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那些事儿---西汉王朝(5)  

一代英主汉武帝

   汉武帝刘彻,幼名刘彘,是汉景帝的第十个儿子。刘彘自幼便聪慧过人,灵活机敏。有一次,景帝将其抱在膝间,问道:“你可愿做皇帝?”刘彻答道:“孩儿能否做皇帝,主要取决于天。我希望日夜住在皇宫,侍奉父皇左右。”景帝闻听此言,吃惊不已,此后便经常关注他的言行举止。刘彘记忆力超群,求知欲非常强,尤其关注书中所写的那些关于古代圣贤帝王的故事。景帝对此十分惊异,认为他非常聪颖,便将其名改为“彻”。
公元前153年,景帝宠妃栗姬之子刘荣被立为皇太子,而刘彻则被赐封为胶东王。不久,在景帝姐姐长公主的操控下,刘彻的运势发生了重大变化。长公主本希望太子刘荣能够迎娶其女队阿娇,不料被太子之母栗姬拒绝。因此,长公主心生怨恨,总想借机报复栗姬。相较于直率的栗姬,刘彻之母王姬则显得灵敏世故,当长公主欲将其女许配给刘彻时,王姬马上就允诺了此事。公元前151年,刘彻和陈阿娇正式举办了订婚仪式,当时刘彻年仅六岁,陈阿娇十岁。从此以后,长公主便常在景帝 面前为刘彻说好话,时间一长,景帝便日渐喜欢刘彻胜过刘荣。不久,景帝便将刘荣的太子之位废了,随后,刘彻之母王姬登上皇后之位,而刘彻则被立为皇太子,时年七岁。
   公元前140年,十七岁的汉武帝刘彻继承了皇位。他雄心勃勃地想将文景之治的盛世继续下去,但却遇到了巨大的阻力。这阻力主,要来自于当时的太皇太后窦氏,即武帝祖父汉文帝的皇后。武帝执政后,窦氏诸侯王无视朝廷法纪,为此武帝决定强化皇权,以压制地方诸侯势力。武帝推崇儒术,而窦氏则尊崇黄老之术,因此,两人产生了严重的思想分歧。窦太后经常出面干预朝政。面对骄横的祖母,武帝也只好所有朝政大事都随时请示。当时,大臣赵绾和王臧建议汉武帝日后政事不必经常请示太皇太后。窦氏知道此事后,雷霆大怒,马上令武帝下诏罢免了这两位大臣。窦太后在世期间,武帝未曾重用过儒生,由此可见窦氏的政治势力之大。直到窦氏死后,武帝才开始采用儒家思想治国,强化皇权,以此制衡地方诸侯。
   汉武帝在基本沿用景帝的治国措施的同时,又采取了许多强化皇权的重大举措。首先,在思想上,武帝采用了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建议,从而确定了儒学在中国社会的思想统治地位。其次,在政治上,武帝采取措施减少诸侯王的封地,颁布了“推恩令”,令诸侯推私恩分封子弟为列侯,这样名义上是施恩惠,实际上是剖分其国,以削弱诸侯王的势力。以上措施的实行,使朝政大权统统集中在了汉武帝的手中,这对汉武帝后期的社会安定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汉武帝虽然政绩显著,但他也犯有很多皇帝都犯过的错误。例如,他建造了许多宫殿和苑囿,而且经常对外国的使者和商人摆大国的架子,任意赏钱。另外,武帝和秦始皇一样也喜欢巡游,他巡游的里程和耗费都远远地超过了当年的秦始皇。武帝继位之初,国家可谓国富民强,但在武帝后期,国库已经快要空了。武帝和秦始皇一样,也想长生不老,他不断地派人到海上寻访仙人,求取仙丹。武帝晚年时逐渐醒悟过来,知道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任何人都不可能长生不死。他在回忆以前的所作所为时,对自己所犯的过错感到十分惭愧。为此,他颁下“罪已诏”,在文武大臣面前公开承认自己犯过的错误,真诚地表示悔恨,而且承诺自此以后凡是有害于百姓之举以及浪费人才之事全部废止。此后,汉武帝开始关注农业生产,推行富民之策。经过两年的治理,社会政治和经济都有了较为显著的发展,汉朝再次恢复了朝气。
   公元前87年,武帝病逝,享年七十岁。毛泽东对汉武帝推崇备至,称其“雄才大略,开拓刘邦之业绩,晚年自知奢侈、黩武、方士之弊,下了罪已诏,仍不失为一代明君”。

