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六章 社会革命

 

王莽这个人,后世都把他骂得个个“十恶不赦”的,然而他实在是个“社会革命家”。要晓得王莽是个怎样人,先要晓得西汉的社会是个怎样的社会。大地主、豪商、擅山泽利的,是当时社会上的富豪阶级。《史记 平准书》说:文景极盛之后,“网疏而民富,役财骄溢,或至兼并”。似乎兼并之祸,是起于武帝以后的。然而其实不然。按晁错所说,当文帝时,农民的困苦业已非常严重。文帝时,社会的总富颇有增加,并没有普及于众人。不过这时候,承大乱之后,人心容易厌足,再加以当时政令的宽简,也就暂时相安罢了。

这种贫富的阶级,从东周以后逐渐发生成长,根深蒂固,区区秦汉之际几年的战乱,如何就得破除?那么,如何会从武帝之后才发生呢?所以汉朝的儒者,没一个不讴歌颂祷井田的。后世的人,都笑他们迂阔,安知道在当时实在是时势所要求?在这种情势下,要想什么“限民名田”等平和缓进的方法,和富豪商量,请他让步,毕竟是无望的。所以,王莽即位之后,就取断然的处置。下令道:今更名天下田曰王田,奴婢曰私属,皆不得买卖。这种办法,还承认奴婢是私属,总还算和平的。

“田曰王田”,是所以剥夺大地主的权利。他所行的事,最不可解的,是废掉汉朝的五铢钱,更作金、争、龟、贝、钱、布,五物,六名,二十八品。大概当时的人,有一种思想,以为货币是富豪所用以兼并贫民的,所以务求灭杀他的效力。王莽的立心,虽然是为民请命,然而他所行的政策,实在是背于经济原理的。所以弄得“农商失业,食货俱废”。他更有一误点,就是过于“迷信法治”,不管目前的形势。再加以种种迂阔的行为,如大改州郡名及官名等,自然要土崩瓦解了。

然而王莽所以失败,还有一个大原因,原来古代的治法,是从极小的地方做起的。所谓国家,起初都是个小部落。君主和人民,本不十分悬隔;而政治上的机关,却极完备,所以一切事务易于推行,而且易于监察,难于有弊。到后世,就大不然了。一县的地方,甚或大于古代的一国,何况天子。而所设的机关,却极其疏阔。就有良法美意,也无从推行。而且专制政体的官吏,都是对于君主一个人而负责任的;君主监察所不及,就无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固然也有好的官吏,然而政治上不能只凭希望)。那么,更有什么事情能办得好;不但办不好,而且总是有弊,倒不如一事不做,还好希望苟且偷安,“汉文式”政治的所以成功,其原因就在乎此;“反汉文式”政治的所以失败,其理由也在乎此。王莽也是其中的一个人(所以中国一切事情的停滞不进,和君主专制政体,是有很深的关系的)。

然而王莽这个人,他的道德,他的人格,毕竟是很可景仰的。《汉书王莽传》说他初起的时候道:“王莽的叔伯兄弟们都是将军、侯爷的儿子,他们趁着父辈有权势的时候,生活奢侈糜烂,相互以车马高大,歌妓多才,姬妾漂亮,游戏新颖夸耀攀比。?有王莽一个人孤独贫穷,也因而待人谦恭,生活俭朴。他拜沛郡人陈参为老师,学习《仪礼》、《周礼》,勤奋不懈,广泛学习,衣着像普通的书生一样。他官职越来越高,态度却越来越谦恭。他分出车马和轻暖的衣物,施舍救济宾客,以致家裹没有多余的衣物。他接纳供养知名人士,结交很多将军、丞相、卿大夫。所以身居要职的人更加推荐他,社会上的知名人士替他宣扬鼓吹,他的名声传遍朝野,超过了他的伯父、叔父们。”

“王莽既已超出自己的同辈,继四位伯父、叔父之后辅佐皇帝,打算使自己的名誉超过前人,于是严格要求自己,不知疲倦地工作。他聘请许多贤良的人充当属官办事,皇帝的赏赐和封邑的收入全都用来招待士人,他自己更加俭朴节约。他母亲生了病,王公大臣和列侯派遣夫人前来探问病情,王莽的妻子出去迎接,竟没有及地的长衣,布裙也仅到膝盖。见到她的人以为她是奴仆,一问才知道她是王莽的夫人,都很吃惊。”

这许多事情,后人都把个“伪”字一笔抹杀了。我要请问,何以见得他一定是伪的呢?人家一定说:他后来做了皇帝,所以见得他起初都是伪的。我要请问,在从前那种政体之下,一个人有了非常的抱负,要行非常的改革,不做君主,是否能始终贯彻。为了贯彻自己的主张的原故,事势上皇帝又可以取得到手,是否可以取来做一做,以实行自己的主张?还是应该谨守君臣之义,专做一姓一家的奴隶,听凭天下的事情,一切败坏决裂?人家又要说:他所做的事情,一件都没有成功。然而我没听见把成功失败,判决人的好坏的。

他当时,为了实行自己的主张的原故,把儿子都杀掉,是何等廓然大公。比第一篇第三章第三节所述的“尧杀长子”何如?他为了办理天下事务之故,至于“常御灯火至明,犹不能胜”,是何等勤力。到后来败亡的时候,火都要烧到身上了,他还说“天生德于予,汉兵其如予何(上天给了我德,汉兵又能把我怎样!)”,是何等自信力。

咳!王莽这种人,在政治上虽然失败,他的道德,他的人格,毕竟是深可景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