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二百六十二  洪秀全传  

 

   洪秀全,广东省花县人。年少时喝酒赌博,是个无赖,以算卦为生,往来于广东、湖南之间。一个叫朱九畴的人创立了拜上帝会,洪秀全和同乡冯云山拜他为师。朱九畴死后,大家拥立洪秀全为教主。不久洪秀全和冯云山一起到广西传教,在桂平居住下来。当时,洪秀全的妹夫萧朝贵以及杨秀清、韦昌辉等人都在桂平居住,洪秀全开始和他们交往。贵县的石达开也加入教会。只要是会中的人,男的都称兄弟,女的都称姐妹,要使人人都平等,假借西洋教的名义进行宣传。洪秀全自称通晓天语,说天父叫耶和华,有长子耶稣,而自己是天父的次子。
   粤西发生饥荒,致使盗贼四起。洪秀全借此机会,和杨秀清一起创立了保良攻匪会,训练军队、筹集粮饷,前来归附他们的人更多了。冯云山博览群书,多智多谋,为洪秀全安置队伍,并制定队伍的进攻防守策略。因为这一年是丁未年,正是人们认为的大乱之年,他们乘机在金田村发动起义。咸丰因为他们的气焰日益嚣张,于是命令前漕运总督周天爵暂时代理广西巡抚。周天爵请求咸丰让提督向荣专门负责征剿在金田起义的百姓。咸丰元年(1851),洪秀全自封天王,驱使部队分头骚扰桂平、贵县、武宣、平南等县,进入象州。咸丰命令广州副都统乌兰泰会同周天爵等人一起讨伐洪秀全。
闰八月,起义的部队兵分两路,东路军奔向藤县,北路军进犯永安,并将其攻陷。在永安,洪秀全建立太平天国,自封为天王。杨秀清是东王,统揽军事大权,萧朝贵是西王,冯云山是南王,韦昌辉是北王,石达开是翼王。咸丰二年正月,清军包围永安,摧毁东、西炮台。二月,石达开兵分四路,在寿春营击败清军,然后攻破古束冲、小路关。洪秀全听从杨秀清的计谋,从瑶山、马岭的小路直扑桂林。乌兰泰带领败兵一直退到城南的将军桥。乌兰泰遭到重创,最后死在军中。三月,太平军直接扑向广西省城。向荣早已提前绕道到达省城,太平军接踵而至。因清军早有准备,双方僵持不下,太平军无法攻克城池,于是解除包围向北而去。
   冯云山、罗大纲率领先头部队攻陷兴安、全州,然后顺流而下赶赴长沙。浙江知县江忠源在蓑衣渡阻截他们,冯云山在战斗中被炮击中致死,太平军退走道州。六月,太平军攻陷江华、宁远、嘉禾。七月,桂阳州也失陷。萧朝贵自认为有勇有谋,于是率领李开芳、林凤祥从永兴、茶陵直奔长沙,在城南安营扎寨。八月,萧朝贵率兵攻打南门,遭到清军反击,被炮击中致死。洪秀全听到萧朝贵死去的消息后,从郴州赶来,亲自督战,攻势愈发猛烈。九月,他们采用挖掘隧道的办法攻城,但多次失败。
   十月,洪秀全在南门外得到玉玺,声称这是上天赐予的,并胁迫众人高呼万岁。他夜渡湘水,然后抵达益阳,渡过洞庭湖,攻陷岳州。洪秀全驾龙舟,树黄旗,将大炮排开,晚上则点燃三十六盏灯,其他船也是如此。火光绵延数十里,如同白昼。太平军东下,十一月,攻陷汉阳;十二月,进攻武昌。他在小别山下修筑高台,向百姓说明自己起义的意图是解救人民、讨伐罪人。咸丰三年,赛尚阿因久无战功而被革职,咸丰改任两广总督徐广缙为钦差大臣。当时,石达开正在攻打武昌,徐在岳州不敢出兵,咸丰追究他的责任,并改任向荣为钦差大臣。向荣日夜猛烈攻打太平军,太平军放弃武昌,乘船东下,并攻破安庆。太平军水陆并进,到达金陵,队伍不分昼夜轮流发起进攻。他们挖掘地道,毁坏城墙,守城的清军乱成一片。两天后城池被攻破。,
   洪秀全攻破金陵后在此建都,手头有六十余万精兵。众人献上颂赞之作,说他是明朝的后裔。他首先拜谒明太祖的陵墓,举行祭祀的典礼,并称自己得以光复大明先帝的南部疆土,如今在南京登基,一切都遵照洪武元年的祖制。士兵夹道而拜,三呼“汉天子”。洪秀全颁布登基的诏书。接着,太平军在杨秀清带领下,又攻破了清江南大营,向荣战死。太平军举杯相庆,为杨秀清歌功颂德。洪秀全愈发深居宫中,杨秀清掌管所有的军纪要事。公文报告都要先向东王府禀报,官员的赏罚升降也都由杨秀清作主,他的地位在诸王之上。江南大营已被摧毁,南京没有了清军的包围,杨秀清自认为没有比他功劳更大的了,于是阴谋自立。他胁迫洪秀全来东王府看望自己,还命令部下向自己高呼万岁。洪秀全对此无法忍受,于是召回韦昌辉,与他秘密商量对付杨秀清的办法。韦昌辉先去见洪秀全,洪秀全假意责备他,吩咐他前去东王府请命,而暗中把计策告诉他。韦昌辉做好准备后,前往东王府。杨秀清将其留下并大摆宴席。酒喝到一半,韦昌辉出其不意,拔出佩刀刺向杨秀清,刀穿透他的胸部,杨秀清当场死亡。韦昌辉拿出天王诏书,并对众人说:“东王谋反,我是秘密接受天王的命令后才诛杀他的。”他还下令关闭城门,搜拿东王的党羽,把他们一网打尽。东 王的党羽几乎全部被消灭,相继死去的人将近三万。
