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二篇 中古史(中)

 第三章 南北朝(2) 

 

第三节 东西魏的纷争和侯景乱梁

东西魏分立后,高欢、宇文泰,剧战十年,彼此不能相胜。于是东西分立的局面定,而受其害的,却在于梁。梁武帝在位四十八年,在历代君主中,年寿要算长久的。初年励精图治,国内颇称太平。晚年迷信佛法,三次在同泰寺舍身。于是刑政废弛,承平日久,兵力尤不可靠。又梁武帝太子统早卒,武帝立了自己的次子简文帝做太子,对于昭明太子的儿子,觉得有些抱愧。于是把统的儿子河东王王誉、岳阳王察等都出任大郡。而又用自己许多儿子,分任诸郡以敌之。诸王“人各有心”,也是召亡的一个原因。

高欢手下得力的战将是侯景,尝专制河南。公元547年,高欢卒,子澄,嗣政魏政。侯景以河南十三州降梁。梁武帝因此就起了恢复北方的雄心。叫自己的侄子贞阳侯渊明去伐魏。魏遣慕容绍宗讨侯景,渊明被擒。侯景奔梁,袭据寿阳,梁朝就用他做豫州刺史。侯景见梁朝兵?废弛,阴怀异图。公元548年反,武帝命临贺王正德拒之,正德反引侯景渡江,把他开门放入。梁武帝忧愤而死,侯景立了简文帝,尽陷江南诸郡县。

这时候,梁朝所分封的诸王各据一州,互相吞并。梁武帝第七个儿子湘东王绎,据了荆州。攻克河东王誉于湘州,邵陵王纶于郢州,形势颇强。公元551年,侯景溯江而上,陷江州、郢州,攻巴陵,大为王僧辩所败,猛将多死。回来之后,就杀掉简文帝和太子大器,立了个豫章王栋,旋又弑之而自立(称汉帝)。湘东王即位于江陵,是为元帝。始兴太守陈霸先起兵讨侯景,元帝派他和王僧辩分道进攻,侯景败死。

先是元帝遣兵攻岳阳王察于襄阳,岳阳王察求救于西魏。元帝乃罢兵。及元帝即位,武帝第八个儿子武陵王纪,也称帝于成都,发兵攻江陵。元帝请救于西魏,西魏发兵入成都。武陵王腹背受敌,败死。于是益州为魏所取,而东方州郡,亦大半入魏。自巴陵至建康,以江为界。后来元帝和魏,又有违言。公元554年,西魏遣柱国于谨帅师伐梁。攻破江陵,元帝遇害。徙岳阳王察于江陵,令其称帝,是为西梁。王僧辩和陈霸先立敬帝于建康。而东魏又把贞阳侯渊明立做梁主,派兵送他回来。王僧辩拒战,大败,就投降了他,同他一起回来,把敬帝废做太子。陈霸先发兵袭杀王僧辩,重立敬帝。公元557年,就禅位于陈。

第四节 周齐的兴亡和隋的统一

从北魏道武帝建国之后,凡一百四十八年,而分为东西(公元386年-公元533年)。又十六年而东魏为北齐所篡,二十三年而西魏为北周所篡。北齐篡魏的是文宣帝。性极淫暴,然而这不过是“渐染胡俗”的结果,论起他的本性来,是很明决的,所以还能委任杨?。历史上说他“主昏于上,政清于下”。文宣帝死后,太子殷立,为孝昭帝所废(公元559年)。传弟武成帝(公元561年),极其荒淫。用祖?、和士开一班小人,朝政大乱。公元565年,传位于子纬,奢纵更甚。于是北齐就成了必亡之势。

北周篡魏的是孝闵帝。然而大权都在从兄宇文护之手。篡位的明年,为护所弑。立其弟明帝,公元561年,又弑之,而立其弟武帝。武帝立十二年,才诛护亲政(公元572年)。公元576年,伐齐,克平阳。齐王自晋阳回攻,不克。明年,再伐齐,克邺。齐王纬出走,被执,齐亡。

