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合作走向决战---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战胜国民党

   七、“和平民主新阶段”的设想(4)

 

苏军缓撤及国军运兵

当时国民党一面通过海路将过去远征印缅的精锐运到秦皇岛和葫芦岛,一面以空运方式向苏军占领下的长春运兵,并收编了伪满武装同时接收了哈尔滨和齐齐哈尔。考虑到这些城市孤悬于中共部队后方,蒋介石舍不得派自己的嫡系,只是将在冀东收编的原伪满“铁狮部队”当成“国军先遣队”运至长春。于是,中共正好也不承认长春、哈尔滨、齐齐哈尔三市的国民党武装是“政府军”,而说明他们是伪军,自然就有打伪军的权利。

苏军迟迟拖延不走,使东北的战事受到影响。根据中苏条约的约定,战争结束三个月苏军应全部撤出东北。那时国民党催促苏军快些撤退,是害怕苏军留在那里会支持中国共产党。根据这一约定,1945年9月3日作为日本正式投降的日期,那么苏军应于同年12月3日完成撤退。可是直至11月中旬,国民党军队仍被阻于山海关之外,进入东北的却是为数已近10万人的中共部队。此时苏军如撤退,等于把东北交给中国共产党。国民政府急忙派东北行营主任熊式辉与苏军驻东北的司令马林诺夫斯基谈判,请求苏军缓撤,等待国民党军到达后再办理接收。

中共方面这时建议苏军撤退,以便利用国民党军主力尚未到达的空隙,一举占领东北各大城市。可是苏军出于撤运机器以及同国民党讨价还价的需要,同意缓撤。于是11月30日达成协议:苏军协助国民政府军队空运至长春、沈阳二地;其他地方由国民政府组织警察;苏军延至1946年1月3日完成撤退。随后,由于国民党军队运输缓慢,又要集中兵力西进热河,所以国民党政府在12月初又以军队缺乏冬衣为借口,要求苏军再次缓撤。当时中共东北局又建议苏军早日撤走,可是苏军却再次同意了国民党的要求,12月9日又与国民政府达成协议,将完成撤军日期推迟到1946年2月3日。此后,苏军又根据国民党方面的要求继续推迟撤军日期。当时看着国民党的美械部队一批批在葫芦岛上陆,苏军又只顾利用延期撤退之机大举搬运物质,中共东北局十分焦急,对“老大哥”的怨气自然日益升腾。

“张莘夫事件”

在此期间,苏军以驻军东北为筹码,与国民党政府就东北的工业设备问题进行一系列谈判。然而1946年1月以后,国民政府与苏联就东北“敌产”问题的谈判破裂。2月下旬国民党当局又以其派到抚顺接收的代表张莘夫在偶发事件中被杀为借口,在国内各大城市发起了反苏、反共游行。于是,苏联当局索性采取了不预先通知国民党就突然撤军的态度。东北突然发生的“张莘夫事件”,以及国民党乘机在各大城市煽动组织了“二.二二”反苏、反共大游行,给国民党与苏联的紧张关系来了个火上浇油。

张莘夫本是一名科技专家,被国民政府派到抚顺当接收大员。当时中共抚顺市委和苏军商定,虽不许其接收,却要将他一行礼送出境。然而遣送中途因一个苏军校官不负责任地乱出主意,加上其他原因,出现了张莘夫等人遇害的情况。国民党当局抓住这一个意外的偶然事件大加渲染,许多出于民族感情而又不明真相的青年学生顿时激动起来,于是重庆、北平、上海等大城市出现了国民党统治时罕见的场面---历来害怕学生示威的党官僚们却到学校鼓动学生上街游行,从来都是反对国民党当局的学生示威却指向了共产党。中共驻重庆代表团一时被上万学生包围,混在其中的特务乘机捣毁了《新华日报》,后来中共领导同志站出来直接与学生见面做工作,才制止了事态的扩大。

在1946年2月22日爆发的这次游行中,许多诸如“武装参军参战,铁血收复东北”“打倒赤色帝国主义”这一类标语也贴到了苏联大使馆的墙上。当时美苏已经结束了战时反法西斯同盟关系,开始走向冷战,国民党当局的这一招正是向美国表态,从而换取更多的美援。可是蒋介石玩的一套把戏,也宣告了他与斯大林在政治上已站到对抗的立场上,双方不可能出现“蜜月”。苏联方面对此自然十分恼怒,于是选择支持国民党的对立面,与中共的关系又趋于密切。

“关外大打,关内小打”

1946年3月12日,苏军突然撤出沈阳,并事先只通知了中共东北局。中共中央考虑到当时的国共谈判中应做出让步,派兵进驻沈阳必然会引起国共军事冲突,因此让国民党军顺利进入了沈阳。接着苏军迅速撤出四平,东北民主联军则向四平发起进攻,全歼守城的国民党收编的伪军,这样使国民党北上部队与苏军失去接触,无法跟随接收。

国民党军占领沈阳后,马上向周围的东北民主联军进攻,攻占了抚顺、鞍山等地,其主力则向四平推进,准备迅速与其空运到长春的部队打通联系。东北民主联军则根据中央的命令,集中主力到四平一线阻击国民党军北上,林彪亲自赶往前线指挥。北满剿匪的部队则被抽调到长春附近,准备苏军走后即进攻夺取长春。“让开大路,占领两厢”的方针刚刚实施不久,这时又被放弃,变成了集中主力来夺取“大路”。

4月14日苏军撤出长春,撤走之前苏军以装甲车秘密载运东北民主联军攻城部队的指挥员,在城内以苏军巡逻车的名义侦察了国民党空运来的接收部队(即原伪满“铁狮部队”)的阵地。苏军走后第二天,东北民主联军即发起攻势,经四天激战占领了长春,消灭了为数1万多人的挂牌为“国军”的伪军。4月下旬苏军又撤出哈尔滨和齐齐哈尔,当地国民党接收大员们知道苏军走后中共部队将随之进入城内,因怕当俘虏,硬是跟上苏军一同撤入苏境,再取道海参崴返上海,其组织的伪军或投降或作鸟兽散。这样,整个北满的城市完整地被中国共产党接收。

在中共部队占领长春的当天即4月18日,国民党印缅远征军的精锐新一军会同第七十一军也推进到四平城郊,并向该城发起猛烈进攻。当天马歇尔从美国返回中国,周恩来建议由他迅速调停东北战事,马歇尔反而以东北民主联军攻占长春一事指责共产党,以此为由说他难以调停。于是东北的内战无法制止,关内的一些地方摩擦和小规模冲突也不断发生,国民党军对中原解放区的包围压缩更加剧,全国出现了一种“关外大打,关内小打”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