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那些事之三国(9) 

诸葛亮挥泪斩马谡

   平定南中后,吴蜀联盟也日趋巩固,这样蜀汉就没有了后顾之忧,精心准备多年后,227年冬,诸葛亮进军汉中,借此实施整个北伐战略。出征之前,诸葛亮给后主刘禅呈上了一道奏章,这就是闻名后世的《出师表》。在《出师表》中,诸葛亮恳切地请求后主要有远大抱负,不要妄自菲薄,要亲近贤士,远离小人。诸葛亮还郑重地表明,自己会担负起复兴汉室的重担。自从刘备去世后,蜀汉很少出兵攻打他国,因此魏国根本没有做任何防御工作。此次蜀军来势凶猛,突袭祁山,驻守祁山的魏军自然招架不住,相继大败,向北撤退。蜀军趁势追击,祁山北边天水、南安、安定等三个郡的将领都相继归降于诸葛亮。蜀军所到之处势如破竹,魏国朝廷为之震惊。当时,魏文帝曹丕已经病亡,他的儿子魏明帝曹睿赶紧命大将张合带领五万兵马赶去祁山抗击敌军,并御驾亲征,前去长安监督作战。
   诸葛亮占据祁山后,就打算接着攻打长安。他命一路兵马前去驻守街亭,打算以街亭作为日后的据点。街亭是进出关中的重要关卡,因此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可让谁去驻守街亭呢?诸葛亮考虑再三,最终舍弃了那些经验丰富的老将,而将此事交给了参军马谡。马谡通晓兵法典籍,平日里也喜好谈论兵家之法,为此诸葛亮常常叫他到自己帐中,与他一起商议兵事。马谡曾献过很多好策略,因此很得诸葛亮的信赖。刘备生前发觉马谡浮躁、不踏实,因此临死时曾嘱咐过诸葛亮:“马谡夸夸其谈,难成大事,不要对他委以重任,要多加观察。”可诸葛亮并没有太在意,这次他命马谡做前锋忽然想起了刘备说过的话,因此又封王平做了马谡的副将,还在临行前多次叮嘱马谡,让他加强守卫,坚守街亭。
   马谡和王平带着兵马来到了街亭,正赶上张合率魏兵从东方迎了过来。马谡察看了一下地势,就自作主张道:“这个地区地势险峻,街亭边上有座山,我们驻兵山上,伏击敌军。”王平劝告他要按照诸葛亮的嘱托部署作战计划,不可依 山扎营,而应在街亭扎营固守。马谡自认为通晓兵法,因此根本听不进王平的告诫,固执地扎营于山上,只分了一千人马给王平,命其扎营于附近山下。此时,张合带领十万兵马到了街亭。他见马谡弃守完好的城池而扎营于山上,内心暗暗高兴,并立即命属下兵将扎营于山下,将马谡重重包围,让蜀军无法下山,更无法补充军粮。马谡这时才慌了手脚,忙命将士们冲下山去,想突出重围。可张合率领魏军死守营地,蜀军多次突围未果,损兵折将,损失惨重。
   没有了水源和军粮,蜀军逐渐失去了气势,军心动摇。张合抓住时机,与蜀军展开激战。此时,蜀军早就没有了作战士气,相继四散而逃,马谡无法阻拦蜀军溃逃,只得自己冲出重围,向西逃亡。王平闻听马谡战败,就命将士竭力敲鼓,佯装出兵之势。张合怕遭蜀兵伏击,不敢靠近王平兵马。王平整队出发,从容不迫地向后撤兵,一千兵马完好无损,还沿途接纳了很多马谡部下的散兵。但是,蜀军此时失去了街亭,不但失去了长安的有利战略据点,还搅乱了原定的作战部署。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诸葛亮决定将蜀兵全部撤回汉中。
   返回汉中后,诸葛亮详细地审问了街亭被占的缘由,才知此事都是马谡之过。马谡也觉得是由于自己的错误指挥才使街亭被占。尽管诸葛亮和马谡的私交很深,可他不能因私情而违反法纪,于是坚决地把马谡投进了牢里,接着他又依照军法处斩了马谡。在此次战役中,王平已经尽力劝说了马谡,在撤兵时又巧施计策保住了一千兵马,也算是将功补过。因此,诸葛亮升任王平为参军,命其统领五部人马。诸葛亮为了蜀国鞠躬尽瘁,可百密终有一疏,命马谡守街亭是他一生中难见的重大失误。马谡清高自傲,不听取别人的意见,不仅使得战事惨败,更让自己身败名裂。

