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五章 前汉的衰亡

  第一节 汉武帝的内政

汉武帝这个人,武功文治亦有可观。然而他这个人太“不经济”。他所做的事情,譬如“事四夷”“开漕渠”“徙贫民”,原也是做得的事。然而应当花一个钱的事,他做起来总得花到十个八个。而且绝不考察事情的先后缓急,按照财政情形次第举办。无论什么事情,总是想着就办,到钱不够了,却再想法子,所以弄得左支右绌。至于“封禅”“巡守”“营宫室”“求神仙”,就本是昏愦的事情。我如今且把武帝手里罗掘的事情,举其大者如下。

1、募民入奴婢,得以“终身复”,其本来是“郎”的,就再增加爵秩。后来又命民“买爵”,“赎禁锢”,“免赃罪”,特置“武功爵”十七级卖给百姓,共直三十余万金;2、用齐的大盐商东郭咸阳、南阳大冶孔仅管盐铁;3、算缗钱舟车;4、置均输。各处地方把本地的“出口货”做“贡品”,官却把他贩卖到别处;5、改钱法。

以上几条,第一条波及吏治,固不必言。而且“买复”去民太多,则“征发之二益鲜”,就不得不再兴别种苛法。则明是和商贾争利,而其害人最甚的,尤要算“算缗”和“变乱钱法”。到武帝时,“法钱不立”,而突然禁民私铸,这时候的钱并不是不能私铸的,而且私铸是很有利的。政府想借铸钱取利,专靠严刑峻法去禁止人民私铸。

文景以前,七十年的畜积,到此就扫地以尽,而且把社会上的经济,弄得扰乱异常。这都是汉武帝一个人的罪业。然而还有崇拜他的人,不过是迷信他的武功。我说:国家的武功,是国力扩张自然的结果,并非一二人所能为。以武帝时候中国的国力,倘使真得一个英明的君主,还不知道扩充到什么地步呢?“汉武帝”的用兵,是实在无足崇拜的。

第二节 霍光废立和前汉的外戚

武帝因相信神仙之故,许多“方士”“神巫”都聚集京师,就有“女巫往来宫中,教“美人”把“木人”埋在地下,说可以度厄。到后来,就互相告讦,以为“咒咀”。于是“巫蛊”之狱起。水衡都尉江充和太子有隙。武帝派他去治此狱,他就说在皇后、太子宫里,得到木人更多。太子急了,要见武帝面诉,江充又不许,太子无法,只得矫诏发兵,把江充杀掉,因而造反,兵败自杀。于是武帝就没有太子,到晚年,婕妤赵氏,生子弗陵,武帝想立他做太子,恐怕身后儿子幼小,母后专权。先把赵婕妤杀掉,然后立他。武帝崩,弗陵立,这个便是昭帝。霍光、金日?、上官桀,同受遗诏辅政。武帝的儿子燕王旦,因为年纪比昭帝大,反不得立,有怨望之心。和上官桀、桑弘羊同昭帝的姐姐盖长公主等结连谋反,事觉伏诛。自此大权尽归于霍光。

昭帝死,无子,此时武帝的儿子只有广陵王胥在。霍光说广陵王曾经犯罪给先帝废掉的,不可立。迎立了武帝的孙子昌邑王贺,一百天,把他废掉了。再迎立戾太子的孙子病已,改名为询,这个便是宣帝。宣帝立,大权还在霍光之手。宣帝即位之后,把许氏立为皇后。霍光的夫人名显,想把自己的女儿立做皇后,听得大怒。趁许皇后生了太子,教一个女医生,进毒药把她药死,霍光的女儿就立做皇后。霍光死后,宣帝渐夺霍氏之权。霍光的儿子禹等,于是反谋。事情发觉,都给宣帝杀掉,霍皇后也废掉。

按霍光的废立,向来读史的人都说他大公无私,把他与伊尹并称,谓之“伊霍”。然而看《汉书 霍光传》,废掉昌邑王之后,杀掉他群臣二百余人。再看后来霍氏的权势,和他的结局,则所谓“伊霍”,和历代所谓“权臣”,原相去无几。原来把科学家的眼光看起来,人是差不多的—在科学上,是不承认有什么非常之人,也不承认有什么太善极恶之人的。研究历史的目的,在于把古今的事情互相比较,而观其会通。就是要把许多事情,归纳起来,得一个公例。所以这些“偶像”,不能不打破他。并不是要跟死人为难。

霍光秉政的时候,鉴于武帝时天下的疲弊,颇能安静不扰,与民休息。天下总算安稳。霍氏败后,宣帝亲揽大权,宣帝是个“旧劳于外”的人,颇知道民生疾苦,极其留意吏治,武帝和霍光时,用法都极严。宣帝却留意于平恕,也算西汉一个贤君。宣帝死,元帝立,从此以后便步步入于“外戚政治”了。

从秦汉而后,有所谓“内重”“外重”之局。外重是外有强臣,政府无如之何;到后来便变成“分裂”之局。像后汉变做三国是。内重是中央政府权力甚线,政府说句话,通国都无如之何;到后来便成了权臣篡国之局。像王莽的代汉是。前汉时代,地方政府的权力,本来只有诸侯王是强的。从七国之乱以后,汉初的封建名存实亡,就成了内重之局;而外戚又是当时社会上一个特别的阶级,那么,汉朝的天下,断送在外戚手里,是势所必至,无可挽回的。

汉朝外戚的专权,起于元帝时候。元帝即位,作用外戚史高,又用了旧时的师傅萧望之、周堪。元帝是个“柔仁好儒”的人,颇崇信师傅的说话。史高心上,不大高兴,就和宦官弘恭、石显结连,把萧望之、周堪排挤掉,这是汉朝外戚和宦官发生关系之始。成帝即位,任用外家王氏,王凤、王音相继为相,权力大盛,“郡国守相,皆出门下”,内官更不必说。王氏之势,由此而成。成帝无子,立侄儿欣做太子,是为哀帝。哀帝颇喜欢大权独揽,要“上法武宣”,然而他这个人,其实是糊涂的。罢斥王氏之后,仍代以外家丁氏和祖母的同族傅氏,又宠爱了嬖人董贤,给他做了大司马。所以政治毫无改善之处。

哀帝亦无子,死后,成帝的母亲太皇太后王氏即日驾幸未央宫,收取玺绶,召了他的侄儿王莽来“定策”。迎立了元帝的孙儿子?,这个就是平帝,夺掉董贤的官,董贤自杀。又逐去傅氏、丁氏,灭掉平帝的母家卫氏,于是大权尽归于王莽。平帝即位的时候,年尚幼小,到后来长大了,为卫氏之故,心常不悦。为王莽所弑。迎立宣帝的元孙婴,号为孺子,莽“居摄”,称“假皇帝”,公元8年,把他废掉自立,改国号曰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