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那些事儿之唐朝(9)  

 

悲情皇帝唐文宗

826年,唐穆宗的次子、唐敬宗的弟弟李昂在宦官的拥戴下继位称帝,是为唐文宗。文宗在位期间,其一举一动颇有一代明君的样子。敬宗执政时,常常连续数天不坐朝,而文宗却勤于政事,单日必上朝听政。每次上朝理政时,各类时事他都会问及,上至财政储备下至选拔官员,大到灾区怀情状小到农田开垦,各项政策从制定到贯彻执行,他都要细致地与朝臣商讨。文宗为了不耽误单日的上朝议政,还提议把各种节日庆典都安排在双日进行。
在生活上,文宗身先士卒,崇尚节俭,力避奢靡。在膳食上,文宗一向食不累味,特别是每当各地有灾情时,他就将膳食标准降低。在穿着上,文宗提倡衣不重彩。曾有官员穿着一件桂管布料制成的粗陋衣服参见文宗,这种出自广西桂林的桂管布是一种质感厚重的木棉布,与罗绮相差甚远。文宗见此人穿戴这么简朴,便认定他是个清正廉明的好官。后来,文宗命人为自己做了一套桂管布料的衣服,群臣见皇帝这么做,也都相继效尤,一时间,市面上的桂管布大幅涨价。文宗从不贪图享乐,沉迷酒色,他在听朝理政之外,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读书。文宗曾对左右大臣说:“如果在初更时不能处理政事,二更时不能博览群书,是不能为君王的。”
839年的一天,文宗在退朝后,问学士周墀:“以你之见,我是怎样的君王?”周墀慎言慎语地说:“我不敢妄加评论,但天下百姓都说您是贤明的君主。”文宗无奈地笑了一下,说:“我心里明白,我与明君相去甚远,那么跟汉献帝相比怎么样呢?”周墀大惊,说:“您的才德,就连汉文帝与汉景帝也不可比,怎可自比献帝呢?”文宗说:“汉献帝只是为强臣压制而已,而我却被家奴(宦官)牵制,我觉得自己比不上他啊。”说完,不免一阵感伤。当时宦官把持朝政,皇帝形同虚设,文宗最终因无法挣脱宦官的掌控而抑郁成疾。840年,文宗病逝,终年三十二岁。

甘露之变

唐朝自宪宗以后,历代皇帝中只有唐敬宗是以太子身份即位,其余的都是被宦官拥戴登位。因此,这些皇帝形同傀儡,只能任由宦官把持朝政、一手遮天。唐文宗也是在宦官的支持下登基的,但他不甘心受制于宦官,打算予以反击。827年,文宗将所有由宦官引荐的道士和歌舞艺人一律流放到岭南。829年,文宗下诏,将以前选入宫室的女乐人通通遣送回原籍,他还释放宫女三千人,裁减教坊乐工、内监一千人,并取消打猎之事。此外,他还严禁各地进献奇珍异宝、绫绸罗缎等。唐文宗的这些举措,是对宦官企图让帝王在声色犬马的生活里消磨意志的一种反击。继而,文宗通过科举考试大力选拔人才,旨在改变宦官专权的政治局面。
830年,文宗提拔宋申锡为宰相,想通过他根除宦官势力。宋申锡曾任朝廷监察御史等官职,才华横溢,以清明廉洁、不结党营私而闻名朝野。文宗在宦官独裁、朋党构奸的局势下,任宋申锡为相,具有振奋人心的作用。但文宗的这一举措,也使得宦官们开始有所戒备。此外,宋申锡在筹划清除宦官势力时,因走漏了风声,而被宦官探听到消息,致使宦官先下手为强,以谋反罪诬陷宋申锡。831年,宋申锡被罢官贬谪,就这样,打击宦官势力的首次计划破产了。
自宋申锡之事后,宦官王守澄为防止再发生此类事情,开始派人密切注视、观察文宗的一举一动。834年,王守澄举荐郑注为御医,专门给文宗看病,又举荐亲信李训给他讲解《易经》。自此,这两个人成了文宗的随身侍臣,文宗的任何言行举止都在他们的严密注视下。文宗知道王守澄安排他们是为了监视自己,就变被动为主动,赐给这两人高官厚禄,最终使他们为已所用。通过郑、李二人的合作,文宗相继除掉了谋杀宪宗的宦官杨承和王守澄等人。文宗深知,要想将宦官势力全部铲除,必须夺取军权。于是李训举荐户部尚书王番任太原节度使、大理卿郭行余任分宁节度使,试图让两人在上任前与御史中丞李孝本协力斩灭祸害,彻底清除宦官势力。
835年,大将韩约在早期时禀告说左金吾府后院的石榴树上夜降甘露。宰相李训趁机说这是吉兆,表明上天要降赐福给大唐,并建议皇帝亲自去拜谢天旨,为国祈福。文宗命群臣先去观看,随即又命神策军左右护军中尉宦官仇士良等人带领所有的宦官一同前去看个究竟,迅速回来报告,再决定是否前去拜天。仇士良等人到达庭院后,见韩约神色慌张,又察觉到周围有伏兵,纷纷仓皇而逃。铲除宦官的行动在最后一刻功亏一篑。这些宦官逃出后,立即强行将文宗带回宫内。李训等人立即上殿护驾,与宦官厮杀起来。但因宦官人多势众,文宗最终被威逼进入宣政门。宦官逼迫文宗进入内宫后,立即率神策军握刀杀出,很快,所有参与此事的官员都被诛杀。此事件史称甘露之变。事变发生时,郑注正率军奔赴长安,途中得知局面已经被宦官控制后,立刻返回凤翔,后来也被杀死。至此,甘露之变以宦官的胜利结束了。

