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七章 后汉的兴亡 

 

第一节 光武的中兴

王莽变法,把当时社会上的经济关系,搅得稀乱,自然要民愁盗起。而其势力最大,毕竟成为扰乱种子的,就是绿林兵。这一支兵,起初藏匿在湖北绿林山中(在当阳县境内),所以得绿林之名。后来分为两支,一支向南郡(如今的江陵县),号为下江兵。一支向南阳,号为新市兵。随县平林乡人(随县就是如今湖北的随县),也起兵附和他,称为平林兵。汉朝的宗室刘玄,就在军中。景帝五世孙刘?、刘秀也起兵春陵(如今湖北的枣阳县),和新市、平林兵合。

于是大家会议,立哪一个做皇帝。“南阳诸豪”要立刘?。而新市、平林诸将要立刘玄,毕竟是新市、平林诸将势力大,把刘玄立做皇帝。他起初号为更始将军,所以历史上就都称他做更始。更始既立,北据南阳,王莽发大兵四十万去攻他,和刘秀等战于昆阳(如今河南的叶县)。大败,于是响应的人,四面而起。更始派兵两支:一支攻洛阳,一支攻武关,攻武关的兵,先入长安,王莽被杀,这是公元23年的事。

更始这时候,已迁都洛阳。明年,又迁都长安。这时候,海内的人,望治颇切。而更始给平林、新市诸将挟持住,不能有为,诸将所干的,都是些强盗行径的事情,不成体统。于是四海失望,关中离心。他们又把刘?杀掉,刘秀因出徇颍阳,未与其难,于是刘秀先把河北平定,取得河内,以为根据地。这时候天下大乱,拥兵劫掠的人,到处都是。而琅邪樊崇等一派,都“朱其眉以自别”,号为“赤眉”,其众尤盛,公元25年,赤眉拥众入关,更始被杀。这时候刘秀已经在河北做了皇帝—后汉光武帝。更始死后,洛阳太守朱鲔把洛阳投降光武,于是光武迁都洛阳,所以后世称光武以后为东汉。

光武既都洛阳,明年,关中大饥,赤眉东走,光武勒兵宜阳(如今河南的宜阳县),胁降了他,于是历年的流寇扫清,天下渐有澄清之望。割据一方的其余流寇,也给光武以次削平,天下就此大定了。

第二节 后汉的武功

光武既定天下,颇能轻徭江薄赋,抚绥百姓;明帝、章帝两代,也颇能谨守他的成法;所以这三代,称为东汉的治世。然而东汉一代,内治上的政策,不过因袭前汉,无甚足述。只有明、章、和三代的戡定外夷,却是竟前汉时代未竟之功,而替后来五胡乱华伏下一个种子,其事颇有关系,现在述其大略如下。

匈奴从呼韩邪降汉之后,对于中国极为恭顺。后来休养生息,部落渐渐盛了,就埋下一个背叛骄恣的根源。再加以王莽时,抚驭的政策失宜,于是乌珠留若?和呼都而尸两单于,就公然同中国对抗,北边大受其害。公元46年,乌桓攻破匈奴,于是匈奴北徙数千里,漠南遂空。公元48年,自立做呼韩邪单于,投降中国。于是匈奴分为南北。南匈奴的单于,入居西河美稷县(如今的鄂尔多斯左翼中旗)分派部下,驻扎边地,帮中国巡逻守御。章帝末年,北匈奴益形衰弱,南匈奴想要并吞他。这时,汉和帝刚即位,窦太后临朝,就派自己的哥哥窦宪出兵,大破北匈奴于稽落山,勒石燕然山而还(大约在如今杭爱山一带)。过了两年(公元91年),窦宪又派左校尉出兵,大破北匈奴于金微山。从此以后,匈奴就远引而去,其偶然侵犯西域的,都只是他的分部。正支西入欧洲,就做了后世的匈牙利人。

王莽末年,不但匈奴背叛,就西域也都解体。然而这时候,匈奴也无甚力量慑服西域。所以西域地方,就变做分裂的形势。北道诸国,臣服匈奴,南道地方,却出了一个莎车王贤。战胜攻取,降伏各国。光武帝既定天下,西域十八国遣子入侍。要求中国再派都护,光武帝恐劳费中国不许,于是西域和中国断绝关系。明帝时,大将军窦固,派假司马班超,出使鄯善(楼兰的改名)。鄯善王广,待超甚恭。数日之后,忽然怠慢。超知有匈奴使者至,激励部下三十六人,乘夜攻杀之。鄯善人大惧,情愿投降,班超回国,窦固奏上他的功劳,明帝就真把他做军司马,叫他再立功西域。

