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合作走向决战---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战胜国民党

   四、抗战胜利突来,双方各有忧虑(4)

 

国共双方争夺“桃子”

在日本宣布投降却还未放下武器的这段短暂的时间里,国共双方的矛盾虽然迅速上升,不过争夺的焦点还在日军由谁受降和沦陷区由谁收复的问题上。双方的进军主要目标还是日占区,不过国共两军的局部内战已经愈演愈烈。对于争夺胜利果实,在8月13日的延安干部会议上毛泽东以他一贯的幽默感打了个形象的比喻—“比如一颗桃树,树上结了桃子,这桃子就是胜利果实。桃子该谁摘?”

为了使解放区军民能摘到较多的“桃子”,中共中央在政治上、军事上都展开了斗争。为了在政治上批驳蒋介石要求第十八集团军“原地驻防待命”的命令之荒谬,毛泽东马上起草了两篇回复蒋介石的公开电,分别于8月13日和16日以朱德总司令的名义发表。此外,毛泽东又为中央起草了一系列党内指示。根据中央指示,各战略区的领导人也都根据本地区的任务,制订了夺取大城市的计划,并马上通过电波把命令传达到千里之外的各军区。

晋察冀军区下达的命令是:准备夺取北平、天津、保定、石门、大同、阳泉、张家口、唐山、山海关,并与苏军会师,准备伺机进入东北。山东军区下达的命令是:准备占领济南、德州、徐州、青岛、连云港及其他交通要道。晋冀鲁豫军区下达的命令是:准备协助晋绥军区夺取太原,并准备占领开封、新乡、归德三城。晋绥军区下达的命令是“准备夺取太原、呼和浩特。在皖东天长县的新四军军部于8月10日接到中共中央关于”集中主力去占领大城市和要点“的命令,于次日下达了向南京、上海等大城市进攻的部署,还任命了上海、南京等市的市长。

在中国共产党人积极行动的同时,过去的抗日战场上消极应付的国民党当局却以极快的速度前来抢夺胜利果实,并阻挠解放区军民的对日攻势。当潜伏在宁沪一带的国民党特务机关向重庆急报了上海出现的动向后,蒋介石立即对周佛海等南京伪政权头目加封官职,令其坚守上海等城,不能向新四军缴械。消息传来,中共中央又于8月12日改变决心,提出“江南大城市不会和占领打算“,要求新四军停止执行攻击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命令,向中小城市和广大乡村发展。

张家口之战

在大反攻开始之后,华北战场是解放区抗日军民的重点攻击方向。从河北平原、太行山麓到长城脚下,到处都吹响了反攻的号角。张家口之战,又是反攻中最为出色的一个范例。重庆国民党当局对距自己战线十分遥远的张家口十分关注,是出于全国战略格局的考虑。蒋介石在一个多月前接到雅尔塔协定的内容后,就根据美国在华军事顾问的建议,将驻河套地区傅作义部3个军升格为第十二战区,并令其东进,与日伪军联系,准备接收并夺取平绥线,切断进入内蒙古和东北的苏军与华北八路军的联系,阻止中共部队进入满洲,建立所谓的“防共隔绝走廊”。美军顾问还特别强调,如果此举成功,中共问题不难解决。

毛泽东为延安总部起草的命令,也要求八路军以晋绥军区一部阻止傅作义部对察东解放区的进攻,而以晋察冀、晋绥军区主力配合苏蒙联军作战消灭和迫降日伪军,夺取察哈尔、热河一带。八路军察蒙骑兵支队奉命前去与苏蒙联军联络,于15日在张北地区首次遇到了苏蒙联军。双方商议了共同作战的事宜,苏军表示他们准备进攻张家口。然而此后苏军因遵守与美国商定的不过长城的协议,只对张家口采取了佯攻,真正发动强攻的是八路军部队。当八路军包围张家口时,当地的日本驻蒙军司令官根本博已经与国民党军傅作义部达成协议 。20日清晨,八路军开始了攻城战斗,经三天激战攻入城内,日军突围向东逃窜。8月23日下午,民国年间作为察哈尔省会的张家口全城得到解放。

