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二篇 中古史(上)

   第二章 封建政体的反动(3)

 

第三节 汉初功臣外戚宗室三系的斗争

项羽灭掉了,天下就算太平了么?还没有呢,当时还有几种特殊势力。其一是“功臣”。侯国革命时代,革了命,谁应当做皇帝是一定的(譬如夏亡之后,做皇帝的当然是汤,商亡之后,做皇帝的当然是武王。断没有伊尹、太公出来和他竞争的道理);平民革命时代就不然了,你好做,我也好做。项羽虽灭,韩信、彭越等,个个和汉高祖资格平等的,怎教他不生心?做皇帝的如何不要疑心他?疑心他,他如何不要自卫?这班人又都是身经百战的,如何不可怕?在各种特殊势力之中,这一种要算是最危险的了。

其二是“宗室”。这一种特殊势力,是有意造出来的。当时的人对于封建有两种心理:一种是被灭的人,想要恢复固有的基业。秦朝末年,六国之后,纷纷自立,就是这一种心理。一种是灭掉人家的人,想要封建自己的子弟亲戚,以为屏藩。这种议论,秦始皇没有实行,汉高祖却实行起来了。

其三就是“外戚”。外戚成为一种特殊势力,其根本也是从历史上来的。当分裂的时代,部落和部落,国家和国家,总是互相仇敌。能够互相联络的,本家之外,自然只有亲戚。终汉之世,外戚的为害最烈,难道汉朝的皇帝,性质和别一朝不同,总喜欢任用外家么?至于汉高祖的丈母家,更是助他取天下的的,事成之后,自然也成为一种特殊势力了。这里头的关系,读史的人都不大留意。我现在把他揭出来,却是很有趣的。

《史记 高祖本纪》:(译文)单父人吕公与沛县县令要好,为躲避仇人投奔到县令这里来作客,于是就在沛县安了家。沛中的豪杰、官吏们听说县令有贵客,都前往祝贺。萧何当时是县令的属官,掌管收贺礼事宜,他对那些送礼的宾客们说:“送礼不满千金的,让他坐到堂下。”高祖做亭长,平素就看不起这帮官吏,于是在进见的名帖上谎称“贺钱一万”,其实他一个钱也没带。名帖递进去了,吕公见了高祖大为吃惊,赶快起身,到门口去迎接他。吕公这个人,喜欢给人相面,看见高祖的相貌,就非常敬重他,把他领到堂上坐下。酒喝得尽兴了,吕公于是向高祖递眼色,让他一定留下来,高祖喝完了酒,就留在后面。吕公说:“我从年轻的时候就喜欢给人相面,经我给相面的人多了,没有谁能比得上你刘季的面相,希望你好自珍爱。我有一个亲生女儿,愿意许给你做你的洒扫妻妾。”酒宴散了,吕媪对吕公大为恼火,说:“你起初总是想让这个女儿出人头地,把他许配给个贵人。沛县县令跟你要好,想娶这个女儿你不同意,今天你为什么随随便便地就把她许给刘季了呢?”吕公说:“这不是女人家所懂得的。”终于把女儿嫁给刘季了。吕公的女儿就是吕后,生了孝惠帝和鲁元公主。

当时的功臣,有封地的,都给高祖和吕后两个人灭掉。这个可算刘、吕两系,合力以摧残功臣系。齐王韩信:韩信破齐之后,就自立做了齐王,这时候,高祖没法,只得因而封之。到破了项羽以后,便把他改封做楚王。后来又用陈平的计策,趁他来谒见,把他捉起来,说有人告他造反,带到京里,赦了他,封为淮阴侯。公元前197年,吕后叫人诬告韩信谋反,把他杀掉。梁王彭越:韩信死这一年,也有人告他谋反,高祖便把他废了,徙之于蜀。后彭越求吕后替他做主,说自己实在没有谋反。吕后便带他到洛阳去见高祖,私下却对高祖说,彭越不可留。于是再叫人告彭越谋反,又把他杀掉。

