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二篇 中古史(中)

 第二章 两晋和五胡(1) 

 

第一节 晋初异族的形势

从公元189年,董卓入据都城,擅行废立,山东州郡纷纷起兵讨卓之后,天下就此分裂;直到公元280年晋武帝平吴,天下才算统一,其间凡九十二年。却是晋武平吴之后,不及二十年,天下又乱起来了。所以致乱的原因,固然有许多,却是最大的有两端:其一,是晋武帝的励行封建制。其二,是当时散布塞内外的异族太多,没有好法子统驭他。前者是“八王之乱”的原因,后者就是“五胡之乱”的原因。如今且把五胡的形势,叙述于下:

一、匈奴,羯。羯是匈奴的别种,居于上党郡武乡县羯室(如今山西的榆社倒),匈奴从呼韩邪降汉以后,其部众入居并州。虽然,汉朝对匈奴严密监督,但其部落总是日渐繁盛。于是平阳、西河、太原、新兴诸郡,都布满了匈奴。

二、鲜卑。东胡的起源。从东胡给冒顿打破后,其众分为两支:南边一支叫乌桓,汉武帝招他保守上谷、渔阳、右北平、辽东、西五郡塞外。鲜卑更有在其北方。后汉时,匈奴灭亡后,鲜卑北据其地。当后汉末年,鲜卑出了两个著名的酋长(檀石槐、轲比能)。檀石槐时,其疆域北接丁令,西抵乌孙,东界扶余,几于不减匈奴之盛。可惜团结力不固,檀石槐、轲比能死后,就又分裂了。然而他的部落,分布极广,东边从辽东起,西边到并凉塞外为止,没一处不有鲜卑。

乌桓当后汉末年,曾经和袁绍相结托。袁氏败亡以后,袁尚和袁熙就奔依乌桓。魏武帝用田畴做向导,出卢龙塞,掩击乌丸于柳城(在如今热河道的凌源县),大破之,降斩二十余万,迁其余众于中国。从此以后,乌桓两个字就不见于历史上了。

三、氐,羌。羌人当后汉时候,虽然大被杀戮,然而他的繁殖力颇大。晋初,冯翊、北地、新平、安定诸郡,又都给他布满。氐人本在巴中的,张鲁时代,因敬信鬼道,才迁入汉中。魏武帝克汉中,迁氐人于北方。于是扶风、始平、京兆诸郡,莫不有氐。

当时郭钦、江统等一班人,都创“徙戎之论”,要把他徙之塞外。然而把戎狄置诸塞外,自以为安,其实是最危险的事。为什么呢?因为这是中国管辖所不及,为强为弱,都不能去问他的信。这种部落里,要是出了一个英雄,“并兼”“胁服”,便成了一个强大的部族,要为边患了。历代北族的起源,都是如此。这些民族,杂居在内地,是要有法子抚绥他,驾驭他,慢慢和他同化。让一步说,也要政治清明,兵力强盛,叫他不至于生心。晋初既毫无抚绥制驭的政策;又有“八王之乱”授之以隙,就酿成五胡之乱了。

第二节 八王之乱

晋朝的景皇和文皇是弟兄相及的。武帝的母弟齐王攸,大约也有这种希望。当时朝廷上,也很有一班齐王的党羽。说太子(惠帝)不好,劝武帝立齐王。却是武帝的权力大,毕竟把齐王逼得出去就国,齐王就此忧愤而死。这也算是晋初“继嗣之争”的一个暗潮。武帝死后,太子即位,是为惠帝(公元290年)。

宗室之间既然起了暗潮,自然要借重外戚。武帝有两个杨后:前杨后,就是生惠帝的,临终时候,因为惠帝“不慧”,怕武帝另立了皇后,要废掉他。于是“泣言”于武帝,要立自己从父骏的女儿做皇后。武帝听了她,这便是后杨后。惠帝是个极无能为的人,既立之后,杨骏辅政,他的威权自然是很大的了。却是又有人想推翻他。惠帝的皇后是贾充的女儿,深沉有智数,见惠帝无能,也想专制朝政,却为杨骏所扼,于是想到利用宗室。

公元291年,贾后和楚王玮(武帝第五子)、东海公繇(宣王孙)合谋,诬杨骏谋反,把他杀掉。废太后,幽之金墉城(在洛阳西北)。以汝南王这(宣帝第四子)为太宰,和太保卫?同听政。汝南王和卫?要免掉楚王的兵权。贾后和楚王合谋杀掉汝南王。把东海公繇也迁徙到带方(在如今朝鲜的黄海道)。旋又借此为名把楚王杀掉。公元292年,贾后弑杨太后。太子?不是贾后所生,公元299年,贾后把他废掉,徙之金墉城。明年,又把他囚在许昌。这时候,赵王伦(宣帝第九子)掌卫兵,想要推翻贾后,就故意散放谣言说:殿中兵士想要废掉皇后,迎还太子。贾后急了。公元300年把太子杀掉。赵王就趁此起兵,杀掉贾后。公元301年,就废惠帝而自立。

这时候,齐王?(攸的儿子)镇许昌,成都王颖(武帝第十六子)镇邺,河间王?(宣帝弟,安平王孚的孙)镇关中,同时起兵讨赵王。左卫将军舆起兵杀掉赵王,迎惠帝复位。成都王、河间王都还镇,齐王入洛阳。河间王忌他,叫长沙王?(武帝第六子)攻杀齐王(公元302年)。明年,河间王和成都王又合兵攻?,不克。公元304年,东海公越(宣帝弟,高密王泰之子)执?以迎?将张方,张方把狼杀掉。成都王颖入洛阳。不多时,又回邺,留部将石超守洛阳。东海公旋又攻超,超奔邺。于是东海王奉着惠帝,号召四方,以攻成都王。成都王遣石超拒战,惠帝大败于荡阴(如今河南的汤阴县),给成都王掳去,置之于邺。东海王逃回本国。这时候的成都王,要算得志得意满了。却是幽州都督王浚和并州刺史东赢公腾,又起兵讨他。石超拒战,大败。成都王只得挟着惠帝南奔洛阳。时洛阳已为张方所据。于是张方再挟着惠帝和成都王走长安。

公元305年,东海王越再合幽并二州的兵,西迎惠帝。河间王?派成都王颖据洛阳拒敌,大败。河间王把事情都推到张方身上,把他杀掉,叫人到东海王处求和。东海王不听,直西入关,挟着惠帝还洛阳,河间王逃到太白山,给南阳王模杀掉。成都王走到新野,给范阳王?(宣帝弟,范阳王康的儿子)捉到,杀掉。惠帝东归之后,为东海王所弑,而立怀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