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一篇 上古史(1)

 

第一章 汉族的由来

研究一个国家的历史,总得知道他最初的民族。建立中国国家最早的民族,就是“汉族”,这是没有异议的。然则汉族是从“有史以前”久已在中国本部的呢?还是从他处迁来,入“有史时代”,其形迹还有可考的呢?这便是“汉族由来”的问题。

关于这一个问题的回答,要算是“西来说”最为有力。近来人关于这一个问题的著述,要算蒋观云的《中国人种考》最为详博。但是他所举的证据,还不尽可靠,我现在且举两种证据如下:

其一,古书上说昆仑的很多。入神州以后,还祭“昆仑之神”,可见得昆仑是汉族的根据地。然则昆仑究在何处呢?《尔雅》、《史记》、《说文》。《山海经》都以河所出为昆仑。要讲古代所谓河源,《史记 大宛列传》所谓“汉使穷河源,河源出于阗。其山多玉石,采来。而天子案古图书,名河所出曰昆仑云”。其说自极可靠。那么,如今于阗河上源一带,一定是汉族古代的根据地了。

其二,汉族二字,是后起之称,古代汉族自称。他族称汉族,或说“华”,或说“夏”。《吕氏春秋 古乐篇》:“黄帝令伶伦作律,伶伦自古大夏之西,乃之坑?之阴,取竹于?溪之谷”,似乎就是这一个大夏。那么,阿母河流域,似乎也是古代汉族的居地(参看近人《太炎文集 论种姓》)。

以上两种说法,如假定不谬,则汉族古代,似居今葱岭帕米尔高原一带,这一带地方,据人种学历史家考究,原是各大人种起源的地方。汉族入中国,所走的大概是如今新疆到甘肃的路。近来人多说,“汉族沿黄河东徙”。这句话,似乎太粗略。现在的黄河上源,在古代是氐羌人的根据地。总而言之,“汉族西来”,现在虽没有充分的证据,然而蛛丝马迹是很多的。将来古书读得更精,古物发现得更多,再借他国的历史参考,一定可以大为明白。这就要希望诸位的努力了。

第二章 古史的年代和系统

   

研究历史,“年代”是很紧要的。因为历史的年代,好比地理的经纬度。然而古史的年代,大概是很茫昧的,然而咱们现在既然要研究历史,无论如何茫昧,总得考究一番。

古人的时间观念,很不发达。所传述的事情,都没有正确的年代。所以读后世的历史,可以按着年月,考求事实。读古代的历史,却只能根据事实,推求年代。而古人所传说的事实,又总要把他归到一个“酋长”或者“半神半人的人”身上。所以考求古代君主的系统,便可大略推见其年代。那么,古书上所说最早的君主是什么人?不问而知其为盘古了。盘古开天地的神话,似乎纯出想象,其中并无事实。近来又有人疑心盘古是苗族的神话,汉族误把他拉来算做自己的,其说亦颇有理。盘古以后的君主,又是什么人呢?那也不问而知其为三皇五帝了。

司马贞《补三皇本纪》:“天地初立,有天皇氏,兄弟十二人,立各一万八千岁。地皇氏,兄弟十一人,亦各万八千岁。人皇氏,兄弟九人,凡一百五十世,合四万五千六百年。《尚书大传》:“燧人为燧皇,伏羲为戏皇,神农为农皇也。”《白虎通》:“三皇者,何谓也?谓伏羲、神农、燧人也。或曰:伏羲、女娲、祝融也。”《礼记 曲礼正义》:“伏羲、女娲、神农为三皇。”以上是三皇的异说;五帝的异说,也有两种。《史记正义》:“太史公依《世本》《大戴礼》,以黄帝、颛顼、帝喾、唐尧、虞舜,为五帝。《曲礼正义》:”其五帝者,郑注《中候敕省图》云,黄帝、金天氏、高阳氏、高辛氏、陶唐氏、有虞氏,是也;实六人而称五者,以其俱合五帝座星也。”

咱们现在所要研究的,有三个问题:其一,三皇五帝,到底是什么人?其二,他们的系统是否相接?其三,三皇五帝以前有无可考的帝王?关于第一个问题:除司马贞《补三皇本纪》所列的或说,似乎也是苗族的神话,汉族误拉来的不算外,《白虎通》的第一说和《尚书大传》本来相同。《尚书大传》“遂人以火纪,火,太阳也,阳尊,故托遂皇于天;伏羲以人事记,故托戏皇于人;神农悉地力,种谷疏,故托农皇于地”。可见得三皇是取天地人的意思;与《史记》“古有天皇,有地皇,有泰皇”的说法正合。五帝的两说,就是后一说多了个少昊。咱们要辨别这两说的是非,就要入于第二个问题了。

关于第二个问题,也有两种说法:一种是说黄帝以后,世系都是明白可考的。是《大戴记 帝系》:“少典产轩辕,是为黄帝;黄帝产玄嚣,玄嚣产?极,?极产高辛,是为帝喾;帝喾产放勋,是为帝尧;黄帝产昌意,昌意产高阳,是为帝颛顼;颛顼产穷蝉,穷蝉产敬康,敬康产句芒,句芒产?牛,?牛产瞽叟,瞽叟产重华,是为帝舜;及产象傲;颛顼产鲧,鲧产文命,是为禹。”这是《史记 五帝本纪》所本。一种是把其间的年代说得极为辽远的。就是《曲礼正义》:燧人至伏羲,一百八十七代。宋均注《文耀钩》云:女娲以下至神农,七十二姓。谯周以为伏羲以次有三姓,始至女娲;女娲之后五十姓,至神农;神农至炎帝,一百三十三姓。等等。说五帝是及身相接,原不免武断;然而后燧人到帝喾,其间的世次年代,也决不会像第二种说法那样远。我们现在没有别的法子想,只好把黄帝、颛顼、帝喾、尧、舜,姑且算是及身相接的(就是不及身相接,其间相去的年代,也必不远)。燧人、伏羲、神农,姑且算他不是及身相接的(这几个君主,本来没有紧相承接的说法;而介居其间的君主,却有不能不承认他存在的,譬如女娲氏)。

三皇五帝,既然得了一个勉强的算法,就可以进而考究第三个问题了。据考证,五龙氏在燧人以前,咱们现在也只得姑且截断他,把古史的年代系统,姑且推到燧人为止了。《史记》确实的纪年,起于共和元年:从此以前的年代,都不可靠。咱们现在,姑且用《汉书 律历志》所推,夏432年,殷629年,周867年计算。共和元年,在公元前841年;在此以前,周朝还有122年,再加上殷朝的629年,夏朝的432年,共是1183年,就在公元前2024年;尧舜两朝,用《史记》的尧98,舜39,加上居丧3年计算,共是140年;其余帝喾、颛顼、黄帝三代,用尧舜年代的平均数—70年去算,就加上210年,从燧人到伏羲,姑且用荣伊说黄帝的例子,算他每人300年,又加上900年;那么,燧人氏的元年,就在公元前的3274年了。这种算法,固然极为可笑,然而现在实在没有别的法子想,也只得姑且如此,总算是“慰情聊胜无”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