   当时,石达开在湖北洪山,黄玉昆在江西监江,他们听到天京变乱后马上赶回。石达开责问韦昌辉,韦昌辉一怒之下要把他也杀死。石达开用绳子吊住自己,沿城墙而下,逃往宁国府,但他的母亲、妻子和子女全都被韦昌辉杀死了。洪秀全责备韦昌辉,认为他太过分了。韦昌辉不服气,率领自己的党羽包围并攻打天王府,被洪秀全的军队打败。韦昌辉被抓获,绑送至金陵。洪秀全对他处以磔刑,还杀光他的族人,并把他的首级送到宁国府示众。洪秀全好言好语地召回石达开。石达开回来后,有人说他手握重兵,功劳又大,应该把他留在京师,并解除他的兵权,否则他就会成为另一个杨秀清。洪秀全于是让他像杨秀清之前那样只是辅佐朝政不掌管军队。石达开感到危险重重而无法安心。石达开于是前往安徽,约陈玉成、李秀成同行,二人没有同意,他就更无法回金陵了。
   同治元年(1862)正月,浙江、江苏两省富饶的地区已经全被太平军占领。清政府在整个浙江只剩下湖州、海宁两城。曾国藩上疏推荐福建延邵建宁道李鸿章代理江苏巡抚一职,由他另外组建一支军队,从上海谋取苏州;将围攻金陵的任务交给曾国荃;将浙江的战事交给左宗棠。之后,东南地区太平军的势力日趋衰败。洪秀全见朝廷大军突然兵临城下,每日出兵反扑,但总是遭受重创,于是催促浙江的李侍贤、苏州的李秀成回师援救江宁。李秀成亲自率领十三个王的军队,号称六十万大军,聚集在金陵,东起方山西到板桥镇,到处旗帜林立。太平军逼近清军的营垒,尤其是有重兵从东西夹击。这一战,李秀成从苏州,李侍贤从浙江,先后围攻江南大营共四十六昼夜。曾国荃率领诸将身居重重包围之中,出奇计突破了包围;他的弟弟曾贞全力守卫运送粮饷的通道。
   同治二年正月,李秀成调集常州、丹阳的太平军,屯扎在江宁的下关、中关,号称有二十万大军。他们从九伏洲陆续渡江,想取道皖北,骚扰湖北,截断江苏、安徽各路清军的运输通道,以解江宁之围。他们渡过长江,攻陷浦口,李世忠退到江浦。李秀成进犯石涧埠,逼近清军,夜以继日地猛烈攻击,双方相持不下。太平军对清军形成层层包围之势。彭玉麟派部队赶来增援,与守军前后夹击,扫平全部营垒,李秀成逃走。曾国荃连日攻破了下关、草鞋峡、燕子矶,收复了宝金圩,距芜湖、金柱关百里内已经没有太平军的踪迹了。他们接着出兵攻打九伏洲。清军乘风放火,在晚上二更时分攻陷城池,太平军全部被歼灭,无一人逃脱。太平军自从丢失九伏洲后,从下关和长江而来的接济就被切断了,南京粮食逐渐匮乏。曾国荃调动江浦、浦口的防军,另外又招募了一万人,为大规模围城做准备。
   十二月,李秀成留下在苏州被打败的部队,把他们部署在丹阳、旬容之间,自己率领数百人马潜入江宁太平门,苦劝洪秀全弃城逃走。洪秀全趾高气扬地说:“我是接受天父、天兄的命令,有什么可怕的?”李秀成又说:“运输粮草的道路已被切断,饿死的日子为期不远了!”洪秀全说:“吃天然生成的甜露,自然可以解除饥饿。”他说的甜露,不过是杂草而已。同治三年正月,曾国荃分别发出文书命令将领们屯守在太平门、洪山、北固山,封锁神策门,余下的则用玄武湖的湖水把太平军围困起来。此时,江宁四面八方都被包围起来,太平军的援军和粮道都已经被切断。
   这个月,洪秀全因为金陵岌岌可危而服毒自杀。他十六岁的儿子继承了王位。六月十六日,曾国荃整顿部队,然后引爆太平门的地雷,城墙被炸塌二十多丈。众位将领分别在各城门进攻,同心合力攻下了江宁省城,搜获二方玉玺、一方金印。到了晚上,太平军自己点燃了天王府。李秀成带着洪秀全的幼子从城墙的缺口逃走。在江宁天印山,萧孚泗抓获了李秀成、洪仁发、洪仁达等人。在王宫中,洪秀全的尸体被搜挖出来,示众后被烧毁。曾国藩亲自审讯李秀成等人,取得供词后定罪,把他们一并处死在街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