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二篇 中古史(下)

第一章 隋朝的内政外交(2)  

 

第五节 突厥的盛强和隋朝与突厥的交涉

突厥之强,起于土门。土门部众渐盛,始和后魏通商。公元552年,土门攻柔然,大破之。土门于是自立为伊列可汗。伊列可汗卒,弟木杆可汗立。西南破厌哒,西北服结骨,北服铁勒诸部,东北服宝带、??,东南服奚、契丹。于是突厥的疆域,北包西伯利亚,东北至满洲,西接罗马,西南包俄领中央亚细亚,开北族未有之盛。木杆可汗卒,弟佗钵可汗继之。这时候,周、齐分争,彼此都怕突厥和敌人结好,争“结婚姻,遗缯帛”,以买他的欢心。

北齐灭亡之后,突厥拥立了文宣帝的儿子范阳王绍义。周人把宗女千金公主嫁给他,才把绍义执送。佗钵可汗死,继立的名沙钵略可汗。沙钵略可汗时,周亡隋兴。沙钵略又师佗钵的故知,助周营州刺史高宝宁为寇。先是周臣长孙晟,替周人送千金公主于突厥,对于突厥的内情颇为熟悉。隋文帝用他的计策,离间了木杆可汗的儿子阿波可汗,和其主西方的达头可汗和沙钵略构兵,突厥于是分为东西。沙钵略乃请和。千金公主改姓杨氏,封为大义公主。沙钵略死后,弟莫何可汗继之。擒获阿波。莫何死,沙钵略之子都蓝可汗立。大义公主又煽惑他犯边。隋文帝又用长孙晟的计策,煽惑了都蓝的兄弟突利可汗,叫他构杀大义公主。就故意把宗女安义公主嫁给突利可汗,而不许都蓝尚主,以挑动都蓝之怒。都蓝果然大怒,发兵攻突利可汗,破之。

突利逃奔中国,隋朝处之夏、胜二州之间(夏州,在如今陕西横山县北,胜州在鄂尔多斯左翼后旗)。封他为启民可汗。这时候,安义公主已死,又把义成公主嫁给他。都蓝死后,突厥内乱,启民靠着隋朝的援助,尽有其众。西突厥自阿波被擒后,子泥利可汗,继主部众。尼利死后,子处罗可汗继之。不善抚御,部下反叛。也入朝于隋。于是周齐以来北方的强敌,就算给隋朝的外交政策战胜。然而这种手段,毕竟是卑劣的,所以也不能持久。

第六节 朝鲜半岛三国和中国的关系

同隋朝有关系的,还有一个高句丽。如今也得叙述一下他的起源。从汉武帝灭卫氏后,朝鲜半岛的北部,就入于中国的版图。然而悬隔东北,中国的实力,究竟及不到他,于是貉族的势力,就乘机侵入。从汉武帝平定朝鲜之后,貉族分为两支:一支入朝鲜半岛东部的,号为东秽。其留居旧地的为夫余国。据《朝鲜历史》所记载,夫余尝分为二;中国历史上所载,为北夫余;别有一支,移居于加叶原(在如今沿海州境内),谓之东夫余(后降于高句丽)。北夫余南走至忽本(在如今兴京县境),自立一国,号为高句丽,以高为氏,是为东明圣王。时公元前58年,东明王卒,子琉璃明王类利立。先是北夫余王优台,娶忽本人女召西奴,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唤做沸流,一个唤做温祚。优台死后,召西奴转嫁东明圣王,沸流温祚,也都相随而来。

琉璃明王立后,“沸流兄弟郁郁,自视如赘疣“。于是与其臣十人南走,温祚立国于北汉山下,是为北慰礼城(在如今汉城之北)。以有十臣相辅,号为十济。后来又以百姓乐从,改号为百济。公元前18年,沸流立国海滨,民不乐从,郁郁而死。北夫余得晋援复国,后为??所逼,也降于高句丽。朝鲜史籍所载高句丽百济开国的事情,也和中国《后汉书》、《晋书》、《南北史》、《隋书》所载,无大出入,不过事实略为完备些罢了。

同时又有起于朝鲜半岛南部的,是为新罗及驾洛(《魏书》称为迦罗)。三韩之中,以马韩为最大。箕准给卫满杀败之后,逃到马韩之中称王。又传了九世,到公元8年,才给百济灭掉。先是秦始皇时候,中国人避苦役出塞的,和辰韩杂居,谡之秦韩。其众分为六村,有一个人,姓朴,唤做赫居世。为六村所服,推为共主,居于金城(如今的庆州),是为新罗。又有少昊金天氏之后八人,从中国的莒县,迁徙到辰韩。他的后人金首露,以公元42年,受弁韩九干的推戴,立国,是为驾洛。传八世,到公元531年,才降于新罗。以上所说的话,固然未必十分可信;然而朝鲜半岛的南部(三韩),是由汉族开发,却是无可疑的。

