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那些事儿---东汉王朝(4)  

天文学家张衡

   张衡,祖籍河南南阳,出身士族大家。张衡自幼就能诵读诗书,可是书中的思想并没有限制他的想法。94年,张衡离开家开始了求学生活。他在当时最繁盛的文化艺术中心长安用了三年时间游历山川,探察历史遗迹,考察各地的政治、经济状况。之后,他又去洛阳拜师求友,后撰写了自己的第一篇赋《温泉赋》。100年,张衡受邀返乡,担任南阳太守鲍德手下的文官,负责处理文书。闲暇时,张衡就用心写作。他用了十年时间,不停地修正自己在长安和洛阳游学时的见闻资料,并写成了有名的《二京赋》,包括《西京赋》和《东京赋》两篇。在赋中,张衡讥讽、斥责了朝廷的腐败,并描述了长安和洛阳的繁华。此赋为后人所称颂,张衡也因此成为东汉知名的辞赋家。
   三十多岁以后,张衡渐渐对哲学和自然科学有了兴趣,扬雄的《太玄经》因为涉及了天文、历法、数学等多方面的内容而一直为他所喜。同时,张衡也从《太玄经》中的某些朴素的唯物主义观点中得到了启示。后来,张衡着手探究机械制造技术,并潜心钻研天文、气象、岁时节候等的推算。经过长时间的探究,张衡作出了“浑天如鸡了”的结论,认为天地之间的关系和蛋壳与蛋黄的关系是一样的。在他著作的《灵宪》中,赤道、黄道、南极、北极等名词都曾出现过,书中还画着我国首张比较完善的星图,总共包含了两千五百颗恒星。
   117年,张衡发明了铜铸的浑天仪,它是世界上首架用铜壶滴漏带动的浑天仪,其多层圆圈都能转动,上面刻有恒星、南北极、经纬度、黄道、赤道等,外面还有表示子午线和地平圈的两个被钉牢的圆圈。它在水力作用下转动时,能准确地显示各种变化的天象,生动地反映运动的天体。132年,张衡又用精铜制作了地动仪。它的形状像酒樽,有八条龙盘旋在周围,龙头分别面向东、南、西、北、东北、东南、西北、西南八个方向,且每条龙嘴里都衔有一个铜丸,龙头下还蹲着一只青蛙。倘若某一方向发生地震,此方向的龙嘴就会主动打开,铜丸就会滚落到青蛙的嘴里。张衡制作的地动仪比欧洲制作的相似的仪器早了一千七百多年,是世界上首架预测地震的仪器。
   张衡还发明了用以测定风向的候风仪,制作了计里鼓车、指南车、测影土圭、独飞木雕等,著有《历法灵宪》和《算罔论》,并写了自然科学、哲学、文学等方面的作品三十多篇,极大地推动了古代历法、算学、哲学和文学艺术的发展。139年,张衡因病去世,终年六十一岁。

史学大家班固

   班固是东汉著名的文学家和史学家,他用了将近三十年的时间,以父亲班彪的作品为根基,创作了继《史记》之后我国古代又一部非常重要的史书---《汉书》。《汉书》是我国首部纪传体断代史史书,被后人称为“正史的楷模“。班固,祖籍陕西咸阳,出身士族大家。光武帝执政时,他的父亲班彪为望都长,是当时有名的儒生,并写作了《史记后传》。班固幼时就非常聪颖,九岁时就能写文章,十六岁时就进了太学读书。班固二十三岁时,父亲病亡,他回乡为父守了三年孝。之后,为了完成父亲的事业,班固接着写作《汉书》。
   《汉书》是中国首部纪传体断代史,人们将《史记》和《汉书》合称为“史汉”,将班固和司马迁合称为“班马”。《汉书》被后人分为一百二十卷,共有十二本纪、八表、十志、七十列传,共一百篇,主要记载了公元前206年至公元23年的史事。与《史记》相比,《汉书》把“书”改为“志”,并将“世家”归入“列传”。此外,本书有关汉武帝以前的事情,大多都用的是《史记》的原文,同时校正补加了《史记》中缺漏的内容,汉武帝以后的史事则都是班固写的。班固在世时,汉朝已经存在了两百多年,正处于统一繁盛之时,经济兴旺,疆域广阔,海陆交通四通八达。因此〈山经〉和〈禹贡〉上的地理知识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人们的需要。人们迫切需要了解越来越多的地理知识,而班固在《汉书》中专门写作了〈地理志〉,其功劳不容小觑。《汉书》还为后代人了解汉代社会情况提供了翔实的资料。它记录了一百五十多座主要山川,一百三十多处工矿物产地点;还记载了屯田、修筑水渠等情况;并记录了一百多个郡国治所和县的户数、人口数,这是我国最早的人口分布记录资料,也是那时世界上最全面的人口统计资料。

