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合作走向决战---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战胜国民党

   五、两大对手渝州相见(3)

 

艰难的谈判

从一接触到实质性问题起,蒋介石就要按他亲定的三条谈判原则谈话,这内定的三条谈判原则就是:1、不得与政府法统外来谈改组政府问题。2、不得分期或局部解决,必须现实整个解决一切问题。3、归结于政令、军令统一,一切必须以此为中心。9月4日,蒋介石正式指定了参加国共重庆谈判的国民党方面的四名代表---张群、张治中、邵力子、王世杰。其本人并不在内,不过这次重庆谈判的真正主角,却是毛泽东和蒋介石两人。

由于谈判双方都大致了解对方的底盘,在原则问题上都不可能让步,这场对手之间都知己知彼的谈判显得格外艰难。毛泽东到重庆前原准备住10天左右,却因谈判不顺利留渝43天,与蒋介石的会谈达11次之多。在随员参加的公开场合的会谈,主要是礼节性的表态,双方大都说些简短的客套话或宣传各自的观点。重要的实质性会谈,大都是在毛泽东和蒋介石两人之间秘密进行,甚至没有其他任何人在场。这两位挥斥千军的领袖人物在谈判时,都不会像秘书人员那样当场拿笔纸做记录。后来的历史学家研究其会谈内部,只能从毛泽东事后对他人的讲话以及蒋介石在这些天所记的日记中去寻找。

宴请毛泽东时,蒋介石曾专门请美国人作陪。看戏时出于有意安排,主人又请来苏联大使彼得罗夫。此时正是《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签字不久,这显然是要抬出中国共产党的国际友人来施加压力。在看戏间隙,蒋介石对身边的客人随便发问说:“毛先生最喜欢看哪一出戏?”“逼上梁山”。毛泽东按照自己在延安时的喜好如实回答。老蒋的脸色却顿时有点变化,大概认为话中有刺,是故意讽刺他。见主人有些不悦,毛泽东坦率地解释说,自己在延安时就最喜欢看剧院演这出戏,是因为它的唱腔铿锵有力,戏的寓意也好:“因为世界上有许多事情都是逼出来的。”蒋介石一边听一边点头说:“毛先生所言极是,世界上许多事情确实都是逼出来的。”同一个“逼”,两个对手此时正好有不同的理解。9月2日得知日本正式签署了降约,蒋介石和毛泽东一起举杯共庆全国人民抗战的胜利。随后,蒋介石却以中断谈判“逼”毛泽东让步。9月中旬,双方在解放区和中共军队这两大关键问题上陷入僵局。

谈判期间,毛泽东提出应将华北几个省的省长交中共人士担任,并保障这些地方的解放区自治地位。同时,中共军队应与国民党军队保持一比六的比例,并划定各自的军队驻地。毛泽东也作了一些让步。在来重庆之前,其实就已经准备将南方那些孤立的解放区让出,集中力量确保华北、华中。不过因国民党方面毫无让步的表示,原想作为交换条件的撤退南方根据地的问题迟迟未提出。9月15日,从延安的来电中得知苏军已默许八路军进入东北,中央决定调动南方兵力北上,毛泽东、周恩来在谈判中立即向国民党主动提出可以让出南方的根据地,还表示可退出陇海铁路以南的全部解放区。当时国民党的谈判代表对这一让步表示欢迎,同时中共部队编5个军16个师,却仍坚持不承认“解放区”这一概念,要共产党把北方的根据地也交给政府。政府在委派各省的官员时再根据中共推荐的人选酌情任用。这一条件意味着国民党有权任用共产党的干部,并可随意调遣,毛泽东当然不能接受。

在重庆期间,毛泽东除了与国民党谈判,还广泛接触了第三方人士,终日访谈和招待不断。就是对于过去十分恐惧共产党的重庆各大资本家,毛泽东也专门设宴相请。通过这些耐心的统战工作,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的威信在国统区各界得到极大的提高。重庆谈判虽然没有能打动蒋介石,却使国民党内许多人和社会上的中间力量把同情放在共产党一边,这本身就是最大的成功。

