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那些事儿---西周(3)  

昭王南征

   作为康王的儿子,周昭王在康王逝世后即位。他统治周朝十九年,死后葬在少室山,即今天河南登封县嵩山中的少室山。周昭王掌握王权后缺乏贤臣辅助,因此不久便穷奢极欲,荒诞不经。他极爱琪花瑶草,珍禽异兽。很多奸臣便投其所好,经常进献世所罕见的禽兽,以达到升官发财的目的。如此一来,周朝吏治腐败,国运衰颓,一些诸侯国也渐渐违抗昭王的圣旨,不再进贡了,但昭王仍旧不知悔改,只是滥用民力,对这些诸侯国穷兵黩武。
   周朝初期,汉水南面的楚国还很衰弱,被周朝封为“子爵”,即低等的诸侯。后来,楚国奋发图强,经过一番拼搏,终于使得国家强盛,人民富裕,在长江中游、汉水流域称霸称雄。楚国壮大后,也开始反抗周朝的命令。它和周朝的矛盾逐渐激化,导致战乱频仍。
   昭王十六年,周昭王亲率大军南征,首次讨楚。在出征之前,周昭王先领兵对东夷诸国展开了一次征战。东夷是古代中国对东方各族的统称,位于今天的山东、江苏、安徽等地。西周初期,东夷对周朝一会儿归附,一会儿反叛,摇摆不定。经过周公与成王的东征,周朝的势力范围扩展到今天的山东一带,当时淮夷、徐夷仍不肯归服。所以为了巩固后方,周昭王首先进军东夷。东夷诸国审时度势,相继归附。这增强了周朝对东夷诸国的统治,也使楚国陷于孤掌难鸣的境地。
   昭王十九年,有动机不纯的大臣对昭王上奏说,南方有个楚国部落叫越裳氏,盛产一种名叫白雉鸡的奇禽,羽毛雪白,美味无比。成王时期,越裳氏经常进献白雉鸡。现在南方的楚国强大了,开始违抗天子的命令,越裳氏就不再进献白雉鸡了。昭王听了震怒,当即亲率大军第二次征讨楚国。昭王渡过汉水以后,开始攻打楚国的都城丹阳,即今天湖北的枝江县,久攻不下。楚王恐怕难敌周军,遣人向昭王求和。昭王便趁势下坡,将楚王严厉训斥了一顿,接着在楚国境内大量劫掠,号称出师大捷。
   昭王沿途游览狩猎,抵达汉水岸边后,又吩咐手下再次募集民船。楚国渔民便怀恨选了几首船,将船拆卸后用胶水粘上,外面再涂上彩色的油漆,看不出一点蛛丝马迹。昭王与将领坐到船上,满载着抢掠而来的车、马、珠宝等物,开船渡河。不料,船行驶到江心时,胶水被江水泡化了,船板接连掉落,船一下子就散了架,昭王和众多大臣全部掉到水中。昭王不会游泳被淹死了,大臣们认为昭王如此死去,传开来不好听,便就地潦草掩埋了昭王,谎说昭王患病暴亡。
   此次南征给周朝带来了沉重打击,周朝再也不能掌控“南土”了,楚国挣脱了束缚,在江汉流域不停地发展壮大。所以说,周昭王南征被淹死,全军倾覆,损失惨重,是中国历史上的大事之一。此事不但象征着周王朝盛极而衰,而且象征着楚国已经非常繁荣富强,能够和周朝对抗。后来,楚国发展成春秋五霸之一。

楚国强大

   西周时期,周朝并没有牢牢地控制住楚国及全部南方,楚国反而不断地发展壮大。楚族的第三代子孙熊绎被周成王封为楚君,定都丹阳。熊渠是西周末期楚国的君主。他是熊绎的四世孙。在熊渠统治时期,周天子是周夷王,他是周懿王的儿子,周孝王的侄孙。懿王驾崩后,夷王即位,但由于他体质孱弱,又生性懦弱,后来被周孝王篡位。孝王逝世后,众诸侯又拥夷王重新登上王位。夷王因此对诸侯感恩戴德,此后召见诸侯时,就破除天子立于高堂承受朝拜的旧例,改成走下堂来接见诸侯。虽然人们称赞他敬贤重士,可是周王室与天子的威严也大打折扣,因此后人将他的“礼贤下士”视做周王室衰落的象征。由于周王室日益没落,各方诸侯也渐渐怠慢,要么不去朝拜,要么相互开战。而熊渠所在的楚国则政清治明,日益强盛。
   楚君熊渠箭术高超,精通后法,有雄才大略。熊渠统治楚国期间,楚国逐渐发展壮大,屹立于诸侯之间。熊渠着手实现他的宏图大业,想在南方的偏远地带创建荆楚王朝。他先后讨伐并征服了庸国、越族和鄂国,为楚国逐鹿中原提供了最有力的保障。熊渠认为楚国今非昔比,足以同周廷抗衡了。所以,熊渠封他的大儿子为句王,二儿子为鄂王,三儿子为越章王。依照周礼,只有周天子方能称王,诸侯们依次称做公、侯、伯、子、男。熊渠原本是“子男”,竟敢自称做“公”,如今竟一口气连封了三个王,实在是狂妄至极。很明显,楚国羽翼丰满了,他们想独立出去。不过,熊渠的分封仅是试探,因为后来周朝日渐没落,楚国也没有采取周初的大分封,只是不遗余力地推广了周朝奴隶主贵族体制的根本---采邑制。此后,楚国的采邑制不断发展,逐渐形成了很多大贵族。
   后来周厉王继位,他加强了中央集权,控制了国家资源,不停地讨伐四周的“荒服”地带,其中就包括荆楚。熊渠不想和周王朝兵戎相见,又加之其他诸侯国也对楚国施加压力,于是熊渠主动撤去了儿子们的封号,还派使者重新向周朝进贡龟贝,表示依旧向周俯首称臣。
   自熊绎到熊渠历经一百多年,其间周国由盛极一时转为日益没落,楚国却逐渐发展壮大,和中原其他诸侯国一般,慢慢挣脱了周王室的统治,开始了自立、自强的奋斗历程。熊渠先是出征南方,又向西发展,说明他的战略目标主要是南方,他试图首先控制长江流域,等实力雄厚后再逐鹿中原,同周王朝分庭抗礼。熊渠的策略深深影响了后世的楚国君主,也打下了楚国立足江汉、问鼎中原的基础。熊渠堪称是楚国历史上举足轻重的开拓者。

