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那些事儿---东汉王朝(2)  

中兴明君汉明帝

   刘秀的第四子即为汉明帝,名庄。他幼时就喜欢诗书,理解力很强,十岁时就读了《春秋》。刘秀非常喜欢他,认为他有周朝贤士季札之才。57年,刘秀因病去世,太子刘庄即位,也就是汉明帝。刘秀在位时,严格控制同姓宗室王,他自己的十个儿子都只封王,而不就国,他们聚集在洛阳,分封很少的土地,根本无法与西汉时的同姓王相比较。刘秀死后,明帝登基,各个同姓王才得以驻守自己的封地。
   明帝除了有效打击宗室贵族外,还严厉限制外戚权臣。他在位期间,三位国舅马廖、马光、马防的职位都没有超过九卿。他还下旨声明,后妃家族里只有一人能够升为校尉。另外,汉明帝还严厉惩罚仗着权势胡作非为的外戚和大臣。东汉元勋窦融的侄子窦林因欺骗君主、贪污受贿、违犯法纪而被处以死刑。窦融也受到明帝指责,惊恐之下只得辞官回家。驸马阴丰因事杀了公主,虽然他是阴太后弟弟阴就的儿子,但明帝不徇私舞弊,处以阴丰死刑。没多久,明帝又以罪处死了河东尹薛昭、司隶校尉王康、驸马都尉韩光等。另外,明帝还很重视吏治,在考察和任免官员上也很严厉。66年,明帝下旨,每年对地方官吏进行一次考核。在选人为官上,明帝明令禁止权臣干涉。
   明帝执政期间,曾几次下旨减轻刑罚,减少徭役赋税,还命各地官员督促、扶持农桑,并让贫民种植公田。70年,明帝下旨对黄河进行治理。自西汉后期开始,黄河就因多年未治理而导致水灾肆虐,两岸民众也都怨声载道。为此,明帝命水利专家王景和王吴带领大军整修黄河,他们在黄河荥阳东到千乘海口将近五百公里的河面上每隔十里就建一道水门,使得黄河中下游的农民可以顺利进行农业生产。另外,明帝还倡导官员以简朴为美,皇宫生活也应节俭。明帝还大力推举儒学,倡导人们尊崇孔子,研读经书。75年,四十八岁的明帝因病去世。

贤惠皇后马明德

   马明德是伏波将军马援的女儿,生于陕西兴平。马援离世后,他的儿子因思父心切,没多久就病亡了。马援的妻子因想念儿子也神志不清,不能管理家事。此时,马明德只有十岁,就接起了家中的重担,她像大人那样指导家仆做事,处理大事小情,受到了很多人的称赞。京都士族大家见马家已不得势,就经常欺侮马家人。当时东汉皇室从太子刘庄到皇子诸王都还未正式立太子妃或王妃,因此马援之侄马严就奏请刘秀让马明德进宫当王妃,只要才貌俱佳的妹妹作了太子妃或是诸王的妃妾,马家就可以扬眉吐气。刘秀答应了马严的请求,让马明德入住太子宫,马明德等到了太子刘庄的宠幸。
   可是,马明德入宫几年却没能为太子生下一子。太子刘庄为此非常忧心,马明德也很焦灼。她自知太子倘若没有子嗣,就会影响社稷的安危。为此,她就让宫中的奴婢和刘庄在一起,期望她们能够诞下龙种。57年,刘秀离世,刘庄登基称帝。此后,朝中大臣为了成为皇室亲戚,纷纷使出浑身解数让自己的女儿入宫,贾氏之女就是其中一人,她还是马明德的外甥女。贾氏入宫后不久就诞下一子,即刘恒。可刘庄依旧宠爱没有子嗣的马明德。刘庄让马明德抚育刘恒,刘恒和养母也相处得很好,彼此毫不芥蒂。后来,马明德被册立为皇后,其养子刘恒被立为太子。
   马明德为人依旧仁厚,谦恭有礼,从不讨论别人的是非。刘庄处理政事时碰到了很难决定的事,也会询问她的想法。马皇后总是从事件的缘由入手来提出好的处理方式。更令明帝尊敬的是,她深明大义,以之前外戚掌权引发祸端的历史为鉴,从不过问明帝对本家人奖赏的事情。75年,明帝驾崩,刘坦登基,史称汉章帝,马明德成了皇太后。76年,天旱成灾,一些趋炎附势的臣子奏请朝廷封赏马太后的两个弟弟,理由是他们觉得出现旱灾是因为未赏赐外戚。可马太后拒绝了这一请求。过了三年,天下风调雨顺,年谷顺成。随后,马廖、马防、马光被章帝封为列候。但没多久,他们三人在马明德的劝说下奏请章帝准许自己辞官归家。章帝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
   马明德不仅管束外戚,对自己要求也很严格。她叫人削低了母亲的坟头,只因坟头的高度超过了规定的标准。79年夏,马太后离世。她去世前,下旨把两百个奴婢、两万匹杂帛、千两黄金、两千万钱赏给贾贵人。马明德平生节俭朴实,深明大义,她影响了明帝、章帝两朝的统治,因而得到了后人的普遍称赞。

