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北大历史课

 秦汉时期 (3)

 

七国之乱

七国之乱是发生在汉景帝三年(公元前154年)的一次诸侯王国的叛乱。参与叛乱的是吴王濞、楚王戊、赵王遂、济南王辟光、淄川王贤、胶东王雄渠、胶西王昂,其中吴王濞是这次叛乱的主谋。七国之乱的根源,是强大的王国势力与专制皇权的矛盾。

汉景帝刘启采纳晁错的《削藩策》,下令削夺王国土地。景帝的这一举措在朝野引起了很大震动,被削地的诸侯王们心怀不满,而未被削地的诸侯王们兔死狐悲,也都惶惶不可终日。景帝三年冬,景帝下令削夺吴国的会稽、豫章郡。吴王刘濞闻讯后,串通楚、赵、胶西、胶东、淄川、济南等六国的诸侯公开反叛。刘濞共聚众三十余万人,号称五十万,又派人与匈奴、东越、闽越贵族勾结,以“诛晁错,清君侧”的名义,举兵向西,从而开始了西汉历史上的吴楚七国之乱。

由于刘濞早有预谋,所以七国军队在叛乱之初进展顺利,先攻梁,再围齐,前锋直指今河南东部。景帝见叛军来势凶猛,一时慌了手脚,听信了爰盎的谗言,将晁错腰斩,以图换得吴楚退兵。但叛乱的诸侯不但没有退兵,反而认为景帝软弱无能,刘濞公然自称东帝,与西汉政权分庭抗礼。当此之时,景帝下决心以武力镇压叛乱。太尉周亚夫奉命率军出蓝田经武关至洛阳,出奇兵断绝了叛军的粮道。当时正值天寒地冻,叛军士卒粮尽援绝,终于自行崩溃。周亚夫率军追击,大破吴楚联军,吴王刘濞逃走后被杀。此后,其他诸侯王的叛军也相继被击败,纷纷投降,叛乱被平息。七国之乱的平定和诸侯王权力的削弱,沉重地打击了分裂割据势力,进一步加强了中央集权制度。

汉武帝的雄才大略

汉武帝刘彻,是汉朝的第七位皇帝。四岁被册立为胶东王,七岁时被册立为太子,十六岁登基,在位五十四年。汉武帝创立年号,同时也是中国第一个使用年号的皇帝。

他登基之初,继续他父亲生前推行的养生息民政策,国力进一步增加。在之后的统治期间,武帝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使得汉朝的政治、经济、军事变得更为强大。在政治上,武帝加强皇权,采纳主父偃的建议,施行推恩令,以法制来推动诸侯分封诸子为侯,使诸侯的封地不得不自我缩减;同时他设立刺史,用来监察地方。在军队和经济上,武帝加强中央集权,将冶铁、煮盐、酿酒等民间生意变由中央管理,同时禁止诸侯国铸钱,将财政权集于中央。在文化上,他采用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为儒学在古中国的特殊地位铺平了道路。在外交上,武帝派张骞前往西域联络大月氏,开通了“丝绸之路”。

汉武帝是雄才大略的封建政治家,在他统治期间,以汉民族为主体的统一的多民族封建国家得到了巩固,中国开始以高度文明和富强的国家闻名于世。但是由于连年的战争,汉朝的国力逐渐衰弱。汉武帝在执政后期也意识到这些问题,于是采取了一些积极有效的措施,使得汉朝的经济继续发展。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汉初,在政治上主张无为而治,经济上实行轻徭薄赋,在思想上,主张清静无为和刑名之学的黄老学说受到重视。武帝即位时,从政治上和经济上进一步强化专制主义集权制度已成为封建统治乾的迫切需要。主张清静无为的黄老思想已不能满足上述政治需要,更与汉武帝的好大喜功的性格相抵触;而儒家的春秋大一统思想、仁义思想和君臣伦理观念显然与武帝在位期间所面临的形势和任务相适应。于是,在思想领域,儒家终于取代了道家的统治地位。

公元前135年,汉武帝下诏征求治国方略。儒生董仲舒在著名的《举贤良对策》中系统地提出了“天人感应”、“大一统”学说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主张。董仲舒认为,“道之大原出于天”,自然、人事都受制于天命,因此反映天命的政治秩序和政治思想都应该是统一的。他把儒家的伦理思想概括为“三纲五常”。汉武帝采纳了董仲舒的建议,儒学开始成为官方哲学,并延续至今,从此,经学研究在汉代盛行。汉武帝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有其时代特点,他推崇的儒术,实际上已经吸收了法家、道家、阴阳家等各种不同学派的思想,与孔孟为代表的先秦儒家思想有所不同。汉武帝把儒术与刑名法术相结合,形成了“霸五道杂之”的统治手段,对后世影响颇深。

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当时的汉王朝,边境不稳,时常遭受匈奴人的侵扰。作为游牧民族的匈奴,几乎把农耕为生的汉朝当成了自己予取予求的库房,烧杀掳掠无所不为。而面对这样的局面,长城内的国家却从秦以来就无力从根本上改变,胜利的时候极少,秦只能寄希望于修筑长城进行消极防御,而汉朝却以和亲以及大量的“陪嫁”财物买来暂时的相对平安。

公元前123年,十八岁的霍去病跟从卫青领军征战。卫青任命霍去病为嫖姚校尉,带领八百骑兵,作为一支奇兵脱离大军在茫茫大漠里奔驰数百奇袭匈奴,打击匈奴的软肋。这次战役霍去病斩敌2018人,杀匈奴单于的祖父,俘虏单于的相国以及叔叔。公元前121年,霍去病被武帝封为骠骑将军,春夏两次率兵出击占据河西(今河西走廊及湟水流域)地区的匈奴部,歼四万多人。同一年秋,他奉命迎接率众降汉的匈奴浑邪王,在部分降众变乱的紧急关头,率部驰入匈奴军中,斩杀变乱者,稳定的局势,浑邪王得以率四万余众归汉。从此,汉朝控制了河西地区,打通了西域道路。

公元前123年,霍去病与卫青各率五万骑兵过大漠(今蒙古高原大沙漠)进击匈奴。霍去病击败左贤王部后,乘胜追击,深入两千余里,歼七万余人,后升任大司马,与卫青同掌兵权。霍去病用兵灵活,注重方略,勇猛果断,每战皆胜,深得武帝信任,并留下了“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千古名句,病逝时年仅二十四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