周厉王止谤

  周厉王在位时,周国的社会矛盾错综复杂,日趋激化。司马迁认为周朝的首位暴君当数周厉王,厉王与夏桀、商纣不分仲伯。而且周厉王死后谥号为“厉”,即滥杀之意。周厉王生性暴戾,在他看来,父亲周夷王过于仁慈,对诸侯大夫宽厚纵容,导致王室的号召力一天不如一天,更兼西周一直大动干戈征伐周围的少数民族,国势日益没落,国库也逐渐空虚,所以周厉王决定刷新政治,在国内推行新政,此即历史上的“历始革典”。
   周厉王非常注重政治与经济领域的革新。在政治领域,他致力于“削藩”,也就是削减诸侯的力量。除此之外,为了监管各地方的政事,厉王还想任命一些叫做“牧”的钦差大臣,把他们派往各个诸侯国。诸侯们一贯无拘无束,都不愿受到管制和约束,因此也是百般阻挠,对周厉王也深恶痛绝。周厉王还牢牢控制了江河湖泊、山丘原野、树木森林等自然资源,并美其名曰“专利”/。人民使用这些自然资源,一律都要缴纳赋税钱财。周厉王还颁布了一项圣旨,严禁国人谈论国事。他派遣大批暗探出去,让他们监视人民,一旦碰到非议“专利”、乱发牢骚的人,就格杀勿论。一时间,周朝内外人心惶惶,人们抑制住愤怒,把所有不满都咽到肚里,再不敢谈论国事了。
   如此苛政之下,人们三缄其口,自是无人再非议朝政了,周厉王听说后便自鸣得意起来,他对召穆公说:“看看,想禁止流言也不难嘛!如今,再没人敢议论朝政了。”召穆公说:“这种方法并非长远之计,只是暂时达到了目标。您不许人民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就宛如截住江河的水不许它流动,河水被截住后,水位越来越高,到一定程度,便会决堤,爆发洪水,这样会带来更严重的灾害。民怨就如水,不能强行堵住,而只能引导。老百姓的嘴纵然能堵住一时,可是堵不住一世啊!”这便是“防民之品,甚于防川”的来历。可是周厉王将召穆公的话当做耳旁风,依旧一意孤行地贯彻他的改革方针。周厉王对所有的反对和抵抗,一律采取高压手段强行镇压。
   人们忍耐了三年,到公元前841年再也无法忍耐了,千万奴隶与农民在某些贵族的默许和鼓励下联起手来,爆发了规模巨大的起义。这些备受欺凌的人们杀气腾腾地冲向皇宫,准备除掉周厉王。皇宫的护卫早就对厉王恨之入骨,他们乘机作鸟兽散,再也不管厉王的死活。厉王无奈之下,只得和数名近臣在夜色的掩护下夺命而逃。这便是历史上著名的“国人暴动。”国人起义时,杀气腾腾的人们闯进皇宫后,厉王早就逃了。人们听说太子静在召穆公府中避祸,便将召穆公的府邸围得水泄不通,逼迫他献出太子静。召穆公无计可施,只好交出自己的儿子,谎称是太子静,人们不辨真假,顿时打死了假太子。
   周厉王逃之夭夭,“太子”也已毙命,贵族们纷纷推荐周定公和召穆公一起主持国政,如有重大事项则交由六卿一起商议,人们称这种政治体制为“共和”。人们将公元前841年叫做共和元年,就是从这一年开始,中国历史才有了确切的纪年。司马迁在《史记》中的编年就始自共和元年,而在此之前的历史皆由于没有编年,而使很多历史事件散佚,造成历史的空白。从此,历代史官都着手整理编年史,他们记录得非常详尽真实,一直持续到今天,使后人比较清楚地了解了中国的历史脉络。所以,发生于西周的共和行政,不但是当时石破天惊的国家大事,而且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上也非同小可,影响至今。
   共和十四年,周厉王殁于彝邑。于是,召穆公将太子静仍活在人世的消息告知天下。在周定公和召穆公等大臣的努力下,各国诸侯终于同意太子静即位。太子静登上天子宝座后,被称做周宣王。周宣王励精图治,又有召公虎等臣的精心辅助,使周朝达到“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