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那些事之唐朝(5)

酷吏来俊臣

    武则天专权时,为了排除异己,打击李唐皇族的势力,大力重用酷吏,以加强统治力度。她鼓励官员之间相互揭发,并对告密者大行封赏、加官晋爵。在武则天宠信的众多酷吏中,最凶残歹毒的非来俊臣莫数。来俊臣天性残暴,而且整天游手好闲,惹是生非。后来,他游荡到和州,做尽了坏事。被官府捉住后,他又诡言巧辩,百般抵赖。和州刺史东平王李续几次审查来俊臣,均无结果,最后只好打了他一百杖,放他出狱。武则天称帝以后,东平王李续被列入武则天要铲除的李唐皇族名单中,丢掉了性命。来俊臣趁机叫苦喊冤,声称自己因为揭发东平王谋反而遭到迫害。武则天下旨召见来俊臣,表彰了他的“忠肝义胆”,对他赏银封官。后来,来俊臣慢慢地爬到了侍御史的位置上,专门掌管审讯朝廷钦犯。
   武则天平息了徐敬业的叛乱以后,便决心把所有反对她的李唐皇族和朝臣统统铲除。于是,武则天下令,号召全国积极揭发谋反。所有官吏百姓,皆可自由揭发谋反者。地方官吏不准私自审问告密者,而应为告密者准备车马干粮,并派遣专人把他们护送到太后行宫,由武则天自己来讯问。倘若揭发的事件属实,告密者立刻飞黄腾达;倘若查无此事,也不以诬告论罪。当时,负责查证这些揭发事件真伪的官吏正是来俊臣。于是,他利用职权打击跟他持不同政见的官员,经他捏造罪名而被诬陷杀害的官吏达一千多人。
   武则天身边有一个宠臣周兴,跟来俊臣一样,也是专门利用揭发检举陷害忠良的酷吏。这些酷吏的手下都有几百名专门从事告密的特务,只要他们认定谁想谋反,就安排人在不同的地方同时揭发,以此来假造证据。周兴和来俊臣为了所谓的“查案”,千方百计地制造出各种各样的刑具。只要有他落在他们手中,他们就用各种恐怖的刑具折磨“谋反者”,“谋反者”忍受不了迫害,只好违心认罪。周兴和来俊臣就这样陆续冤杀了几千人。有一次,武则天得到密告,说周兴曾经密谋造反。武则天非常惊讶,立即给来俊臣下了密旨,命他查清这件事。
   巧合的是,当太监到来俊臣家下达密旨时,周兴正在来俊臣家宴饮议事。来俊臣接完密旨,便收起圣旨,回到桌前跟周兴依旧谈笑风生。席间,来俊臣问:“这几天抓了几个嫌犯,他们就是不认罪,这该怎么办呢?”周兴笑着回答:“这个简单!我这几天研究了一个新方法:先点一堆火,把一个大瓮架在火堆上,有谁不认罪,就把他扔进大瓮里。难道还担心他不认罪吗?”来俊臣赞叹道:“这真是个好办法。”于是,来俊臣命人搬来一只大瓮和一盆炭火,然后把瓮架在火上。炭火把大厅里烤得热浪滚滚,所有人都汗流浃背。来俊臣站起来严肃地说:“我接到太后密旨,有人揭发你意图造反,倘若你现在不认罪,那么,就只有请你进到瓮里去了。“周兴听了以后,立刻被吓得魂飞魄散。他深知来俊臣的手法毒辣,无奈只好下跪求饶,表示甘愿认罪。来俊臣录下了周兴的口供后,就判周兴为死罪,并呈报武则天。武则天念及周兴曾经为自己出过不少力,而且也不太相信周兴真的想造反,便赦免了周兴的死罪,改为免职流放。无奈周兴作孽太多,结了很多的冤家,还没到流放地就被人杀掉了。
   来俊臣继续受到武则天的重用,又做了五六年的栽赃诽谤的恶事,害死了无数的无辜官员和平民,甚至连宰相狄仁杰也险些冤死在他的手里。来俊臣的野心开始急剧膨胀,竟然企图独霸朝权。他觉得武则天的侄子武三思和女儿太平公主的实力太过庞大,便打算诬告他们以削弱其势力。但是,还没等来俊臣下手,武三思和太平公主就先声夺人,抢先揭发来俊臣陷害忠良、严刑逼供的恶行。武则天仍想袒护来俊臣,但眼见来俊臣树敌太多,只好下令将他正法。

