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合作走向决战---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战胜国民党

   四、抗战胜利突来,双方各有忧虑(5)

 

6万美军登陆中国沿海

从8月下旬开始,美国将其原先用于“驼峰空运”的太平洋战区的大部分运输机都调到中国。数百架C46型和C47型运输机频繁地起降于各机场,出现了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都未见过的一幅大规模空运场面。据中国战区美国空军司令斯特拉特迈耶9月25日宣布:仅8月和9月,14万国民政府军就被美国空军用飞机运到日本占领区。

自从美国的大规模空运开始后,冈村宁次又向美国和国民党当局报告,八路军一部攻入天津,虽被击退,却有可能是联合苏蒙军共同南下攻占北平、天津的前奏。其实,当时苏蒙联军严格遵守与美国约定的受降界限,连超过长城配合八路军进攻张家口都不干,更不要说南下平津。不过冈村宁次这一番危言耸听的报告传到何应钦和美军总联络官麦克鲁那里,马上又上报到蒋介石和麦克阿瑟那里,顿时引起重庆林园官邸和美军太平洋总部的紧张。绝不能允许北平、天津落入中共之手,立即成为美军和蒋介石的一致信条。

于是,蒋介石和麦克阿瑟都决定速派兵前去接收。由于美国向华东空运已使用了绝大部分运输机,再加上当时的飞机运量和航程都有限,有些国民党军一时去不了的地方,如华北的天津、青岛、秦皇岛等地,美军干脆自己出马,派出舰队直接到中国登陆。根据麦克阿瑟的命令,美国海军陆战队第3军直接出马,由日本转赴塘沽登陆。中国抗战期间,许多人期盼美军能在东部沿海登陆帮助驱逐日本侵略者,可是美军却从未出现。如今日本投降了,黄海、渤海的海面上却到处是白色的航迹道道,大批美国舰只直向中国沿海驶来。9月30日,在仍由日本军队守卫的天津港里,美军开始登陆。随后,在中国东部港口里有6万名美国海军陆战队蜂拥上岸。

大失人心的“劫收”

“五子登科”一词,在抗战胜利后成为国内各城市中几乎所周知的一句讽刺话。对于“天上飞来的”的接收大员和“地下钻出来的”国民党“地下工作者”们,房子、车子、条子、票子、婊子这“五子”,成为最重要的追逐目标,一时闹得乌烟瘴气,几至不可收拾。当时国民党当局在突如其来的胜利之际急于抢夺城市,对接收事先并无统一规划。结果是党部抢,行政官员抢,军统、中统、宪兵、陆军、空军、警察机关也都争先去抢。加上蒋介石一贯实行“分而治之”的统治权术,党、政、军、特组织互不相统,每一组织内部也故意造成相互牵制的几个派系,这种体制更加剧了争夺的混乱。

当时被派到北平的名义上的最高长官李宗仁,对此曾描述道:“当时在北平的所谓‘接收’,确如民间报纸所讥讽的,实在是‘劫收’。这批接收人员吃尽了抗战八年之苦,一旦飞入纸醉金迷的平津地区,直如饿虎扑羊,贪赃枉法的程度简直骇人听闻。他们金钱到手,便穷奢极欲,把一个民风原极淳朴的故都,旦夕之间变成了罪恶的渊薮。中央对于接收权的划分也无明确规定,各机关择肥而噬。有时一个部门有几个机关派员接收,以致分赃不匀,大家拔刀相见。”在天津,停在港口的一条船竟然被联勤总部、海军部、交通部、战时生产局、战时运输局、航政局这六个单位派上自己的接收人员,你争我夺,各不相让。