窦宪大破匈奴

   窦宪,祖籍陕西咸阳。77年,窦宪的妹妹被章帝封为皇后,他因成为外戚而被升为侍中兼虎贲中郎将,并逐渐得到皇帝宠信。和帝登基后,窦太后掌管朝政,身为国舅的窦宪对内掌控国家要务,对外颁布指令,他的弟弟窦笃、窦景也都位高权重。89年春,都乡侯刘畅因事到洛阳,后私通窦太后。窦宪知道后,害怕刘畅威胁自己的地位,就命人杀了他,并嫁祸给刘畅的弟弟。事情败露后,窦太后大怒,把窦宪关于内宫。窦宪知道自己这次性命难保,就主动请命征讨匈奴,以将功赎罪。
   89年夏,窦太后力排众议,命以窦宪为主将、耿秉为副将的大军和北方的汉军分兵三路出兵攻打北匈奴。三路大军在向导的帮助下,成功会师于涿邪山。接着窦宪派出的一万多精兵组成的部队与北匈奴单于展开了激战,并最终取得了胜利。北匈奴部队迅速瓦解,单于借机遁走,窦宪带领将士一直追到了距离边塞三千里的私渠比缇海。此次战役后,北匈奴贵族闻犊须、日逐等带领八十一个部落大概二十多万人全部归顺汉军。北匈奴单于逃往远方后,窦宪又命司马吴汜、梁讽带兵前去追攻他。那时,北匈奴民心涣散,吴汜、梁讽在沿途宣传汉朝的威名,相继招降了近万人。91年,窦固命部下带领将士袭击北匈奴的余兵,并取得了胜利。至此,北匈奴彻底被消灭了。

五宦当道

   汉桓帝铲除了梁氏一门后,为了感谢宦官的帮助,就封赏了除掉梁冀有功的五个宦官,即单超、唐衡、徐璜、左倌、具瑗,他们就是声名狼藉的“宦官五侯”。从此以后,他们就总揽了朝政。其后的几年间,他们五人的多数家人都做了官,这些人铲除异己,胡作非为。桓帝封单超为车骑将军,命其掌控全国的兵权。不久单超病故。徐璜、具瑗、左倌和唐衡这四侯愈加傲慢专横。桓帝还先后给他们的义子加官晋爵。为了追求名利,众多的官员不顾形象争抢着认宦官做自己的父亲。就这样,这四侯的义子、家人、朋友都有了官职,这些人也都毫无顾忌地收受贿赂,抢夺民众财物。百姓叫苦不迭,却投诉无门。
   徐璜的侄子徐宣在做下邳令时,想纳汝南太守李嵩之女为妾。遭到拒绝后,徐宣就强行将她抢了过来,可她宁死不从。愤怒的徐宣就向她射箭,最终射死了她。事后,李家四处状告徐宣,却没人敢主持公道。后来,李嵩一直将徐宣告到了东海相黄浮之处。身为廉吏的黄浮下令抓住了徐宣,当众审讯,并将其斩首示众。之前,黄浮的属下劝说黄浮千万不能杀了徐宣。黄浮说道:“今日杀了这贼子,明天我就是死,也无遗憾了!”百姓得知此事后,无不拍手称快。徐璜从此怀恨在心,极力陷害黄浮,使得桓帝最终罢免了黄浮的官职。
   当时,宦官为所欲为,无节制地耗费钱财,相互攀比着修筑华丽的宅院。身为太监,他们竟然妻妾满堂;自己没有子嗣,就花钱买子。那时,掌权的宦官混淆是非,百姓对他们深恶痛绝,却又无可奈何。于是人们称左倌为“左回天”,说他权力通天;称具瑗为“具独坐”,意指没人能与他比骄横;称徐璜为“徐卧虎”,说他如老虎般恶毒;称唐衡为“唐两堕”,说他横行霸道。宦官专政到了极点,百姓叫苦不迭,许多人流落到山林,成了贼寇。宦官势力大增,连皇权也受到了威胁。后来,桓帝借具瑗的哥哥触犯法律的机会,下旨把具瑗贬为都乡侯,唐衡等人也都相继被贬职,五侯掌权的时期终于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