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那些事之唐朝(8)  

田承嗣首开割据之风

安史之乱平定后,唐朝元气大伤,朝廷无暇追究叛军旧部的罪责,只能采取姑息政策,委任他们的首领为节度使。田承嗣本是安禄山的旧部,向唐朝投诚以后,又在唐军著名将领仆固怀恩的帮助下得以割据一方,成为藩镇节度使中的领军人物。田承嗣首开河北三镇割据称雄的风气,为唐王朝迅速走向衰亡埋下了伏笔。
   755年,安禄山兴兵反唐,作为主将之一的田承嗣随军南下。一路上,叛军接连攻陷城池,所向披靡。在成功地攻陷了荥阳郡之后,安禄山封田承嗣为行军前锋,继续向唐朝的东都洛阳逼近。其后,田承嗣带领人马在洛阳东郊大败唐朝名将封常清,并顺势占领了洛阳。756年,安禄山在洛阳自立为帝。757年春天,田承嗣又一举攻陷了南阳。同年冬天,唐军奋力反击,先后夺回了两京,形势出现逆转。田承嗣见大势不妙,立刻派人向唐将郭也仪求降,但之后又反悔。759年春天,史思明从范阳带领十万大军南下,一个月后,叛军在南阳河北与唐军展开大战。因为唐军军中没有设置统帅,所以缺乏统一的指挥者,不能联合作战,最后唐军溃败。形势扭转,叛军又重振声势。史思明在掌握叛军军权后,便迫不及待地领军返回范阳自立为帝。同年秋天,史思明又一次发兵洛阳。前锋田承嗣再度拿下洛阳,并被授予魏州刺史。760年冬天,史思明命田承嗣攻打淮西,占领睢阳后升任为睢阳节度使。
   762年秋天,唐军在回纥军的增援下,对叛军再次发动反攻,夺回了洛阳。史朝义连连败退,最后逃到卫州。763年初,唐军陆续收回了全国的大部分州郡,田承嗣眼见叛军势力渐弱,便接受唐将仆固恩的招抚,摇身一变成为唐朝官吏。朝廷没有精力监管各地节度使,便极力满足他们的各种要求,晋级赏封毫不吝啬。可田承嗣生性贪婪、知恩不报,唐皇对他的恩宠只会让他忘乎所以,更加猖狂。他拥有大量的兵力,自己委任辖区内的各级官职,也从不向唐廷纳贡,完全是一个小型的独立国。775年初,田承嗣不顾朝廷的告诫,发兵攻打相州。于是,朝廷不得不再次使用武力来解决问题。同年春天,唐代宗下令征讨田承嗣。尽管朝廷调动了大量兵力剿伐田承嗣,但是一年过后,田承嗣的势力并没有被削弱多少。当时,田承嗣在全国占有七个州,并掌握十万人马,是河北三镇中实力最雄厚的藩镇。779年早春,七十五岁的田承嗣病逝。此后,田承嗣的侄子田悦继承其位,继续屯朝廷作对。

唐代宗平乱

唐代宗原名李椒,后改名为李豫,是唐肃宗的长子。李椒开资聪颖,十五岁就被封为广平王。756年6月,叛将安禄山带兵占领潼关,李椒跟着玄宗和肃宗向西往成都逃。马嵬兵变之后,他和弟弟建宁李谈一同劝说父亲北上到灵武。肃宗在灵武登基以后,重整朝纲,封李椒为天下兵马大元帅,指挥所有将领。当时,叛军猖狂,李椒立即成立了一支敢死队,多次大败叛军。这样,刚刚建立的朝廷得以安定下来,唐军的士气也受到了极大鼓舞。同年9月,肃宗任命李椒为元帅,郭子仪为副元帅,带领唐军及从回纥、西域借来的士兵总计十五万,由凤翔向东进兵讨伐叛军。
   官兵行至长安之西、香积寺之北,大败叛军,叛将张通儒出逃,长安得以收复。之后,李椒命太子少傅李巨带部分军队留守长安,他本人则率主力部队继续追讨东路叛军。唐军与回纥军兵分两路夹攻叛军,顺利占领陕城,不久就夺回了东京洛阳。758年3月,李椒受封为成王。4月,又被立为太子,改名李豫。762年4月,太上皇玄宗病逝,接着肃宗也病重离世,李豫在李辅国等人的拥戴下登基,史称唐代宗。10月,代宗倾全国之力平定叛乱,遂命雍王李适为天下兵马元帅,与回纥精兵一起收复洛阳。在洛阳以北的横水,唐军杀得叛军丢盔卸甲,顺利收复洛阳。叛将史朝义节节失利,唐军穷追不舍。许多叛军见无力回天,便陆续请降。763年正月,史朝义退到温泉栅,他心知自己此时已到了穷途末路,于是上吊自杀了。安史之乱至此终得平定。
   代宗曾经亲自参与平定安史之乱,夺回两京,登基后更是彻底平定了安史之乱。他重用宦官,却不忘限制其权力,并对其施以惩戒,所以他在位时宦官势力尚不成气候,未酿成大祸。然而,他重用叛军降将,又因当时国力衰微,无力征讨公然抗旨的节度使,最终养虎遗患,使河北三镇形成藩镇割据的局面。