韩王信:韩国的子孙,以勇敢著闻的。高祖定三秦时,叫他去灭郑昌,就立他做韩王。天下既定,把他迁徙到晋阳,想要靠他抵御匈奴。匈奴兵力很强,把他围了起来,他抵敌不过,只得差人求和。这件事给汉朝知道了,便去责问他。他急了,就索性投降匈奴,带他入寇。韩信死的这一年,给汉朝将军唤做柴武的打死。淮南王英布:英布本来是项羽的降将,自然不能自安,也是韩信死的这一年造反,明年,给汉高祖打败了,逃到江南,吴芮的儿子吴臣把他骗去杀掉。

赵王张敖:张耳给陈?打败之后投奔汉王,后来跟着韩信去打陈?,陈?死后,便立他做赵王。张耳死后,儿子张敖,接续下去。高祖走过赵国,张敖出来迎接,甚为恭敬。高祖去“箕踞?骂”,赵相贯高不忿,就想谋弑高祖,事情没有成功,倒给人家告发起来。同谋的人,都图个自尽。幸而贯高挺身到京,力白张敖并不知情,张敖的性命,才算保全,然而赵王的位子,却保不住了。这是公元前199年的事。

燕王卢绾:卢绾和高祖是同乡,他的父亲和高祖的父亲是好朋友。卢绾和高祖同日而生,长大来,又是好朋友。高祖击灭臧荼,就封卢绾做燕王。后来,卢绾与匈奴勾结之事被发觉了,汉高祖便叫樊哙去打卢绾。卢绾逃出城外。这时候,高祖已经病了,他和高祖毕竟有有交情的,时时在长城外打听,想等高祖好了,亲自进京来解释。后来知道高祖死了,便逃到匈奴,死在匈奴国里。只有长沙王吴芮,因所封的地方很小,而且偏僻,所以没有灭亡。

高祖死后,形势就一变,变作“外戚一系,内斗功臣,外斗宗室”的样子。原来吕后的干政,不是从高祖死后起的。高祖从灭掉项羽以后,重要的战役,大概是自将,还要出去巡行,一年倒有半年不在京城里。这时候,京城里的事情,不是交给吕后,是交给谁?所以高祖死后,吕后出来管理朝政,他这资格,是早就养成了的。吕氏一系,又有许多人夹辅她,自然没人敢反抗。

高祖晚年,爱了一个戚夫人,生了个赵王如意,要想废掉太子立他,赖大臣力争得免。高祖死后,孝惠帝即位,吕后就“断戚夫人手足,去眼。?耳,饮暗药,使居厕中,命曰人彘。叫孝惠帝去看,惠帝看了大哭,病了好几月。从此以后,惠帝不以他母亲所为为然,却又没奈何她,就无心政事,一味取乐,渐渐成病。公元前188年,死了。惠帝的皇后,是鲁元公主的女儿(惠帝的外甥女)。无子,太后叫他杀掉后宫有子的美人,取其子以为子。这时候,立了他,是为少帝,太后临朝称制。公元前184年,少帝年长了,知道他的母亲是给吕后杀掉的,口出怨言,吕后把他废掉了,立了个常山王义,改名为弘。从此到公元前180年吕后死以前,朝廷的政权,始终在她手里。

吕后对于宗室,杀掉一个赵隐王如意,又杀掉一个赵幽王友,一个赵共王恢。燕灵王建死后,她又叫人杀掉他的庶子,又割了齐国的琅邪、济南两郡,都拿来封自己一系的人。他对于功臣系,就是叫吕禄、吕产带了南北军,夺掉太尉周勃的兵权。吕后临死的时候,吩咐吕禄、吕产等道:“大臣恐为变。必据兵卫宫,慎无送丧,为人所制。“谁知吕后一死,风波就起来了,原来齐悼惠王有九个儿子,这时候,朱虚侯章,东牟侯兴居,都在京城里,便叫人去招呼哀王襄,叫他起兵来诛诸吕,自己做内应;齐哀王果然听了他,发兵而西。最后,朱虚侯把吕产杀了,悉捕诸吕男女,无少长皆斩之。外戚系的势力,到此就算消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