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合作走向决战---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战胜国民党

   六、“向北发展,向南防御”(4)

 

国民党军在秦皇岛登陆

国民党方面也明白光有无兵无勇的文职接收大员不行,从10月中旬起熊式辉就在长春与苏军代表谈判,要求苏军允许国民党军队在大连登陆。苏军却称:“根据中苏条约大连是商港,是运输货物而不是运输军队的港口。”拒绝国民党军上岸。借美国军舰直接海运大连不行,10月17日国民政府代表又提出交涉,要求苏军允许其在大连设一航空站,转运空运部队进入东北,也被苏军拒绝。10月28日,十天前刚被蒋介石任命为东北保安司令长官的杜聿明中将飞到长春。他一下飞机,就直奔设在原关东军司令部大楼内的苏军总部。这位曾远征缅甸的名将会见了马林诺夫斯基元帅,根据中苏条约提出了接收东北的要求。马林诺夫斯基推说旅顺、大连由另一苏联元帅管辖,不在他的指挥范围之内,指定营口为登陆地点,并商定了国民党军在当地与苏军的联络方式。

杜聿明听后万分高兴,立即返回上海,率一个军乘坐美国军舰驶向营口。11月7日,他们驶到营口港外,发现岸上的苏军早已不知去向,从望远镜里看到的只是八路军在海边挖掘工事,准备抗登陆作战。当时美国海军没有在中国土地上参战的许可,不能以火力掩护国民党军进攻,杜聿明只好垂头丧气地命令部队所乘的舰船转向秦皇岛。此地在10月中旬已被美军登陆占领,国民党军在美军控制的秦皇岛上了岸,才算找到一个进攻东北的立脚点。

鉴于直接进入东北没有希望,国民党军从11月上旬到中旬由美国军舰运输,姗姗从秦皇岛登陆了第十三军、第五十二军。这两个军从东北的门外打起,节节突破中共部队的阻击,先攻占山海关,后占锦州,于11月中下旬才攻入东北,这比八路军出关部队已晚了两个多月。

苏联对中国共产党的态度忽冷忽热

国民党“接收”东北重重受阻,中国共产党进入东北也很不顺利。苏联“老大哥”对“兄弟般”的中国同志缺乏应有的热情,苏联方面对中共的态度像多变的晴雨表,随着国际形势和自身利害的关系变化,热度像水银柱似的忽上忽下。9月18日,彭真、陈云一行到达沈阳。同日,中共东北局开始工作,并开始秘密同驻东北的苏军接洽。七天后,即9月23日彭真由沈阳向延安发电报告:“满洲发展条件甚好,现我军已由二千人发展到四万七千人,原辽宁省政权已全部接收。”

当时,驻东北的苏军总部设在原伪满洲国“首都”长春市,最高统帅是刚刚接替华西列夫斯基的马林诺夫斯基元帅。中共东北局的后来成立的东北人民自治军总部则设在沈阳,主要与驻沈阳的苏军最高负责人、第6坦克集团军司令克拉夫钦科大将和军事委员杜曼宁中将打交道。见到苏军负责人之后,彭真马上出示了中共中央对这一行人的介绍。数十年后,刚刚抵达东北时为东北局领导担任俄语翻译的伍修权说出了自己当时的感觉:“我们与苏军打交道后,发现他们对我们始终抱有一种很冷漠的态度,在我们进入沈阳之前,他们曾经明令禁止我党我军公开亮出自己的旗号,一度还拒绝我们的部队和机关进入市区。我们到时虽有改善,但仍然缺少应有热情与合作精神。”

高层领导人需要从各方面考虑问题,自然顾虑多一些。在大批中共部队陆续进入东北后,在与同为共产党的苏联军队交往时,也演出了一幕现代国际关系史上少见的戏剧性场面。最早出关的八路军遇到苏军时,干部战士个个激动万分。刚开始面对八路军热烈的口号,“老大哥”们却无反应,甚至持枪警戒。原来当时的八路军既无正规的军装和标志,武器又破烂不堪,苏军根本搞不清这是什么队伍。事出无奈,部队只好唱《国际歌》和挥舞红旗,凭着双方都熟悉的曲调和同样的旗帜,才让苏军明白这是信仰相同的“朋友和同志”。许多苏军下级官兵由于多年深受共产主义和国际主义教育,毕竟还表示出一些亲切的态度,可是高级军官们去顾虑重重,因为他们感到如过分热情就会与国家的外交政策相矛盾。

中共中央确定“独霸东北”决策

进入东北的八路军当时最缺武器,多数人还是徒手。向“老大哥”提出索要后,苏军起初在公开交涉中不肯给,八路军领导只好下令“开仓济贫”,派部队夜间到苏军所占的日本仓库去拿,苏军哨兵了解到是八路军,也就视而不见,并帮助站岗。这些缴获的日本关东军的武器对苏军并不重要,不过能转交八路军,这在当时是对中国共产党人极大的帮助。

对于转交武器一事,苏军的态度前后也不一致。9月间八路军刚刚进入东北时,他们态度暧昧。到了10月4日,中共东北局又向中共中央报告,“友方”向他们表示“已下最后决心,此间家务全部交我”。即把缴获的所有日军装备交给中国共产党。这一消息,使中共中央深受鼓舞。能得到关东军的几十万支枪、几千门炮,真是天大的喜讯!中央一面将这一消息通知向东北进军的部队,一面催促在东北的部队快些搬运。截至11月下旬,八路军从苏军所占的日军仓库中取出了10万支枪和300门炮。苏联的态度直接影响了中共中央对东北的战略方针。开始因苏军没有将大城市交给中共的迹象,9月28日刘少奇为中共中央起草的指示强调不应将主力放在满洲门口抵住蒋介石,而应放在背靠苏联、朝鲜、外蒙、热河有依托的有重点的城市和乡村,建立持久斗争的基点。这一方针是准备在苏军将东北大城市交给国民党后,共产党的武装仍能依托根据地以进行长期斗争。

毛泽东于10月11日从重庆返回延安后,中共中央对东北的方针有了新变化。其重要的原因,是苏军表示可以帮助中共拒绝国民党军的态度。10月19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的给东北局的指示提出:“坚决拒止蒋军登陆及歼灭其一切可能的进攻,首先保卫辽宁、安东,然后掌握全东北,改变过去分散的方针。”

由于中央又确定了“独霸东北”的决策,刚刚到达的部队集中起来准备打阻击国民党军的大仗,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的工作未能马上展开。为统一进入东北地区部队的番号,同时又照顾苏联的外交信用,10月31日中共中央命令进入东北的部队改称“东北人民自治军”,任命林彪为总司令,彭真为第一政委,罗荣桓为第二政委,程子华为副政委,吕正操、李运昌、周保中为副总司令,肖劲光为副总司令兼参谋长。至此,中国共产党在东北的领导机构已经基本齐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