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二章 封建政体的反动(1)

 

第一节 豪杰亡秦

秦朝吞灭六国,人心本来不服;加以始皇的暴虐和奢侈,自然是思乱者众。不过给始皇的威名镇压住了,一时不敢动。始皇一死,自然一哄而起了。公元前210年,秦始皇出游,回去的时候,走到平原津(在如今山东的德县),病了,到沙邱的平台宫(在如今直隶的邢台县),就一命呜呼。秦始皇有好几个儿子:大的唤做扶苏,是相信儒术的,看见秦始皇坑儒,就不免谏了几句,始皇不悦,便叫他到上郡去监蒙恬的军。小儿子胡亥,这一次却跟随始皇出来。

始皇病重的时候,写了一封信给扶苏,叫他到咸阳去迎丧即位,这封信写好了还没有发,给一个宦者赵高知道了。原来这赵高,是教胡亥读书,又是教他决狱的;胡亥很喜欢他。他就去劝丞相李斯,要造封假信,废掉扶苏,改立胡亥。李斯起初不肯;经不起赵高再三劝诱,他又说:“秦国的宰相,没有一个能善终的。你如今立了扶苏,他一定相信蒙恬,你一定不得好好儿地回去了。”李斯听了这话,不觉心动。就彼此商量,假造一封诏书,赐蒙恬、扶苏死。一路秘不发丧;回到咸阳,才把秦始皇的死信,宣布出来;拥立胡亥做了皇帝,这便是秦朝的二世皇帝。

二世做了皇帝,赵高自然得意了。他便教二世先用严刑峻法对付大臣,又把自己的兄弟姐妹都残杀了。他又骗二世道:“做皇帝的,总得叫人害怕。你如今年纪轻,在外面和大臣一块儿办事,总不免有弄错的地方,就要给人家瞧不起了。人家瞧你不起,就要想法子来欺你了。不如别出去,咱俩在宫里办吧。”二世果然听了他,躲在宫里不出来,连李斯也不得见面了,赵高就此想个主意,谋害了李斯。这时候,用刑比始皇更严;葬始皇于骊山,已经是穷极奢侈,而且还要造阿房宫;真是“民不堪命”,天下的人,自然要“群起而攻之”了。

公元前209年,七月里,有两个戍卒,一个唤做陈胜,一个唤做吴广,都是楚国人,前去戍守渔阳(如今直隶的卢龙县)。走到蕲县(如今安徽的宿县),天下起雨来,走不通了,料想赶到了,也是误了限期,一定要处斩的,就激怒众人,造起反来了,不多时,陈胜便自立为楚王。分遣诸将,四出号召。就有:魏人张耳、陈?,立赵国的子孙,唤做歇的,做了赵王;魏人周市,立魏国的公子咎,做了魏王;燕人韩广,自立做燕王;齐国的王族田儋,自立做齐王。南方呢,也有:沛人刘邦,据了沛(如今江苏的沛县),自立做沛公;楚将项燕的儿子,名字唤做梁,和他哥哥的儿子,名字唤做籍,表字唤做羽的,起兵于吴(如今江苏的吴县秦朝的会稽郡治),项梁便自称会稽守。

二世起初受了赵高的蒙蔽,以为许多人是“无能为”的;谁知到明年正月里,陈胜的先锋周文,已经打到戏了(如今陕西的临潼县)。二世才大惊,这许多骊山的工人,本是犯了罪的,忙赦了他,叫一个人,唤做章邯的,带着去抵御周文。这时候,秦朝政事虽乱,兵力还强。这些新起乌合之众,如何敌得政府的兵。居然把周文打死了。他就乘胜去攻陈胜,陈胜也死在下城父(如今安徽的蒙城县);吴广先已因攻荥阳(如今河南的荥泽县)不下,给手下的人杀了。章邯便去攻魏。

这时候,基梁的兵已经渡过江来了。有一个居?人(如今安徽的巢县),唤做范增,前去劝他立楚国之后。项梁听了他,便去找寻楚怀王的子孙;果然找到了一个名字唤做心的。项梁便把他立在盱眙(如今江苏的盱眙县),仍旧唤做楚怀王。又有韩人张良,他的祖父,都做韩国的官。这时候,张良去见项梁,劝他立韩国之后,项梁听了他,就立韩公子成为韩王。于是六国之后,都立起来了。然而这时候,秦兵攻魏,正在危急。齐王田儋发兵来救,谁知道打了一仗,又败死了。项梁引兵而北,连胜两仗,未免心骄意满,又被章邯乘其不备深夜劫营,杀得大败亏输,项梁也死了。章邯便到北面去,把赵王围在巨鹿(如今直隶的平乡县)。

诸侯的形势,真是危急万状了。正当危险的时候,却有一支救兵来了:你道是谁?原来就是中国绝世的英雄项羽。这时候,项梁已经死了,楚国一方面,总得想个应敌之策。就有人主张分兵两支:一支去攻秦,一支去救赵。然而秦国兵势正强,许多将官,没有一个肯向前的,只有沛公和项羽不怕。大家商量定了,楚怀王便派:沛公西入关;宋义为上将,项羽为次将,范增为末将,北救赵。谁知宋义见了秦兵也是惧怕的,到了安阳(如今山东的菏泽县),一共驻扎了四十六天,不肯进兵;反叫他的儿子到齐国去做宰相,自己去送他,于路置酒高会。项羽见不是事,便把他杀了。这才发兵渡河,和秦军大战。这一战,真是秦军和诸侯军的生死关头。

《史记》叙述他的战事道:(译文)项羽就率领全部军队渡过漳河,把船只全部弄沉,把锅碗全部砸破,把军营全部烧毁,只带上三天的干粮,以此向士卒表示一定要决死战斗,毫无退还之心。与秦军遭遇,交战多次,阻断了秦军所筑甬道,大败秦军。这时,楚军强大居诸侯之首,前来援救钜鹿的诸侯各军筑有十几座营垒,没有一个敢发兵出战。到楚军攻击秦军时,他们都只在营垒中观望。楚军战士无不一以当十,士兵们杀声震天,诸侯军人人战栗胆寒。项羽在打败秦军以后,召见诸侯将领,当他们进入军门时,一个个都跪着用膝盖向前走,没有谁敢抬头仰视。自此,项羽真正成了诸侯的上将军,各路诸侯都隶属于他。

章邯虽败,还能收拾残兵,和项羽相持。不想派了一个长史司马欣到关中去求救,赵高竟不见他。司马欣急了,跑回来劝章邯投降项羽。章邯寻思没法,只得听了他。秦人在关东的兵力,就此消灭了。沛公这一支兵,本来想从洛阳入关的,谁知和秦战不利,便改变方针,南攻朝阳;南阳破了,就从武关进去(武关,在如今陕西商县的东边)。赵高一向蒙蔽着二世,说山东盗是“无能为的”。这时候,二世不免怪着他,赵高一想不好,不如先下手为强,便把二世弑了,立了他哥哥的儿子公子婴,去掉帝号,仍称秦王,想要保有关中。子婴又想个法子,把赵高骗去刺杀了,夷其三族。子婴做了四十六天的秦五,沛公的兵已经到了灞上了(在如今陕西省城的东边)。子婴无法抵御,只得投降,秦朝就此灭亡。这是公元前206年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