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那些事儿---北宋(5)  

靖康之变

   海上之盟像一面镜子,金国从里面看到了北宋的软弱和自己的强盛,于是,他们在打败辽国后就把矛头指向了北宋。金国统治者安排完颜宗翰和完颜宗望各率领一支军队,分别进攻太原和燕京,预备最后在宋国的都城开封会合,一口气把开封拿下。宗望部队顺利占领 燕京,宗翰大军在太原城外久攻不下,于是他把军队分作两部,留下一部分接着攻打太原,其余的从东面绕行,向开封挺进,以确保会师计划的实施。金军势不可挡, 步步紧逼,被吓破了胆的宋徽宗于是把皇位禅让给自己的儿子,随即跑到镇江去避难 。
   被推上皇位的赵恒(即宋钦宗),把1126年改为靖康元年,意为保佑国家安康。但钦宗和徽宗有很多相似之处,他做事犹豫不决,经常改变主意,处理军机要务时不能准确判断、果断裁决。他轻易放弃了黄河这道天然屏障,让金军只花了极短的五天时间就顺利过河了。战事告急,钦宗也想要躲到陕西去。但是这个念头在李纲反复劝说下打消了,他让李纲当亲征行营使,全权负责率兵抗金的事宜。李纲严防死守,让围在开封城外的金军怎么也攻不进去,还损失了不少人马。于是,完颜宗望便派使者去见钦宗,希望商议和谈。钦宗喜出望外,打算不惜一切代价议和,还把康王赵构送去金营当人质。这时,主和派占领了优势,而李纲等主战派却被钦宗罢了官。这让京城的百姓非常愤怒,没办法,钦宗只能恢复了李纲等人的官职,主战派重新占据了优势。金军久久不能攻下东京,于是打算撤退。不久,钦宗用新人质把赵构换了回去,而且答应向金国割让土地。于是,金军解除了对东京的包围,满载而归。
   钦宗见金军已经撤退,就以为战事已经了结,天真地以为靠议和就可以永保太平。其实,金国撤军只是为形势所迫,乃权宜之计。几个月后,金军再次出击,从东西两路轻车熟路地逼向开封,成功会师后开始全力进攻。钦宗急忙将被他解除职务的主战派李纲等人召回京城,但这时金军的猛攻已经让开封岌岌可危了。钦宗顿时乱了手脚,他没有加强防御,等着援军的到来,而是听信了“撒豆成兵”的谗言,成为世人的笑柄。他相信术士郭京的话,以为他真的会撒豆成兵,能变出七千七百七十七个士兵,然后用“六甲法”活捉敌军将帅,把金军杀得片甲不留。郭京还假装自己很厉害,称“非朝廷危急,绝不出师”,一直不肯施法。后来经不住军民的反复敦促,他才开始施法。他让驻守在城头的军民都闪开,把城门打开,洒下七千七百七十七颗豆子,“迎战”金军。结果可想而知,金军很快攻下了开封外城,郭京也逃命去了。
   最终,金军还是攻入城中。金国早已确定好要消灭北宋了。因此钦宗不管怎么求和,还是于1127年春被金人废黜,随后,金人又逼徽宗等人去了金营,就这样脱掉了两人的龙袍。觉得城中再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搜刮后,金军开始撤退。走之前,他们一把火浇了城郊的很多房子,还屠杀了许多平民。金军还带走了包括徽宗、钦宗、郑皇后,太子等在内的皇室成员,并掳走了十万余百姓。此外,宫廷各种珍贵礼器、稀有的古董文物、图画书籍等也被他们洗劫一空。历史上把北宋的亡国称为康靖之变。这场灾难让北宋满目疮痍,也让宋人和后人永远难以释怀。

人人争当“天子门生”

