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八章 秦汉时代的政治和文化  

 

第一节 官制

汉朝的制度,大概是沿袭秦朝;秦朝的制度,又沿袭三代以前。这种制度,虽未必有什么精意存乎其间,然而去古还近,大概积弊是一天深一天的。制度是一层层地,不管理论堆积起来的;所以愈到后世,愈不切于事实,愈不合于理论。秦汉的制度,确有优于后世之处。况且后世的制度,又都是沿袭秦汉而渐变的,不明秦汉的制度,就连后世制度的真相也不能明白,所以研究秦汉时代的制度颇为紧要。

变封建为郡县是从秦朝起的,咱们现在就从秦汉时代的官制讲起。秦和西汉,中央政府最高的官是丞相,或称相国。有时但置一人,有时分置左右丞相。后汉则以太尉(天公),司徒(人公),司空(地公),分部九卿。称为三公,是用古代的三公、九卿的官制。太尉在前汉,为中央政府最高的武职,和丞相对掌文武。此外又有御史大夫,掌副丞相。前汉的宰相,往往从御史大夫递升。这三种,都是中央政府最高的官。此外,还有九寺六卿,是中央政府分掌庶务的。

带兵的官,通称校尉。而司隶校尉,主督察大奸,兼有警察的性质,权最重。治京师的官,秦朝称为内史。汉景帝时,分置左内史。武帝时,改内史为京兆尹,左内史为左冯翊,又把向来的都尉,改为右扶风,分治内史的右地。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谓之三辅。后汉时,改京兆尹不河南尹。外官仍分郡县两级。郡有太守,县的户数,在一万以上的称为令,不满一万户的为长,其下都有丞、尉。十里一亭,有长;十亭一乡,乡有三老、啬夫、游徼。秦朝又有一种临御史,是中央政府派他出去监郡的。汉朝省去这个官,由丞相派史出去“刺郡”。武帝时,把天下分做十三郡,十二部各置刺史,一部属司隶校尉。这时候的郡,什么事情都和中央政府直接。所以秦汉时代,实在是个“两级制”。到灵帝中平五年(公元188年),因各处纷纷盗起,列郡不能镇压,改刺史为州牧;简九卿等官,出去充任,于是其权大重;而中央政府,又不久解纽,诸州牧各自据土,纷纷占据地盘,变俨然变做三级制了。爵分二十级,是秦制用以赏有功劳的人。

秦汉官制的特色:1、这时候的中央政府,宰相是个副贰天子,治理天下的;九卿等官,也各有独立的职权,都是分治天下众务的,不是天子的私人。到后来,纷纷任用什么尚书、中书、侍中做宰相;把九卿的职权,也夺归六部;于是所任用的,全是天子玩弄之人,君权愈扩张无限。2、外官阶级少而威权重,和后世大不相同。3、这时候去古还近,地方自治的意思,还有存留。这时候,对于三老等官视之甚重,和后世名存实亡的,大不相同。

第二节 教育

后世的人,都说秦朝焚烧诗书,毁灭儒术,这句话,其实是错的。宋元时代著名学者马端临在《文献通考》中说:“按《西汉公卿百官表》,博士,秦官,掌通古今。既曰通古今,则上必有所师承,下必有所传授。故其徒实繁。秦虽有其官,而甚恶其徒,常设法诛灭之。始皇使御史案问诸生,传相告引,至杀四百六十余人;又令冬种瓜骊山,命博士诸生就视,为伏机杀七百余人。”这一段考据,颇为精详,虽然虐待其人,然而师承传授,确自有的,可见得儒学并没有绝,不过这种传授,是为继续“博士官之所职”起见,不是为教育人才起见,不能算得学校。

到汉朝武帝时候,公孙弘做宰相,才奏请“为博士官置弟子五十人,复其身。太常择民年十八已上,仪状端正者,补博士弟子,得受业。这才是惟传授学术为目的,可以算作学校。然而营建学舍确是王莽手里的事。汉朝的学校,是逐渐增盛的。武帝置博士弟子五十人,昭帝增为百人,宣帝时增至二百人,成帝末增至三千人。后汉光武时,就营建太学,明、章两代,都崇儒重道,车驾屡幸太学。本初质帝年号时太学诸生,遂至三万余人。学校可谓极盛,然而衰机也就伏在这个时候。这时候,学校人数只求其多,不讲实在。入学的,大概都是一班贵游子弟,并不是真正讲求学问的人。所以到后来就激成“党锢之祸”。学校里都是一班贵族子弟,所以汉朝的太学生,是和外戚结党而攻宦官的。

第三节 赋税

汉朝的田赋,本来是十五而税一;景帝以后,变做三十而税一。光武中兴以后,亦是三十而税一。到灵帝时,才加天下田税,每亩钱十文,谓之“修宫钱”。田税以外,另有一种“口税”谓之“算赋”。人民从十五岁起,到五十六岁止,每人每年出钱百二十文,谓之一处,以治“库兵”“车马”。其事起于高帝四年,又有七岁到十四岁出的,每人二十钱,以食天子,谓之“口赋”。武帝时,又加三个钱,以补“车”“骑”“马”。

另外,汉朝对应服役而未去服役的人课征的代役钱叫做“更赋”。按照汉朝的规定,到了规定的年龄,那些当役而不要服役或者当役未被征调服役的人,必须出钱代役。政府规定:正卒(每个成年男子在规定的年龄里,必须在本郡服兵役一年)。一月一更,如不服役,可交钱给官府,由官府雇人代役;一月1200。戍卒(每个男子一生中要到边境上去屯戍一年,称为“戍卒”),每人每年3日,不便前往者,出钱300纳官。国家付给受雇者的钱,不是更赋的全部,剩下的一部分归国家的财政所有。更卒:年满23岁到56岁的成年男子,每年要在郡县服劳役一个月,称作“更卒”。农民亲自去服役,叫“践更”,如果不愿意亲自去服役的话,可以交纳2000给官府,由官府雇人代为服役,这种出钱雇人服役的办法叫做“过更”。

按以上三种,第一种是“税”,第二种是“赋”,税是种田的人出的,赋是修理兵器的费用,全国人民都负担的。第三种是人民应服兵役的代价。

第四节 兵制

西汉所行的,是民兵之制,人民都有当兵的义务。又《王制正义》引有许慎《五经异义》:“汉承百王,而制二十三而役;五十六而免。”从中可以看出,两汉时期,百姓二十三岁开始服役,五十六岁开始免役。其兵的种类,有“材官”“车骑”“楼船”三种:材官是步卒,车骑是骑兵,楼船是水师。大约“材官”最普通,“车骑”边郡较多,“楼船”只有沿江海的地方有。

京师有南北军:“南军卫尉主之,掌宫城门内之兵。”“北军中尉主之,掌京城门内之兵。”前汉时,各郡都有都尉,帮着太守管理武事。王国里头,则相比郡守,中尉比都尉。这种制度,都是沿袭秦朝的。后汉光武帝建武六年,罢郡国都尉;七年,罢天下轻车、骑士、材官、楼船,只留着京师的南北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