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清史--张之洞及康有为列传  

列传二百二十四   张之洞传

  张之洞,字香涛,直隶南皮(今河北沧州南皮县)人。张之洞年轻时就拥有杰出的谋略,致力于广泛地阅读书籍和创作诗文,记诵能力超群。十六岁时,他考取了乡试的第一名;同治二年(1863),他考中进士,并以一甲第三名的身份被授予编修的官职;同治六年,他担任浙江乡试的副考官,随即被任命为湖北的提督学政。同治十二年,张之洞主持四川的乡试,进而被授予当地学政之职。他选取的读书人多是堪称俊杰的人才;游学于他门下的人,都为能够获得治学的途径而暗自高兴。光绪初年,他先被晋升为司业,又被晋升为洗马。张之洞以文士儒生的身份被授予清闲而又重要的职务,敢于在遇到重大事件时发表重要的言论。从前担任文学侍从的人大多温和从容,一心积累自己的声望,自张之洞之后,开始倾心于议论时事。与他同一时代的宝廷、陈宝琛等人纷纷崛起,纠正、弹劾时政的弊端,有“清流”之称。光绪七年,张之洞由侍讲学士升任内阁学士,旋即被任命为山西巡抚,后又调任两广总督。
   光绪八年,法国与越南之间爆发战争,张之洞建议应该立即派军队赶赴支援,展示出参战的意向,如此才能从中调解。于是举荐了才干堪当将帅的唐炯、徐延旭、张曜。四月份,朝廷解除了两广总督张树声的职务,命他专门处理军务,于是委任张之洞代替他担任总督之职。越南的刘永福将军本来是清朝人,素来骁勇,正率军与法军对抗。越南久攻不克,法军又分兵向台湾进攻,此后便侵占了基隆。张之洞来到广东后,奏请朝廷命令主事唐景崧征募健壮的士兵,从镇南关出发,同刘永福的部队形成掎角之势。朝廷于是降旨,加封刘永福为提督,授予唐景崧五品卿的职衔。张之洞奏请朝廷任用提督冯子材、总兵王孝祺等老将,于是云南、越南两军联合扼守镇南关,殊死奋战,终于攻克了谅山。恰好此时法军提督孤拔进攻福建和浙江,清军用大炮击毁了他的座船,孤拔毙命,而清军尚不知情。法方希望停战,朝廷予以接受。朝廷嘉奖攻克谅山的有功人员,赏给张之洞花翎。
   张之洞以和谈为耻,便暗暗地为强国进行谋划。他设立广东海、陆军学堂,创办制造枪炮的工厂,开设矿务局。他上疏奏请大举操练海军,每年划拨专项经费用于采购战舰。他又创办了广州雅书院。光绪十二年,他兼任代理广东巡抚,对广东、广西与边防控制相关的很多事宜进行了调整。他撰写并向朝廷上呈了《沿海险要图说》。他在广东任职六年之后,被调任为两湖总督。张之洞建议在起自京城外的卢沟桥,经河南到湖北汉口镇为止的一线上修建铁路。这条交通干线,可谓是我国重要利益集中的枢纽。这一建议得到了皇帝的同意,于是张之洞接到了将他调到湖北任职的诏命。湖北大冶出产铁矿石,江西萍乡出产煤炭,张之洞上奏朝廷,请求在汉阳大别山脚下开设炼铁厂,为修建铁路炼铁,同时开设专门生产制枪造炮所需钢铁的工厂。张之洞又根据荆州、襄阳一带适合种植桑、棉、麻并且盛产皮革的特点,开设了负责织布、纺纱、缫丝、制麻、制革事业的几个局。
