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二章 封建政体的反动(4)

 

然而宗室系和功臣系的暗斗又起来了。这时候,最紧要的便是“皇位继承”问题。《史记》上记他们的事情道:

朝廷的大臣们聚在一起秘密商量,说:"少帝以及吕(梁)王刘太、淮阳王刘武、常山王刘朝,都不是孝惠皇帝真正的儿子。吕后用欺诈的手段,把别人的儿子抱来谎称是惠帝的儿子,杀掉他们的生母,养在后宫,让孝惠皇帝把他们认做自己的儿子,立为继承人,或者封为诸侯王,来加强吕氏的势力。如今已经把诸吕全部消灭了,却还留着吕氏所立的人,那么等到他们长大后掌了权,我们这班人就要被灭族了。不如现在挑选一位最贤明的诸侯王,立他为皇帝。"有人说:"齐悼惠王刘肥是高帝的长子,现在他的嫡子为齐王,从根儿上说,是高帝的嫡长孙,可以立为皇帝。"但大臣们都说:"吕氏就凭着他们是外戚而专权作恶,几乎毁了刘氏天下,害了功臣贤良。现在齐王外祖母家姓驷,驷钧是个恶人,如果立齐王为皇帝,那就又成了吕氏的天下。"大家考虑立淮南王刘长,又觉得他太年轻,外祖母家也很凶恶。最后大家说:"代王刘恒是现今高帝儿子中最大的了,为人仁孝宽厚。太后薄夫人娘家谨慎善良。再说,拥立最大的儿子本来就名正言顺,而且代王又以仁爱孝顺闻名天下,立他为帝合适。"于是就一起暗中派使者去召代王进京。

这件事,《史记》上说明他们是“阴谋”;可见得“少帝以及吕(梁)王刘太、淮阳王刘武、常山王刘朝,都不是孝惠皇帝真正的儿子。”这句话,并非实录。不过他们恐怕“等到他们长大后掌了权,我们这班人就要被灭族了。”,所以造为此说罢了。这时候,宗室里头要算齐最强,他们毕竟把他排掉了,立了一个无势无力的代王,这个也要算宗室和功臣系的一场暗斗。

文帝即位,把城阳、琅邪、济南三郡,都还了齐;徙刘泽王燕。当诛诸吕的时候,诸大臣许把赵地王朱虚侯,梁地王东牟侯。文帝听得他两个本意要立齐王的,只把朱虚侯封做城阳王,东牟侯封做济北王。城阳王立两年就死了,济北王不久到底以谋反伏诛。齐哀王死后,儿子文王则又死了,没有后人,文帝便把他的地方分做六国。这个已是“众建诸侯而少其力”的意思了。

然而这时候,诸侯里头还有一个吴国。他的国里是有章郡(如今浙江长兴县)铜山,可以即山铸钱。又东煮海水为盐,以是国无赋税,又招致了许多亡命,本来是危险分子。文帝时,吴太子来朝,和皇太子(景帝)饮博,争道不恭,皇太子以博局提杀之,自然是加一层怨恨。文帝是用软功的,吴王不朝,便赐以几杖,以求承认他有病的意思。吴王得汉朝宽容,反谋也就缓下来了,然而造反的资格毕竟还在。到景帝即位,又用了晁错,削起诸侯的地来。原来汉初封建同姓,土地都很大,这时候,承丧乱之后,户口还少,承平数世,也就加多起来,诸侯的势力更强了。到文帝时候,各种特殊势力,只剩了这一种,自然要从此想法子。

这种法子是一个和平的法子,文帝手里没有实行。到景帝即位,任用晃错估御史大夫,晁错的主意是硬用天子的权力来削诸侯的地。公元前154年—景帝三年,一举就削了楚、赵、胶西三国的地方。于是吴王恐“削地无已”,就和济南、?川、胶东、胶西四国,及楚王戊(元王的孙),赵王遂(如意的儿子,文帝所封),同举兵反起来了。吴国的反谋,蓄了三十多年,一发起来自然声势浩大了。幸而有善于用兵的周亚夫,总算应时戡定。

当时七国的兵,系吴楚两国西攻梁;济南、?川、胶东、胶西四国,共攻围齐;赵国也发兵入齐西界。汉景帝派将军郦寄击赵,栾布击齐,太尉周亚夫击吴、楚。吴、楚的后最轻剽,难与争锋。梁国的都城睢阳(如今河南的商丘县)被围甚急,亚夫不去救,却东北壁昌邑(如今山东的金乡县),遣轻骑出淮泗口,绝吴、楚粮道,大破之。吴王逃到东越,给东越人杀掉。楚王戊自杀。济南、?川、胶东、胶西四国的王都伏诛。齐王将闾本和四国有谋,后来才反悔了,城守拒敌,到这时候,也惧而自杀。

从此以后,汉朝就“摧抑诸侯,不得自治民补吏”,实权都在“相”的手里。武帝时,又用主父偃的计策,叫诸侯把自己的地方分封给自己的子弟。从此以后,列国疆域更加狭小,汉初的封建就名存实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