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十国之后梁、后唐、后晋、后汉  

朱温称帝建立后梁

朱温本属唐末黄巢起义军的一部,黄巢建国称帝后,任命朱温为同州防御使。后来朱温向唐朝投诚,唐僖宗封他为左金吾大将军、河中行营副招讨使。朱温的叛变使得黄巢大受打击,很快败亡。唐昭宗即位后不久,就被宦官刘季述等人软禁。朱温联合宰相崔胤,进宫消灭了刘季述等人。于是昭宗封其为梁王。后来,昭宗又被宦官韩全诲与节度使李茂贞挟持到了凤翔。朱温年代临城下,将皇帝接回长安。此时昭宗虽名义上仍是国君,但实际上已被朱温掌控。904年,朱温命人杀死昭宗,将十多岁的李祝立为皇帝,是为唐哀帝。907年,朱温受禅称帝,改名为晃,改元开平,改国号梁,史称后梁,朱温成为后梁太祖,以开封为东都,洛阳为西都。后梁的建立,揭开了五代十国的大幕。
朱温虽然做了皇帝,但地方割据的形势并没有太大改变,不少军阀都联合起来反对他。其中,晋王李克用的势力最强,他实际上已成为反对朱温势力的领袖。为了稳定局面,朱温在政策上进行了调整。朱温开始鼓励耕作,发展生产,并出台了一些休养生息的政令。同时,为便于地方官员正常行使职能,朱温规定地方官员的职权高于军事将领,可以对后者实施管治。此外,朱温吸取唐朝教训,对高级将领严格管理,只要有人表现出异心,就尽快斩杀或监禁,以防发生叛乱。他选择李克用作为重点打击对象,数次征伐,但多次以失败告终,这使得朱温对将领的不信任感日渐增强。除了猜忌臣下,嗜血成性也是朱温失败的原因之一。895年,他曾与朱宣激战,大胜,有三千余人被俘。朱温清理战场时见狂风大作,认为是杀人不足所致,就命人将所俘敌军统统杀掉。
朱温杀戮的对象既包括敌人,也包括自己的兵将。他以十分严苛的手段管理军队。若将领在战斗中阵亡,其部属须与之一同赴死;若胆敢退回,则一概处死。因此将领阵亡后,兵卒只能逃跑。朱温还在兵卒的面部刺字,假如他们逃跑,被捉住了就只有一死。此外,朱温的淫乱无道也是人尽皆知。其妻子身故之后,朱温就开始寡廉鲜耻地纵情声色。他不但占有了臣子的妻女,还把儿媳妇们叫入宫中服侍自己。但是,朱温的几个儿子对此却没有任何不满,反而各自借助妻子在他面前争夺储君的宝座。912年,朱温二度征讨镇州和定州,结果惨败而归,此时他已身染重病。是年,其子朱友圭发动了宫廷政变,朱温在事变中被杀,其残暴荒淫的一生就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

李存助建后唐

李克用在唐末地方军阀中的地位比较突出,其地盘在太原一带。他趁着军阀混战的机会,将自身的势力范围逐步扩大,并在895年被唐王朝册封为晋王,是各地豪强中首位被封王的人。朱温取代唐朝、建立后梁后,李克用依然使用唐朝年号,与朱温对立。但就在朱温当上皇帝的次年,即908年正月,李克用便因病身亡,此时只有二十四岁的李存助承袭了王位。李存助对朱温的作战以胜利居多,沉重地打击了后梁的实力。
915年,后梁魏博地区发生叛乱,叛乱兵卒希望归降李存助。李存助便因此据有了魏州。不久,他已占据了除黎阳之外的整个黄河以北地区。最终,李存助于923年在魏州称帝,改国号为唐,是为后唐,意在说明其上承李唐王朝,反对后梁实属天经地义。李存助即是后唐庄宗。称帝之后,李存助继续向后梁发动进攻,最后攻陷了后梁都城,迫使梁末帝自刎而死。灭梁后,李存助将开封府降为汴州,后来又把都城定在了洛阳。
李存助自幼就英勇果敢、胸怀韬略,在建立后唐、消灭后梁的过程中,他更是表现出了军事家的卓越风范。然而,李存助却缺少治国之才,又不能慧眼识人,结果只在皇帝宝座上呆了短短几年就身死国灭了。李存助失败的原因在于他过于宠信伶人、宦官,朝中缺乏名臣主将。驻扎在魏博的部队在进攻后梁的时候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是李存助的精英之师。但李存助却猜疑他们,结果引起了他们的叛乱。叛军很快就攻陷了邺都。李存助只好任用他并不信任的李嗣源前往平乱,但李嗣源也叛乱了。不久,亲军指挥使郭从谦作乱,攻入皇宫。在混乱之中,四十三岁的李存助死于流矢之下。李嗣源进入洛阳,并登上了后唐的帝位。