高句丽的初兴,在鸭绿江支流浑河流域。琉璃明王,从沸流山迁居国内(在如今桓仁县境)。八传到山上王延优,又迁都丸都(在如今辑安县境)。对于辽东,时有骚扰。公元246年,魏幽州刺史毋丘俭,攻破丸都。山上王的儿子东川王优位居,迁居平壤。四传到故国原王钊,又迁都丸都。这时候,慕容?做了晋朝的平州刺史。公元342年,攻破丸都。高句丽自此不敢再为侵寇。又四传到广开土王谈德。南伐百济,取城五十八,部落七百。又救新罗,败百济日本的联合兵。这时候慕容氏人入据中国,高句丽乘势,尽取辽东之地,国势大振。

百济从灭掉箕氏之后,迁都四?(如今的夫余),尽并马韩之地。与新罗时相攻伐。高句丽强盛之后,新罗百济,尝联合以御之。先是日本九州地方的熊袭人,尝靠新罗做声援。公元200年,日本仲哀天皇伐熊袭,卒于军。他的皇后乔装男子,渡海攻新罗。新罗人不能御,进金帛八十艘请和。于是日本于弁韩故地开任那府(如今庆尚道洛东江以东之地),派兵戍守。南北朝以后,新罗渐强。公元562年,夺取日本的任那。日本屡出兵攻新罗;百济妒忌新罗的强盛,也反与高句丽联盟,于是新罗势孤,不得不乞援于中国;就酿成了隋唐时代,中国和朝鲜半岛的交涉。

但是当隋朝时候,这种复杂的关系还没有发生。隋朝的用兵于高句丽,纯粹因他侵犯中国而起。公元598年,高句丽姿阳王元,率兵侵犯辽西。隋文帝遣汉王谅率师击之,遇水潦,馈运不继,不利而返。高句丽因此益骄。

第七节 隋唐的兴亡

隋文帝时候,天下畜积之多如前述;而且这时候,绥服了北方一个强敌,并不曾动什么干戈;论理,这时候的中国,大可以希望太平。然而这种基业,到炀帝手里,竟都败坏掉了。隋炀帝的贻害于天下,可以总括为“务巡游”和“事四夷”两件事情。

属于前一项显著的,便是:1、以洛阳为东都,大营宫室;2、开通济渠,自西苑引谷洛二水,以达于河;又自河入汴,自汴入淮,以接江淮间的邗沟。又开江南河,从京口达余杭;3、开永济渠。引沁水,南通黄河,北至涿郡(如今的京光);4、治驰道,自太行抵并州,由榆林以达于蓟。属于后一项的是:1、北巡,幸启民可汗帐,赏赐不可胜计。2、诱西突厥献地,设西海、河源、鄯善、且末四郡(西海就是如今的青海。河源指黄河下源。鄯善、且末,都是汉时西域国名)。3、使裴矩招致西域诸胡入朝;4、而其骚动全国的,尤在东征一役,几征高丽失利而返。

炀帝的无道,是人人所知开运河一事,或有人替他辩护,说于调和南北的文化有益。炀帝的开运河,和汉武帝的“事四夷”一样,所做的事情,虽不能说他全然无益,然而以如此“劳费”,致如此“效果”,总是极不经济的;而且他做事的动机,全没有福国利民的思想;所以就他的行为而论,毕竟是功不抵罪的。

天下搅得如此,自然有许多人纷纷而起。于是:窦建德据乐寿(今直隶的献县);翟让、李密同起兵,后来李密杀掉翟让,据洛口(今河南的巩县);徐圆朗据鲁郡(今山东的滋阳县);刘武周据马邑(今山西的马邑县);梁师都据朔方(今陕西的横山县);薛举据天水;李轨据武威;萧铣据江陵;林士弘据鄱阳;朱粲据南阳;杜伏威据历阳(今安徽的和县);李子通据海陵(今江苏的泰县);陈?据江都;沈法兴据毗陵(今江苏的武进县)。

公元615年,炀帝北巡,至雁门,为突厥始比可汗所围,援至乃解。明年,再造龙舟如江都。见中原已乱,无心北归;而从驾的将士,都是北方人;宇文化及等因之作乱。公元618年,弑炀帝,立秦王浩,拥众北归,隋将王世充,立东都留守越王侗,和李密相持。所得化及北归,忙和李密联和,叫他把化及堵住。化及就弑杀秦王,自称许帝。后为窦建德所杀。

唐高祖李渊,本是隋朝的太原留守。公元617年,起兵。攻破长安,奉西京留守代王侑为帝。明年,就废代王而自立。先平定薛仁杳、李轨,灭掉刘武周。这时候,河北全为窦建德所据;河南则王世充和李密相持。世充杀败李密,李密降唐。又借名收抚山东,出关要图自立,为唐将盛彦师所邀斩。世充求救于窦建德,建德发兵来救,世民据虎牢迎击,大破之,生擒建德,世充乃降。明年,建德旧将刘黑闼复叛,徐圆朗先已降窦建德,建德亡后,降唐,及是也叛应之。为唐太子建成所破,于是北方略平。

南方唯萧铣所据的地方最大。灭王世充这一年,也给李靖灭掉。江淮之间,杜伏威最强。陈?、沈法兴,都给李子通灭掉,李子通又给杜伏威灭掉,杜伏威入朝于唐,于是南方也平定。北边则高开道为其下所杀。刘武周将苑君璋据马邑。降突厥,后见突厥政乱,亦来降。公元628年,讨平梁师都,天下就大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