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那些事之南北朝(2)  

北魏建立及统一北方

淝水之战前,鲜卑族拓跋部曾建立了代国,后来,由于遭受前秦的攻击,代国分崩离析,最终由前秦统治。淝水之战使前秦国力锐减,拓跋部借机恢复政权。386年,年仅十四岁的拓跋珪被各部酋长拥立为代王。没过多久,拓跋珪就将国号改为魏,自称魏王,将都城这在盛乐,史称北魏。经过多次征战,拓跋珪消除了北魏的外患,国内渐渐稳定了下来,经济也得以发展。391年冬,鲜卑族的宿敌铁弗部再次攻打鲜卑族,拓跋珪仅带数千人勇猛迎战,后来取得了胜利,占领了整个河套地区。接着,拓跋珪又一鼓作气,乘后燕内乱之际,进攻后燕,将后燕一举拿下,扩展了北魏的疆域。
398年,拓跋珪于平城建都,正式称帝。他任用汉人中的有才之士协助治国,广泛学习汉族的优秀文化,使鲜卑族渐渐汉化。他令鲜卑人“分土定居”,使鲜卑部落的经济由牧猎渐变为农耕。他还把分散流动的人口编入户籍,鼓励他们发展农业,并减轻他们的租税。另一方面,他兴办教育,推崇儒家文化,重视人才,任用汉族的有才之士。此外,北魏政权还采用了封建制度,尽管并不彻底,可相对于鲜卑族原有的制度来说却有了质的进步。一系列的措施,促进了鲜卑族同汉族的融合,也使自己壮大实力、统一北方的进程得以加快。
后来拓跋珪还将后秦等割据势力消灭,拓展了北魏的版图,使得北魏一时繁荣兴旺,国安民乐。然而,拓跋珪执政后期变得十分暴躁残酷,而且疑心越来越重,动辄杀人,朝廷上下人心惶惶。409年,拓跋珪于寝宫中被儿子拓跋绍所杀,时年三十八岁。北魏是南北朝时期游猎民族在中原建立的重要政权,拓跋珪为北魏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不过他晚年残暴无德,丧失人心,终于命丧在儿子的手中,实在令人叹息。
拓跋珪死于儿子拓跋绍之手后,拓跋绍又死于兄长拓跋嗣之手,拓跋嗣后来登上皇位,即明元帝。422年,魏明元帝趁宋武帝刘裕病逝之机,向宋国发动大规模进攻,相继攻下了黄河南岸的洛阳、青州等战略要地。明元帝去世后,太子拓跋焘即位,是为魏太武帝。魏太武帝是一个英明君王。他继承皇位后,先是消灭了匈奴铁弗部所建的夏国,接着又消灭了北燕和北凉。在拓跋焘的努力下,经历了一百多年的割据纷争不已的北方地区终于再次获得统一,开始进入北朝时期,按照史家的习惯,拓跋焘完全统一北方的439年,往往被视为北朝的起始之年。从此,北魏同南方刘宋朝廷共存,南北相持的局面正式开始。

元嘉之治和魏宋纷争

南朝时,宋文帝刘义隆十分重视农业发展,还整治官场,选举人才;同时他倡导发展教育,相继设儒、玄、史、文四者为官学,儒学从此开始重兴。在位三十多年,宋文帝遵行“役宽务简,氓庶繁息”的策略,稳固了宋朝政局,也发展了经济,因而后世称他统治的时期为“元嘉之治”。刘宋实力增长之时,在太武帝拓跋焘的精心治理下,北方地区的北魏也逐渐兴起。422年,太武帝在消灭了北方的割据势力后,相继出兵进攻柔然和边塞诸国,不但掠取了许多人口和牲畜,也消除了北方的祸患。随后他就把矛头指向了南方的宋朝。而宋文帝刘义隆励精图治,也想收回北魏侵占的河南之地,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很快,北魏和刘宋的战争开始了。最初,北魏太武帝拓跋焘领军十万攻击瓠城,刘宋守军竭力抵抗,魏军连攻四十二天无果,折损将士一万多人,最后不得不罢兵回国。其后,宋文帝令王玄谟担任主将,领东路军反攻魏国。王玄谟进攻滑台的时候,一连几个月都没什么突破,后来还让魏军取得了先机。他抵挡不住强大的魏军,只得弃城而逃。尽管柳元景带领西路军行进得很顺利,可由于东路军大败,没有了接应,西路军只得转为防守。魏军并不攻城,兼程南进,最后在长江沿岸的瓜步安营扎寨,虚张声势,声称要过江。宋文帝严令加强京师戒备和沿江防卫,拓跋焘见无机可乘,只好撤军。回军途中,魏军烧杀掳掠,所经之处尽成废墟。
宋文帝好大喜功,不恤民情,终于招致严重后果。魏宋的交战使双方的损失都极为严重,刘宋尽管没被消灭,但受创惨重,实力大损,“元嘉盛世”至此结束。北魏与刘宋交战后不久,发生了六镇起义,从此不敢贸然南下,“北强南弱”的局势得以继续维持。

