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合作走向决战---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战胜国民党

   三、“三国四方”都瞄准战后(5)

 

艰难的谈判过程

在抗日战争胜利之时,给中国人带来巨大悲哀并给中共带来巨大难题的事件,就是蒋介石为一已私利,出卖国家领土主权与苏联达成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蒋介石在取得苏联的交换条件后,同意在东北给予苏联以种种特权,并允许外蒙古独立。中国的版图在外蒙独立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由清末的叶形,变成了公鸡形。中苏谈判开始后,美国政府就通知双方:“由于美国在雅尔塔的任务,任何中苏条约在签字前,希望先和美国磋商。美国的态度是:雅尔塔协定必须遵守---而且准确地遵守,不多也不少。”

中苏谈判开始后,苏联提出的要求甚至已经超出了雅尔塔协定的要求,如要将旅顺、大连由苏联可使用的“自由港”变成苏联单方面占领的军事区,外蒙古则由“维持现状”变为要中国承认外蒙古独立。对于旅顺、大连的问题,因为美国的许诺在前,国民党政府感到可以让步,只是词句上要维护一点面子,不能再用“租界”等字样,并加上“中国海军也可使用”等字样。蒋介石最感难办的是对外蒙古“现状”的理解,因为它关系到面积15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问题。在1924年签订的《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中,苏联正式承认外蒙古为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中国国民政府则同意苏联暂时在外蒙古驻军。对外蒙古“维持现状”依照此解释,可以理解为承认其“自由”和允许苏联驻兵。

在斯大林以强者自居的严厉口气下,国民政府谈判代表宋子文和蒋经国很快就表现出一副请求怜悯的可悲形象。二人一再与苏方交涉,表示可作出最大让步,允许苏联在外蒙驻兵,让外蒙保持最大限度的“自治”。但不论宋子文和蒋经国如何恳求,斯大林坚持要中国承认外蒙古独立,并要求将旅顺、大连作为苏联的军事区。对于苏联的要求,美国政府也感到过分,要求国民政府不得做出超过雅尔塔协定的让步。由于美国于7月16日试验原子弹已经成功,对苏联参战的要求已不像原来那么迫切,所以美国对中国国民政府又提出新的要求,即在旅顺、大连问题上不得再向苏联让步,但是对外蒙问题却要宋子文“变实质为形式”,即索性公开承认其独立。

8月5日,杜鲁门指示哈里曼通知斯大林:“我们的目的在于门户开放政策,因此我们反对把大连港划归苏联军事区域或把它作为苏联海军基地。”这就露骨地表明美国也想染指旅顺、大连。苏联的苛刻条件和来自美国的指令,这两方面压力使得蒋介石一时也感到难堪,谈判于8月上旬恢复后又拖延不决。可是8月9日苏联参战后,10日日本要求投降的消息就传来,谈判形势立即有了大变化。8月12日的谈判开始后,斯大林“好心”地提醒中国国民政府代表,说中国共产党马上要进入中国东北,把中共拉进来当成压蒋介石屈服的砝码,果然一下触到了蒋介石的痛处。当天晚间蒋介石就复电宋子文,允其“权宜处置”,从而在实质上完全接受了苏联的各项要求。

《中苏友好同盟条约》

第二天,也就是1945年8月14日,中国历史上又一个不平等条约---《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由中国国民政府与苏联政府在莫斯科签订。这个条约名义是两国共同结盟对日作战,实质却是中国国民党当局以承认苏联在中国东北享有特权和外蒙古独立,换得苏联不支持中国共产党并将除旅顺、大连以外的全东北交给中国国民党接收。出于签约双方各自的忌讳,这个条约中只字未提中国共产党,但是条约换文上最关键的一句话就是:“苏联政府同意予以中国以道义上与军需品及其他物质之援助,此项援助完全供给中国中央政府即国民政府。”