诸葛亮之死

   234年,在做好了充分的作战部署后,诸葛亮率领十万兵马开始了他的最后一次北伐。期间,他曾命使者赶往东吴,让孙权和自己一起攻打魏国,这样魏国就会两面受敌。出了祁山斜谷后,诸葛亮让将士扎营于渭河南岸的五丈原。孙权立即命三路将士攻打魏国。魏国也命司马懿率兵抗击蜀军,司马懿扎营于五丈原,只是固守,不肯出战。此后的一百多天里,两军在五丈原就这么一直对峙着。
   此后,诸葛亮想用激将法让敌军速来迎战,于是他命人送了一套女人用的胭脂水粉给司马懿,讥讽司马懿是个懦弱谨慎、胆小怕事、贪生怕死之人。可老谋深算的司马懿很清楚这只是诸葛亮的激将法,因此他并不生气,还问蜀军的使者:“你们丞相最近很忙碌吧,身体还安康吧?”使者不懂他的意思,就诚实地说道:“丞相最近非常忙碌,他要亲审营内的所有事务,每日晚睡早起,没有什么胃口,吃得很少。”使者离开后,司马懿对属下说:“诸葛亮事务繁杂,休息不好、饮食不佳,这么下去,他恐怕要坚持不下去了。”他不提军务,只询问作息,就能推断诸葛亮的状态,知道他坚持不了多久,的确算得上是老谋深算。诸葛亮的确很累,他是一个大管家。政事、军事一样都不能耽误,他已经心力交瘁,终于在五丈原卧床不起。
   后主刘禅得知丞相病情恶化,赶紧命朝臣李福昼夜兼程赶往五丈原。李福看着卧病在床的丞相甚是伤心,诸葛亮说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要说接任我的人,那就蒋琬吧。”李福赶紧问道:“可蒋琬过世后,谁来接任呢?”诸葛亮答道:“费伟应该能担此重任。”说完,他就紧闭双目,不说话了。不久,为重兴汉室而献出毕生精力的诸葛亮离开了人世,卒年五十四岁。
   依照诸葛亮临死前的嘱托,蜀军将领姜维等人并没有立即将诸葛亮死亡的讯息公之于众。他们命人将诸葛亮的遗体裹住,置于车内,接着安排各路大军井然有序地向后撤退。魏军探得诸葛亮病逝的消息,司马懿马上率领魏兵追击蜀军。他们才过五丈原,就见蜀兵旗帜突变方向,顿时鼓声震天,蜀军各路兵马扭头杀了过来。司马懿惊恐不已,以为蜀军设下了什么陷阱,于是赶紧调头,命魏兵急速后撤,这就是“死诸葛吓走活司马”之说的来历。姜维见魏兵都撤走后,才命蜀兵继续后撤,蜀军全部回到了汉中。事后,司马懿感叹道:“诸葛亮真是天下的奇人呀!”

