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二章 两晋和五胡(3)

 

第七节 苻秦的盛强

如今又要说到北方的事情了。前燕慕容俊迁邺这一年就死了。子?立,慕容恪辅政。公元365年,陷洛阳。公元367年,慕容恪卒,慕容评辅政。越二年而桓温北伐,慕容垂大败之于枋头。慕容评性最鄙吝,见慕容垂威名日盛,忌之,阴图谋害。慕容垂逃到秦国,于是前燕骤衰。而前秦从苻坚即位以后,用了王猛,修政练兵,国势骤强。公元370年,王猛伐燕,克洛阳。明年,攻破了邺城。慕容?被执,前燕就此灭亡。

这时候,北方的国,又有:1、前凉,公元376年,为前秦所灭;2、代,即拓跋氏,也是公元376年,为前秦所灭;3、陇西鲜卑乞伏氏,由漠北迁徙而来,后南迁到秦州的边境。后为前秦所击破,降于前秦。其余诸小部落,一时也无不慑服。于是苻坚“三分天下有其二”,就想要灭掉东晋以统一天下。于是西陷梁、益,东扰徐、豫。公元386年,就起了大兵八十万来伐晋。

第八节 淝水之战和北方分裂

北方的苻秦,虽然盛强;南方的东晋,形势却也变了。东晋从谢安秉政之后,就叫他的侄儿子玄驻扎广陵。谢玄募了一支精兵,号为“北府兵”。统带这一支兵的人,名唤刘牢之,也是一个战将。苻秦的伐晋,所靠的就是兵多,但多而不精。当时他的大军,还没有到齐,前锋就给刘牢之打败。南军的战气已经加倍。谢玄等遣使请战,苻坚要放他渡水,“半渡而击之”。谁知自己的兵,多而不整,一退不可复止,给晋兵杀得大败亏输。

苻坚盛强的时候,北方的羌人和鲜卑人等,本是被他硬压服的,并不是心服。苻坚一朝败北,向来“力屈而非心服”的人,就如雨余春笋,一时怒发了。于是:慕容垂据中山(如今直隶的定县),为后燕;慕容永据长子(如今山西的长子县),为西燕;姚苌据长安,为后秦;吕光据姑臧(如今甘肃的武威县),为后凉;乞伏国仁据陇右,为西秦。

苻坚先为西燕所攻,弃长安,奔五将山(在陕西岐山县东北)。后来被姚苌捉到,杀掉。他的儿子丕,镇守邺城,为慕容垂所逼,逃到晋阳,自立。和慕容永打仗,败死。苻坚的族子登,自立于南安(如今甘肃的平凉县)。和后秦相攻,公元394年,给姚苌的儿子姚兴杀掉。儿子崇,逃到湟中,给乞伏乾归杀掉。于是前秦灭亡。前秦灭亡这一年,慕容垂也灭掉西燕,并幽、冀、并三州,又南定青、徐兖三州。后秦也攻破洛阳。并有淮汉以北,又破降乞伏乾归。并称为北方大国。然而拓跋氏和赫连氏,也就起来了。

第九节 宋篡东晋和魏并北方

东晋从淝水战后,形势也大变了。这是为什么?就因为有了一支北府兵,下流的形势骤强。孝武帝委政于自己的兄弟会稽王道子。道子也是个“嗜酒昏愚”的,又委政于王坦之的儿子国宝(谢安的女婿)。孝武帝的母舅王恭镇京口,和道子不睦。桓温的儿子桓玄在荆州,郁郁不得志,也游说刺史殷仲堪造反。公元396年,孝武帝崩,安帝立。明年,王恭、殷仲堪同举兵反,以诛王国宝为名。道子大惧,把王国宝杀掉,差人去求和,二人才罢兵。

于是道子又引用谯王尚之做心腹。用他的计策,新立了一个江州,用国宝的兄王愉做刺史,割豫州所属四郡归他管辖。豫州刺史庾楷大怒,说王恭、殷仲堪,再举兵内向。道子的世子元显,遣人运动刘牢之,袭杀王恭。谯王尚之也杀败庾楷,而殷仲堪用桓玄、杨?期做先锋,直杀到石头城。朝廷不得已,用桓玄做江州刺史,殷仲堪做荆州刺史,杨?期做雍州刺史。三人才罢兵而还(公元398年)。未几,仲堪和?期都给桓玄所并(公元399年)。于是上流的权势又归于桓玄一人了。

