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二章 唐朝的初盛(1)

 

第一节 唐太宗灭突厥

唐高祖的得天下,大半由于秦王李世民之力,而即位之后,却立建成做太子,于是有“玄武门之变”。高祖传位于世民,是为太宗。唐太宗在位之时,天下太平,百姓安乐,成就“贞观之治“。唐朝的治法,是集魏晋南北朝的大成。而唐朝一朝,和域外诸民族,关系尤大。现在且述个大略。

唐朝的对外,最重要的还是和北族的关系。突厥启民可汗死后,子始毕可汗立。部众渐强。这时候,又值中国丧乱,边民避乱的,都逃奔突厥。于是突厥大盛,控弦之士数十万。割据北边的人,都称臣于突厥。唐朝天下已定之后,待突厥还是很优厚的。然而突厥反格外骄恣。突厥内部,有个隋朝的义成公主,煽惑他犯边。而外面却也有个齐王?,可以给他利用。始毕死后,弟处罗可汗立。处罗死后,弟颉利可汗立。从启民到颉利四代,都妻隋义成公主。到颉利,就迎齐王?,置之定襄(在如今山西平鲁县的西北)。没一年不入寇,甚至一年要入寇好几次,北边几千里,没一处不被其患。

处罗可汗的儿子,主治东方,仍称为突利可汗。太宗和他,本来是认得的,于是设法离间他。而颉利这时候,又失掉铁勒的心。北方的铁勒,一时叛他。推薛延陀回纥为主。而国内又遇着天灾,于是国势大衰。公元629年,颉利拥众漠南,想要入寇。太宗遣李靖等分道伐他。李靖袭破颉利于铁山,颉利遁走。为唐行军总管张宝相所擒。于是突厥之众,一时奔溃。也有北降薛延陀的,也有西走西域的,而来降的还有十几万。

这时候,薛延陀的真珠可汗,已徙居突厥故地(真珠可汗,名夷男。突厥还没灭亡的时候,太宗就册封他做可汗,以“树突厥之敌”。突厥灭后,就徙居突厥故地),形势颇强。萧思摩不能抚驭,依旧逃归中国。公元644年,真珠可汗卒,子拔灼立。薛延陀内乱,太宗趁势又把他灭掉。于是回纥徙居薛延陀故地。铁勒的强部,本来只有薛延陀和回纥,薛延陀既亡,回纥还没强盛。对于中国,奉事惟谨。于是北方的强敌,又算暂时除掉。至于西突厥,则到高宗手里,才给中国征服的。

第二节 藏族的兴起

唐朝所谓西域,和汉朝的情形,又大不相同了。后汉和西域的交通:葱岭以西,从永初以后就绝掉;葱岭以东,直到桓帝延熹以后才绝。两晋时代,只有苻坚盛时,曾命吕光征服西域,也只及于葱岭以东。后魏到太武时,才和西域交通,兼及于葱岭以西。然而后魏和西域,没有多大的关系。隋炀帝时,曾招致西域诸国入贡,共四十余国。惜乎当时的记录,多已失传,所以“史不能记其详”。总之,中国和西域的关系,汉朝以后,是到唐朝才密切的。

要晓得魏晋以后西域的情形,就得晓得月氏和噘哒(匈奴)。月氏从占据大夏故地之后,东西域算做大国,文明程度也颇高。中国的佛教,就是从月氏输入的。到公元551-600年时,才给噘哒所破,支庶分王,便是《唐书》所谓昭武九姓。总而言之,月氏虽为噘哒所破,以至土崩瓦解,然而支庶分王,依旧到处都是,实在还不止《唐书》所载昭武九姓。诸国的全亡,当在大食东侵以后。然则噘哒又是什么呢?

“西藏古时候唤做什么?”“就是唐朝的吐蕃。”这种问答,是很容易得到的,是人人以为不错的,然而实在太粗略了些。《唐书》说,吐蕃就是羌。如今的藏族,和历史上的羌人有一个大异点,便是藏族是“一妻多夫”,羌人是“一夫多妻”。然则为什么历史上“一妻多夫”的种族,不把他算做藏族的祖宗,反要拉一个“一夫多妻”的羌人呢?

