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合作走向决战---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战胜国民党

   六、“向北发展,向南防御”(1)

 

中共决定进军东北

在抗战胜利后国共谈判期间,双方在军事上的争夺始终未停。中国共产党人此时的目标虽然是争取国内和平,然而仍然要在军事上争得有利的态势,以便在毛泽东所估计的“和平发展的新阶段”到来后居于更有实力的地位。当时集中了中国的重工业的东北,又成为国共两党争夺的头号重点。蒋介石利用丧权辱国的中苏条约,在夺取东北的政治问题上抢先了一步。然而由于他的军队在抗战时远逃大西南,中共领导的武装则在东北边缘区建立了根据地,结果八路军在争夺东北的军事行动上占了先机。

日本投降后,中共进军东北经过了一个试探阶段,至1945年9月中旬才最后确定决策。举国欢庆“八一五”抗战胜利后大概一个月,9月14日上午延安上空突然出现了一架涂着红五星的美制道格拉斯飞机。随后,飞机在宝塔山北侧那个只有简陋土跑道的东关机场上着陆,几个苏联红军军官在一个八路军干部的陪伴直跳出舱门,要求会见中共中央负责人。飞抵延安的这几位不速之客,正是苏军后贝加尔方面军司令部的代表,以及先期到达沈阳的八路军冀热辽军区第十六分区司令员曾克林。他们的到来和这次会见的结果,使中共中央大力争夺东北的战略决定随之正式确定,并展开了一场决定中国命运的大进军。

1945年5月8日纳粹德国投降,对于苏联何时对日作战一事,作为“兄弟党”的苏共却对中共保守秘密。毛泽东当时虽对时间如此临近估计不足,却从未来苏联必然攻日这一点考虑,在党的会议上开始提出进军东北的设想。5月27日,毛泽东在中共七大会议上就说过:“今后的问题,要得到技术条件,要准备二十至三十个旅,十五万至二十万人,脱离军区,将来开到东北去。”5月31日,毛泽东在七大作关于政治报告讨论的结论时又说:“东北四省极重要,有可能在我们的领导下。有了东北四省,我们即有了胜利的基础。”

8月9日上午,苏联出兵中国东北的消息突然传到延安,而就在苏联参战的第二天傍晚,日本乞降的消息又从广播中传来!一场争夺东北的国共两党斗争,马上在中国大地上展开。延安获悉日本政府准备接受《波茨坦公告》的消息后,从8月10日深夜12时至8月11日下午6时这18个小时内,毛泽东伏案奋笔,亲自起草了以延安总部总司令朱德的名义发布的七道命令,其中的第二、第三、第六道命令规定了与苏蒙军配合协同的事宜,公开提出了要进军东北四省。在第二道命令中,延安总部指示所属部队为配合苏联红军进入中国境内作战,并准备接受日、满敌伪军投降,原东北军吕正操所部由山西绥远现地,向察哈尔、热河进发;原东北军张学诗所部由河北、察哈尔现地,向热河、辽宁进发;原东北军万毅所部由山东、河北现地向辽宁进发;现驻河北、热河、辽宁边境之李运昌部即日向辽宁吉林进发。第三道命令指示,为了配合外蒙古人民共和国进入内蒙古及绥、热、察等地作战,并准备接受日、蒙伪军投降,贺龙所部由绥远现地向北行动;聂荣臻所部由察哈尔、热河现地向北行动。第六道命令指示,为配合苏联红军进入中国及朝鲜境内作战,现在华北对日作战的朝鲜义勇军司令武亭等立即统帅所部,随同八路军及原东北军各部向东北进军消灭敌伪,并组织东北的朝鲜人民,以便达成解放朝鲜的任务。

《中苏友好条约》的影响

延安总部的命令公布仅三天,8月14日苏联与国民党政府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这一条约于8月26日正式公布。条约中明确宣布苏联只援助国民政府,并要将东北交给国民党,这对长期以来对苏联抱有深切希望的中国共产党人不能不是一个重大的心理冲击。