   封建时代有“学而优则仕”的传统,科举制度发展到宋朝时,迎来了一个改革的高峰。当时,进士按等级从高到低分为进士及第、进士出身和赐同进士三等。由于“进士之科,往往皆为将相,皆极通显”,很多士子做梦都想中进士,这样就就有可能实现宰相梦,因此进士科在宋朝又有宰相科之称。宋朝的文官地位远高于武官,统治者非常重视读书人,出台了各种拉拢拉拢他们的政策,扩大录取范围便是其中一招。所以,宋朝读书的风气很浓,从“孤村到晓犹灯火,知有人家夜读书”的诗句中便可见一斑。
   宋朝把科举变成了一种全国性、公开性的考试,规定考试为三年一度,并确定了州试、省试和殿试的三级考试制度。殿试被确定为科举考试的最后一环,相当于皇帝的面试。通过殿试的考生就能获得官职,不需要再参加吏部的复试。赵匡胤还规定,及第的考生不能与考官结成师生关系,这些考生均为“天子门生”。于是全国的士子为了有朝一日成为天子门生而勤学苦读,这也对科举制度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宋朝所确立的科举考试录取原则除了公开之外,还有公平和公正。992年,宋朝出台了糊名制,就是用纸把试卷上考生所写的姓名、籍贯等个人信息和初考官给出的成绩等信息牢牢糊住,然后再让考官对试卷进行审阅。不过,考官还是有可能认识考生的笔迹。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宋朝又推行了誊录制度,即安排专门的誊录官先把考生的答卷原封不动地抄录一遍。糊名誊录制从形式上让科举考试实现了公平、公正。此外,锁院制的推行也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三公原则的实现。所谓锁院制,就是把确定下来的考官关在贡院里,让他们一直呆到考试结束,不准与外界有任何联系。总而言之,宋朝对科举制度进行的改革,大大推动了宋朝教育文化事业的进步,同时也有效加强了中央集权。

司马关《资治通鉴》传天下

   司马光,北宋著名政治家、史学家、散文家,人称“涑水先生”。司马光性格沉着稳重,从小机敏好学,七岁开始读《左传》。一次,他和小朋友们在后院玩耍。一个小伙伴看到有一口大水缸,便爬到缸沿上玩,一不小心掉进了装满水的大缸里。别的小朋友都吓坏了,司马光却不惊慌,他捡起一块大石头把水缸砸破,缸里的水流了出来,掉进水缸的小伙伴得救了。这个故事流传至今。1038年,司马光参加会试,竟考中了进士,当时他还不满二十岁。
   司马光为人刚正不阿。从政时,只要政策对国家有利,他定积极地提倡。他敢于触怒皇帝,冒死直谏,人们尊称他为“社稷之臣“。司马光竭力为大宋社稷着想,在知谏院的五年里,他一共上奏一百七十多份折子,可谓尽职尽责,一心为公。司马光始终要求自己”兴教化,修政治,养百姓,利万物“,做一个为民代言的好官。他在《论财利疏》中提出:百姓生活困苦,应实行与民休养的政策。为了减轻百姓的生活负担,他还大力提倡勤俭节约,反对铺张浪费。当时,司马官意识到了大宋的统治危机,所以主张革新。但主张节流的他与思想激进、主张开源的王安石政见不同,两人经常在朝堂上争执不休。当时,神宗一心想要推行新法,司马光的观点得不到支持。于是,他辞去官职,此后,十余年间专注于《资治通鉴》的编著。
   1066年,司马光呈给宋英宗已完成的八卷史书《通志》,英宗对其大加赞赏。之后,英宗更设立书局作为修史机构,并增加人手,专门协助司马光修史。英宗去世之后,继位的神宗认为司马光的工作意义非凡,说《通志》“鉴于往事,有资于治道”,于是赐书名《资治通鉴》。1084年,二百九十四卷的《资治通鉴》终于完成。《资治通鉴》记载了从周威烈王到后周世宗的十六个王朝一千三百多年间的重大史实。全书内容丰富,选材广泛,除了引用近两千卷的十九种正史外,还征引了三百多种杂史、笔记、文集等,而且史料取舍严格,力求详实可信。此外,全书文笔生动流畅,也可作为一部文学作品来欣赏。
   《资治通鉴》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编年体通史,更是流传至今的历史瑰宝。在编著《资治通鉴》的近二十年里,司马光“研精极虑,穷竭所有,日力不足,继之以夜色”,以致“骸骨癯瘁,目视昏近,齿牙无几,神识衰耗,目前所为,旋踵遗忘”。他年近七十岁时《资治通鉴》才完稿,此后不到两年他就去世了。可以说,这部巨著是司马光用自己的生命来谱写的。司马光去世后,太皇太后和宋哲宗专门前往吊唁,追封司马光为太师,温车公,谥号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