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绪  论

 

第一章 历史的定义

历史究竟是怎样一种学问?我可以简单回答说:历史者,研究人类社会之沿革,而认识其变迁进化之因果关系者也。要明白事情的因果关系,所以要“经验”。一个人的经验有限,要借助于别时代、别地方的人,就要有“记载”。记载就是“历史”。研究社会进化现象的一部分,就唤做“历史学”。

“社会现象”,也是“宇宙现象”之一,他的“变迁进化”,也脱不了“因果关系”的。虽然这种因果关系,不像自然现象那么简单,因而“断定既往”,“推测将来”,也不能如自然科学那么正确,然而决不能说他没有因果关系。研究历史之学,就是要想“认识这种因果关系”。这便是历史学的定义。

第二章 中国的历史

考究人类社会已往的事实的东西很多,譬如1、人类之遗骸;2、古物;3、典章制度、风俗习惯等。记载往事的书籍,不过是其中的一种。然而最完全最正确的,究竟要推书籍。所以研究历史,仍得以“史籍”为中心。

我们中国的史籍,究竟怎样?我且举两种史籍分类的法子,以见其大概。一种是清朝的《四库全书》,这是旧时候“目录之学”中最后的分类。分为:正史、编年、纪事本末、别史、杂史、诏令奏议、传记、史钞、载记、时令、地理、职官、政书。目录、史评。一种是近人所?的《新史学》,略参些新科学思想的。如第一正史、第二编年、第三纪事本末、第四政书、第五杂史、第六传记、第七地志、第八学史、第九史论、第十附庸。我以为历史的书,从内容上分起来,不过1、记载,2、注释,3、批评三种。其中又以记载为主,必须有了记载,批评注释两种,才有所附丽,其间有主从的关系。

历史书所记载的事实,从前的人,把它分做1、治乱兴亡,2、典章制度两大类。我以为前一类可称为“动的史实”,后一类可称为“静的史实”。正史中的“纪”“传”,是记前一类事实的;“志”是记后一类事实的;二者又皆可出之以“表”,以图减省;所以正史可称为“纪传表志体”。各种历史,要算这一种的体例,最为完全。编年和纪事本末,是专记前一类的事实。政书是专记后一类的事实。从研究上说,编年体最便于“通览一时代的大势”;纪事本末体,最便于“钩稽一事的始末”;典章制度一类的事实,尤贵乎“观其会通”;所以正史、编年、纪事本末、政书这四种书在研究上都是最紧要的:因其都能“网罗完备”,而且都有一个“条理系统”。其余的书,只记一部分的事实,只可称为“未经编纂的史材”。

第三章 现在研究史学的方法

现在研究史学,有两件事情,最应当注意的:其一,是要有科学的眼光。其中最紧要的有两层:一是把不关于历史之学的析出,以待专门家的研究,如天文、律历;二是把所存的材料,用种种科学的眼光去研究,以便说明社会进化的现象。如用经济学的眼光去研究食货一类的史实,就可以知道社会的生活状况,就知道社会物质方面,而物质方面,就是社会进化的一种原因。

其二,是要懂得考据之学。研究历史,最紧要的就是“正确的事实”。事实不正确,根据于此事实而下的断案,自然是不正确的了。其中最紧要的也有两层:一是要懂得汉学家的考据方法;这一派学问,是我们中国最新而又最精密的学问。必须懂得这一种方法,一切书才都可以读,一切材料才都可以使用。二是要参考外国的书;从前中国历史中,关于外国一部分最不正确。今后研究,必须搜罗他们自己的书。就是中国的事情,也有要借外国史参考,方才得明白的:譬如元朝在西域一方面的事实,就须参与西史;清朝未入关以前的事实,反要参考朝鲜人的著述。总而言之,世界大通,各国的历史,都可以参稽互证。

第四章 本书的分期

现在把本书所分的时期,开列如下:

  1. 上古史:周以前
  2. 中古史:上:从秦朝统一起,到后汉全盛时代止。中:从汉末分裂起,到南北朝止。下:从隋朝统一起,到唐朝全盛时代止。
  3. 近古史:上:从唐中叶以后藩镇割据起,到五代止。中:北宋。下:南宋。
  4. 近世史:上:元朝。中:明朝。下:清中叶以前。
  5. 最近世史:从西方东渐到现在。

以上不过是大略的区划,其中一切事实,并不能截然分清。总而言之,  是为研究上的便利。至于所以如此分法,读到后文自见,现在也不必絮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