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四章 汉朝的武功(2)  

 

第二节 西域

汉时所谓“西域”,其意义有广狭两种。初时所谓“西域”,是专指如今的天山南路,所谓“南北有大山,中央有河”。南山,是如今新疆和青海、西藏的界山;北山,是如今的天山山脉;河,就是塔里木河。这是狭义。但是后来交通的范围广了,也没有更加分别,把从此以西北的地方,也一概称为“西域”。这“西域”二字,便变成广义了。

狭义的西域,有小国三十六,后稍分至五十余。其中有“塞”,有“氐”“羌”。诸国大概户数不过数百,口数不过千余或数千。不过是一个小部落,实在不足称为国家。其中较大而传国较久的,只有焉耆(如今新疆的焉耆县)、龟兹(如今新疆的库车县)、疏勒(如今新疆的疏勒县)、莎车(如今新疆的莎车县)、于阗(如今新疆的于阗县)五国。汉时当交通孔道的,有车师(北道,如今新疆的吐鲁番县)、楼兰(南道,如今已沦为白龙堆沙漠)二国。余均无足齿数。从此以西北,却有几个大国。

原来葱岭以西,是白种人的根据地(现在欧亚两洲的界线,在地理上并不足为东西洋民族的界线;东西洋民族分布的界线,还要推葱岭、帕米尔一带大山。白种有名的古国,要推波斯。后来为马其顿所灭。亚历山大死后,部将塞留哥据叙利亚之地自立,是为条支。后来其东方又分裂而为帕提亚、巴克特利亚两国,便是安息和大夏。大夏之东,也是希腊人所分布之地。西域人呼为IONIAN,这是大宛。大宛之北为康居,再西北就是奄蔡了。安息是如今的波斯。大夏在阿母、西尔两河之间。大宛在其东,大约在如今的吹河流域。这些国的种族属于阿利安大约可无疑义了。此外又有所谓“塞种”,大约是白种中的“塞米的族”。其居地,本来在如今的伊犁河流域。后来为大月氏所破,才分散。

汉初,中国西北的境界限于黄河。渡河而西,祁连山脉之北是大月氏。从大月氏再向西,便是西域三十六国了。大月氏本来是个强国,冒顿和老上单于时,两次为匈奴所破,逃到伊犁河流域,夺了塞种的地方。乌孙本来和大月氏杂居的,尝为大月氏所破,到这时候,便借兵于匈奴,再攻破大月氏。于是,大月氏西南走,夺了大夏的地方。乌孙便住在伊犁河流域。汉武帝听得大月氏是个大国,想和他夹攻匈奴,募人往使,张骞以郎应募前往,路经匈奴,给匈奴人留住一年多。张骞逃到大宛。大宛派个翻译,送他到康居,康居再送他到大月氏。这时候,大月氏得了“沃土”,殊无“报胡之心”。张骞留了一年多,不得要领而归。恰好这时候匈奴的浑邪王,杀掉休屠王降汉,汉朝得了河西的地方。张骞建言,招乌孙来住。汉武帝就派他到乌孙,乌孙不肯来;而张骞的副使,到旁国去的,颇带了他的人回来。汉武帝由是锐意要通西域,一年之中,要差十几回使者出去。

当时出使的人,未必个个都是君子,颇有些无赖之徒想借此发些财的。其行径,颇不敢保他正当。因此当道诸国,颇以为苦。于是楼兰、车师先叛。公元前108年,汉武帝发兵打破了这两国。后来又有人说大宛国里有一种“天马”,汉武帝差人,带了“金马”去换他的。大宛王不肯,和汉使冲突,把汉使杀掉。武帝大怒,派李广利去打大宛。公元前101年到底把大宛打破。大宛离汉甚远,给汉朝打破之后,西域诸国见了汉朝就有些惧怕。加之以乌孙也是一个大国,他起初和中国颇为落落寡合,后来因为时常同中国往来,。匈奴人想要攻他,乌孙人急了,就尚了中国的公主。从此以后,乌孙和中国往来极为亲密。至于三十六国,当老上单于攻破月氏之后,就臣服匈奴。