于是班超仍带了前此的三十六人到西域去,这时候,于阗王广德攻杀了莎车王贤,称霸南道,而龟兹王建,倚仗匈奴的势力,攻杀疏勒国王而立了他的臣子兜题。班超先到于阗国去,在于阗王面前杀掉匈奴的使者,胁降了他。又差一个小吏田虑,走小路到疏勒去,出其不意把兜题拿住,自己跟着去,立了疏勒旧王的儿子,名字唤做忠的。于是西域诸国,纷纷进来朝贡。这时候,是公元73年,西域诸国已经和中国断绝关系六十五年了。汉朝出出兵北路,打破车师,再立西域都护。公元75年,明帝崩,龟兹等国背叛,攻没都护,汉朝廷就废掉都护和校尉,并如班超回国。班超要行,疏勒人怕受龟兹侵犯,留住他不放。于是班超就留居西域。

公元80年,班超上书,请平定西域,平陵人徐干,也奋身愿意帮助班超,章帝给他一千多人,带到西域去,就把班超做西域都护。于是班超调用诸国的兵,把西域次第平定,班超在西域,直到公元102年才回国。和帝初年,诸国一时背叛,邓太后仍用了班超的儿子班勇,才把他镇定。班超带着区区三十六人,平定西域,真是千古的大英雄。班超平定西域,葱岭以西诸国都来朝贡。公元97年,班超差部将甘英前往大秦,走到条支,被大海所阻。大秦,就是统一欧洲的罗马,这时候,从亚洲到欧洲,陆路不通,甘英所拟走的,是渡红海到欧洲的一条路。

还有汉朝人和西羌人的交涉,这件事,是后汉分裂做三国和五胡之乱的直接原因,在第三篇里讲。

第三章 后汉的外戚和宦官

前汉给外戚篡夺,后汉仍旧用外戚。后汉外戚之祸,起于章帝时。章帝娶宋杨两个女儿做贵人,大贵人生子庆,立做太子。小贵人生子肇,皇后窦氏,养为已子。窦皇后杀二宋贵人,又废掉太子庆,改立肇做太子。章帝崩,肇立,是为和帝。太后临朝,用哥哥窦宪做大将军,专权横恣。和帝年长,和宦官郑众合谋,把他杀掉,这是后汉的君主和宦官谋诛外戚之始。和帝生子,屡次不育,就把皇子寄养在民间。和帝崩,皇后邓氏,到民间去收了一个“生才百余日”的儿子来,把他立做皇帝,明年死了,是为殇帝。立清河王的儿子?,是为安帝。

太后临了十五年的朝,太后死后,安帝才亲政,斥逐邓氏,用自己皇后的哥哥阎显、耿贵人的哥哥耿宝,又宠爱了中常侍江京、李闰。樊丰、刘安、陈达;还有乳母王圣、王圣的女儿伯荣等一派小人。阎皇后无子,后宫李氏生了一个儿子,名字唤做宝,立为太子。阎后和宦官合谋,杀李氏,废宝为济阴王。公元125年,安帝到南阳去,死在路上。阎皇后和阎显密谋,秘不发丧,驰回京师,迎立章帝的曾孙北乡侯懿。不多时,死了。宦者孙程等迎立了济阴王,是为顺帝,杀阎显,迁太后于离宫。顺帝用自己皇后的父亲梁商做宰相,在外戚里,总算安分的。梁商死后,儿子梁冀接他的手,就大专权骄恣起来。顺帝死后,儿子冲帝立,一年而死。太后和梁冀迎立章帝的孙子清河王缵,是为质帝。质帝为冀所弑,迎立章帝的曾孙吾侯志,是为桓帝。大权全在梁冀手里,桓帝心不能平,只得再和宦官单超等合谋,把梁冀杀掉。从此以后,汉朝外戚专权的局完,宦官乱国的事情起了。

宦官的品类,固然是不齿于人的,然而他和皇帝极为接近。从来做皇帝的人,大概是闲置在深宫之中,毫无知识。天天同他接近的人,他如何不要听信。前代论治的人,也晓得这个道理,所以总要注意于皇帝的“前后左右”,使得他“罔非正人”。前汉时代,还懂得这个意思。在宫禁里侍候皇帝的,还多用些士人。和帝时,邓太后秉政,才把中常侍、黄门侍郎等官,都改用阉人。历代君主,又都和他们谋诛外戚,于是宦官的权力大盛。他们干预中央的政治,就激了天下的乱源。这时候,天下的士流大都崇尚气节。一时名士,外任州郡的,对于宦官的亲戚,无不尽法惩治。于是宦者和士流,互相嫉恶,就激成“党锢之狱”。

桓帝死后,无子。迎立章帝的玄孙解渎亭侯宏,是为灵帝。窦太后临朝,窦太后的立做皇后,有个人唤做陈蕃,颇为有力。因此太后感激他,用他做太傅。又用自己的父亲窦武做大将军,陈蕃也是名流系里头的人,天下颇想望其丰采。陈蕃和窦武谋诛宦官,反为所杀。于是党锢之禁更严,灵帝长大之后,相信宦官,尤其死心塌地,而汉朝的天下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