   光绪二十一年,清朝与日本的战事十分急迫,张之洞代替刘坤一担任两江总督。他到任后马上巡查检阅长江的防务,采购新式的后膛炮,改建西方式的炮台,委任专门 的将领,调拨专门的部队镇守,聘用德国人担任教练,将此部队称为“江南自强军”。他综合东西方的规制,广泛地开设军事、农业、工业、商业、铁路、方言、军医学校。没过多久,张之洞又被调回湖北任职。此时国家的声威刚刚受挫,朝中大臣每天讨论变法,停止使用八股文取士,改为以策论为题考试。张之洞说:“停止使用八股文,不是将四书五经也一起废弃,因此文体必须要正规,否则就无法显示国家重视教育的宗旨,必定会造成人民不读四书五经、背离道德规范忘却本分,绝非微不足道的事。”张之洞还主张要扭转重文轻武的风气,必须保证士兵都能识字,用科举来鼓励军人。光绪二十四年,发生了政变,张之洞此前创作的《劝学篇》显示出他反对变法的观点,他因此得以免于被追究责任。
   光绪二十六年,京城爆发了义和团暴乱,时任两江总督的刘坤一、任两广总督的李鸿章、任山东总督的袁世凯,邀请张之洞一起,和外国领事达成了“东南互保”协议。八国联军侵犯内地之时,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巡幸西游,而东南部地区则没有陷入战事。光绪二十七年,清朝与各国签订了条约,慈禧太后及光绪皇帝返回京城。论功行赏,加封张之洞为太子少保。张之洞同刘坤一上呈了三道建议变化的奏折,分析了中国积贫积弱的原因,建议应该对十二项事务变通处理,应该在十一项事务的处理上采取西方的方式。其中尤其紧要的,则是开设学堂,废止科举制,鼓励出国留学。
   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先后驾崩,醇亲王载沣监理国事,摄行政务。张之洞由于身为顾命重臣而被晋升为太子太保。一年后,皇亲显贵们渐渐掌握了政权。朝廷对建立海军的事宜进行讨论,张之洞称缺少资金,建立海军的事可以暂缓办理。尽管他极力辩论,但他的建议仍然没有得到采纳。他称病请求辞官,既而就去世了,享年七十三岁。朝廷追授他太保之职,赐予他“文襄“的谥号。张之洞个子不高,长着一部浓密的胡子,仪容、风度严肃庄重。他所任职的地方,必定有工程破土动工。他追求工程规模的宏大,而不管花费的多寡。他爱惜人才而又好客,文人名流都争相投奔他。他担任了几十年的封疆大吏,去世之后,家产连一亩地都没有增加。

列传二百六十  康有为传

  康有为,字广厦,号更生,又名祖诒,广东南海人。光绪二十一年(1895),康有为中了进士,被任命为工部主事。他年轻时拜朱次琦为师,熟读古代儒家经典和历代历史著作,崇尚公羊学派的理论,认为孔子是改制的圣人,提出以孔子的生年作为历史纪年的主张。他推崇孔子,维护孔教,招集学生讲学。他到京城后给朝廷上万言书,建议光绪变法,被给事中余联沅弹劾。中国和日本订立议和条款时,康有为把各省进京应试的举人集合起来,共同上书,请求朝廷不要与日和谈,应该迁都变法,不过此书因受阻隔而未能上达朝廷。后康有为又多次单独上书,由都察院为他递送,光绪读后很是赞赏,命令他人把上书的内容抄录下来,以备参考阅览。康有为又请求光绪下令给群臣以商定国家大计,开设制度局以讨论新的体制,另外设立法律局等部门以推行新政。他的这些建议都交由总理衙门审议。