唐德宗削藩

唐德宗名李适,是唐代宗李豫之子。763年,叛将史朝义占领东京洛阳,李适受代宗之命担任天下兵马大元帅,统帅大军征讨史朝义。很快,河北被平定。779年,李适登基,三十七岁的他正值壮年,踌躇满志,欲复兴大唐。安史之乱平定后,唐王朝内外交困,其中最大的威胁还是藩镇割据势力。当时,以河北和淮西的藩镇实力最为雄厚,不仅有自己的军队,还建起了官吏体系,在各自的辖境征税,却不向朝廷上缴,甚至狼狈为奸,一起跟朝廷作对。肃宗和代宗在位时,朝廷无力削藩,因而总是一味妥协。
   德宗见藩镇越来越嚣张,于是决意削藩。780年,他采取宰相杨炎提出的措施,颁布两税法,以充实国库,为削藩积攒经费。781年5月,魏博镇节度使田悦向邢州和临浼县进军,跟朝廷挑衅。德宗命神策先锋都知兵马使李晟与河东节度使马燧、昭义节度使李抱真一同领兵支援临浼。6月,另一节度使梁崇义不遵朝廷旨意,拒绝招安,德宗便命李希烈带兵征讨梁崇义。7月,神策先锋都知兵马使李晟、河东节度使马燧、昭义节度使李抱真等将领在临浼大破田悦军队。与此同时,官兵又于徐州大破魏博、淄青大军。随后,德宗让卢龙节度使朱滔讨伐成德节度使李惟岳,李惟岳失利,败走恒州。
   德宗令成德降将张孝忠担任易、定、沧三州节度使,王武俊担任恒、冀二州都团练使,康日知担任深、赵二州都轩练使,同时令朱滔主管德、棣二州。此举意在一方面使功臣、降将受到封赏,另一方面也可以减弱、分散藩镇的实力。不料,这些任命却让多位将领心有不甘,因此,德宗的任命反而使朱滔、王武俊跟田悦、李纳勾搭上了,他们联合起来与朝廷作对。起兵谋反的头领约定一起称王,公然打起了反抗朝廷的大旗。朱滔被尊为盟主,自称冀王,田悦自称魏王,王武俊自称赵王,李纳自称齐王。不久,因唐德宗指挥不力,官兵屡战屡败。其后,官兵无力削藩,藩镇亦无力主动进攻,两方开始相持不下。805年,唐德宗病死,终年六十四岁。他做了二十五年皇帝,自认为有所建树,实际上不但未使天下归于安宁,还让国家再次陷入动荡之中。

中兴明君唐宪宗

唐宪宗是唐顺宗的长子,七岁时,他的祖父德宗皇帝将他抱在膝上,问:“你是谁家的孩子,为什么在我怀里?”他回答说:“我是第三天子。”德宗对他的回答感到很惊异,由此也更加宠爱他。788年,李纯受封广陵王。805年4月,被立为太子,8月登基。宪宗是一位奋发有为的皇帝,他即位后,励精图治,效法历代明君,积极治国理政。为了扭转当时朝廷势弱、藩镇势强的局势,他改变了过去朝廷对藩镇的姑息政策,重用人才,平定藩镇叛乱,唐室出现了中兴的气象。
   806年,剑南西川节度使去世,他的属下刘辟自行接替节度使之职,并要求皇帝允许他兼任三川节度使。宪宗没有答应,刘辟就公然起兵反抗朝廷。宪宗马上命左神策行营节度使高崇文带兵征讨刘辟。不久,高崇文攻取了成都,活捉了,刘辟,并消灭了他的党羽。807年夏,镇海节度使李琦怕朝廷猜疑他有犯上作乱之心,请示入朝为官。宪宗同意后下令征调李琦的军队,并封他为右仆射,由御史大夫李元素接替李琦出任镇海节度使。李琦抗旨不遵,宪宗下令罢免李琦官职,委任淮南节度使王锷率军前去讨伐李琦。李琦溃败,并被押解回京城斩首。后来,宪宗又委派别的将军到河北各地担任节度使,期望能够革旧图新、彻底削藩。但是,尽管宪宗竭尽全力,却仍然没能消除河北诸镇藩帅世代传承的弊病。但是经过他的大力削藩,藩镇的势力在很大程度上得到抑制。
   由于朝廷连年征战,用尽了德宗以来储备的所有钱粮,基于此,唐宪宗任用李巽掌管财政,可是李巽却增加赋役名目和额度,大肆盘剥百姓。此外,宪宗削弱数藩后,居功自傲,穷奢极欲,大大加重了百姓的负担,致使逃民遍布全国。宪宗晚年,与先王太宗、代宗等一样,开始听信道士妖言,为求长生不老,还专门求服灵丹妙药。819年,宪宗因长期服用丹药,导致慢性中毒,体内积累的毒开始发作,宪宗的身体状况也一日不如一日。820年正月,宪宗卒于中和殿,时年四十三岁。唐宪宗在位期间,励精图治,创造出了中兴局面,尽管没有开创太宗和玄宗时代的升平盛世,但他的历史功绩同样难以磨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