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二篇 中古史(中)

第一章 后汉的灭亡和三国   (1)

  第一节  后汉的乱源

两汉时代,总算是中国统一盛强的时代;两汉以后,便要暂入于分裂衰弱的命运了。这个分裂衰弱的原因也甚多,追溯起来,第一件便要说到“后汉时代的羌乱”。羌族分布的地方,是很广的。现在专讲后汉时在中国为患的一支。两汉时代,为中国患的羌人确是居湟中这一支。湟中是个肥沃的地方,爰剑又是个从中国逃出去的,他的文明程度,总得比塞外的羌人高些。

这一支羌人的根据地,是从河湟蔓延向西南,包括青海和黄河上游流域。他的文明程度颇低,而性格极其强悍。部落分离,不能组织大群;又好自相攻伐,要到一致对外的时候,才“解仇诅盟”;事情一过,就又互相攻伐了,这也是羌人的一个特色。这个是因为他所处的地方,都是山险,没有广大的平原的原故。羌人在历史上,始终不能组织一个强大的国家,做出大一点的事业,也是为此。

汉朝和羌人的交涉,起于武帝时,这时候,匈奴还据着河西,和羌人所据的湟中,只隔着一支祁连山脉;武帝防他互相交通,派兵击破羌人,置个护羌校尉统领他。羌人就弃了湟水,西依西海(青海)盐池(在青海西南)。王莽时,羌人献西海之地,王莽把来置了一个西海郡,莽末内乱,羌人就乘此侵入中国。后汉时羌人一支占据河北大允谷和大小榆中一带(在如今平番导河一带),颇为连患,和帝时,才把他打破,重置了西海郡;而且夹着黄河,开列屯田。从此从大小榆谷到西海,无复羌寇。然而降羌散布郡县的很多(在安定、北地、上郡的,谓之东羌。在陇西、汉阳、金城的,谓之西羌)。中国的吏民豪右,都不免“侵役”他。

公元107年,罢西域都护和校尉,发羌人去迎接他。羌人颇有逃散的。郡县到处“邀截”,又不免骚扰。于是各处羌众,同时惊溃。凉州的守令,都是内地人;见羌势已盛,无心战守,都把郡县迁徙到内地来;百姓有不愿意迁徙的,就强迫“发遣”;死亡流离,也不知多少。直到公元18年,才把三辅肃清,凉州还没有平定,而军费已用掉二百四十亿。到顺帝时,凉州也算平定了,才把内徙的州县,依旧回复。不多时,羌人又叛。用兵十余年,又花掉八十多亿的军费。到桓帝即位,才用段?做校尉,去讨叛羌,这个段?,是以杀戮为主义的。于是从公元159年起,至公元169年止,用兵凡十一年。把西羌直追到河首积石山,东羌蹙到西县(如今甘肃的泰安县)山中,差不多全行杀尽。这历年的羌乱,才算靠兵力镇定。

后汉的羌人,并不算什么大敌,他的人数,究竟也并不算多,然而乱事的蔓延,军费的浩大,至于如此。就可见得当时军力的衰弱,政治的腐败。却是:1、凉州一隅,因此而兵力独厚;2、其人民流离迁徙之后,无以为生,也都养成一个好乱的性质,就替国家种下一个乱源。汉朝时候的社会,本不及后世的平等。其原因,是由于一、政治了阶级的不平;二、经济上分配的不平。这种不平等社会,倘使政治清明,也可以敷衍目前;却是后汉时代,掌握政柄的不是宦官就是外戚,外戚是纨绔子弟,是些无知无识的人,宦官更不必说。他们既执掌政权,所用的自然都是他们一流人,这一班人布满天下,政治自然没有清明的希望。中央的政治一不清明,各处郡县都遍布了贪墨的官;各处郡县都遍布了贪墨的官,各处的土豪,就都得法起来。那么,真不啻布百万虎狼于民间了。