张家口是八路军在国内占领的第一座省城,这座塞上名城随后还成为晋察冀解放区的首府。听到八路军攻占张家口的消息,国民党当局竟然称此地被“股匪占领”,并要求日军再夺回张家口以交给傅作义部。然而,此时华北的日军在解放区军民四处展开的反攻面前已是焦头烂额,在北平、天津 和太原等各个要点守备兵力都捉襟见肘,穷于应付,实在无法完成国民党的要求。

八路军广泛展开攻势

当时在华北其他地区,八路军也广泛展开攻势。晋察冀军区的部队从8月11日就开始向北平发起攻击,从三面形成对北平的包围,并一度攻占北平东郊的通县飞机场。晋察冀边区政府还公布了新北平市长的任命,并组织接管干部。日军急忙撤退外围的据点,和已经宣布就任国民党新编军长职务的门致中指挥的华北伪军一起,集中重兵守住了城池。在华北最大的工商业城市天津,此时也发生了一场激战。八路军冀中军区根据反攻的命令,集中13个团的兵力,在8月中旬进抵天津外围。8月19日夜,八路军冀中军区部队一举攻入城内,占领了西火车站。驻天津的日军集中兵力和火力顽抗,伪军和所谓国民党“地下军”也投入战斗。八路军因火力弱和兵力不足,很快撤出了市区。

八路军晋绥军区的部队从8月12日起也开始了反攻,一部向当时的绥远省会归绥(今呼和浩特市)进攻,一部向山西省会太原进攻。8月15日,八路军攻入太原市郊区,随即又攻入当时作为太原县城的晋祠。日本第一军司令部在太原市内坚守,又与国民党第二战区阎锡山部勾结共同进行反共作战,八路军停止攻击太原,转成解放了山西西部和北部的大部分县城。8月18日,八路军晋绥部队攻入归绥,城内日伪军1300多人被包围后已同意缴械。此时,国民党傅作义部从河套方向开来,在城外向八路军发起攻击,城内的日伪军也立即翻脸。八路军受到内外夹击,不得不撤出归绥。不过绥远东部的大片地区,却就此被八路军解放。

北线的反攻连连奏捷之际,在南线的晋冀鲁豫军区也取得节节胜利。晋冀鲁豫军区的部队于8月中旬开始向当地的日军和伪军展开反攻后,因开封、新乡等城难以攻取,很快移兵在横跨四省的广大地区内占领了大部分县城,并切断了平汉铁路、陇海铁路。随后,晋冀鲁豫军区部队又攻占了只剩下伪军驻守的华北古城邯郸。此后,晋冀鲁豫军区司令部迁到这里,使此时成为又一个重要的解放区首府。

山东方面的反攻规模最宏大。山东军区司令部在日本宣布投降后迅速将这些分散的武装统一编为8个师、12个警备旅和1个还没有作战舰艇的海军支队。50万民兵也动员起来,积极参战和支前。8月12日,山东出席解放区人民代表会议的代表正式推举产生了山东省政府,黎玉担任了主席。根据侵华日军总司令部的命令,山东日军拒绝了八路军要其投降的通牒,坚守济南、青岛两地,并向胶县、淄川等地反扑。然而八路军在山东仍收复了大部分县城,并于8月17日解放了威海,于8月25日解放了烟台,为渡海进军东北打开了通道。

大城市和要道不能属于八路军、新四军,可是在“力争”二字下,解放区军民还是摘到了不少“中小桃子”。在华北方面八路军采取攻势,从8月9日至9月2日共收复了100多个中小城市和广大乡村,包括烟台、威海卫、龙口、益都、张家口、集宁、丰镇等地。新四军占领了江苏中部、安徽中部和南京、太湖、天目山之间的许多县城,造成了极好的形势。通过反攻占领广大地区和大量缴获物资装备,情况有了极大的变化。解放区军队由93万人迅速发展到近130万人,部队装备也大大改善。解放区的面积也达到200万平方公里以上,纵跨长城内外、大江南北,除中原区外又全部连成一片。与八年前抗战开始相比,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根据地人口扩大了80倍,军队扩大了20多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