“儿皇帝”石敬瑭建立后晋

石敬瑭是沙陀人,年轻时沉稳纯朴,喜好兵法,十分敬服战国名将李牧与西汉名将周亚夫。后来,他投入李嗣源麾下,并受到重用。李嗣源登上后唐帝位后,石敬瑭因谋划有功,升任陕州保义军节度使,是亲军最高级别的副长官。后来,石敬瑭成为河东节度使,他执掌了河东大权后,就成了后唐北方将领中军权最大的一位。
933年,李嗣源去世,其子李从厚登基,是为后唐闵帝。后来,李嗣源的养子李从珂篡位夺权,是为后唐末帝。李从珂对实力强大的石敬瑭颇为猜忌。李从珂觉得石敬瑭终究会造反,于是就决定将他调往别地。石敬瑭先是声称身体有病,无法离任,静观事态变化。然后他又上表说李从珂是养子,没有资格继承帝位,要求他退位。李从珂立刻宣布免去石敬瑭的职位,然后派遣大军进攻太原。石敬瑭见大军压境,自己并无优势,就去请求契丹的耶律德光帮助自己。石提出了一系列十分优厚的条件,如割让幽云十六州、常年纳贡等,低三下四地请求契丹出兵助自己一臂之力。耶律德光得知此事,欣喜不已,认为这是自己踏入中原的绝好机会。于是他马上出兵支援,石敬瑭由此实力大增,将后唐军队击溃。随后,石敬瑭在柳林即位,建国号晋,史称后晋,石敬瑭即为后晋高祖,后来,石敬瑭将开封定为都城,称东京开封府。
石敬瑭成为晋皇帝后,他免除了社会上八十岁以上老人的徭役,遇有旱灾,就免去当地五分之一的租税。石敬瑭尽管身为皇帝,但是却是个“儿皇帝”,日子并不好过。就个人而言,他深感受辱;就国家而言,契丹虎视眈眈、骄傲蛮横,自己并不能完全掌控权力。加上他当时未能收服各地,致使变乱迭生,自己的军事地位大幅下滑,身心也屡受刺激。于是他终日郁郁寡欢,后来又染上疾病,在五十一岁的时候就离开了人世。

后汉高祖刘知远

刘知远是沙陀族人,在跟随李嗣源的军队作战时,曾救过石敬瑭的命。李嗣源称帝之后,石敬瑭被任命为河东节度使。石敬瑭念念不忘刘知远的恩情,专门将其调到自己手下,收为心腹。李从珂称帝后,石敬瑭又一次成为河东节度使,但两人的矛盾很快爆发,石敬瑭于太原反叛。后来,太原遭到后唐部队的围攻时,刘知远凭借五千人成功抵御了对方的五万人,石敬瑭对刘知远更是赞赏。攻克后唐都城之后,石敬瑭就让刘知远掌握军权,并任命他为禁军总管。
937年,刘知远被提升为检校太保、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并担任忠武军节度使。但之后,石敬瑭与刘知远之间开始出现裂痕。940年,石敬瑭将刘知远下放到地方,担任邺都留守。次年,刘知远又被贬谪北京留守、河东节度使,还被杜重威夺走了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的位子。对于石敬瑭接连贬谪自己的目的,刘知远心知肚明,于是他便以河东为根据地,积极积蓄力量,拓展自身实力,并一直密切关注着后晋的动静。刘知远的运气不错,石敬瑭在942年就死去了,生前尚未对他进行清算。刘知远预测后晋必定会与契丹开战,所以愈发小心地保持并培养自己的力量。后来,后晋、契丹果然开战,但刘知远并没有出兵帮助后晋,而是选择坐山观虎斗。他收编了许多流亡的后晋军队,连同原有的部队,共有五万人之多。羽翼渐丰的同时,他密切地观察局势,等候一统中原的机会。
石重贵是石敬瑭的侄子,他登基后,不再对契丹称孙,只是称臣而已。耶律德光怒不可遏,几番出兵进攻后晋,最终在946年攻下了开封,石重贵成为阶下囚,后晋灭亡。当时,刘知远的手下曾说眼下正是进攻开封、驱逐契丹的好时机。但他观察中原大势,判断契丹必定难以持久驻留开封。刘知远的预测最终应验了,契丹人由于气候等原因自动撤出了开封。刘知远于947年在太原登基。他决定继续使用后晋年号,以便聚拢人心。直到他占领洛阳后,才把国号改为汉,是为后汉,刘知远即是后汉高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