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合作走向决战---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战胜国民党

   三、“三国四方”都瞄准战后(1)

 

出卖国家利益的“雅尔塔协定”

进入1945年以后,对中国为祸五十年的日本走向败降,神州大地上政治斗争的主角就变成“三国四方”,也就是中国的国共两方和美国、苏联。这三个国家的四种政治力量的关系错综复杂,从日本投降前夕就瞄准了战后主宰中国这个大目标,在某种意义上成为毛泽东、蒋介石、杜鲁门、斯大林这四巨头斗法。

中国虽因日本投降成为战胜国,可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地位并未改变,国家仍然受人欺凌,领土和权仍然被强国瓜分,而且瓜分者还是一同对法西斯作战的盟友。美英苏秘密签订的雅尔塔协定及由此派生出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就是典型的事例。

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政权为了在战后更好地对付共产党,居然完全接受雅尔塔协定的安排,以出让国家领土权益为代价,换取苏联不支持中共的保证,同时又将自己放在美国附庸国的位置上。这不能不激怒一切有民族自尊心的国人,也种下了国民党政权在战后迅速败亡的种子。蒋介石通过战后的交易取得了外交上的有利地位。

“先夺取半个中国,再夺取整个中国!”

1945年1月至8月初,国共关系处于尖锐对立的状态。与前几年不同的是,此时争执的焦点不是对日坚持抗战或是妥协的问题,而是在战胜日本后谁在中国处于优势地位的问题。延安枣园内一系列中央会议以及与美国、苏联人的商谈,都围绕着这一中心点。当国民党正面战场出现大溃败后,中共中央在枣园接连举行会议,确定提出建立“联合政府”的要求。对于独裁的蒋介石来说,这实际上无异于与虎谋皮,因此中共一面在政治上宣传这一口号以争取国内外各界同情,一面加紧军事上的行动,准备对日实行最后大反攻,并应付当时认定的日本投降后不可避免的内战。

中共中央此时在军事上的方针,概括为“扩大解放区,缩小沦陷区”。因国民党还在抗日,毕竟不能向国统区大举发展,于是日军在1944年新占领的广大地区成为扩大解放区的重要目标。在华北、华中敌后,解放区军民广泛开展拔据点、夺取边远城镇的工作以压缩敌占区的攻势,同时又根据中共中央指示,抽调部队向华中、华南和华东实施战略性展开。

1944年11月,八路军三五九旅的主力告别了进行了三年大生产的南泥湾,并偕同延安干部大队开始了远征湖南、广东的新“万里长征”。部队于1945年春夏之交进入湖南境内,并准备下一步向广东发展以会合东江纵队,建立华南根据地,以便将来内战爆发后在全国战略格局上“造成南方一翼”。与此同时,八路军晋冀鲁豫军区王树声等部进入河南,在国民党军丢弃的豫西地区建立根据地,并同鄂豫边地区的李先念所率的新四军第五师相呼应。中共中央还决定成立新的鄂豫皖中央局,派当年在此战斗过的原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重返此地担任书记,重整旧部,恢复过去横跨三省的鄂豫皖根据地。

为发展湖南、湖北交界地带的工作,根据中共中央部署,当年在洪湖战斗过的红二军团师长贺炳炎率领的八路军一二0师部分干部和精干部队返回湘鄂边地区,建立江汉军区,准备在当年洪湖苏区的那片平原上重建根据地。莫文骅等原广西红七军干部也接到中央指示,要他们准备率队重返广西,利用日军刚刚占领该地的混乱局面建立根据地。粟裕所率的新四军一师和原六师之一部也在1945年年初渡过长江进入苏南,直插京沪杭三角地区,在日伪顽交界地区建立根据地。随后,江南新四军又向浙东、皖南发展。

这一系列的战略性行动勾画出一幅蓝图,那就是将华北的八路军与中原的新四军五师、华南的东江纵队连成一片,从陕甘宁直至广东、广西形成一道各根据地相连的战略屏障,将国民党主力堵在大西南的山区里。此刻,除了陕西潼关至西安这段陇海线尚未被日军占领外,国民党方面已经一寸铁路不剩,也没有一个出海口。这样,反法西斯盟军即美国军队一旦在中国东部登陆,只有找中共武装策应。1945年4-6日党的七大对此目标的规划是:先夺取半个中国,再夺取整个中国!

