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那些事儿---西周(1)  

太王德高望重

   古公禀父,又称“古公”或“公禀父”,乃公刘第九代子孙,是季历之父,周文王姬昌的祖父。古公禀父一生创下了很多丰功伟绩,其中影响最为深远的有两项:将周族迁移至岐山阳面的周原;开启剪商大业。周武王夺取天下后,还将古公禀父追封为“周太王”。
   古公禀父在位时,正处于商王武乙时期。他秉承了周人先祖的遗风,也将全部精力投入到了开发豳地的事业中来,成为继公刘以后又一位勤政爱民的卓越领袖。后稷、公刘开创的事业,在他的手中又一次得到发展。他广行善事,因此深得民心。可以说,在周族历史上,他既继承了后稷、公刘的事业,又开启了周文王、周武王的鼎盛时期,是一位十分关键的人物。
   周原位于岐山脚下,这里有一片肥沃的土地。古公禀父先是与太姜一同来到这里考察地形,掌握了具体情况后,就将原来游牧生活的习俗统统改变,领着人们在这里拓荒分田,挖沟排水,扩大农业生产,使人们过上了定居生活;他还建造城郭,修建房屋,建立宗庙和太社,设立官职,为周人国家的建立做好准备;他将周定为国号,而且获得了商朝的准许。
   从古公禀父起,周人走上了一条稳步发展的道路,并日益强大起来。同时,他们和商朝间的矛盾也在不断增多。然而此时的商朝还依然强大,非周族可比。

太伯奔吴

   古公禀父之妻太姜育有三子,从大到小依次为太伯、仲雍和季历。季历娶了一位叫太任的贤良女子,并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姬昌,昌就是后来的周文王。传说在太任生产的过程中,曾有吉兆显现。昌从小就才华出众、品质纯洁,因此古公禀父对他很是喜欢和看重,以至于将他看成是实现周族振兴的最佳人选。有时在众人面前就会不由自主地说“如果我们周族以后也会兴旺发达的话,那可能就是在昌的时期了吧!
   太伯、仲雍觉察到了父亲的心思,明白未来可以治理国家、为民造福的人选,没有比昌更合适的了。可要昌登上王位,先得让季历成为君王,然而根据周族社会传统,季历排行第三,只能是王位的第三继承人。那怎样才可以让其名正言顺地从父亲手中接过王位呢?于是,太伯、仲雍就借父亲生病,要到江南采药的名义,离开了岐山。古公禀父去世后,由于太伯、仲雍出走异地,拒绝回来登基,所以季历就成为周族新的首领。
   季历去世后,王位传到了文王昌的手中。周文王姬昌果真没有辜负古公禀父的期望,为实现消灭商朝、振兴周族的目标,殚精竭虑。虽然昌活着的时候没能消灭商,但却将三分之二的天下划归周的名下。他的儿子周武王执政后,向商朝发起了强大的攻势,并在四年后灭掉了商朝,建立了周朝,终于实现了周族建国的愿望。
   太伯、仲雍离开周岐后,不辞千辛万苦,来到太湖之滨。他们将中原地区发达的农业生产技术也带到这里,推动了这个地区经济的发展,所以赢得了当地土著吴人的广泛支持,很多吴人都因此投到了太伯、仲雍门下。这些百姓为太伯、仲雍二人高洁、仁爱的品德所感动,自发将太伯立为他们的首领,由于太伯住在吴地范围之内,因此太伯建于此时的姬姓国家又被叫做“句吴”,简称吴,吴国就是这样发展而来的。太伯没有留下子嗣,他被吴姓后人尊为开氏始祖,仲雍则被尊为吴姓传代血缘始祖。
   仲雍接过吴国王位后,对太伯留下的基业做了进一步的拓展。据说太伯死后,吴人都痛不欲生。在太伯下葬那天,吴人都赶来送太伯最后一程。由于太伯在世时喜好种麻,所以人们为了抒发自己悼念太伯之情,就都在腰间系了一束麻子。之后,经过了几千年岁月的洗礼,这个习俗在民间一直沿袭到今天,披麻戴孝的礼节仍然被保留着。为表达对太伯开发江南这一伟业的纪念,东汉永兴二年(154),汉桓帝下达指令,将太伯故居作为纪念他的祠庙让人们进行祭奠。太伯庙又被称作德祠,又称让王庙,修建于现在的锡山市梅村镇东边的伯渎南岸,是现在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和太湖风景名胜区的景点之一。
   仲雍后吴国又历经四代,王位传到了周章手中。在吴国历史上,周章也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他时刻牢记自己周人后裔的身份,所以将周章作为自己的名字。他成为吴国君王时,周朝已取代了商朝。周初采用分封制,将周王亲族、灭商功臣及周各代圣人的后人册封成了不同地域的诸侯。当周朝找到太伯、仲雍的后人对他们进行册封时,由于周章已是吴国君王,所以就据此正式授予他句吴国君的封号。周章的弟弟仲则受封为与周原相距不远的虞地(今山西平陆县境内)的诸侯,并建起虞国,他的后人都将虞作为自己的姓氏。仲由此被称作虞仲,和他的先祖仲雍同号。吴、虞兄弟之国,从西周一直延续到东周春秋时期,期间共传位十余代。

