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七章 中国古代的疆域

 

考究中国古代的疆域,有好几种方法:其一是把古人所说“服”的里数和封建的国数来计算。但经过资料考证(考证过程略去),这第一种方法,想把服的里数和封建的国数来考古代疆域的,就算失败了,请换第二种方法。

第二种方法,是把古人所说的“州”,来考古代的疆域。九州是中国古代典籍中所记载的夏、商、周时代的地域区划,后成为中国的代称。古代中国人将全国划分为九个区域,即所谓的“九州”。根据《尚书·禹贡》的记载,九州分别是:冀州、徐州、兖州、青州、扬州、荆州、梁州、雍州和豫州。把《禹贡》的九州,核起如今的地方来,则冀州当今直隶、山西二省;兖州跨今直隶、山东二省;青州当今山东省的东北部;徐州当今山东省的南部和江苏、安徽二省的北部;荆州大略当今湖北、湖南两省;豫州大略当今河南;雍州当今陕、甘两省,包括青海的大部;梁州包括四川和川边(云南省的北部)。

禹贡的九州,较今内地十八省:少两广、云、贵、福建,而多川边、青海;或者包括如今奉天省的一部分。这一种方法,因为他有山川以做封域的证据,比第一种说法,靠得住许多。但咱们还要用一种方法来核对他。

第三种方法,便是考校古人所说“疆域的四至”。《史记 五帝本纪》:“黄帝往东到过东海,登上了丸山和泰山。往西到过空桐,登上了鸡头山。往南到过长江,登上了熊山、湘山。往北驱逐了荤粥部族,来到釜山与诸侯合验了符契,就在逐鹿山的山脚下建起了都邑。”上文中,“丸山”,在琅邪朱虚县,今山东临朐县临朐镇东南25公里城头,属琅邪郡。“空桐”,山名,又名鸡头山,在今甘肃平凉市西。“熊山湘山”即指大熊山,在今长沙益阳市。“釜山”,即厉山,在今涿鹿县城西南十公里的窑子头村,协阳山谷之北,即今涿鹿县辉耀乡岔道的协阳古道北端。

《礼记 王制》:“从恒山到南边的黄河,这一段南北距离不足千里。再从此段黄河到南边的长江,这一段的距离也不足千里。从长江往南到衡山,这段距离千里有余。从东河向东到东海,这一段东西的距离千里有余。从东河往西到西河,这段距离不足千里。从西河再向西到沙漠,这段距离千里有余。沙漠并非西边的尽头,衡山并非南边的尽头,东海并非东边的尽头,恒山并非北边的尽头,这样,四海之内,截长补短,大约就是三千里见方。”上述文字中的东海、流沙、衡山、恒山,是当时中国的边界;自此以外,谓之四夷。

以上所说,把古人所说中国疆域的大略,总算弄清楚了。但是还有一个问题,便是古代“实力所至”的范围。实力自然是“渐次扩充”的,而且决不能没有赢缩。要考见其中的真相,最好是把“真正的封建”所及的地方,来做标准。古人所用封建两个字,意义实太广漠。真是征服异族,把他的地方,来封自己的同姓懿亲,可以称为封建。若本来是各居其国,各子其民,不过因国势的强弱,暂时表示服从,就不能用这两字。然而古人于此,都没有加以区别。

但是夏殷以前,并此而办不到。那么,只得另想一法,把古代帝都所在的地方,来窥测他实力所至。据《帝王世纪》第一章第四节所考,可见得尧舜禹三代,都建都在太原(古称晋阳),而禹又兼都阳城(今河南颖川),到桀还是在阳城的。商周之先,都是从如今的陕西,用兵于河南,得手之后,就直打到如今山东的东部,江苏、安徽的北部。至于河南的西南部、湖北的西北部,也是竞争时候紧要的地方。可见古代汉族的实力:在陕西省里,限于渭水流域;在山西省里,限于太原以南;在直隶省里,限于恒山以南;河南一省,除西南一部外,大概全在汉族势力范围之内;山东的东部(半岛部),却就是异族;江苏、安徽的淮域,虽是异族,总算是关系较深的;对于湖北,仅及于汉水流域,江域还是没有设开辟的地方。

周初封建的国,也还是如此。齐、晋、楚初封的时候,都是和异族接境的。秦、吴、越等国,是封在蛮夷之地。长江流域和直隶山陕的北部、甘肃的东部、山东的东北部的开辟,都是东周以后的事;南岭以南,当这时代还不过仅有端倪,到秦汉时代才完全征服的。咱们现在,更把秦朝所设的三十六郡哪几郡是战国时代哪一国的地方,来考校一下,便更觉得清楚。

太原、巨鹿、云中、雁门、代、邯郸,这几郡,都是赵国的地方。上党、三川、颍川、南阳是周朝的地方,其余都是韩国的地方。河东、东郡、上郡,这是魏国的地方。南郡、九江、泗水、会稽、汉中、砀、薛、长沙,这是楚国的地方。齐、琅邪,这是齐国的地方。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这是燕国的地方。此外巴蜀两郡,是灭蜀之后置的。陇西、北地两郡,是义渠的地方。内史所属,是秦国的旧地。南海、桂林、象三郡,是秦始皇并天下之后,略取南越的地方置的。还有九原郡,也是并天下之后所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