统治国家的方法虽然多种多样,但都以礼法贯穿始终。同治十三年,曾国藩在任上谢世,享年六十二岁。百姓们在街巷里哭泣,绘制了他的画像来祭拜。消息传至朝廷,皇帝为之震惊和哀痛,暂停上朝三天,追授他为太傅,赐予他“文正”的谥号。他的牌位被放入京城的昭忠祠和贤良祠里进行祭祀,各省也为他建造了专门的祠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