北魏太武帝灭佛

南北朝时期,佛教在北方空前盛行。北魏太武帝拓跋焘即位之初并不反对佛教,甚至还喜欢与一些德高望重的僧侣交谈,探讨治国安邦、实现统一的问题。太武帝之所以开始排斥佛教,与崔浩有很大的关系。崔浩是北魏的三朝元老,官至司徒,经常参与军政机要事务,太武帝对他极其信任。崔浩十分厌恶佛教,信奉道教。崔浩经常在太武帝面前诋毁佛教,极言佛教对国家的危害,坚决主张取缔佛教。在崔浩的影响下,太武帝开始信奉道教,排斥佛教。
此时在北魏民间最盛行的仍然是佛教。统治者本欲借佛教加强思想控制、维护政治统治,但佛教的空前盛行却使王法的权威受到了挑战。当时,僧人享有免租税徭役的特权,许多年轻人纷纷出家为僧,这使得北魏的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遭到了严重的削弱。太武从即位起,他就为了统一北方而东征西讨,先后消灭大夏、北燕诸国,巩固了北魏在中原和北方的地位。然而,多年征战也耗费了大量的兵力。这时,他见国内的青壮年大都出家为僧,北魏竟然出现了兵荒,于是决定废除佛教。他下令五十岁以下的僧侣全部还俗,充当士兵。太武帝还下令禁止所有人藏匿僧侣和巫师,否则不但处死僧侣,更诛灭主人全家。这道禁令的发布,标志着“灭佛”运动的开始。另外,颁布这个禁令也体现了太武帝废除佛教的决心。不过,此时还没有发生大规模的“灭佛”运动。不久后发生的一件事,才真正导致了全国范围内“灭佛”运动的大规模爆发。
太平真君六年,河东地区的豪强薛永宗起兵造反,胡人盖吴也趁机在杏城聚众反魏。一时间,叛军声势浩大,他们还扬言准备前去投靠刘宋,这让北魏朝廷十分震怒。太武帝亲率大军前去镇压。魏军到达长安后,准备在城中驻扎。因为长安城内遍地佛寺,于是太武帝和一些将士们便随便选择了一座佛寺住下。当晚,士兵们竟然在一个和尚的房间里发现了大量弓箭刀枪、盔甲盾牌等。太武帝听说后勃然大怒,认为这些和尚一定私下结识了盖吴叛党,想要犯上作乱。他当即命人抓住这个寺庙里的所有僧侣,并且下令查抄长安城内所有的佛寺。一查才知道,许多寺院里不仅私藏了大量武器,还有大量酿酒所需的器具以及附近富人寄存在这里的数以万计的财物。更有甚者,有的寺院密室中还藏着年轻妇女。
佛门净地竟然成了藏污纳垢之所,太武帝十分震怒,下令诛杀寺院里的所有和尚,并在全国范围内推行更为严苛的《灭佛法诏》。这次的灭佛行动在佛教史上称“太武法难”,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三武一宗灭佛事件”的开始。北魏的灭佛行动在短时间内加强了王权统治,遏制了歪理邪说的蔓延,但灭佛政策过于严苛,手段也过于残酷。许多寺庙佛像、佛教经典被毁,严重阻碍了佛教文化的发展。太武帝死后,灭佛令随之取消,但佛教事业也受到了严重打击。

文成帝敬佛凿云冈

尽管太武帝严酷地“灭佛”,可仍有许多人暗中敬佛,其中就包括后来的文成帝、太武帝之孙拓跋浚。拓跋浚非常崇信佛教,他登基不久就下旨解除禁佛令,并且重修寺庙、造佛像,还让还俗的僧人再次出家。此后,北魏的佛教再度兴盛。文成帝还敬称昙曜为师真诚地跟着他研习佛法。有一次,昙曜对文成帝说道:“敬佛一定要诚心诚意,修寺庙、造佛塔、塑佛像、印经文这些事要多做才行。”文成帝让他说得详细些,于是昙曜说道:“就拿佛像来说,人们平日所见的大都是一两丈的。前几年,您不是用黄金做了几个一丈六尺高的佛像吗?但我去凉州敦煌石窟时,却发现那里壁画上的佛像各个都是几丈高。”文成帝本来知道西部的敦煌石窟,可并未亲自去过,听昙曜如此一说,就赶紧让他细说详情,昙曜一五一十地从头道来。
原来,敦煌的四周全是沙漠,一天,一个名为乐尊的僧人路过敦煌的三危山,他远远望去,发现了一个有着泉水和树木的地方。沙漠中能为如此水草丰茂之地,自是令人欣喜。走着走着,他突然发现三危山上金光闪闪,乐尊又惊又喜,觉得必定是佛祖显圣了,因此就立即默念“阿弥陀佛”,跪拜起来。后来,乐尊召来了些石匠和画匠,又去了三危山。他们将三危山的在石壁开凿成很多石窟,接着就在石窟内雕凿佛像、画上壁画,并把这里命名为“莫高窟”。渐渐地,敦煌的声名就传开了。文成帝听昙曜说完,甚是倾慕。于是就命昙曜在平城找寻符合条件的地方来雕凿石窟。
不久,昙曜又来拜见文成帝,说武周山南麓的崖壁很适合雕凿石窟,还提议沿石壁直接雕刻佛像。文成帝欣然同意,并让昙曜监督此事。昙曜立即征召了很多石匠,来到武周山,历尽艰辛,终于雕凿了五个石窟。之后他们在每个石窟里都雕刻了一尊佛像,其中最高的达七丈多,有的佛像仅手指就有三尺长,人站在佛像前,还不到佛像的脚面。这项工程耗费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雕好的佛像几乎都有厚厚的嘴唇、高高的鼻子,它们两耳垂肩,自远处眺望,威严大气。因为武周山的最高峰名“云冈”,所以此石窟便被命名为云冈石窟。此后,云冈石窟就成了石佛的圣地,后人不断雕凿和补刻,使这里共有了五万多个大大小小的石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