季历功高震主

   季历是周太王的小儿子,周文王姬昌的父亲。据史料记载,季历的哥哥太伯、仲雍为了保证自己的侄子姬昌能名正言顺地继位,就主动让贤,跑到异地以避开传位之事。古公禀父死后,季历坚决要求遵循传统礼制,让大哥太伯来接掌王位。太伯就借自己已经“断发文身”,成为蛮人,不适合“以夷治夏”,回绝了他,仲雍也用相同的借口将自己排除 出王位继承人行列,直接让季历继承周的王位。
   季历登上王位后,秉承了古公禀父的遗道,在政事上非常勤奋。他推行多种举措来强化防御,发展生产,加强国家实力。他和商朝贵族任氏联姻,主动汲取商朝文化,并增强同商的政治往来。他通过向商王武乙纳贡,打消了商王对自己的猜疑。仗着商朝给自己撑腰,季历对其四周的戎狄部族发动了猛烈的进攻,并不停强化自己的武装力量。这时的周族呈现出了不断向上的势头。周族实力大涨,渐渐逼近了商朝。这时的周国已成为了商的一大隐患,周强大的实力令商也拿它没有办法。
   文丁从其父武乙手中接过商王位后,依然对周奉行怀柔政策,以消除周对自己的威胁。季历不知收敛,他见商没有改变对周的政策,就对地处山西长治的余吾戎进行征讨,打败并吞并了它。季历将较为弱小的少数民族部落作为自己拓展领土的攻击对象,无疑是一个明智之举,因为这些小国也威胁到了商的统治,因此季历的军事打击也获得了商王文丁的认可。周国不仅借此拓展了自己的疆域,增强了自己的实力,还提高了自己的地位,在各诸侯国中拥有了较高的威望。
   季历功勋卓著,收服的小国、征服的叛乱越来越多。一开始,文丁见季历为自己将叛乱一一镇压下去,很是欢喜,就常常对他进行奖赏。可后来,他发现季历越来越厉害,周族有走强的势头,就觉得这并非好事,决计想办法对周族的发展加以约束。因此,他就利用季历亲自来报告胜利消息、进献战俘的机会,表面上慰劳季历、并授予他西伯侯的爵位,暗中却借季历没有防备之时,突然令人将季历历投入了大牢。
   季历原本并无背叛商朝的念头,结果遭此待遇,不由得悲愤交加,死在了商都朝歌。这一事件在历史上被称为“文丁杀季历”。随后,季历之子姬昌即位,他就是赫赫有名的周文王。
   季历的死不仅没有限制住周人发展的脚步,反倒加深了周人与商的矛盾。此后,姬昌不仅加强了对商朝的防备,还将商视为敌人。在他执政的第二年,他便现商进行了征讨,结果大败而归。这次惨败让他清楚地意识到,周的实力与商相比还存在着差距,唯有全力提高国家实力,伺机而动方可以一雪杀父之仇。因此,姬昌表面上做出百分之百臣服于商朝的样子,暗中却寻求能人贤士,增强国力,誓死要消灭商朝,替父报仇。
   周文王姬昌统治时期,周族步入了一个崭新的时期。周文王后期,尽管周在名义上仍然臣服于商朝,但其实力已经能够与商抗衡。“三分天下有其二”的局面最终形成,姬昌包围朝歌的计划具备了实现的基础。不过,直到文王去世,周人都没有反抗商朝的统治,表面上仍对商朝俯首听命。

