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合作走向决战---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战胜国民党

   五、两大对手渝州相见(2)

 

毛泽东最终决定去重庆

既然对中国革命的道路有了新的设想,就要去同蒋介石谈判。毛泽东是否亲自前往,一时成为中央内部争论的焦点。在重庆方面,驻华美军司令部魏德迈也通过驻延安的观察组来电相邀,美国大使赫尔利更自告奋勇前来延安迎接中共的谈判代表,那架起名为“美国姑娘”的由C47型运输机改装的客机正待命起航。在8月22日的延安中央会议上,中央还是决定由周恩来作代表前去谈判。但毛泽东还是想自己亲自前往,于是,在8月25日晚间经过政治局7人与刚从重庆回来的王若飞一夜商讨,反复权衡利害后,决定毛泽东与周恩来、王若飞一起前去重庆谈判。

从1927年上井冈山起,毛泽东就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军队和根据地。设在上海的党中央召唤他不去,要他去苏联学习他也不去,国民党以国民参政会的参政员资格邀请他开会又一直告假。1942年那一次蒋介石相邀,毛泽东本人虽想去,却也因多数同志不赞成和时机不成熟而作罢。此次深入龙潭虎穴,确实是一次破天荒的举动。当时许多人为毛泽东的安全担心,一是怕蒋介石的暗害,二是怕扣留软禁。前者有着美英苏三国保证安全,加上蒋介石对自己邀请的客人如下毒手也会引起天下指责,因而出现的可能性不大,后者却很有可能发生。蒋介石在历史上已有几次将主要政敌诱至身边加以扣留的先例,特别典型的是对李济深、张学良二人。

中共中央经过深入研究,最后还是认为蒋介石扣留毛泽东的可能性不大。是否会当张学良第二,经过分析也认为不会出现。因为东北军实行的是张家父子的封建家族式统治,内部没有政党和进步组织的维系,也没有明确的第二号、第三号人物,一旦主帅被扣群龙无首,可以被收买和分化瓦解。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和解放区则完全不同,已经有坚强有力的集体领导核心和雄厚的力量,国民党休想撼动,那个有百万军队和上亿人口的解放区令国民党政府的后台美国也不敢小视,苏联毕竟又同情中国共产党,蒋介石一般不敢轻举妄动。

8月27日,那架名为“美国姑娘”的专机降落在延安东关机场上,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部长张治中、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乘机前来迎接毛泽东前往重庆。毛泽东招待了二人,确定次日上飞机。临行前他又与代理主席职务的刘少奇说:“对蒋介石的一切挑衅行为,都必须予以迎头痛击。我军的胜利越大,我的处境就越有保障、越安全。

双方的底牌

蒋介石当时是文武两手并用,在重庆谈判中以以文为主,兼之以武力压迫即抢占战略要点。在毛泽东到重庆之前,蒋介石为了与中国共产党谈判,迅速召集幕僚们研究,很快定出一份底盘。根据中共南方局出色的情报工作,毛泽东在与自己最大的对手见面时,就已经知道了蒋介石的让步极限,那就是:在中共保留军队问题上最后可能让至16个师;在中共参加政府问题上考虑在中央各院增设一名副院长;在中共掌握地方政权问题上,如毛泽东愿意,可任命为新疆省政府主席;在国民大会代表的比例上,国民党要保证十分之七以上。

根据90年代以来台湾方面公布的材料看,当时国民党方面通过获得的情报,对中共进行谈判的底牌虽知之不很详细,却也了解大致精神。蒋介石知道中共中央希望通过谈判避免内战,提出要求的中心就是“承认现状”。抗日战争胜利后解放区和中共军队的现状,恰恰是蒋介石坚决不肯承认的。他的基本原则始终是:“共产党交出军队,才有合法地位。”对解放区他绝对不能承认,对共产党交出的军队虽可以保留十几个师,却要经他整编,再分别插入国民党军的各战区之中,实现“军令政令统一”。

交出八年流血抗战发展起来的百万大军、上亿人口的解放区,只能换得几个政府中的副职和一个“新疆省政府主席”的正职,谈判的开价如此之低,怎能让中国共产党人接受?“四一二”大屠杀的前车之鉴犹历历在目,一旦真得交出军队和根据地,仅给几个无实权的空衔和偏远的新疆一隅之地,那么大多数革命军民还不要为人刀俎之肉。尽管知道蒋介石的底牌,毛泽东仍希望通过谈判和解放区军民在争夺胜利果实时所显示的实力,迫使国民党提高开价,达到承认解放区和人民军队现状的目的,为此也可以小做让步。

蒋介石接待毛泽东

8月28日下午3时,毛泽东乘坐的飞机在重庆降落,国民党方面的礼遇还是隆重的。毛泽东下机后国民党方面就开来一辆黑色的别克高级防弹轿车,这种车在重庆只有三辆,蒋介石和宋美龄各有一辆,另一辆作为其护卫车。毛泽东在重庆期间,这辆原作为护卫的车子都一直跟随毛泽东服务,开车的还是蒋介石的专车司机。这个司机与蒋介石身边的其他侍卫官和服务人员一样,一色的都是原籍浙江奉化,因其与蒋介石是同乡才能得到信任。在机场上接待来客时,蒋介石还摆了一点架子,让身份只是空军司令的周至柔作为自己的个人代表前去迎接。不过他吩咐请客人从机场直接到山洞林园官邸来,自己在那里摆宴相迎。

当天傍晚,蒋介石的迎接宴会在林园举行,中国政治舞台上两个最大的对手在此聚首。二十年前他们在广州的国民党中央会议上见过面,蒋介石对当时代理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部长的毛泽东印象不深,只记得他愿意讲农民问题。那时的黄埔军校校长兼第一军军长也没有料到,那位身着青布长衫、说湖南土语的高个子的“跨党分子”以后能成为自己最大的敌人。这次宴会上蒋介石有意请赫尔利、魏德迈作陪,席间礼貌性地表示欢迎毛泽东、周恩来来到重庆。

当天夜里,在延安长期习惯于夜间办公白天睡觉的毛泽东未能入眠。一早起来到林园住所外面的蜿蜒小路上散步,发现蒋介石已在晨雾中站立许久。事后知道,正是这天晚上,蒋介石招来谋士,亲自确定了谈判的原则,要求“务必坚持、务必执行”。毛泽东到达重庆后的第二天清晨,两个彻夜都在思考对策的对手在林间小道上不期相逢后,便于石椅上对坐,开始了第一次单独的面对面的实质性交谈。

在林园居住,毛泽东身边的警卫人员都有一种身在“虎穴”的感觉,周恩来和八路军办事处的人员也十分担心。8月30日,毛泽东搬到红岩村八路军驻渝办事处,大家才有一种“回家”的心情。不过住在城外的红岩接待访客不便,好客的张治中就将城内曾家岩的公馆“桂园”腾出来,供毛泽东白天在那里接待客人。这样,毛泽东在重庆大体是晚间住在红岩村,白天或去“桂园”或去登门会见国民党要人、民主人士及当年故旧。去访问的对象既有国民党左派如宋庆龄和冯玉祥等人,也有坚决反共的右派分子。如何应钦、陈立夫和戴季陶等开始不愿露面,毛泽东则亲自上门拜访,使这些过去视若仇敌的人也大感吃惊。戴季陶急忙回函说当年在上海国民党党部时与润之先生共事的旧话,并设宴相请。不过计算起来,毛泽东在重庆期间见面最多的还是那个新邀他来访的主人蒋介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