一代医圣张仲景

   张仲景,祖籍河南邓县,字仲景,名机。他出身士族大家,父亲张宗汉是朝中官员。张仲景自幼就喜好读书,并勤于思索,十岁时就可以诵读众多书籍。他阅读了很多医学书籍,非常佩服古代名医扁鹊。东汉后期,瘟疫蔓延,无数百姓死于疫病。因此张仲景立志行医,救济天下苍生。几年过去后,张仲景已经诵读了流传至那时的几乎所有的医学书籍。后来,他为了多积累经验,就开始从师学医。张仲景拜张伯祖为师,尽得师父真传。他一出师就受到了当地百姓的欢迎,很快,在当地就有了名气。此后,张仲景又去洛阳行医,借此来扩大视野,汲取百家经验。再后来,张仲景成了长沙的太守。他时时想着要去救济贫苦的百姓。可那时,为官者不可入民宅。无奈之下,他有了主意---每月的初一和十五这两天,他就打开府衙之门,不处理政务,只坐在堂上为百姓看诊。此后,只要一到初一、十五,府衙门前就有很多前来治病的患者。后来,人们把医生坐在药铺里为人诊治称为“坐堂”,这样的医生则被称为“坐堂医生”,以此来缅怀张仲景。
   当时,全国各地瘟疫横行。人们患病后十有八九都会死。张仲景看着族人和百姓因瘟疫和伤寒病而死去,他有了亲自去行医的打算。此时,东汉朝廷腐败堕落,他也不想继续做官了,他对身旁的人感慨道:“君主患病还可以治好,国家有难就很难解决了。”之后,他就辞官归隐于少室山。期间,他潜心总结自己行医时积累的经验,终于写成了三十六卷的《伤寒杂病论》。此书成书后广泛流传于民间。晋代时,名医王叔和又对其做了仔细的修整。宋代时,这部书渐渐地分为《伤寒论》和《金匮要略》两部分,《伤寒杂病论》中的“杂病”部分全部收归《金匮要略》中。后世的医者把《伤寒杂病论》奉为医经,将张仲景奉为“医圣”。
   在《伤寒杂病论》中,张仲景将望、闻、问、切定义为中医诊疗的具体步骤,主张经过这四个步骤后才可进一步全面探究疾病的本质,并根据不同患者、不同病因、不同病症来对症治疗。另外,书中还记录了一百一十三个处方,这些处方具有非常奇特的药效,后人称之为“经方”。张仲景一生有很多著作。除《伤寒杂病论》外,他不撰写了十卷《辨伤寒》、一卷《疗伤寒身验方》、二十五卷《黄素药房》、三卷《评病要方》、两卷《疗妇人方》、一卷《五脏论》、一卷《口齿论》。遗憾的是,这些著作大部分都已经散佚。

许慎编著《说文解字》

  许慎,祖籍河南郾城,字叔重。他幼时就勤奋好学,广览经书,年轻时还师从经学大师、天文学家贾逵。那时,许慎一直师从贾逵研习古学,期间他结识了杰出的经学家、文学家马融。许慎因为人和才华得到了马融的赏识。那时人们都称许慎为“五经无双许叔重”,足见其颇有声望。期间,许慎还加入了“今文经派”和“古文经派”的学术论战之中。
   当时,众多先秦儒学的典籍都在秦始皇焚书坑儒后失传了,许多经学著作只能通过两种途径流传。第一,一些人凭着记忆诵读、口授相关资料,再由人记录下来,使其成为传本,如《尚书》就是晁错根据秦朝博士伏生的口授记录下来的;第二,靠挖掘出的用先秦文字书写的古本来研习古籍,如先秦的《礼记》、《论语》等都是人们从孔子旧宅的墙壁中找到的。为有所区别,汉代学者把口授下来的文本叫“今文经”,把挖掘出来的著作叫“古文经”。后代学者还就此被分为两个不同的学术派别,即今文经派和古文经派。东汉后期,两派的争论还没有停止。许慎是古文经学派的支持者,曾在宫中的藏书阁见过古文经典籍,又是古文经学大师贾逵的弟子,于是他开始编著《五经异义》。此书成书后,为了使人们不再迷信于今文经学的某些观点,也为了突出文字训诂对探究经学的重要性,他又用了三十年的时间来撰写《说文解字》这部巨著。
   《说文解字》集合了所有的古文经训诂,是经学典籍中的集大成之作。全书共十四篇正文,一篇自序,总共收有九千三百五十三个字,其中有一千一百六十三个异体字。全书共约十三万字的解说词,从音、形、义上诠释了每一个字。《说文解字》被誉为字典的始祖,它是我国首部按照部首来进行编排的字典,也是我国首部探究汉字的典籍。自此,我国字典的主要体例中就多了一种以偏旁分部的撰写方式。《说文解字》记载了先秦和两汉时期的大部分文学成就,也为后人探究甲骨文、金文等提供了主要材料。特别是《说文》部分,所阐述的字义都是最古老的意思,为后人研究古书作了重要贡献。一千多年来,探究汉字的典籍就只有《说文解字》这一部。倘若没有这部书,我们今天就无法识别秦汉之后的篆书,也无法识别商代的甲骨文、周代的金文和战国的古文。因此,本书不仅为探究古代的汉字提供了重要资料,也将在人们探究汉字的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