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合作走向决战---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战胜国民党

   六、“向北发展,向南防御”(3)

 

国民党的“地下工作者”

苏军占领东北后,当地很快冒出了一批国民党的“地下工作者”,使东北老百姓第一次领略了过去“盼中央”所盼来的结果。东北长期由奉系军阀统治,老百姓并不真正知道国民党当政的滋味,后来当亡国奴时还把国民政府当成正统的中央来期盼。国民党中央不抵抗而丢弃东北后,直到四十年代初考虑到将来要夺取胜利果实,才派了一些“统”字号的人物潜入东北建立组织,并吸引了城市内一些有爱国心的热血青年加入。可是为时不久,素以嗅觉灵敏著称的日本特务机关几乎全部破坏了国民党的地下组织,那些派遣人员也大都投降并被日伪情报机关任用。只苦了那些刚刚加入的青年,关在宪兵队特高课的大牢中备受折磨。

关东军投降后,由于知道苏军要把东北交给国民政府,那些早当了汉奸的“统”字号人物和一些伪满特务摇身一变,又成了从事“地下工作”的中央先遣人员。仅仅几天时间,沈阳、长春、哈尔滨各大城市就挂出了好多个“国民党党部”的招牌。那些刚从监狱中逃生出来的青年学生们赶快去报到,可是一进门就瞠目结舌。原来指认、审讯并和鬼子宪兵一起拷打他们的汉奸特务,如今都成了“党部负责人”!

除了这些多少与真正的国民党沾点边的“党部”外,东北地区还一下子钻出来数量多如牛毛的“中央先遣军”“国军特别行动队”等,其实都是原来的伪满军队和土匪打出的招牌。如此的国民党,使东北的民众吃了一惊。不过一些人从善良的愿望出发,认为他们都是冒牌货,还盼着真正的“中央”。苏军的军管机构通过登记摸底,也先后取缔了各城市的这些挂着国民党牌子的机构。

国民党“分肥闹剧”

中苏条约签订后,重庆的国民政府认为东北即将到手,于是官场内先演出了一场分肥闹剧。对于负责东北的人选,李宗仁曾认为将张学良放出来担任最合适,可以利用老的社会关系顺利地进行接收,然而蒋介石对东北军的衔恨未消,对此根本不予考虑,只想任用自己中央系统的心腹。于是CC派、政学系、黄埔系都要在这个中国最富庶的地区安插自己的人。可是蒋介石于8月31日突然宣布任命资历并不高、靠辅助蒋经国得宠的原江西省主席熊式辉为“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东北行辕主任,又任命曾留苏12年的蒋经国为”东北外交特派员“,负责办理对苏交涉。在如此重要的战略区只选用二流角色主政,这一人事安排实际考虑的是蒋家王朝的接班人选,这使国民党元老和许多要人们大失所望。

为解决狼多肉少的矛盾,国民政府还宣布将东北划分为九省,即辽宁、辽北、安东、吉林、松江、合江、黑龙江、嫩江、兴安九省,此外还有两个中央直辖的特别市即大连市、哈尔滨市,这样就可以多安排官吏。9月下旬,中共部队进入东北的消息传到重庆。蒋介石马上决定用飞机向长春派驻行政官员。10月9日,由重庆派出的以东北行营副参谋长董彦平为首的先遣人员乘坐飞机,经北平抵达长春。10月12日,熊式辉、蒋经国也飞赴长春。随后,蒋介石又在重庆召见杜聿明,要他迅速去东北,与苏军交涉派兵接收问题。

国民党进军东北碰壁

国民党军从陆路进入东北的企图刚一实施,即感到全无希望。这是由于中共中央“向南防御”的战略计划顺利实施,关内可进入东北的三条主要交通干线都被阻断。在华北沿平缓铁路东进的傅作义部遭到阻击,并被打回绥远。聂荣臻、贺龙并率八路军晋察冀军区主力乘胜追击,一举包围了归绥。这一仗虽然没能完成歼灭傅作义部的计划,却使其只能龟缩在老窝中。由河南沿平汉铁路攻入河南南部的国民党军主力,是孙连仲部的三个军。刘伯承、邓小平指挥晋冀鲁豫军区主力发起了邯郸战役,一举歼灭了两个军,剩下一个军在高树勋的率领下起义。由日军掩护沿同蒲、正太铁路进入石家庄的胡宗南部两个军在邯郸战役后因背后受威胁,不敢再大举北进。

这样,国民党军沿陆路进入东北已不可能。派军队前去“接收”的唯一办法,就是靠美军的运输,把刚由美国飞机从内地运到上海接收的汤恩伯的老底子第13军等部再装上军舰,以运往东北。可是苏军根据雅尔塔协定的精神,认为美国军舰和飞机不能进入东北,国民党军一时又缺乏自己的长途运输工具,大举派兵到东北就成了问题。

国民党行政人员进入东北倒是一帆风顺,苏军还表示了欢迎。可是当熊式辉在长春市东北行营的门前挂出“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东北行营”的牌子时,马上收到苏军的抗议照会。照会上称,苏方只同意你们的行政人员来接管,苏军未撤走前不允许军事人员出面。结果,熊式辉只好摘下了这块牌子。苏军还以保护安全为名,不许行营人员随便外出,一些前来与国民党行营联系投靠的伪满官员也被苏军哨兵拦阻在外。国民党方面见中国共产党军队已大举进入东北,并在各地建立政权扩大军队,自己却只能进去几个文职人员,自然怒火中烧。熊式辉、蒋经国等人一再就所谓苏联违反了中苏条约的规定向苏军提出交涉。苏军却解释说:东北各地的抗日武装及民主政权,都是东北人民自己建立起来的。他们并没有打中国共产党或八路军的牌子,我们只知道这些是“自治”的军队和团体。根据中苏条约,苏军不能去管中国的军民。

可笑的“政权移交”

对于国民党从长春派到东北其他城市的“接收大员”,苏军一概允许前往并予以接待,同时通知中共人员对他们不得加以伤害。在一些中小城市,苏军将国民党接收人员请到后,办理了移交政权手续,把空荡荡的政府办公楼交给他们作为市政府,待双方正式签字后,马上就宣布自己要撤走。这些“接收大员”闻之大惊失色,因他们知道当地实际由八路军武装控制,离开苏军的保护自己马上会当俘虏,于是惊恐地要同苏军一起离开。苏军交接人员则表示,是否离开是你们自己的事,政权已经移交完毕,手续齐全并已签字,苏联已经履行了中苏条约规定的义务。

按照这种“政权移交”办法,在东北除长春、哈尔滨、沈阳、四平和齐齐哈尔几个大城市外,在各中小城市国民党行政官员虽然大都办了“接收”手续,可是苏军一撤马上也跟随逃回。他们建立的“市政府”随之都作鸟兽散,只有在一些由土匪“先遣军”控制的边远地区国民党的势力还能存在。对于这种可笑的“接收”,国民党方面一再提出抗议。苏军却对国民党行政官员讽刺说,既然你们自称是受中国人民拥戴的合法政府,按理说用不着派兵就可以去接收。你们离开我们的保护就不敢外出,不敢停留,这说明你们不得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