从浑邪王降汉之后,而汉通西域之路始开。然而当这时候,匈奴还时时要和中国争西域。公元前68年,郑吉攻破车师,屯田其地,保护了南道。公元前59年,匈奴内乱,日逐王降汉。于是匈奴所置的僮仆都尉消灭,而中国叫郑吉并护南北两道,谓之都护(治乌垒城,在如今库车县东南)。元帝时又设立戊己校尉,屯田车师。西域诸国,就全入中国的势力范围了。南道,是如今从羌?、且末经于阗到莎车的路。北道,是从吐鲁番经焉耆、库车到疏勒的路。当时的争夺西域,只是争两条道路,而汉朝以屯田为保护路线的政策。

第三节 朝鲜

当汉武帝时,貉族在如今奉天、吉林两省之间,大约从东辽河的上游起,北据松花江流域(当时辽东郡的塞外)。汉人称之为秽,役属“卫氏朝鲜”。朝鲜是亚洲的一个文明的古国。他的始祖,就是中国的箕子。但是箕子的产国,究竟在什么地方呢?这个却是疑问。朝鲜的古史,当箕氏为卫满所灭时全然亡失。朝鲜人要讲古史,反得借资于中国。箕子的立国,向来都说在平壤,近来也有人疑心,说箕子所走的朝鲜,实在如今的辽西。到后来,才逐渐迁徙而入半岛部的,但也没有十分充足的证据。

朝鲜当战国时代,曾经和燕国交兵,给燕国打败了。这时候,辽东地方全为燕国所据。朝鲜和燕国以?水为界(如今的大同江)。秦灭燕之后,又扩充到?水以东。秦灭汉兴,仍以?水为界。卢绾之乱,燕国有个人,唤做卫满,逃到朝鲜,请于朝鲜王准,愿居国的西境,替朝鲜守卫边塞,朝鲜王许了他(所住的,大约就是秦朝所占?水以东的地方),后来卫满势力大了,就发兵去袭朝鲜,朝鲜王战败,逃到马韩部落里,卫满就做了朝鲜的王。

汉武帝时,卫满已经传子及孙,还袭杀中国辽东都尉。公元前109年,汉武帝发兵两道,把朝鲜灭掉,将其地分置乐浪(如今的黄海、平安两道)、临屯(汉江以北)、玄?(咸镜南道)、真番(地跨鸭绿江)四郡,从此以后,朝鲜做中国的郡县好几百年。直到东晋时代,前燕慕容氏灭亡,中国的辽东的势力才全失坠。秽貉的酋长南闾,公元前128年,曾经率男女二十八万口内属,汉武帝替他置了个沧海郡,隔几年,又废掉了。朝鲜灭后,秽人有一支,迁到半岛的东部去的,唤做东秽,又唤做不耐秽。留居故地的,就是后来的夫余。

 

第四节 闽粤南越和西南夷

“中国本部的统一”,却也是到汉武帝手里规模才大定的。秦始皇略职南越地,置桂林、南海、象三郡,秦朝灭亡的时候,龙川令赵佗并了三郡之地,自称南越武王。公元前112年中国灭掉南越,又灭掉东越,福建、广东两省,就永入中国版图。

当时又有所谓西南夷,《汉书》叙述他的形势是:南夷郡长以十数,夜郎最大(如今贵州的桐梓县)。其西,靡莫之属以十数,滇最大(如今云南的昆明县)。自滇以北,君长以十数,邛都最大(如今四川的西昌县)。汉朝时,西南夷恐惧汉朝的势力,纷纷都请“置吏”,就邛都、作都、冉龙、白马的地方都置了郡。后二年,汉又灭掉了滇,把他的地方置了个益州郡。从汉武帝通西南夷之后,云南、贵州也算入了中国的版图,本部十八省的规模就此定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