西汉鸿儒董仲舒

   董仲舒,河北枣强县人,西汉著名的哲学和经学大师。他自幼开始学习《春秋》。董仲舒的所有行为,都严格遵循“礼”的规范。所以,儒士们都将其尊奉为导师。汉景帝在位期间,他担任博士之职。当时,博士是朝廷官职,唯有知识丰富之人才可担任。文帝和景帝统治时期,由于朝廷尊崇黄老之学,不重视儒学,因此儒生们仍然没有用武之地。他们不仅无法复兴儒学,而且经常还有犯忌之忧。鉴于此,董仲舒并没有出来做官,而是在家韬光养晦。他一边广招门徒,培养了许多精通儒学之人,一边又细心地观察朝政,留意朝廷用人的变化。同时专心研究百家学说,特别是汉初统治者尊崇的黄老之学。经过一番准备,他想创立一个融百家学说于一体的新型儒学体系,以适应朝廷的需要。
    汉武帝即位,便一改文景时期“无为而治”的治国策略,鼓励大臣们推荐贤才。结果,应举者有一百多人,这些人都陆续受到重用。公元前134年,汉武帝采取了许多措施对朝廷的内外政策进行改革。在采取和亲政策的同时,汉武帝也在做全力反攻匈奴的准备。同年夏,汉武帝任命李广和程不识为将,让他们率领大军分别驻扎在云中和雁门,准备大举反击匈奴。在朝廷内部,他也决定实行改革。这时,董仲舒提出了天人感应论。他产君权是上天所赐,人间的皇帝受命于天,代表上天来统治人间、治理人世,因此所有人都要严格服从皇帝。这个理论将皇帝神化,对巩固皇权、构建统一的政治局面相当有利。除此之外,董仲舒还向汉武帝提出了五大建议:第一,规定朝廷礼制,以约束官僚贵族的言行举止。第二,创办太学,从民间选拔人才进入太学,然后加以培养。第三,宣扬天人学说,以限制和警策天下万民。第四,禁止地方豪强霸占民田,以限制土地兼并。第五,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统一全国民众的政治思想。
   董仲舒非常喜欢谈论灾异之事。一次,远在辽东的高祖庙和长陵高园殿发生大火,董仲舒按照阴阳灾异理论撰写了一篇《灾异之记》,批评了朝廷在辽东建高祖庙的行为,认为不合礼制,此次起火是上天的警告。后来,主父偃偶然看到了这篇文章,随后窃走交与汉武帝。汉武帝马上召集儒生讨论,董仲舒的弟子吕步舒不知此文为其师所写,为讨好皇上,指责此作十分荒谬。汉武帝便下令将董仲舒打入大牢,隔日斩首示众。不过汉武帝念董仲舒是天下闻名的经学家,最终将其特赦了。自此以后,董仲舒再也不谈论灾异之事了。
   后来,朝廷任命董仲舒为中大夫,但是他很快又被公孙弘排挤出朝廷。公孙弘本是董仲舒的同窗,他对知识渊博的董仲舒十分嫉妒。后来,公孙弘入朝为官,位至相国。他精于为官之道,因此董仲舒对他很不屑,这样一来,公孙弘对董仲舒更是怨恨。当时,汉武帝正准备找人出任胶西王的相国,公孙弘便举荐董仲舒。胶西王刘端和汉武帝同父异母,为人残酷,以前担任其相国的许多人都被他残杀。公孙弘之所以强力举荐董仲舒,就是想置董仲舒于死地。不料,由于董仲舒名闻天下,上任后刘端对其非常尊敬。董仲舒任相国期间,双方并未发生矛盾。董仲舒晚年以讲学著书度日,时人称之为“儒者之宗”。董仲舒是继孙子之后对中国政治思想产生过重要影响的思想家之一,他为建立和巩固中国漫长的封建君主制制度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马邑之谋

   公元前133年,汉武帝决定发兵攻击匈奴,令韩安国、公孙贺和李息率领三十万大军埋伏在马邑的山谷中,令王恢和李广率军从后面攻击匈奴军。为了引诱匈奴进入埋伏圈,汉军派遣商人聂壹前去匈奴人的地盘,在那里反复吹嘘自己有“奇货”。此事很快传到匈奴单于的耳朵里,他找到聂壹,问他出卖什么奇货。聂壹便说要将马邑“卖”给匈奴,并说:“我在城里有几百个同伴,只要你派人混进马邑城,斩杀当地的官员,就可拿下此城。不过,你必须率领大军前来接应,以防汉军来援。”单于闻言自是高兴,马上派人和聂壹进入马邑城,斩杀了当地的官员,然后率军去接应聂壹。
   其实,聂壹回到马邑城后,悄悄和当地官员商量后,斩杀了几名死刑犯而已。匈奴单于率领十万大军进入武州塞,去接应聂壹。大军行到距马邑还有一百多里的地方,发现路上牛羊成群,但是没人管理,顿时怀疑起来。这时,单于看到不远处有个烽火台,便率军攻击。碰巧西汉的雁门尉史经过此地,尉史看到匈奴大军来了,便躲藏于烽火台上,结果被匈奴俘虏了。尉史了解马邑计划,在审问中说了出来。于是,单于把雁门尉使封为天王,接着带领大军返回了原地。根据原计划,汉军在马邑伏击匈奴后,王恢便要率三万大军前去劫取匈奴的粮草。可是单于撤兵了,王恢认为匈奴大军并没有任何损失,如果自己率领三万大军和匈奴的十万大军作战,肯定无法取胜。于是,他驻守原地,并未率军追击匈奴军。汉武帝得知此事,大怒,准备斩杀王恢。皇太后为王恢讲情,武帝说:“此次计划本是王恢所提,如今他劳师远征却无所收获,王恢不斩,如何向大臣们交代。”王恢听说此言,情知必死无疑,便自尽了。
   马邑之谋本谋划得十分周密,最终却败在一个小细节上,致使汉朝反击匈奴的计划落得一场空。不过,虽然马邑之谋失败了,但此次事件却标志着汉朝自汉初以来实行的委曲求全的和亲政策彻底结束,同时也拉开了汉朝反击匈奴之战的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