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那些事儿---元朝(4)  

马克.波罗东游

   马可波罗出生于拥有古老商业传统的意大利威尼斯,其父和叔都是商人,他们去过伊斯坦布尔,在蒙古帝国辖下的钦察汗国从事过贸易活动。后因钦察汗国和伊儿汗国之间爆发内战,他们选择了回国。在归国途中,他们巧遇伊儿汗国奉旭烈之命回元朝的使节,遂跟使节一起到了大都,并得到忽必烈的接见,还受其嘱托,担当元朝出使罗马教廷的特使。父亲的这番际遇使小马可波罗对神秘的东方产生了深厚的兴趣,并萌发了去中国的想法。1271年,年仅十七岁的马可波罗终于得偿所愿,随父亲和叔叔带着罗马教廷给忽必烈的回函,开始了中国之旅。
   他们历时三年半,在1275年夏天来到了元朝上都(今内蒙古多伦西北),受到忽必烈的隆重接待,并在中国定居下来,一直住了十七年。他旅居中国的十多年间,游历了大半个中国,陆续到过新疆、甘肃、内蒙古、山西、陕西、四川、云南、山东、江苏、浙江、福建和北京等地,行程超过万里。1292年,阔阔真公主远嫁波斯。马可波罗一家以使者的身份随队到达伊儿汗国,顺利完成任务以后,他们拜别阔阔真公主,踏上归国之路。马可波罗回国不久,威尼斯和热亚那发生海战,马可波罗报名参军,参与了战争。不幸的是,威尼斯海军最终被热那亚人击败,马可波罗被俘虏并关进了监狱。在狱中,他和比萨的小说家鲁思梯切诺相识。于是,马可波罗讲述,鲁思梯切诺记录,一部蜚声世界的巨著----《马可波罗游记》就这样诞生了。这本书深深地影响了欧洲人,不仅拓展了中世纪欧洲人的视野,还证明了宗教的谬论和“天圆地方“学说的错误,唤醒了中世纪的欧洲人。
   1299年,马可波罗被释回国,此后,他开始经商,并有了家室,再也不曾出游过。1324年,马克波罗死于威尼斯。当时,一些史学家质疑《马可波罗游记》的真实性,怀疑的焦点就是马可波罗是否真的到过中国。19世纪初,史学界就有研究者从专业的角度进行研究,认为马可波罗从未到过中国,该书的内容只不过是从一些行脚商人那里听说的,再抄袭别的典籍,加上一些想象而写成。怀疑者提出的论据包括:马可波罗说自己很受忽必烈器重,还担任过官职,但是所有东方史籍都未对此作过记录;某些具有中国特色的东西书中也不曾提及,如长城、筷子、茶叶、中医、汉字等;再者,书中有编造和违背史实的地方。然而,肯定马可波罗到过中国的人也对此一一地做出了解释。双方各抒己见,互不相让。但可以肯定的是,不论马可波罗有没有到过中国,他和他的《马可波罗游记》都将在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戏剧宗师关汉卿

  关汉卿是元代最有名的剧作家、戏曲艺术家,其代表作为《窦娥冤》。作为中国古代著名戏剧大师,他的作品表现出来的艺术魅力和人文精神让世人由衷地敬服,但是,他的生平和事迹至今仍然是一个谜。检索众多史料,关于他的记述寥寥无几。这位戏剧艺术大师,在为世人留下大量珍贵的艺术作品的同时又带着一丝神秘色彩。据《录鬼簿》所载,关汉卿是元大都人,曾做过太医院尹。对于其籍贯,目前有祁州(今河北安国)、解州(今山西运城)等说法,均无定论。
   相传关汉卿玉树临风、才华横溢、智冠当世,他富于幽默感,诗词歌赋、吹拉弹唱、舞蹈等样样皆精,甚至还喜好田猎。他所写的剧本,不但深刻地揭露了社会现实,而且还体现了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关汉卿一生共写有杂剧六十余部,目前存世的仅十八部,其数量和质量皆为元杂剧之首。除杂剧之外,他还作有很多散曲,目前存世的小令有五十余首,完整的套曲有十二篇。他的代表作有:《窦娥冤》、《救风尘》、《望江亭》、《鲁斋郎》、《拜月亭》、《调风月》、《单刀会》等,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就语言风格来说,关汉卿是元杂剧“本色派”的代表。其作品语言符合剧中人物的身份和性格,和那时社会口语相近,能吸引观众,也有利于加强情感共鸣。而且这种语言并非完全照搬生活中的口语,而是一种经过关汉卿巧妙的艺术加工后增强了艺术表现力的语言。由于成就辉煌,关汉卿被后世奉为元曲四大家之首,被誉为“东方的莎士比亚”。
   《窦娥冤》是关汉卿的代表作品,它是一部令天地为之变色的悲剧,王国维认为它称得上是世界文学史上的伟大悲剧之一。该剧主人公窦娥心地善良,却受尽折磨和不公。她从小被卖做童养媳,却很早就守了寡;她悉心照料婆婆,却为奸人所害,无故遭受牢狱之灾;她寄希望于官府为自己做主,却遇上一位昏庸无能、贪赃枉法的太守。最后,希望变成绝望,她命丧黄泉。其冤感天动地,致使“血溅六尺白绫,雪飞六月天。”这个结局跟人们平日所信奉的“善恶到头终有报”的信条大相径庭,在观众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王实甫著《西厢记》

