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那些事儿之唐朝(11)  

  
  

朱温废唐建梁

朱温,安徽人,小名朱三,自幼丧父,靠跟随母亲在萧县刘崇家做奴仆。朱温长大后,不好农事,自恃勇猛威武,当地人都不喜欢他。唐僖宗年间,黄巢揭竿起义,朱温便带着兄长加入到起义的队伍中。由于功绩卓著,朱温深得黄巢赏识,很快被提升为义军队长。881年,朱温被黄巢任命为东南面行营先锋使。他领兵大破唐军,从此名声大振。然而,这也引起了其余将士的忌恨,朱温与这些人之间的矛盾逐渐尖锐。后来,他在担任同州防御使的时候,遭到唐朝河中节度使王重荣的重挫,他多次上奏请求援助,却被黄巢属下孟楷拦截,最终朱温全军溃败,伤亡惨重。这次事件再度激化了朱温和其他义军将领的矛盾,也让朱温对起义军心灰意冷。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朱温决意投靠朝廷。朱温与部下秘密商议后,杀死了黄巢派出的监军使,率领众将士向唐将王重荣请降。朱温降唐,使得起义军和朝廷之间的实力对比发生严重倾斜,起义军一下子陷入了不利的境地。884年,朱温率军与黄巢义军兵锋相对,经过一番苦战,朱温攻克了瓦子寨、西华寨,并破除了义军对陈州的围困,因此威名远扬。在后来十多年时间里,朱温依靠着汴州优越的地理位置,东征西讨,渐次兼并了中原与河北诸地的藩镇,成为雄踞一方的大藩镇势力。朝廷也因畏惧他雄厚的军事实力而对他有求必应。不久,朝廷加封他为蔡州四面行营都统。自此,朱温几乎将唐末藩镇的所有兵力都收归到了自己名下。
904年正月,朱温率兵从开封出发,进军京师。朱温秘密命令大将朱友谅,矫昭宗之命,诛杀了宰相崔胤和京兆尹郑元规,铲除辅佐昭宗的人,接着迫使昭宗迁都洛阳。同年,朱温为绝后患,又指使手下杀害了昭宗,并借皇后之命立十三岁的李祝为帝,是为唐哀帝。907年春,朱温再也按捺不住称帝的野心,终于废唐自立,庙号太祖,改元开平,国号大梁,史称后梁。岂料五年后,朱温就因众子争储,被亲子朱友硅所害,终年六十一岁。

姚思廉修史

姚思廉出身于书香门第,他的祖父姚僧垣精通文史、通晓医术,父亲姚察文采出众,家中藏书达万卷之多,是当时著名的大学者。姚思廉受家学影响,自幼聪明过人,勤奋刻苦,尤其爱好史学专著。李渊在位时,姚思廉被封为秦王文学馆学士,因此成了秦王府的十八学士之一。李世民年代,姚思廉远在洛阳,李世民居然特意派人带着三百段帛千里迢迢地奔赴洛阳,赏赐给他,足见李世民对他的重视程度。后来,李世民还提升姚思廉为太子洗马。
姚思廉最有名的著作应该是其继承父志而完成的史著《梁书》、《陈书》。他的父亲姚察曾受隋文帝之命,编撰梁、陈两朝史,但这两部书还没有完成,姚察就因病辞世。姚思廉为了实现父亲遗愿,开始续撰梁、陈二史。629年,唐太宗下诏修前朝五史,姚思廉受命与秘书监魏徵共同编修梁、陈二史。636年正月,《梁书》和《陈书》与同时修撰的《北周书》、《北齐书》和《隋书》一起完成,并进献朝廷。梁、陈二史是姚氏父子两代相传,延续而成。魏征也参与了二史的编修工作,他在修史期间,曾以监修身份对其进行指教,并写了三篇总论。对于《梁书》,姚察与姚思廉所撰写的数量几乎一样多,而《陈书》则大多由姚思廉独自撰写。唐代史学家刘知几在评价唐朝国史的修撰情况时说:“贞观初期,姚思廉开始编撰纪传体史书,大约完成三十卷“。这是唐朝初年唯一修成的纪传体国史。