如今的海藏高原,在地文地理上,可以分做四个区域:1、后藏湖水区域(其地高而且平);2、前藏川边倾斜地(雅鲁藏布江以东,巴颜哈喇山脉以南,大庆洒以西,诸大川上游的纵谷。兼包四川云南的一部);3、黄河上游及青海流域;4、雅鲁藏布江流域(喜马拉雅、冈底斯两山脉之间)。以上2、3都是羌族栖息之地;4是吐蕃发禅之地。1就是藏族的居地了。藏族见于历史上的,都有“一妻多夫”的风习的:一是噘哒,一是女国,一是《唐书 南蛮传》中的名蔑。而噘哒最大。

噘哒的事迹,中史阙略,西史也不详,但约略晓得西元五世纪中,是噘哒的全盛时代。他的疆域,西至波斯,东至天山南路。都城在吐火罗,就是如今波尔克。噘哒盛强的时候,曾征服过西北两印度。公元522年,北印度乌苌国,有超日王出,把噘哒逐之境外;而突厥亦兴于北方,攻击噘哒;噘哒腹背受敌,公元562年顷,国遂分崩,突厥代领其地。

以上是葱岭以西的情形;葱岭以东,从后汉以后,诸小国就开了一个互相吞并的局面,其兴亡不甚可考。到唐时,高昌、焉耆、龟兹、于阗、疏勒,五国较大。唐太宗时,对于高昌、焉耆、龟兹三国,都用过兵。初设安西都护府于高昌,后来徙治焉耆。这时候,葱岭以东,要算绥服,到公元653年,高宗灭掉西突厥,把西突厥的属地,都会置羁縻府州。西至波斯,唐朝对于西域的威声,这时候要算极远了。

第三节 印度阿利安人入藏

如今要说到吐蕃了。《蒙古源流考》一书,是蒙古人既信喇嘛教之后,把旧有的《脱卜赤颜》,硬添上一段,算是蒙古人系出吐蕃王室的。拿来讲蒙古的历史,极不可靠;却是其中述吐蕃王室的来历,都是吐蕃人自己说的话。书中说到的所谓土伯特,如今西藏人自称,还是如此。“土伯”二字,就是吐蕃的对音。书中所谓土伯出自的恒河、雪山(喜马拉雅山)都在印度地方。和如今研究“西藏学”的人,说“西藏地方的贵种,是印度阿利安人,由喜马拉雅山峡路,迁入西藏”的话也相合。

然则藏族的藏字,又是从何而来的呢?我说这就是羌字。“羌”“藏”古都读如“康”。到“羌”字的读音改变,就写作“藏”字;“藏”字的读音又变,就又写作“康”字了。土伯特本只占领后藏高原的地方;从印度迁入的阿利安人(和吐蕃王天之骄子同族),更只占领雅鲁藏布江流域。自此以外,前节所述的前藏川边倾斜地和黄河上游及青海流域,都是羌人分布的地方。汉时的所谓羌人,据地本在青海和黄河上游流域。这一带地方,到晋朝时候,为鲜卑、吐谷浑所据,羌人都被吐谷浑所征服。

从印度侵入的阿利安人,因为做了土伯特王,就改称土伯特(吐蕃),而他种族的本名遂隐。吐蕃王室强时,羌人都被他征服,和中国交涉,都是用吐蕃出名,羌字的名词,就暂时冷落。但是羌人毕竟是一个大种族,他所占据的地方也很大,这羌字的名词,毕竟不会消灭的。到后世同中国交涉,就又用羌字出名。但是这时候,羌字的读音,已经改变了;就照当时的口音,把他译做藏字。到后来,藏字的读音,又改变了,于是藏字又变作地理上的名词,而向来“译做羌字藏字的一个声音”,又照当时的口音,译做康字。于是把西藏一个区域,分做康、藏、卫三区,而康字藏字,遂同时并行,变做地理上的名词。

羌族和土伯特所处的地方,都是很瘠薄的,所以文明程度不高。吐蕃王室,从印度侵入,他的文明程度,自然要高些,所以就强盛起来了。唐太宗时,吐蕃因求“尚主”不得,曾经一攻松州(如今四川的松潘县),太宗派侯君集把他打败。但是旋亦许和,把宗女文成公主嫁他。这位文成公主,和吐蕃的开化,大有关系。文成公主好佛,吐蕃从此才信奉佛教,而且派人到中原、印度留学,定法律,造文字。