在华南,负责抢占广州的新一军到达这座南国名城后,虽然经日军残酷统治后市面已大显萧条,却也不乏少数灯红酒绿之处。前几年历经印缅丛林中苦战的军官们可找到了销魂之处,一时纸醉金迷。为满足奢靡之资,该部强占物、房舍又大量拍卖,百姓按谐音一时对新一军以“新日军”称之。在“突出结婚”的风潮中,连排以上的军官大都找了女人,这时急于投怀送抱者大都并非出自良家。新一军不久被调往东北战场时,广州市市长都开玩笑祝贺道:“你们可为我们带走了不少‘盐水蛋’(暗娼)。”这支训练、装备都与新六军同称国民党军中之冠的美械部队到了东北,战斗力大为降低,除了打内战不得人心外,“接收”之功自然也不可没。

四大家族大发其财及伪币处理

在接收中,最大的直接受益者还是“四大家族”中的三家—财神爷宋子文、孔祥熙这两大豪门及以“蒋家天下陈家党”著称的陈立夫兄弟。对日军和伪政府的浮财和消费资料虽然可以你抢我夺,可是对敌伪工商业企业的生产资料特别是固定资产的接收,还是交行政院院长宋子文处理。金融系统的接收权,也在掌管财政的孔祥熙手中。被称为CC集团的陈立夫、陈果夫兄弟,此时其控制的中央党部虽然没有“劫收”到多少经济机构,也异想天开地打出“党营事业”的牌子,由蒋介石在接收到的日伪资产中拨出5000亿元法币,作为“党营事业基金”。在“四大家族”中,据说只有蒋介石不贪污,可是作为一个把天下据为己有的人,还用得着贪污吗?

当时沦陷区内的民众除了为应付敲诈而气恼外,最关心的事还是自己手里原来握有的汪伪政权发行的钞票,也就是胜利后人称的“伪币”如何处理,特别是没有多少实物积蓄的小民百姓,还要靠过去积攒下的一点钱度日。日军侵占华北、华东各地后,曾强迫老百姓将手中的国民政府发行的钞票法币兑换成伪币,比价是两块法币兑一块伪币。谁私藏一块法币,宪兵队发现后就可以“抗日分子”的罪名抓去,因而沦陷区的法币差不多都已兑换成伪币,并已流通了好几年。

“如今应该按照原比价,一对二。”刚刚胜利后,被称为“收复区”的原沦陷区内许多新出现的报纸都这样呼吁。从沦陷区与大后方的货币实际购买力来看,一块钱的法币与一块钱的伪币的币值相差不多,可那些“接收大员”和“义民”们都是带着法币而来的。接受日军受降仪式举行后两天,何应钦以陆军总司令的名义于9月11日下令停止使用伪币,等候兑换处理。9月28日,刚刚收复的各大城市的银行门口都贴出了国民政府财政部的布告,宣布“伪币与法币的比值为二百比一”。

“二百比一”!此布告一出,刚刚庆祝光复的各大城市里顿时是哭声骂声一片。有钱有势者,早都把手中的钞票换成房产地产和物资,只有小民百姓有点现钞和银行的储蓄在手中,此时差不多都家资荡尽。此时作为战败国的日本,美国当局所定的日元对美元的比价还远未如此刻毒。许多中国人一经比较,不禁抱怨这场胜利是“惨胜”,在日伪统治时“想中央,盼中央”,没想到“中央来了更遭殃”!不仅带着法币来的军政官员们以此发了横财,掌握了国家银行的宋子文、孔祥熙两大家族更是一下子聚敛了富可敌国的资产,这些不义之财马上又大都转存到美国银行,成为穷国向富国的逆向投资,这样到头来只能是穷国愈穷,富国愈富。

经过“接收”的一番大折腾,举国民怨沸腾。国民政府被迫宣布要“清查”接收情况并惩治贪污。可是当“清查”接收中的贪污行为开始后,涉及到四大家族的问题,蒋介石或充耳不闻,或一味包庇。蒋介石自己后来也醒悟到这点,不过却是在1949年年初因内战失败而“下野“之时。当他的部下去看他时,他一再以沉重的口气说:“我们的失败,就失败于接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