药王孙思邈

孙思邈,京兆华原人,唐代著名的医学家、药物学家,有“药王”之誉。他自幼聪慧过人、博览群书,成年后潜心研究医术,知识广博、学名远播,终成一代名医。他特别重视医德,行医以救死扶伤为已任,他提出“大医稿诚”,强调医生不仅要医术精湛,还要以至诚之心为病人治病。他还提倡医生在为人治病时要高度负责,不论病人贫富贵贱,都要同等对待;在治疗中要一心救治,不能炫耀自己的才能,贪图名利。他医德高尚,堪称后世医者的楷模。682年,孙思邈因病去世,享年一百零一岁。
孙思邈出生于隋朝初年,卒于唐朝初年,一生经历隋、唐两代。他见闻广博,医术精湛,是名副其实的“药王”。他的著作《千金要方》,共三十卷,内容丰富。书中共分医学总论、妇人、少小婴孺、七窍、诸风、脚气、伤寒、内脏、痈疽、解毒、备急诸方、食治、平脉、针灸等二百三十二门,其中收药方五千三百首。这本书将张仲景的伤寒论学说加以发展,是唐以前医学的集大成之作。《千金翼方》是对《千金要方》的补编。此书共三十卷,收录了唐以前的医学著作中所没有收录的药物,还增记了很多方剂和治疗技术。《千金翼方》与《千金要方》合称《千金方》,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医学类书,书中收集了大量的医药材料,并总结了唐代以前的医药成就,对学习、研究我国传统医学具有极其重要的参考价值。此书不仅在国内影响很大,还蜚声海外,远传到朝鲜、日本等国。孙思邈也因此卓著的功绩而受到后世的称赞,被誉为“名魁大医,一代药王”。

一行测量子午线

一行俗名张遂,魏州昌乐(今河南南乐)人,唐代杰出的天文学家和佛学家,青年时间出家当了和尚,一行是他的法名。717年,太史接连上奏说日食的发生时间不准确,并指出当时施行的历法已五十余年,偏差越来越大,制定新历已迫在眉睫。于是,唐玄宗授命一行掌管新历的制定之事。为编制新历,一行举行了很多观测天象的活动。要进行实地探测,就需要创造出一些先进的科学仪器,鉴于此,一行发明了黄道游仪、浑天象和探测地理纬度的专用仪器----“覆矩”。这些天文仪器保证了他后来进行的各项天文观测活动的顺利进行。
发明了新的天文仪后,一行举行了一次大规模的天文探测活动。进行此次测量工作的主要原因有以下两方面:首先,在《周髀算经》上有一种旧说,认为“日影一寸,地差千里”,即用一个八尺长的表在同一时间的两个不同的地方测量太阳影子的长度,如若两处日影长度相差一寸,那么这两个地方的实际距离就相距一千里。这个理论后来遭受到几次质疑,但一直没有数据来证明它的真伪。于是,一行决定通过实测来检验理念的真实性。其次,在当时,天文学家发现因观测地点的不同,日食发生的时刻和食像不尽相同,同时,各节气的日影长度和漏刻昼夜分也不同。为证实这些问题,就必须进行实测。
这次测量的领域十分广阔,共设立了十二个观测地点。最北端的观测点在北纬51度的铁勒(今蒙古人民共和国境内),最南端的观测点在北纬17度的林邑(今越南境内),中间还在武陵(今湖南常德市)、襄州(今湖北襄樊市)、太原府(今山西太原市)、蔚州横野军(今河北蔚县)等地设有观测点。其中以太史官南宫说率领的测量队获得的数据最有价值,该队在黄河南北两岸分别设立了四个观测点,从北向南分别为滑州白马(今河南滑县)、汴州浚仪太岳台(今河南开封市西北)、许州扶沟(今河南扶沟县)、豫州上蔡武津(今河南上蔡县)。其中除河南滑县地处黄河以北外,其余三地都在黄河以南,且都在东经114.2度到114.5度之间,几乎处在同一经度上。经过丈量,滑县离上蔡526里又270步,北极高度相差1.5度,由此他们推断出了相距约351里又80步,北极高度相差1度的结论。这次测量以实测数据为依据,完全否定了传统“日影一寸,地差千里”的谬论,得出了地球子午线一度弧的准确长度。
在大量实际测量数据的基础上,727年,一行编制的《大衍历》初成。不久,一行病故,终年45岁。唐玄宗命张说与历官陈玄景将《大衍历》定稿,分为《历书》七篇、《略例》一篇、《历议》十篇,至728年全部完成,729年正式施行,直到756年被《至德历》取代。三百年后,宋代大科学家沈括对一行的《大衍历》仍然赞不绝口,一行可以说是我国古代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