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合作走向决战---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战胜国民党

   一、十年仇敌,共御外侮(7)

 

新四军进入江南战场

1938年1月新四军组成,由军长叶挺、副军长项英率领,直至3月间才东进到达皖南,5月间先遣队才进入江苏南部。在1937年年末上海撤退和南京失守后,国民党几十万大军溃败,武器弹药丢得到处都是,如果那些抓住良机进入这一带,要人有人,要枪有枪。可是当新四军进入江南战场时,蒋介石吸取在华北的教训,已经让康泽指挥别动队,并组织一些“忠义救国军”式的武装在各处抢先一步,搜集了大量失散武器并收编了民间诸如“胡传魁”式的土匪队伍,新四军已经不能像八路军那样在敌后抢到“先入为主”之利。

后来新四军有人抱怨,在后方等了两个月才补充了那么点经费和子弹,假如早到江南就可以自己搜集到几十倍于此的经费和弹药。项英虽然到延安接受了中央的指示,可他对毛泽东关于“独立自主”的精神不理解,在抗战开始后就受制于国民党,结果自出师起就陷入被动状态。

新四军进入抗日前线时,面对的战略形势和地理特点也很不利。日军在华中的占领区主要在长江两岸,地域较狭窄,其两面都是国民党军。新四军进入抗战前线时间已经较晚,加上担负实际领导的副军长项英以后又一直不敢放手冲破国民党的限制,情况更显得困难。新四军主力在皖南和苏南都编入以顾祝同为司令的国民党第三战区序列内,各被划定了一块正面不过百里的作战区域,面向回旋余地不大的日军占领区,背靠怀有敌意的国民党军,新四军处境十分险恶,这也为后来的“皖南事变”埋下了伏笔。

淞沪会战

抗战初期,国民党军进行的规模最大的会战,是上海“八一三”抗战后的淞沪会战,持续了3个月,中国方面投入的兵力前后达90万人,全国军队的180个师中有78个师投入上海。这虽然较日军多几倍,却主要是步兵,炮兵和其他特种兵很少装备也差,在这一地带与日军进行大规模阵地战,从战略战术看都是很不利的。当地是濒海平原,地形上无险可守,日军强大的海军舰队和航空部队又可以充分发挥威力。在日军绝对优势的舰炮、地面炮兵和航空兵火力下,部队伤亡极大。至10月末,据日军自己公布的数字,在上海方面伤亡达4万人,而中国军队伤亡达20多万人。

形势越来越严峻,这时,许多国民党高级将领建议将部队撤到原先筑有坚固工事的“吴福线”进行持久防御。蒋介石开始同意这一意见,然而在部队已经向后调动时,因西方九国要于11月3日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开会,可能讨论中日战争问题,蒋介石认为在上海坚守对国际影响有益,于是又要求部队继续死守,使上海守军陷入极大困境。这时日本大本营将新编的第十军投入上海地区,在日军的总攻下,11月9日蒋介石不得不下达撤退命令。此刻前线许多部队已经失去控制,几十万大军在无组织的状态下混乱奔逃。后撤的部队进入吴福线国防工事时,有些未立足即继续后退,有些则找不到打开工事的钥匙。一部分部队虽然占领了后面的锡澄线国防工事,但是因日本第十军已经绕到其后方,也不得不仓促向西撤退。

国民党在上海坚守了3个月,淞沪会战曾以中国军队的顽强精神使国际观瞻为之一变,然而,在撤出上海时国民党军却出现了大溃退,二十天内即后退了400公里,两道早已修筑好的坚固国防线都被丢弃,日军直逼南京城下。

华北战场国民党部队节节败退

在上海抗战的同时,日军继续向华北腹地发展进攻。国民党军调集了70多万人的军队到前线,在3个月的时间里对日军进行了重叠抗击,最后仍出现了节节败退的局面。

9月中旬,日军占领大同并深入山西北部,随后日军第五师团在关东军一部的支援下进入晋北的雁门关、平型关一线,虽遭沉重打击,但仍于10月上旬进至太原以北的忻口。第二战区以晋绥军、中央军20多个师坚守忻口,八路军积极向日军后方出击,使日军第五师团一度陷入前后受敌的困境。然而,日军占领石家庄后以第二十师团向山西省东部推进,10月下旬攻占娘子关,随后向太原逼近,国民党军不得不从忻口方向撤退,随后又放弃太原。华北战场规模最大的会战忻口战役就此结束,这也是国共双方军队配合进行的唯一的大规模会战。

从9月中旬到11月上旬,日军又向河北南部和山东北部发起进攻,侵占了黄河以北的大部分地区。国民党军队在平汉、津浦线和太原以北所实施的防御战,与在上海进行防御作战的方式相同,部队基本依托工事成一线固守。虽然守军抱着爱国热情,但是在火力和部队军事素质均不如敌人的情况下采取这种作战方式,必然陷入被动挨打并节节败退的境地。

南京大屠杀

上海方面的抗战以国民党败退结束后,日军跟踪向南京方向追击。国民党军在南京进行的保卫战因指导错误很快遭到惨败。12月13日,日军攻占该城,随后制造了南京大屠杀,大屠杀一直持续了六个星期之久。

南京大屠杀并非如战后有些日本人所解释的那样,只是部分军人的违纪行为。日军在南京实行恐怖屠杀时,城内的西方国家人士曾联合向日本大使馆和占领军当局进行交涉,然而得到的回答却是“陆军决心给南京以打击”。自中日全面战争爆发后,日本当局一直不承认与中国进入战争状态,而只称这是一场“支那事变”。可以采取任何残暴手段,而无视任何交战国之间的国际法则。攻占当时的中国首都后采取的这种暴行,完全是日本军阀为恫吓中国人民,并摧毁中国的抗战意志而有意制造的。

日军对华增兵实施战略进攻

1938年3月,日军从鲁南向徐州进攻。国民党军队改变了以往消极防御的战法,在台儿庄地区对日军进行了防御和反击相结合的打击,取得了中国自抗战以来正面战场上的第一次大捷。据当时中国方面的战报,台儿庄一战毙伤日军2万人,据日本的统计数字,其第五、第十师团伤亡共为8000人。不论这些数字准确与否,台儿庄之战确以日军的败退而结束。不过,从参战的兵力对比看,国民党军投入了20多万人,日军则不足4万人。

台儿庄之战结束后,日军判断徐州附近有中国军队50个师,这是歼灭其主力的大好机会,于是在5月上旬以南北两个方向对进的8个师团及附属部队20多万人对徐州一带进攻,对当地中国军队形成包围。第五战区的部队无法挡住日军,经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同意后放弃徐州以保存力量。日军利用国民党军后撤出现混乱,跟踪向西追击,进入河南东部。

花园口炸开黄河大堤

    为阻止日军西进,6月9日国民党军队在郑州花园口附近炸开黄河大堤,造成黄河改道向东南奔流。日军第十四、第十六师团受洪水拦阻,停止了西进。国民党军在炸堤前保守秘密,不组织居民疏散,结果洪水泛滥淹没40余县,受灾人口1000万,死亡90余万人。国民党当局不依靠发动人民来抵抗侵略,而采取大量牺牲本国人民生命以及阻敌的炸堤方式,长期受到国内各界的谴责。蒋介石以后从不愿提“黄泛区”一词,却抹不掉这页历史。这段抗战史上的悲剧,也是我们整个民族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