中苏条约签字后,美国政府认为苏联会履行将东北交给国民党的诺言,自以为得计。当时美国按照国民党同自己的关系来推测中共同苏共的关系,认定中共也会听从苏联摆布。可是出乎他们的预料,这时的中国共产党人早已不唯苏联之命是从。自1935年1月遵义会议之后,中共在毛泽东的领导下就已经完全走上了独立自主的道路。美国政府当时以东欧各“卫星国”与苏联的关系看待中共对苏关系,在战略判断上犯了一个根本性的大错误。当然,中苏条约的公布对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严峻的考验,是听从三巨头对中国的安排,服从苏联的指挥棒,还是把命运放在自己手中,这一关系到中国革命前途及中国命运的关键问题不能不使我党领导人日夜焦虑。为此,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领导人一方面继续力争夺取东北,一方面又持十分谨慎的试探态度。

8月26日,毛泽东在赴重庆谈判前夕起草了《中共中央关于同国民党进行和平谈判的通知》,就全国范围内党和军队的工作进行了部署。里面关于东北问题的一段话在1960年出版的《毛泽东选集》第四卷时删去,因为当时中苏两党关系还未破裂,不易把“家丑”外扬。不过,这段话近年来已公布,其中阐述了中共中央当时对东北的方针:“东北三省在中苏条约规定的范围,行政权在国民党手里,我党能否派军队进去活动,现在还不能断定,但是派干部去是没有问题的。派千余干部由林枫同志率领去东北,万毅所率军队仍段进至热河边境待命,可去则去,不可去则在热河发展,造成强大的热河根据地。”在已经列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的《中共中央关于同国民党进行和平谈判的通知》一文中,毛泽东所计划夺取和控制的地区,不仅没有将整个东北包括在内,甚至不能将辽宁全省包括在内,只能计划控制“辽宁一部”,因为辽宁省西部本来就是冀热辽解放区的一部分。这一先观察再待机而动的决定,体现了慎之又慎的态度。

一个个令人振奋的喜讯

进入9月中旬,中共中央派往东北负有侦察任务的部队果然不负众望,一个个令人振奋不已的喜讯传到了延安。8月30日,李运昌、曾克林所率的冀热辽军区第十六军分区的部队与苏军配合占领山海关后,9月3日即乘火车出关东进,于9月4日进入锦州,9月6日又进入沈阳。不过这支部队因与延安联系不上,中共中央一时尚不知这一情况。在冀东李运昌部试探着出关的同时,8月26日八路军山东军区也派出一个营部队作为侦察分队,在吕其恩、邹大鹏的率领下,乘船从烟台渡海,于29日到达辽东半岛的庄河县上岸。他们打起招军旗,吸收了大批参加者。接着他们向大连前进,与盼望已久的苏军相遇。苏军表示,苏军在东北只占各城市,至于其他地区八路军只要不打出公开旗号,可以自己活动。吕其恩等听到这一表态后十分高兴,立即乘船赶回胶东,到达后即刻通过电台向中共中央报告。

9月11日,中共中央接到吕其恩的报告,从延安致电以毛泽东为首的重庆中共代表团,通报了来自东北的重要消息,并说明已确定出兵东北。电报中说:“我们已电山东抽调四个师十二个团共二万五千人至三万人,由肖华率领即日进入东北,并已电华北各地去东北干部即日集中启程。”决心出动4个师近3万人兵力,这已是战略性的行动。至此,中国共产党进军东北的行动,正式拉开了帷幕。胶东的好消息传来三天之后,东北方面又传来了冀东部队已进入沈阳并得到苏军允许的消息。苏军此时对东北的政策已经有了重大的变化,即不反对八路军进入东北,这对于尔后中共领导的武装继续挺进东北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可惜的是,进入沈阳的八路军携带的电台功率小,与延安联系不上。随后苏军后贝加尔方面军司令部表示,为了和中共中央取得联系,可专门派出一架飞机赴延安。于是,曾克林陪同苏军代表一起从北陵机场起飞,顺便也回到自己的圣地请示汇报。9月14日,苏军的这架飞机抵达延安机场,中共中央听到这一消息大喜过望,大举进军东北的战略决策即在一天一夜内最后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