日本突然投降使中共反攻未能实现

可惜的是,由于对苏联将参加对日作战不知情,中共中央此时还认为离日本崩溃还会有较长时间,因此南下部队还只是刚刚陆续出发。毛泽东在1945年6月仍对南下的王震等人预计说:“日、美决战当在明年夏季以后,故你们尚有一年至一年半以上之时间可以利用。”随后的形势突变,使得这一计划不可能实现。

在解放区战场上,1945年春夏八路军、新四军也对日伪军积极展开局部反攻。通过局部反攻,日军占领区大大缩小,解放区得以进一步扩大。不过,当时八路军、新四军进行反攻时还难以进行大规模的战役行动,其主要原因是武器装备太落后。1945年4月,在党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毛泽东作《论联合政府》的政治报告时,曾设想过:“中国解放区的军队一旦得到新式武器的装备,它就会更加强大,就能够最后的打败日本侵略者了。”可是,由于苏联、美国都不向解放区提供武器装备,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设想的战略反攻还没有开始,反法西斯盟国共同努力导致的日本投降就突然来临了。

“南渡君臣”坐等胜利并扩大内战

临近抗战胜利的国统区,政治空气是一片沉闷。外敌入寇后偏安巴蜀的“南渡君臣”们,则在观望国际形势坐等抗战胜利,并以主要精力与中共争夺胜利果实。四川腹地因四面被崇山峻岭环抱,中间是丘陵和平原沃里,险可阻外敌,富足图生存,自古以来常是中原人民和某些帝王的避难之地。抗日战争开始后,不仅国民政府迁都重庆,沿海和长江流域的大批工商业者和老百姓也迁逃四川,重庆、成都等地一时都人满为患。国民政府迁都重庆后,因有大量外来居民涌入,市内人口一时达到200万。

蒋介石本人及其周围的一群人,此时却是终日在谋划如何返回其起家的江浙地区,并在战后夺取全国,以达成国民党在中国从来没有实现过的统一。进入1945年年初以后,中印公路的打通使大批美援物资滚滚而来,中央嫡系部队36个师换上了美式装备,那些刚刚由“十万青年十万军”口号动员起来的青年军也武装齐全,可是并不见其出征战场。从国民党军的战略配置图看,其所辖的10个战区、4个方面军100个军、300多个师另20个独立旅共250万人的陆军中,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部队在抗日前线。特别是装备精良的部队,大多部署在深远的大后方。

得到了大量美援,武器装备较日军已占优势,国民党在战场上却仍是只对峙不出击。要美援、要装备,只是一味地要别人的东西。自抗战前三年从苏联求得3亿多美元的援助外,以后又从美国得到10亿美元、从英国得到1亿英镑。这些钱相当于国民政府战前四年财政收入总额,数目不可谓小。可是要到了金钱和武器又舍不得用于抗日战场,留它干什么呢?7月间,宋子文从苏联谈判路途回国,向国民参政会做报告,已经说明:“对日战争可能在今年秋季,最迟在明年春季结束。”此时国民党最高当局知道苏联即将出兵,美国又要进攻日本本土,战争可以靠别人来打,自己就能乘机保存和壮大实力并进行内战。

正是出于这种原因,中国的局部内战在日本投降前就已经发展到相当规模。1945年夏天,国民党军在湖南出动了20个师以上的兵力截击南下的八路军王震部,双方在湘中和湘东北一再苦战。同时,国民党第三战区调集精锐一次次在天目山等地与新四军南下部队作战,国民党第一战区的部队在河南西部向八路军发起进攻,绥远西部的国民党军傅作义部也大力东进攻击八路军晋级军区部队。对陕甘宁边区的南部要地爷台山,国民党军胡宗南部也于7月间发起大规模进犯,八路军则集中陕甘宁留守兵团的主力进行反击,激战持续到日本宣布投降之后。外战尚未停止,内战却已经成燎原之势。后来,国共双方在统计抗日战争伤亡官兵数量时,都将对内作战的数字列入,所以在八年抗战的380万个伤亡将士(其中阵亡150万人)中,其实也有相当数量是中国人自己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