刘禅丧国乐不思蜀

  刘备的长子刘禅,乳名阿斗。刘备去世后,他于成都登基称帝,时年十七岁。刘禅懦弱无能,加上登基时年纪还小,所以将国家所有事务全部交由诸葛亮、蒋琬等人全权处理。后来,北伐接连失败,诸葛亮竭尽心力,病亡于五丈原。蒋琬和费伟相继辅佐朝政。两人遵循诸葛亮的方针,对内笼络人心,并且不再随意发兵,使得蜀国暂时出现了较为安定的局势。蒋琬、费伟去世后,大将姜维辅佐朝政,驻扎剑国。可是他长时间在外处理军务、负责边防,对蜀汉国内的混乱无力顾及,而刘禅此时依然无所作为。
   刘禅胡作非为、贪享安逸、不理朝政,宦官黄皓就趁机得到刘禅的宠信而执掌了大权。黄皓结党营私,使得社会风气每况愈下,蜀汉统治危在旦夕。由于刘禅无能,黄皓残害贤臣名将,大臣姜维为了自保,只得离开成都。这时,蜀国已是人才尽失,朝廷又不招纳贤士,国内混乱不堪,因此很快就衰落下去了。
   263年,蜀国国内空虚,魏国趁机兴兵讨伐,大将邓艾沿途屡战屡胜,接连占领了江油等地,成功地迫近了成都。危急时刻,刘禅匆忙地征求大臣们的意见,并听从了部分大臣求和的主张。为了能够活命,刘禅竟献出了玉玺,率领群臣归降了魏国,就这样拱手把蜀汉送给了魏国。蜀汉覆灭后,后主刘禅暂时还留守成都。之后,魏将钟会和假意投降于他的姜维策动政变,想在成都自立为王,但未成功。生性多疑的司马昭当时执掌魏国大权,他从中得到警示,觉得刘禅继续留守成都不是上策,如此一来,蜀汉人心不死,可能后患无穷,因此就命人将刘禅“请“到了洛阳。
   到了洛阳后,司马昭以魏元帝之名封刘禅为安乐公,还赏赐给他宅院和薪俸。此后,刘禅安心了,他非常感激司马昭和魏帝,从此长住洛阳。事实上,司马昭之所以这样做,并不是因为怜惜后主刘禅,只是为了拉拢民心而故意做给天下百姓看,好让人们都知道自己的善举,借此来稳固蜀汉的局势。一次,为了试探刘禅,司马昭设宴招待刘禅和蜀汉旧臣。席间,司马昭特意让一些歌女表演蜀地的歌舞。这种情景勾起了很多蜀汉旧臣的思乡之情,思乡之心和亡国之痛交织在一起,使得他们忍不住相继落泪。可是刘禅却完全陶醉其中,不但没有丝毫悲痛,还不停地评说谁唱得好、谁跳得好,兴起时,甚至会手打节拍,跟着哼唱。蜀汉旧臣见他这个样子,都感到非常痛心和无奈。司马昭故意问刘禅“您到洛阳很长时间了,不想念蜀国吗?”刘禅毫不在意地答道:“这里很好,我很愉快,根本就不会想念蜀国。”
   从此,司马昭认定刘禅是个昏聩无能之人,根本不会威胁到自己,所以不再提防他。刘禅为此而幸免被杀,长居洛阳寿终正寝,被后人称为“扶不起的阿斗”。

司马昭之心

   魏国第二代皇帝明帝去世后,其养子曹芳登基为帝,时年八岁,司马懿和曹爽辅佐新帝。这两个权势极高的老臣都趁机扩张自己的势力,都想独揽大权。249年,司马懿发动“高平陵政变”,消灭了曹爽等人。此后,司马氏家族独揽了曹魏政权。可不到两年,司马懿去世,其子司马师接替了他,独揽大权。魏少帝曹芳非常憎恨司马师的横行霸道,知道司马师有篡位之心,就想夺回军政大权,铲除祸患。可是曹芳还没来得及动手,司马师就胁迫太后,将曹芳废掉,而改立年幼的曹髦为帝。司马师去世后,其弟司马昭接替他成了大将军。
   曹髦知道,司马昭早晚有一天会废掉自己,自立为帝。因此,他秘密地召集侍中王沈、尚书王经、散骑常侍王业等朝臣,暗中商讨除掉司马昭的计谋。曹髦愤恨地向他们说道:“司马昭野心勃勃,早有异心,这件事众所周知。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废掉我。”尚书王经劝阻道:“司马昭掌握朝政已久,重权在握,我们这么少的人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请皇上仔细斟酌。”可曹髦根本听不进劝告。他把征讨司马昭的诏书扔在地上,接着就挥着佩剑,率领宫内的禁卫军、侍从、宦官匆忙赶往司马昭的府宅。侍中王沈和散骑常侍王业害怕此事祸及自身,因此赶紧禀告了司马昭。于是,司马昭的亲信贾充率领一队兵马过来,和禁卫军展开了激战。曹髦被一个叫成济的将士刺穿了前胸,当场死亡。司马昭杀死曹髦后,又立了曹操后辈中年仅十五岁的曹奂为帝,即魏元帝。魏元帝完全被司马昭掌控,也是个有名无实的傀儡皇帝。
   司马昭接替其兄的职位,开始辅佐朝政,他雄才大略,相继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改善魏国的政治和经济。政治上,修改律令,整顿吏治;经济上,注重发展农业,倡导节省,关心百姓的生活。此后,魏国国内政治和经济开始在稳定的社会局势下逐步发展。在平定的国内的叛乱后,司马昭就开始着手消灭蜀汉和东吴。“分久必合”,这是中国历史发展的必然方向和规律,结束割据、统一天下是顺乎天意、顺乎民愿的行动。因此魏国仅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彻底地消灭了蜀国。280年,晋武帝司马炎灭东吴,三国归晋,分裂局势终于终结了。这其中司马昭作出了重要贡献,他在世期间为一统天下做了充足的准备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