国共冲突愈演愈烈

重庆谈判陷入僵局,国共双方在战场上的较量也激烈展开。当时双方还都以主力向日军占领区发展,不过国共两军的冲突也愈演愈烈。从9月初开始,根据蒋介石的命令,第十二战区的傅作义和马占山部为抢占通向东北的道路,从绥远向东猛烈进攻,企图夺取张家口,八路军不得不予以坚决打击。对那个出身胡匪,却因为“九一八事变”以后首举抗日旗帜的东北军旧将马占山,共产党曾长期予以争取,他路过延安时打猎负伤,毛泽东安排救治并在他伤愈后亲自主持大会欢迎这位“抗日名将”。抗战胜利后,出于旧军队高级军官的阶级立场,马占山站到蒋介石一边,率手下两个骑兵师为傅作义打先锋。结果9月中旬八路军晋察冀军区部队在柴沟堡包围了马部两个师,予其重大打击,其残部突围西逃,马占山手下的基本力量从此丧尽。

这一期间国共战事最激烈的地区是在山西上党。阎锡山为抢夺胜利果实,从9月初开始即在仍不肯放下武器的日军的掩护下进攻晋冀鲁豫解放区的腹心亚东南上党地区。为了打击国民党军的气焰,并配合重庆谈判,刘伯承、邓小平指挥晋冀鲁豫军区3万多部队向阎锡山部发起反击,激战至10月初歼其3万多人。这个山西土军阀的实力一下子损失了三分之一,从此一蹶不振。后来依靠主要由解放区土改中逃亡的地主分子组成的“铁军基干”和收编的日本军人来支撑,才勉强在太原附近顽抗下去。

《双十协定》

眼看和谈无果,张治中等主和派建议发一个措辞笼统的公报,表示双方都愿意和平。尽管这种空洞的公报不解决实际问题,却能向全国显示中共的和平愿望,毛泽东当即表示欢迎。对于发这么一个仅仅表示和平愿望的公报,国民党方面却产生了争议,中常委会上多数人竟表示反对。许多人甚至不承认中共能与“政府”有平等会谈的地位,连双方的公报都不能发。最后还是总裁决定,才确定与中共代表签订一个《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

对这个会谈纪要—后来中共方面和进步力量因其签字日期称之为《双十协定》---是出于政治斗争的需要。因为既然是双方签了字的协定,违反者就要受道义上的谴责,只是用“纪要”形式归纳记录下来,其中达成共识的只有一个“和平建国”的原则,并没有具体问题的协定,因而从军事行动上讲无约束力。在这个纪要中,共产党方面提出要撤出南方八块解放区,后来因情况变化,其中的中原解放区就未撤。但是国民党却无法说共产党违约,因为它本身就没有承认这是一个协定。后来国民党为了发动内战,共产党方面可以说国民党违反《双十协定》,是因为里面规定了和平建国的方针。从这个意义上讲,签订这样一个文件对共产党是有利的。

在中华民国的国庆节即“双十节”这一天,国民政府发布授勋令,对大批抗战文武有功人员授予“胜利勋章”。蒋介石考虑再三,在受勋人员名单中加进了朱德、彭德怀、叶剑英三人,又加进了毛泽东和董必武,还加进了邓颖超。也是在这一天,即毛泽东返回延安的前一天,在桂园张公馆一楼那个只有20平方米的会客厅里,国共双方代表签订了历史上有名的《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耐人寻味的是,毛泽东、蒋介石都没有出席签字仪式。当时毛泽东坐在桂园楼上的房间里,蒋介石在签字仪式结束后两小时赶到桂园,一是算作送行,二是来接毛泽东同他一道参加国民政府庆祝双十节的招待宴会。宴会后,毛泽东和周恩来、王若飞一起去林园官邸,算是向蒋介石辞行的礼貌性拜访,当晚还留宿那里。在林园这最后一天里,蒋介石又单独与毛泽东进行了两次长谈,一次是在晚间,一次是在第二天早晨上飞机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