中苏条约规定,苏联红军在战争结束三个月内完成撤出,将东北交给国民政府。条约还规定缔约双方保证在实现和平之后“进行密切的友好合作”。条约规定中国宣布大连为“自由港”,旅顺由中苏海军共同使用。这条约中有关外蒙古的规定是,中国同意在战败日本后,如果经公民投票表决,将根据外蒙古人民的意愿,承认外蒙古独立 。同年年末,外蒙古进行了“公民记名投票”。这种与国际通用的无记名投票方式完全相反的办法,是要投票者面对当地政府人员在票上签名再投。果然不出所料,经宣布有98%的票数赞成独立,于是翌年1月5日国民政府正式承认外蒙古独立。

中国人留下了痛苦的记忆

如果从苏联早已宣布的支持各国人民革命斗争的政治原则来说,参加对日作战和支持中国是应尽的义务,根本不应该提出这类损害中国主权的条件。如果同美国和中国国民党政权事先不达成什么协议,苏军一样可以顺利占领满洲,而且在占领后以实力地位支持中国共产党或进行外交周旋,所采取的步骤可以更灵活,无论对美、对蒋,都可处于更有利的地位。斯大林当时的对华态度不仅在政治上是缺乏道义的,在战略上也是缺乏远视的。以后的事实很快证明,斯大林此时根本未料到,由于中国革命的胜利,他费尽力气所达成的雅尔塔协定在几年后变得毫无用处。

苏联出兵东北,促进了中国抗日战争的早日胜利,但是中国版图上又少了大片土地。从1858年俄国逼迫清政府签订《中俄瑷珲条约》直至1945年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俄国及苏联政府以军事占领和政治干涉,使中国先后丧失了数百万平方公里的领土。这些,不能不对后来的中苏关系产生长远的不利影响。这段历史回顾起来,确实给中国人留下了痛苦的记忆。当时美、英等西方国家仍以殖民者的态度对待“四强之一”的中国,苏联在同意援华的时候也严重损害中国的领土主权,这其中一个最基本的原因,就是在现代国际秩序中起决定因素的是金钱和武力,富国、强国和穷国、弱国之间不可能有真正的平等。

不平则鸣

不过,我们如果公正客观地看待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历史进程,雅尔塔协定中虽然消极方面占主导地位,但多少还有一点积极因素。苏联根据协定出兵中国东北,对于促进世界大战的结束和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还起到了推动作用。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作为主要战胜国的美、英、苏三国明确分配了胜利果实,这虽然忽视了弱国、小国的主权和利益,但对于维护战后国际和平却有一定作用。苏联在雅尔塔协定中将满洲划为自己的势力范围,对于抵制美国的势力进入中国东北,以及中国革命力量日后在满洲的发展,在客观上也有某些益处。

几年后由于中国革命的胜利,反共的国民党出卖给苏联的国家利益,被对苏友好的中国共产党人收回。由于外蒙古独立已成事实,新中国则对此继续承认。1949年7月,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在全国解放战争已临近最后胜利的凯歌声中到达莫斯科,斯大林在克里姆林宫第一次会见代表团团长刘少奇时就表示:“1945年签订的中苏条约是不平等的,因为那时是与国民党打交道,不能不如此。”斯大林这番既有歉意又自我辩解的讲话,只能令中国人感叹不已。以斯大林为首的苏联无论是对待中国国民党或是中国共产党,在许多方面都没有体现也“平等”精神。

“不平则鸣。”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巴黎和会上,中国虽是战胜国的身份却将山东权益割让给日本,从而激起五四运动,成为伟大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开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的雅尔塔协定和中苏条约,以及美军以解除日军之名在东部沿海大举登陆,又一次使中国在战胜之际蒙受了重大屈辱。这样,刚刚对日本“发出愤怒的吼声”的中国人,又对坚持卖国、独裁、内战政策的国民党政府发出了同样的吼声,这也昭示着战后的中国必将掀起新的革命高潮,并为国共斗争揭开新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