灭齐的明年,周武帝卒,子宣帝立。荒淫无度,周政遂衰。公元579年,传位于静帝,自称天元皇帝。未几而死,静帝年幼,内史上大夫郑译等,矫诏引宣帝后父杨坚辅政。杨坚就大杀周宗室,尽握朝权。相州总管尉迟回、郑州总管司马消难、益州总管王谦等起兵讨坚,皆为坚所败。公元581年,坚遂篡周而自立。

陈武帝无子,传位于兄子文帝(公元559年)。文帝死后,太子伯宗立(公元566年)。大权尽在叔父安平王项之手。公元568年,为顼所废。顼自立,是为宣帝。宣帝立九年而北齐亡,乘机恢复淮南之地。隋文帝受禅的明年,宣帝卒,后主叔宝立,荒淫无度。公元589年,为隋所灭。西梁已先二年为隋所灭,天下复统一。

第四章 军阀和异族

读两晋南北朝的历史,有一件事情应当注意的。便是:“这时候,中国的政府,差不多始终是军阀政府。”曹魏、司马晋,其初都是军阀,不必论了。晋武平吴之后,便撤废州郡兵备,原也有意于偃武修文;无如一方面又想行“封建制度”,诸王都给以兵权,就酿成了“八王之乱”。于是“中央政府解纽”,各地方的权力自然扩张起来。这时候,北方五胡的势力日盛,解纽之后的地方政府,无论怎样抵敌不住他。所以虽然有刘琨、王浚等几个想竭力支持的人,也是终于灭亡。至于南方,究竟离五胡的势力稍远,长江一带还能自保,就成了东晋和宋、齐、梁、陈五朝汉朝逃难的地方。

却是南方的形势,从长江下流,想要渡江而南,是很难的(长江下流的津要,是采石和京口两处,以当时军事上的形势论,北军很难飞渡,所以有“长江天堑”的话)。而荆、襄一方面,受北方的压迫较重;荆、襄设或不保,从上游顺流而下,下游也是不能自保的。所以自来立国南方的,没有不以荆、襄为命脉。三国吴要力争荆州,也是这个道理。因此之故,晋室东渡以后,荆、襄方面不得不屯驻重兵,以御北方。晋室东渡以后,所以能立国,固然靠此;而中央政府常受荆州方面的压迫,也是为此。在刘裕灭掉桓玄以前,这种形势始终没有改变。

以东晋论,当时荆州的兵力,似乎替国家捍御一点外患;然而若不是荆、扬二州,互相猜疑,东晋恢复北方的机会就很多;桓温没有下流的掣肘,刘裕没有内顾之忧,恢复北方的事业,都未尝不可以成功。所以军阀对于国家,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以上是就对外一方面论。就对内一方面论,军阀政府的罪恶就更大。因为军阀政府大抵是不知政治为何事的。所以行不出一点好政治来,而且本有的好政治,还要给他败坏。还有一种昏淫的君主,也是军阀政府所独有的,崇尚文治的皇室很少。

宋的前后废帝,齐的郁林王,陈的后主,都是这类昏淫的一种人。为什么这样淫暴的君主,专出在这个时候?原来一国的文化,决不是普及于全社会里的各阶级的。这种人,都是沉没在社会的下层的。历朝开国的君主,固然都是这一种人,然而得国之后,总要偃武修文,一两传后,就把这种性质变掉。独有南北朝时代,他的政府始终没改掉军阀的性质,就自然产出这一种人。这也就见得武人当权的弊窦。

至于北方,则当时始终在异族政府之下,而异族的君主也是极淫暴的。当时北朝里残暴不仁的人极多,其最甚的,就是刘聪、刘曜、苻生、赫连勃勃等。北齐的文宣帝、武成帝、后主等,虽然系出汉族,然而久已和胡人同化,也可以认他做胡人。其中也有一派比较文明一点的,便是鲜卑慕容氏、氐苻坚和北魏孝文帝等。当时诸族中,最淫暴的,是胡、羯;鲜卑、氐、羌,都比较文明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