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那些事儿---西汉王朝(4)  

贾谊上疏论政

   贾谊,河南洛阳人,从小便学习勤奋,喜好读书,18岁时因才华出众名动河南。河南郡守吴公非常青睐他,把他召到门下为徒。吴公知识渊博,使贾谊受益匪浅。公元前179年,文帝召吴公归朝,晋升他为廷尉。接着,吴公便向文帝推荐贾谊。这样,文帝将贾谊也召到朝廷,任命他为博士。从此时起,贾谊便踏上了仕途,当时,他只有二十一岁。所谓博士,就是专门供皇帝咨询事务的官员。贾谊对皇帝每次提出的问题,都是对答如流,文帝非常高兴,随后便晋升他为太中大夫。
   公元前178年,贾谊看到社会上弃农经商的现象日益增多,于是向文帝上《论积贮疏》,主张实行重农抑商的政策,发展农业生产,加强粮食贮备,预防饥荒,最终实现国富民强。文帝采纳了贾谊的意见,这对恢复经济、建立封建统治的经济基础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但是,重农抑商的政策也限制了商品经济的发展。除此以外,贾谊还建议遣送王侯离京返回封地。这些建议都得到了汉文帝的认可。但是,这些意见却触犯了王侯贵族们的利益,因此王侯们对贾谊充满了愤恨之情。
   当汉文帝准备再次晋升贾谊时,却遭到文武大臣的反对。那些元老重臣看到贾谊少年得志,就开始不满了,包括周勃和灌婴。这些汉朝的开国元勋,基本上都不通文墨,但却居功自傲,思想保守,心胸狭隘。当贾谊这种知识渊博的青年人在朝廷有所作为时,他们的内心非常不舒服。所以文帝准备晋升贾谊并委以重任时,他们便联合起来攻击贾谊,说如果让他处理国家事务,只会弄乱国家。见这些开国老臣们强烈反对,文帝也只好将此事暂时搁置起来。同时,文帝的宠臣邓通也对贾谊嫉妒万分,而贾谊又非常藐视靠拍马屁起家的邓通。于是,邓通经常在文帝面前诬陷贾谊。时间一长,文帝对贾谊也日渐冷淡起来。后来,文帝将贾谊贬出长安,派他前往长沙。为此,贾谊感到十分孤独和失望,于是写了一首《吊屈原赋》,以此来表达心中的不满之情。
  公元前173年,文帝十分想念贾谊,因此召其返回京师。此时,贾谊依然关心朝政。当时,朝廷面临两个主要矛盾:一个是朝廷和地方诸侯王之间的矛盾,一个是汉王朝和匈奴之间的矛盾。贾谊已经透过当时表面稳定的政治局势,看到了深层次潜藏的危机,对此十分担忧。随后,他向文帝上疏《治安策》,指出诸侯王是威胁朝廷安定的关键因素。此外,通过列举诸侯王反叛的历史事实,贾谊又向汉文帝提出了具体的应对之策,即在诸侯王的原有封地上,再次分封诸侯,以此来分散其领地,削弱其实力。然而,文帝并未采纳其建议。公元前168年,贾谊抑郁而终,时年三十三岁。

开明君王汉景帝
     汉景帝刘启,文帝之子,于公元前157年登基,时年三十二岁。即位后,他继续推行文帝时期的政策,鼓励发展农业生产。景帝允许定居在贫瘠地区的农民随意迁往肥沃之地从事农业活动。公元前156年,景帝下诏:只收取文帝时税收的一半,即三十税一。从此以后,这种税率成为西汉定制。次年,景帝下诏:男子服徭役的年龄推后三年,并减少服役时间。景帝制订的另一项惠民措施就是减轻刑罚。对于审案断罪的官员,景帝也经常训导他们要宽容,不准随意错判、重判。在思想领域,景帝也不再严厉禁止其他学派的发展。景帝在提倡黄老之学的同时,也允许儒家等学派存在发展。在外交方面,景帝继续推行和亲政策,对匈奴加以安抚。对于匈奴的骚扰,景帝没有大举反攻,而是以大局为重,积极防御,同时在边境地带设立市场,和匈奴人做贸易。此举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汉人与匈奴人的矛盾。在景帝的治理下,国家安定,经济发展,国泰民安。
   景帝当政期间,在教育领域中最突出的就是支持文翁办学。文翁为蜀郡太守,他开创了郡国官学,对文化的传播起了重要作用。景帝对其办学模式十分认可,随后下诏在全国推行。景帝非常善于用人。为严格管理皇亲国戚和官僚贵族,他晋升执法不阿的宁成为中尉。宁成很快便将那些胡作非为的权贵们治理得服服帖帖。对于外戚,景帝也难恰当使用。他见窦太后的侄子窦婴才华出众,就封其为大将军。公元前141年,景帝病死在未央宫,年仅四十八岁。经过景帝的治理,社会经济获得显著的发展,封建统治秩序日臻巩固,汉朝实力也日益强大,西汉历史了出现了一个盛世景象---文景之治。