商纣囚禁西伯昌

   西伯昌是位圣明的君王,被后世尊为周文王。与商纣王相反,他勤俭节约,宽厚仁慈。商纣王酷爱狩猎、饮酒,对人民残酷剥削,征收苛捐杂税,荒淫无道;而周文王却严令禁酒,也不许贵族狩猎作乐,他大力发展农业、畜牧业,提高了人民的生活水平。西周的国力日益强大,渐渐引起了商朝的猜疑和不安。
   一天,西伯昌对纣王一次惨无人道的暴行,表现出了低声长叹的反应。岂料,这事竟传入商纣王的心腹崇侯虎耳中,他便向纣王进谗言:“西伯侯处处积德行善,提高自己的威望,诸侯都愿意归附他,这于大王非常不利。况且,他不止一次对大王的举止心怀不满,希望大王早做准备 。”纣王便捉来姬昌,质问他:“你身为西伯,地位尊贵,享乐无穷,又为何长叹呢?”西伯昌不敢回答,只是磕头如捣蒜,一再谢罪。纣王说:“叹息么,就是对本王不满,囚禁到羡里!”于是,西伯昌便被关押了七年。这即是史书上所说的文王“羡里之厄”。
   西伯昌遭到囚禁,他在被囚期间装作闭门思过,没有一丝怨恚。但纣王生性残暴,不肯轻易放过他,常对他进行凌辱。文王的儿子中,最出色的当数长子伯邑考,他生性善良仁厚,擅长琴艺,丰神 秀姿,是个美男子。为了拯救父亲,伯邑考自己带上奇珍异宝前往朝歌,盼望能用宝物换得父亲安全回归。
   妲己看到伯邑考潇洒英俊,便想勾引他。但是伯邑考一身正气,不为所惑,反而怒斥妲己不守本分。妲己恼羞成怒,倒打一耙,诬陷伯邑考调戏她。纣王大发雷霆,当即杀死了伯邑考,又令人将他的尸体做成肉送给西伯昌喝。西伯昌从卦象里已知道爱子遇难,他捧着肉汤,拼命压抑住悲伤,装出丝毫不知情的样子喝了下去,想蒙骗纣王,让纣王以为他卜卦的才艺徒有其表。
   纣王听了别人的汇报,哈哈大笑说:“众人都夸西伯侯仁义忠信,有未卜先知的本领,但他却不知道,他喝的肉汤是由自己儿子的肉体做成的。”而西伯昌等纣王的人一走开,便将吃下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日久天长,这些吐出的东西竟形成了一个小土丘,被后人称作“吐儿丘”。
   功夫不负有心人,西伯昌苦心营造的种种假象,果然最终使纣王上了当,消除了纣王对他的疑忌。纣王认为西伯昌平庸怯懦,便对其不再戒备。纣王于是下令恢复西伯昌的自由,并赋予他征讨叛逆的大权。这或许是可见于中国史书的最早的政治家韬光养晦的典范。
   西伯昌出狱后发誓要推翻商朝,并积极地做着准备。遗憾的是,西伯昌在征战前夕不幸去世。临死之前,他认为伐商之事已经水到渠成,便嘱托太子姬发,也就是后来的周武王积极筹备伐商。西伯昌一共统治了五十年,去世后葬在毕,即今天的陕西长安县境内。在中国历史上,他是一代圣君,为世世代代的后人所仰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