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合作走向决战---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战胜国民党

 七、“和平民主新阶段”的设想(2) 

 

《停战协定》的达成

1945年年末至1946年1月中旬的热河省会承德的保卫战,是当时军事斗争的最重要的焦点。当时国民党军提出所谓“冬衣未到”的借口,声称不能向沈阳及其以北前进,让苏军缓撤。其实那些已经穿上美式厚冬装的第十三军和第五十二军一部从锦州扭过头又向西进攻热河地区。在北平的国民党军也向东进攻,以东西呼应。国民党的如意算盘是先让苏军替它守着东北,自己则可以切断华北解放区与东北的联系,阻止中共部队再进入东北,从而可以从容地再从苏军手里接收。

中共中央当时指示晋察冀军区,说明承德及多伦、赤峰的得失,关系到我党在全国的地位,要求全力保卫。晋察冀军区编组了两支野战军,一支在张家口以西对付傅作义,一支在承德附近对付国民党华北和东北的部队东西对进。元旦过后,蒋介石见其先锋部队接近承德,不肯停战,经马歇尔施加压力,1946年1月5日国共双方过达成了《关于停止国内军事冲突的协定》。然而这一《停战协定》因国民党心怀鬼胎,又出现了许多异常的枝节。开始国民党代表称这一协定不包括热河的赤峰、承德和察哈尔的多伦,中共代表坚决要求包括所有地区。经马歇尔向国民党施压,9日国民党才同意收回此意见,全盘协议至此达成。

然而按照规定,由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中共主席毛泽东于1月10日同时宣布停战,真正停火则要再过三天。次日在北平组成有国、共、美三方代表的军事调处执行部,到各地检查停战情况。根据这一协定,美国飞机到延安接运叶剑英为首的中共军调代表到北平开始办公。此后又在各地设立了30多个由国、共、美代表组成的三人小组,负责监督停火并调停各地的战事。

正式停火前的激战

由于蒋介石想在停战前取得更有利的地位,中共方面则不让其得逞,因此停战令生效前几天国共双方的作战反而空前激烈。双方激战最激烈的地点是在承德东西两面,战至1月13日,奉命“星夜前进”的国民党军还被阻于距该城几十公里外,在各界压力下不得不在此停止进攻。在有些地段,国民党军虽在停战令生效前抢占了要点,然而很快被共产党部队夺回。如1月10日国民党抢占了营口,准备将其作为向东北运兵的重要据点,东北民主联军马上发起反击,激战至停战令生效后的14日早晨,歼灭了该城的国民党军。

在张家口以西的集宁,傅作义部在停战令生效前突然抢占了该城。晋察冀军区要求部队立即夺回这个战略要地,国民党方面则提出要军调三人小组迅速赶去调处,以承认既成的事实。共产党方面的军调小组成员一方面设法拖延几天出发,晋察冀军区一面迅速组织力量反击,终于在1月17日夺回集宁。当军调小组的飞机到达集宁时,此地已被中共方面重占。共产党方面代表理直气壮地说明,在1月13日以前这里本来就是解放区,国、美两方的代表面对事实也无话可说。

在陇海路东段,为切断国民党军的重要铁路运输线并避免停战后华中和山东隔绝,新四军部队向徐州以东的陇海铁路沿线发起攻击,激战至停战令生效以后,军调部人员赶来之前将其切断。这样,华中解放区 停战后将与山东解放区保持连成一片,造成有利的战略态势。1月14-16日,国民党军在山西抢占了浮山、襄陵两县城在中原军区所在地抢占了光山县城。直至军调部人员制止,在这里才勉强停战。

当时就地停战,还造成了国共双方军队都有被对方包围的情况。在鄂东地区,以原新四军第五师为主力的中原军区部队即被包围于以黄安县宣化店为中心的狭小区域内。这6万部队在原地刚刚停下来不久,就被逼上来的30万国民党军包围。这些包围部队不断发起小规模的蚕食进逼,压缩阵地,并严密封锁了中原军区部队的对外联系,使被围的6万新四军、八路军指战员陷入异常困难和险恶的处境。共产党的中原军区部队被围,同时在华北一些国民党军及其收编的伪军也处于被解放区军队包围的状态之中。如山西的大同,以及山东的泰安、德州、张店等地,都是深陷于解放区内的孤点。

中共“二一指示”

1946年1月10日国共双方一下达停战令,政治协商会议就于同日在重庆召开,周恩来率领中共代表团出席,民盟和其他中间党派团体也参加了会议。为了与解放后的政协相区别,写历史时将这次政治协商会议称为“旧政协”。马歇尔来华、停战实现和旧政协开幕,使中共中央对国内局势有了新的估计,当时感到去年重庆谈判时争取的和平民主终于可变成现实。因此,毛泽东在1月10日的停战令中公开宣布:“中国和平民主新阶段,即将从此开始。”

这里讲的还是“即将开始”,到了政协闭幕并通过决议的第二天,中共中央由刘少奇起草、毛泽东审定发出了《关于目前形势和任务的指示》,即历史上有名的《二一指示》。这个指示中更进一步说:“从此中国即走上了和平民主建设的新阶段。”《二一指示》中最突出的内容,就是改变了过去坚持的武装夺取政权的原则,提出:“中国革命的主要斗争形式,目前已由武装斗争转变为非武装的群众的议会斗争,国内问题由政治方式来解决。”《二一指示》中也强调了两手准备,提出了仍要准备内战。

“一国两制”设想的雏形

接着,根据军事三人小组的协商,2月25日签订了《军队整编及统中共部队为国军之基本方案》(简称《整军方案》)。方案规定将全国军队整编为60个师,中共部队在其中占10个师,规定全部由美国提供装备。不过这一方案也有“地方自治”的内容,中共中央就此决定让少数部队参加整军,其余武装在“地方自治”的口号与隐蔽保留,编为保安队之类,一枪一弹、一兵一卒也不能交出。

这一时期中共中央对和平实现估计过高,也有其客观原因。在国际上苏、美、英三国不赞成中国内战,马歇尔来华后确对蒋介石施加了压力促其停战,政协会议开幕当天蒋介石又发出了“四项诺言”,即保证人民自由、承认各党派一律平等、实行地方自治和普选、释放政治犯。1月31日政协会议闭幕时通过的决议虽有拥护蒋介石领导建国的内容,却也规定了各省可实行地方自治,民选省长,省可设立省宪法。随后的整军方案中也有地方自治的内容,这些正合乎共产党保存解放区和军队的要求,因而认为是有利的。

由于可以“地方自治”,那么原来的解放区就可以自己治理,自选官员和自订宪法,自己仍保留武装,只是名义上拥护国民政府。假如政协决议真的能实现,中国当时就会出现一个长期的事实上的“一国两制”。尽管当时还没有这个提法,但这一思想的雏形却已出现。那就是准备在解放区实行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制度,国统区还继续保留半殖民地半封建制度,双方在以武力为后盾的条件下长期和平共处、和平竞争。

除了保留解放区和军队的“地方自治”外,中共当时对于全国政权主要力争一个否决权。当时对改组政府提出的关键一条即是,在国民政府的40名国府委员席位中,中共和民盟加在一起要占有14席,即取得略过三分之一的票数。这样根据三分之二才能通过议案的规定,对政府的大政方针虽无决定权,却能有一个否决权。计划通过一届五年、总共三届的总统换代,达到以和平方式掌握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