所以张角一呼,而青、徐、幽、冀、荆、扬、兖、豫八州的人,同时响应。张角是巨鹿人,他自创一种妖教,名为“太平道”。分遣弟子“诳诱四方”,十余年间,众至数十万,他把这些人分做许多“方”,暗约公元184年三月五日同时起事。还没有到期,给自己同党的人告发了,张角就“驰敕诸方,一时俱起”。灵帝派皇甫嵩、朱俊等去讨伐,总算不多时就戡定了。然而从此之后,到处寇盗蜂起,都以“黄巾”为号。

第二节  汉末的割据和三国的兴亡

分裂的机会成熟了,却仍等待着积久为患的宦官外戚做个导火索。灵帝是最尊信宦官的。何皇后的儿子辩,号为史侯。王美人的儿子协,由灵帝的太后董氏抚养,号为董侯。灵帝想立董侯,没有办到。公元189年,灵帝病重了,把董侯属托宦者蹇硕,叫蹇硕立他。这时候,何皇后的兄弟进,做了大将军,兵权在手。蹇硕想诱他入朝,把他杀掉,然后拥立董侯。何进明知他的阴谋,拥兵不朝。蹇硕不敢动。于是史侯即位,是为废帝。

这时候,外戚宦官,依旧是势不两立。然而何氏出身低微,何太后的立,颇得些宦官的力。以是何氏对于宦官,有些碍难下手。何进虽然杀掉蹇硕,又逼死董太后;然而要尽诛宦官,何太后就要从中阻挠他。何进手下袁绍等一班人,因而劝何进召外兵以肋太后。宦官知道事情危险了,就把何进诱入宫,杀掉。袁绍等乘势攻宦官,尽杀之。凉州将董卓,驻兵在河东。听得何进召外兵的命令,即日进兵。这时候刚刚到京。于是拥兵入京城,把废帝废掉了,拥立董侯,是为献帝。京城里的大权,霎时间落入“凉州军阀”之手。袁绍等一班人,自然是不服的。于是袁绍逃回山东,起兵“讨卓”。诸州郡纷纷应之。“讨卓”的兵,本来不过“各据地盘”,没有“讨卓”的诚意,自然是迁延敷衍,毫无成功。

然而“凉州系”却又内乱起来了,公元192年,司徒王允和中郎将吕布,合谋杀掉董卓。董卓手下的将官李?、郭汜,起兵攻陷京城,杀掉王允。吕布逃到山东。李?、郭汜又自相攻伐。?劫天子,汜留公卿为质。直到公元196年,凉州将张济从东方来,替他们和解,才算罢兵言和。献帝趁这机会,便想逃归洛阳。李?、郭汜起初答应了,后来又追悔,合兵来追。献帝靠群盗李乐等帮忙,总算逃脱。然而群盗又专起权来,外戚董承等没法,只得召兖州的曹操入卫。曹操既至,以洛阳残破,挟着献帝迁都许昌。从此以后,大权都在曹操手里。

这时候,州牧郡守,纷纷割据。就有:袁绍:据幽、并、青、冀四州;刘备:据徐州;刘表:据荆州;刘焉:据益州;袁术:据寿春(如今安徽的寿县);马腾、韩遂:割据凉州。其中,袁绍是“四世三公”,所据的地方又广大,所以势力最强。却是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所假借的名义,也比众不同。

“凉州系”在当时是个扰乱天下的罪魁。然而其中并没有雄才大略的人,李催、郭汜、张济,不久都无形消灭了。只有吕布,却是个骁将。袁术攻刘备,吕布乘势夺取徐州。刘备弄得无家可归,只得投奔曹操。这刘备也是个英雄,曹操便利用他去攻吕布。曹操表刘备做豫州牧,借兵给他。公元198年,和他合力攻杀吕布。然而刘备也不是安分的人,就和董承合谋,想推翻曹操,却又自己出屯小沛。事情发觉了,曹操杀掉董承,打破刘备。刘备也投奔袁绍,于是青、徐、兖、豫四州略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