   光绪二十四年,光绪召见了康有为。康有为极力上言:“外敌入侵,国家很快就会灭亡,如果不实行新政、改革旧制,国家就无法自强。”光绪无奈地说:“可是我处处受人牵制啊!”康有为说:“用皇上现在掌握的权力就够了,实施那些能实行的变革措施,解决其中的关键问题,也能挽救国家。不过许多大臣都因循守旧,所以要召见一些职位低的臣子,破格提拔他们。”光绪都一一同意了。光绪授予他“总理衙门章京上行走”一职,同时给他用专折上疏言事的权力。不久,光绪又命令侍读杨锐、中书林旭、主事刘光第、知府谭嗣同等人参与变法。光绪颁布科举新章程,废止八股文,改试策论,建立京师大学堂,设立译书局,振兴农业,奖励具有新内容的著作和新的发明创造,把各省书院改为学校,允许百姓向朝廷上书言事,谕令各地变法。在懋勤殿公开议事,制定制度,改变年号,变更服饰,巡视南方,迁移都城。礼部尚书、侍郎等人还因阻抑言路、带头违反皇帝旨意等罪名被革职。旧臣们对变法十分恐慌,于是联合起来指责康有为。御史文悌多次严厉地弹劾他。光绪先命令康有为督办官报,后又催促他离开京城。
   光绪虽然早已亲政,但遇事还要秉承慈禧太后的旨意。国家长期受到外来侵略,光绪对此深有感触,想通过变法让国家强大起来。他采纳了康有为的建议,维新变法,历时三月,震惊中外。可是刚入仕途的官员突然被重用,他们谋事不周,机密被泄露,致使变法事业没有成功。当时人们传闻皇帝要调遣军队包围颐和园,劫持太后,一时人心惶惶。慈禧太后再次垂帘听政,全面废止新政。康有为被扣上结党营私、以妖言扰乱朝政的罪名,朝廷削去他的职务并下令逮捕他。康有为连夜离开就城,航海南下,被英国兵舰接到吴淞,幸免于难。他的弟弟康广仁、杨锐等人被关入监狱,并最终被处斩。当时人们都说皇帝已经被幽禁起来,并被废黜,还有人说皇帝将要被杀害。康有为发誓要以身殉君,准备投海自杀。英国人告诉他这些消息都是谣传,康有为这才逃走,并流亡至日本,后辗转到南洋,又遍游欧美各国。一开始,太后意图废黜光绪帝,于是对外宣称皇帝有病,征召医生为他治疗。光绪长时间被囚禁在瀛台,随时都可能遭遇不测。康有为得知此事后,公开揭发慈禧太后的阴谋。社会舆论也倒向光绪一边,反对太后这样做。外国人也发表了反对的言论。慈禧太后这才放弃了最初废帝的打算。
   宣统三年(1911),武昌起义爆发,党禁才被解开,戊戌政变中获罪的人全部被赦免。康有为在国外已经流亡十几年,此时才计划回国。当时民军坚决拥护实行共和制,朝中大臣主张立宪制,而康有为提出虚君共和制。他认为:中国帝制行已经实行了数千年,不能突然改变,而且大清夺得天下是最名正言顺的。内阁总理大臣袁世凯根据民军的请求,决定实行共和制,于是颁布皇帝退位诏书。丁已年(1917),张勋复辟,康有为成为弼德院副院长。张勋一心实行君主立宪制,康有为仍然主张虚君共和制。复辟遭到众人讨伐,康有为躲进美国使馆,不久逃回上海。
   甲子年(1924),发生冯玉祥逼宫事件,清室的优待条件也被修改。康有为为此发电报力争。次年,溥仪来到天津,康有为前去觐见,劝皇帝提高品德,学习知识,亲近贤人,远离小人。丁卯年(1927),康有为七十岁,溥仪赐“寿”。他亲手书写奏章,泣泪感谢皇恩。在奏章中,他详细地叙述了自己受到的皇恩和一生遭遇的艰险,写得悲愤动人。当时,康有为为往事感伤,为今事痛心,因为过于伤悲,经常无端地哭笑。他自知大限将至,于是写下遗书,最后在青岛病逝。
   康有为天资聪颖超过常人,通晓古今学术。他非常自信,时有创新的言论,常开风气之先。他最初主张改革体制,后来又论述自己的大同思想,认为大同的世界一定能够到来,并最终领悟到天人一体的道理。他著述颇丰,有《孔子改制考》、《新学伪经考》《春秋董氏学》、《物质救国论》、《康子内外篇》、《万木草堂讲学记》等,还有各国游记,即《欧洲十一国游记》,和一些诗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