晁错削藩

    晃错,河南人,在为文帝讲解《尚书》时,因言辞犀利、才华横溢,很受文帝喜爱。不久,他先后被任命为太子舍人、门大夫,后又被提升为博士,专为太子服务。晃错分析问题有条有理,见解独到,能言善辩,因此也得到太子刘启的宠爱,号称“智囊”。晃错曾多次向文帝提出削藩的建议,文帝没有采纳。刘启登基后,任命晃错为内史,接着又升任御史大夫。至此,晃错的地位仅次于丞相。不久,他再次递上《削藩策》,向景帝建议削藩,并建议朝廷一定要对实力最强的吴王刘濞加强防御。刘濞早已在吴地准备起兵篡位,待景帝继承皇位后,他已然厉兵秣马四十载。晃错认为,刘濞迟早会么,现在削其封地,他定会立即反叛,如此正好趁机铲除他。否则,任由他的势力继续发展,将后患无穷。景帝表示赞同。
    晁错的主张遭到诸侯王和群臣的坚决反对。晁错之父听到这个消息,立即从家乡赶来,对晁错说:“你官至御史大夫,地位已够高,为何不明哲保身,却自找麻烦?诸侯王与皇室是骨肉至亲,你把他们的封地削减掉,他们都会怨恨你、报复你,你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啊?”晁错回答道:“诸侯王的封地不削,国家将永远不得安宁,天下迟早会陷入混乱。我做这件事,就是为了安定天下。”晁父叹了口气说:“你这样做,刘家的天下安定了,但我们晁家却危险了。我老了,不愿意看到大祸临头。”晁父回到老家后,便服毒而亡。
   随后,汉景帝下令削藩。恰巧楚王刘戊来到京师长安,于是晁错乘机揭发其罪恶,收回其部分封地。随后又削去了赵王的部分封地,然后准备对付实力最强的吴王。此时,吴王刘濞已打定主意起兵造反了。他打着“清君侧”的幌子,煽动别的诸侯一同起兵叛乱。七国联合反叛后,景帝十分恐惧。这时,晁错的政敌袁盎劝汉景帝斩杀晁错,说如此诸侯一定会退兵。汉景帝此时方寸已乱,相信了袁盎的话,便决定斩杀晁错以平叛乱。不久,一批大臣上奏弹劾晁错,说他大逆不道,竟建议陛下亲征叛军,而自己却留守京师,该被腰斩、灭全族。景帝为了保住自己的皇位,竟默许了这个奏章。随后,景帝派使者来到晁错家,传达诏令,诈称让晁错上朝商议国事。晁错立刻坐车向皇宫赶去。车马经过长安东市,使者忽然拿出诏书,要晁错下车听诏。接着,这个一心想维护汉家天下的晁错,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杀害了。

周亚夫平乱

    周亚夫,江苏沛县人,其父周勃是开国功臣。周亚夫起初被任命为河内郡守。公元前158年,匈奴大举侵扰边塞。文帝立即命令三路大军前去抵抗。此外,为了保护京师,文帝又派出三位将军率军守卫京师:刘礼驻军灞上(今西安市东南),徐厉驻军棘门(今陕西咸阳东北),周亚夫驻军细柳(今咸阳市西南)。
   为了激发士气,文帝亲自前去慰劳军队。在灞上和棘门,都是主帅与部下骑马出迎,汉文帝的车马直接进入军营,无人阻挡。可到了周亚夫的营寨,感觉和先到的两处截然不同。文帝的先遣车马来到军门后,守卫军门的将领拦住不让进。先遣官大怒,道:“你们真是大胆,陛下就要驾临。”这位将领却说:“将军有令,军中只听将军命令,不听天子诏令,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内。”争吵时,文帝已经来到近前,但军门守将依旧不让进。无奈,文帝只好派使者拿着自己的符节进去通报。周亚夫这才下令打开寨门迎接皇帝。传令的人又严肃地告诉文帝的随从和车夫:“将军有令,军营中不许车马急驰。”车夫只好控制着缰绳,不让马走得太快。到了军中大账前,周亚夫一身戎装出来迎接。他手持兵器向文帝行拱手礼:“臣盔甲在身,不便下拜,请陛下允许臣下以军中之礼拜见。”文帝听了非常感动,欠身扶着车关的横木向将士们行礼。慰问完毕后,文帝率队离开细柳。
  在返回京师的路上,许多人痛骂周亚夫,但文帝并不这样认为。他感慨地对群臣说:“这才是真将军啊!灞上和棘门的军队,简直是视打仗如儿戏。如果敌人来偷袭,恐怕他们的将军也要被俘虏了。但是很明显,周亚夫的军队绝对不会被敌人偷袭成功。”经过这次事件,汉文帝认定周亚夫是个优秀的将军,所以不久后便将他任命为中尉。第二年,文帝在弥留之际,将太子召到床前,叮嘱道:“国家一旦发生混乱,就让周亚夫率军讨伐,一定可以达到目的。”景帝登基后,任命周亚夫为骠骑将军。
    公元前154年,吴、楚等七个诸侯国以“诛晁错、清君测”为由,发动叛乱。随后,景帝任命周亚夫担任太尉,率军前去征讨。叛军最初向梁国进击,但周亚夫并没有直接援救梁国,而是率兵去断绝了吴兵的粮道。叛军缺乏粮草,只得引军撤退。周亚夫于是派精兵乘胜追击,大破叛军。最后,无路可逃的吴王刘濞被越人斩杀,七王军乱宣告平定。此次平定七国之乱,仅历时三个月,可谓神速。这时,群臣才领教了周亚夫的奇妙谋略。平定了七国之乱后,皇权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身为平叛统帅,周亚夫居功至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