护国良相狄仁杰

   狄仁杰,山西太原人,是唐代杰出的政治家,官至宰相。他为官时勤于政事、爱民如子,在武则天执政期间,对其弊政多次匡正,并因正直敢言而得到她的赏识。武则天尊狄仁杰为“国老”,在他去世后曾哭道“朝堂空也”。在上承贞观之治、下启开元盛世的武则天时代,狄仁杰辅国安邦,功勋卓著,更为恢复李唐政权立下了不朽功勋。
   狄仁杰从小喜爱读书,顺利地通过科举考试走进了官场。狄仁杰刚刚上任就遭人污蔑,当时的大画家阎立本奉命审理他的案件。阎立本在查清案件的同时,发觉狄仁杰是一个品德才能俱佳的人才,便举荐他为并州都督府法曹。676年,狄仁杰升迁为大理丞。由于他刚正不阿、秉公办事,解决了很多积压多年的疑难案件,而且凡是他经办审理的案子,从没有人喊冤叫屈。从此,狄仁杰威名远扬,成为朝廷上下公认的清官。没过多久,高宗提拔狄仁杰为侍御史,主要职责是审查案件、举发弹劾文武朝臣。狄仁杰就任期间恪尽职守,纠劾了一批溜须拍马、滥用私权的官吏。686年,狄仁杰上任宁州刺史。宁州居住着很多的少数民族,狄仁杰注重协调各民族之间的矛盾,使得宁州地区民族和睦,呈现出一片祥和的气氛,当地人民为了歌颂他的公德,特地为他修建了石碑。688年,武则天剿灭了琅琊王李冲和越王李贞的兴兵造反后,命狄仁杰担任豫州刺史。当时,在豫州的大牢里关押着几百名受越王造反事件牵连的犯人。狄仁杰知道这里面有很多人都是被逼无奈才在越王手下谋事的,所以他便奏请武则天从轻发落。武则天于是赦免了这批犯人的死罪,改为流放边疆。
   在铲除越王李贞叛乱过程中立功的宰相张光弼居功自傲,竟然向狄仁杰索要钱财。狄仁杰不但没有满足张光弼的无理要求,反而强烈谴责他为了邀功请赏而滥杀俘虏的可耻行为。对此理屈词穷的张光弼记恨在心,回朝后立刻在武则天面前诬陷狄仁杰诽谤朝廷。于是,狄仁杰被贬黜为复州刺史。尽管狄仁杰遭受贬职,但他的才能和声名已经深得武则天的青睐。691年秋天,狄仁杰被提拔为地官侍郎,晋升为相。狄仁杰官拜相位参商国事的时期,正是武则天执政最顺利的时期。武承嗣担心狄仁杰将来会反对册封自己为皇嗣,便在693年正月联合酷吏诬陷狄仁杰等人意图造反,并把他们打入大牢。狄仁杰又找机会把事情的真相禀告了武则天,武则天立刻把他从大牢里释放出来。后来,武承嗣又屡次请求武则天诛杀狄仁杰,但都被武则天回绝了。697年秋天,武则把狄仁杰调回京师,重新拜他为相。从此,狄仁杰开始尽心辅佐武则天处理天下政事。
   武则天非常信赖和器重狄仁杰,不但敬称他为“国老”,还把一切大小国事都交由他裁夺。晚年的狄仁杰曾经几次因病痛缠身而请求告老还乡,但都被武则天极力挽留下来。狄仁杰还为武则天推荐了不少国家有用之才,包括宰相张柬之以及姚元崇、曲阿人等几十人。700年,狄仁杰因病辞世。

张柬之逼宫复唐

   张柬之是通过科举考试登上仕途的,曾任清源丞,689年因擅长对策而被提升为监察御史。但是,由于张柬之的一些主张与武则天的心意相左,所以没过多久就被削官为刺史。后来,在狄仁杰等人的大力举荐下,张柬之又被擢升为宰相。武则天登基以后,确立皇储便成为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随着武则的日渐苍老,这个问题再一次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尽管李唐皇族的势力衰微,但武家子弟也没能完全掌控政权。这时,有人建议武则天把皇位传给儿子,因为这样她可以在百年之后以皇太后的身份名正言顺地配享太庙。而倘若武则天把皇位传给侄子武三思等人,则不会有侄子在太庙供奉姑母牌位的情况出现。
   臣子们的建议给了武则天很大的触动。698年,武则天接回了离京多年的庐陵王李显,而且重新册立他为太子。与此同时,武则天还采取了一连串的措施来平衡朝中的势力。有的时候,武家子弟会莫名其妙地被罢免,还有的时候,李唐子弟也会离奇地突遭诛灭。所有人都因猜不透武则天的真正意图而不敢草率行事。此时,已近迟暮的武则天开始关注自己的个人生活,于是,外貌俊朗的张易之和张昌宗兄弟二人开始受到武则天的格外宠幸。张家兄弟趁机控制了朝政的处理大权。渐渐地,兴风作浪的张氏兄弟引起了满朝文武的议论纷纷,接着,就有人打算铲除这两个祸害。
   705年,一直以匡复李唐政权为己任的宰相张柬之决定以暴制暴,用强硬的方式迫使武则天退位,然后拥立太子李显登基。武则天晚年大病不起,张柬之看到复唐的条件已经成熟,便将志同道合的桓彦范等人提拔为将军,安插在羽林军内。由此,张柬之完全掌控了护卫皇宫的卫戍部队。张柬之亲自带领五百名羽林军径直奔往玄武门,与从东宫强行带来的怯懦太子李显一同杀进内殿。侍奉武则天的张家兄弟得到消息,惊慌失措地从武则天的内室里跑出来打探局势,正好迎头撞见张柬之。张柬之立刻下令手下当场斩杀二人,随后冲进了武则天的寝宫。张柬之带着太子、领着兵卒来到床前,对武则天说:“我奉太子的旨意,前来诛杀预谋造反的张家兄弟。“武则天怒斥太子:”你竟敢这样做?如今二人已被斩杀,你还不尽快回宫!“张柬之口气更加强硬,大声回道:”太子不能再回东宫了,请皇上现在就让位于太子,以顺天意、遂民意。“处于劣势的武则天为形势所逼,只好不情愿地让出了皇位。于是,唐中宗李显重登大宝,李唐政权得以匡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