  王实甫,生卒年和生平事迹不详。据一些史料记载,王实甫是元大都人,曾做官,声誉很高,后升任陕西监察御史,再后来辞官归家。王实甫出身于豪门大族,但是却混迹于勾栏瓦肆,与市井平民为伴,致力于杂剧创作。也许是因为家世,与关汉卿相比,王实甫明显少了那种愤世嫉俗之情,其剧作所表现的思想都比较中庸。王实甫创作的杂剧有十四种之多,不过多数都已失传,完整的剧本只有《西厢记》、《丽春堂》、《破窑记》等几本。他的作品非常贴近市民生活,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底层民众的心声。
   《西厢记》是元杂剧的一个顶峰,也是举世闻名的佳作。故事来源于中唐诗人元稹所写的传奇《莺莺传》。《西厢记》讲述的是张生和崔莺莺历尽磨难的爱情故事。二人一见钟情,私定终身,不合当时的封建礼教,遭到崔家老夫人的极力反对,后来在红娘的协助下,他们冲破重重阻挠,历经波折,“有情人终成眷属”。戏剧表现了封建社会中男女青年与封建礼教作斗争,一心追求幸福的反抗精神。红娘是王实甫塑造得最成功的人物形象,她机灵聪慧、心思缜密,积极为张生和莺莺牵线,可以说,要是没有红娘的帮助,张生和莺莺的爱情很可能就会以悲剧结尾。红娘的形象塑造得如此成功,以至于这个名字流传至今,今天为人做媒的人被称为红娘,就是这么来的。

“衣被天下”黄道婆

  黄道婆是元代举世闻名的棉纺织革新家,中国有名的蓝印花布就是她发明的。由于史书记载不详,人们仅能推测她生于宋末的松江乌泥泾镇。当时正逢宋元交替的乱世,南宋统治腐朽,置江山社稷于不顾,而蒙古铁骑烧杀抢掠,使得江南富饶之地大受其害,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据说黄道婆自幼家贫,但是她心思灵活,在劳动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养成了吃苦耐劳的好品质。她十二三岁时,因生活所迫,父母将她卖给一富户做童养媳,碰到尖酸刻薄的婆婆和粗暴的夫君,遭受了残酷的虐待。绝望的黄道婆决意逃走。她上了泊在黄浦江边的一艘船,并随船到了海南岛南端的崖州,由此开始了她的海南学艺之旅。
   崖州出产棉花,当地黎族人民在长期的生产实践中不断研究、改进和设计出包括轧、纺、织、染在内的一整套的生产工具。当地所产的棉布不仅质地良好,色泽漂亮,而且品种很多,做工精美,常被当成贡品进献给南宋皇室。而黄道婆的故乡棉花种植历史较短,纺织技术非常落后。黄道婆到崖州后,跟当地人民一起劳作,一起休息。在交往中,她积极学习当地先进的棉纺技术,并精研黎族的纺织工具。渐渐地,她掌握了各道织棉工序,并且对纺织工具进行了改进,提高了生产效率。黄道婆在崖州生活了三十年。1295年,她踏上了回乡路。
   重归故里的黄道婆积极投身于棉纺织业的传艺、改良和创新活动中。她为百姓分发从海南带回来的优质棉种,并主动将黎族的先进棉纺技术传授给家乡百姓,还将黎族的先进经验和故乡的实际情况结合起来,全面改良了棉纺织工具、革新了棉纺技术。她系统地优化了从轧籽、弹花到纺纱、织布的所有生产工序,发明了很多新的生产工具,使得松江地区的棉纺织技术迅速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至元朝末期,当时做棉纺生意的人家超过一千家,乌泥泾所在的松江,成了全国的棉织业中心,有“松郡棉布,衣被天下”的美誉,同时还带动了周边粤、闽、苏、浙一带棉纺业的发展。英国知名科学家李约瑟博士在所撰的《中国科学技术史》中高度评价黄道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将她誉为世界级的科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