元显年纪虽小,却颇有才气,从经过一次事变以后,朝廷的实权尽入其手。公元402年,荆州大饥,元显趁势发兵以讨桓玄。桓玄也兴兵东下。元显就仗一个刘牢之,桓玄差人运动刘牢之,刘牢之又叛降桓玄。元显弄得手足无措,兵遂大溃。桓玄入都,杀掉道子和元显,并且夺掉刘牢之的兵权。刘牢之要谋反抗,手下的人都恨他反复,没有人肯帮他的忙,牢之自缢而死。于是桓玄志得意满,公元403年,废掉安帝而自立。

然而北府的势力,毕竟还在。宋武帝(刘裕)便是这一支兵里最有实力的人。公元404年,刘裕和何无忌、刘毅、孟昶、诸葛长民等,起兵京口、广陵,以讨桓玄。桓玄大败,挟安帝走江陵,为益州刺史毛?所杀。安帝复位,于是刘裕在中央政府总揽大权,同时起事诸人,分布州郡。东渡以后,中央政府,常为外州所挟制的形势,到此一变。

后燕、后秦的衰弱,已如前述。北魏道武帝,从破燕之后听信了方士的话,吃了寒食散,躁怒无常,国政颇乱,所以也不过谨守河北,不能出兵。刘裕“休兵息民”了几年,公元408年,出兵伐南燕。明年,把南燕灭掉。又回兵平定了卢循、徐道覆的乱。灭掉割据四川的谯纵。渐次剪除异己。公元416年,出兵伐后秦。从合肥向许洛,所至克捷。明年,就攻破长安,把后秦灭掉。这时候,晋国大有可以恢复北方之势,而刘裕急于图篡,引兵南归,只留着一个儿子义真,留守长安。诸将不和,长安就给赫连勃勃打破(公元418年)。公元418年,刘裕弑安帝而立其弟恭帝。明年,就篡晋自立。

宋武帝篡晋之后,三年而殂。子少帝义苻立,为徐羡之等所弑。立了武帝第三个儿子义隆,是为文帝。文帝和檀道济谋,讨除徐羡之等三人。不多时,又把檀道济杀掉。于是和武帝同时起兵的人,既给武帝除掉,就武帝手下的宿将,到此也翦灭无余,更无力经营北方,北方就都并于后魏了。北魏道武帝,以公元408年,为儿子清河王绍所弑。明元帝讨绍自立,又服寒食散,不能治事。公元423年,传位于太武帝,国势复强。赫连勃勃取了长安,就是这一年死了。儿子赫连昌立。魏太武帝立后二年,自将伐夏,攻统万,赫连昌逃奔上土?。又给魏人追攻擒获。他的兄弟赫连定自立于平凉。后来为魏人所破,逃到吐谷浑。吐谷浑人把他执送北魏,于是西夏灭亡(公元431年)。

凉州地方,从苻坚淝水败后,就为吕光所据。公元397年,匈奴沮渠氏叛,推吕光所命的建康太守段业为主,据张掖。公元401年,沮渠蒙逊杀段业而自立,是为北凉。业所署沙州刺史李?,也据敦煌自立,是为西凉(公元400年)。河西鲜卑秃发乌孤,又据乐都(如今甘肃的碾伯县)自立,是为南凉(公元397年)。后凉的地方,就此分裂了。吕光死后,儿子绍继之。绍兄纂,杀绍自立。纂弟超,又杀纂而立其兄隆。北凉南凉,时来攻击,遂降于后秦(公元403年)。南凉秃发乌孤,传弟利鹿孤,利鹿孤又传弟?檀。?檀降后秦,姚兴以为凉州牧,移镇姑臧。后为西秦乞伏炽磐所灭(公元414年)。西秦乞伏国仁,传弟乾归,为姚兴所破,降于后秦。后来逃归苑川,自立。传子炽磐,袭灭西秦,炽磐死后,子暮末立,为赫连定所杀(公元431年)。西凉李?,迁居酒泉,并有玉门以西。传子歆,为沮渠蒙逊所灭(公元421年)。南凉亡后,沮渠蒙逊并有姑臧。又灭西凉,取敦煌。在凉州诸国中,最为强大。传子牧犍,为后魏所灭(公元439年)。还有冯跋所立的北燕,传子冯宏,也给后魏灭掉。于是天下就剩宋魏两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