牛李党争

牛李党争又称朋党之争,是唐后期朝廷内部以牛僧孺和李德裕为首的两个派别之间的争斗,从萌芽到终结,历时近半个世纪。820年,唐穆家即位,李德裕和牛僧孺先后进入统治集团高层,担任要职,以此二人为中心的“牛、李”二党开始形成。821年,牛党重要人物礼部侍郎钱徽主持进士考试,出任主考官的右补阙杨汝士也属牛党一派。这次科考他们共录取十四名进士,牛党要员李宗闵的姑爷苏巢、杨汝士的弟弟等都榜上有名,其余的十一位进士也都是有家世背景之人。榜单公开后,前任宰相段文昌立刻上奏穆宗,说考官在录取进士过程中有营私舞弊之嫌。是时,李德裕、元稹、李神等担任翰林学士一职,唐穆宗向李德裕了解真相,李德裕回答确实有舞弊行为,元稹和李绅也为取士不公正而愤愤不平。于是,穆宗重派官员举行复试,结果最初入选的十四个人中,除三人勉强合格外,其余的全不合格。钱徽、李宗闵、杨汝士三位牛党人物因此被贬官远放。进士考试促使牛李二党结怨加深,牛李党争随之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830年,李德裕出任剑南西川节度使,次年,吐蕃统帅悉怛打算将其占领的维州归还给唐朝。李德裕立即派兵入驻维州,接管当地事务,并上奏章给朝廷提出维护边疆安定的计划。当时,牛僧孺任宰相,他认为唐与吐蕃已经订立盟约,不应该背信,破坏友好关系。唐文宗采纳了牛僧孺的意见,下诏让李德裕的军队立刻撤离维州,并将已担投降的悉怛遣归吐蕃。其实,虽然唐与吐蕃曾订立盟约,但吐蕃此后多次违约进犯唐朝边境,抢掠财产,既然他们背信在前,唐朝何必还信守盟约呢?自此,牛李两党的对立进一步加深。
840年,文宗因病去世。第二年,唐武宗登位。武宗即位后,牛党逐渐失势,李德裕应诏回朝任相,李党独揽大权的阶段自此开始。武宗极其宠信李德裕,视其为心腹,凡事都按照他的意思办,这是李德裕自入仕以来最得势的时候。李德裕此次出任宰相,手握大权,政由已出,不受牛党牵制,在平乱、败回鹘、废佛等方面政绩卓著,口碑颇佳。但他执政时,独行其是,打击政敌,不仅为牛党忌恨,也遭宦官指诟。846年,武宗死后,唐宣宗继位,李德裕好运终了,厄运来临。宣宗一直对李德裕独断专行的做法心怀不满,因此即位之初即免去了他的相职,并逐渐将李党从朝廷的官僚体系中清除掉,改用牛党的令狐陶、崔玄等人为相,牛党领袖牛僧孺也再次入朝任职,真可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大中三年,李德裕因病去世,至此,持续了四十多年的牛李党争终于结束了。

唐武宗灭佛

佛教是西汉末年传入中国的,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到唐朝时已与儒、道思想鼎足而立,成为中国三大主流意识形态之一。佛教能由外来宗教演化为本土宗教,是与历代一些统治者的大力支持分不开的,他们笃信佛教,支持佛教事业,鼓励剃度为僧,广建寺院。唐末,各地寺院均享有免税的权力,所以剃度为僧以及附属到寺院做佃农的人越来越多,造成政府财政收入大大减少。到肃、代二宗时,寺院不仅拥有雄厚的经济实力,还设立了法僧和僧兵,拥有了独立的武装力量。此时,朝廷与寺院的矛盾越来越深,终于导致了840年信奉道教的唐武宗下令灭佛的举动。
845年,武宗下诏彻底查清全国所有寺院数量与僧尼人数,又下令仅长安和洛阳左右二街各留寺庙两所、僧人三十名,其他各州县各留寺院一所。同年秋,武宗再次下令在规定日期内拆除所有寺院。在这次废佛行动中,共拆除寺庙近五千座。此外,这次行动还没收了寺院良田数千万顷、男女奴仆十五万人,并迫使二十六万多僧尼还俗,释放了为寺院服役的百姓五十多万人。武宗虽将废佛诏令发布全国,但各地对命令的实行情况却大不相同。诸藩镇坚持不予实行,尤其是河北三镇节度使,根本没有在辖地实施废佛行动,致使废佛之地的僧尼争相逃往河北三镇。尽管如此,“会昌废佛”还是给了佛教致命的打击,佛教徒甚至将其称为“会昌法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